可乐小说网 > 莽荒纪 > 第十七卷 第六章 大幕拉开

第十七卷 第六章 大幕拉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跪在那的裂冰道人仿佛被冰凉的寒玄之水浇在全身,全身冰凉,脸色都发白了,杀?剐?折磨魂魄?裂冰道人当即猛地磕头,嘭嘭撞击在地面上,额头撞出血来他都不管,连凄声喊道:“老祖,老祖,还有两位前辈,饶命,饶命啊,我绝没有得罪过这位纪宁前辈,一定是有谁在陷害我,一定是陷害。”

  纪宁站在那,看着跪在那的裂冰道人凄厉的模样,纪宁却很平静。

  一旁的延王则是开口:“说你该死,你就该死!”

  裂冰道人心一颤。

  是啊。

  连身为天仙的华山老祖都得如此客气,这样的存在要杀他,还需要理由吗?

  那在一旁跪着的黄衣男子跪着,他很疼爱这个儿子,却不敢吭声,他很清楚现在面临的局面是何等恐怖。

  “即便死,请前辈让我明白到底是为何。”裂冰道人还有着强烈的求生意念,忍着恐惧,抬头看向纪宁。必须得弄明白原因,只有弄明白原因,他才能反驳解释清楚,否则根本没法解释。

  “你这些年,害的凡人还少吗?”纪宁声音平平淡淡,目光也很平静。

  裂冰道人却是一颤,当即软倒在地,露出绝望之色。

  凡人?

  被他弄到手,甚至蹂躏至死的女子都不知多少,凡人就罢了,甚至都有修仙女子落在他手。只是他一直做的很干净。

  “到底是谁,这个连老祖都得小心的少年,到底和哪个凡人有关系?是雀儿?暖儿?还是东莜?”裂冰道人脑海中掠过一幅幅画面,都是他印象深刻的一个个悲惨的女子。

  “害的太多了,都猜不出了。”纪宁轻声道“那就在炼狱中慢慢想吧。”

  一股奇异波动落在裂冰道人身上,裂冰道人身体一颤,眼中还残留着惊恐之色,却一动不动了,顿时一魂魄从他身体中飞出,这是纪宁迷魂后强行将裂冰道人魂魄从元神中给抽了出来,纪宁手中则是出现了一个黑色瓶子,裂冰道人的魂魄瞬间便投入了瓶子中,瓶子内隐隐有着绿色火焰。

  那跪着的黄衣男子看到瓶子的火焰顿时心中一颤:“儿啊,为父没有好好管你啊。”他也了解一些他儿子的龌蹉事,他也劝说过,裂冰道人在他面前也乖巧的很,可是转头又照样干,只是更加隐蔽。

  他见儿子如此,且觉得一些凡人们,应该没什么,也没强管。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坏事做多了,逃得了一时,可却难逃一世啊。”黄衣男子直到此刻才明白这点,天理昭昭,因果轮回,自有惩罚手段。

  “纪宁道友,这个裂冰道人为恶无数,我也是对门下少有管教才容这等贼子活到如今。这裂冰道人父亲‘鱼阳’也在此,没有他父亲庇护,这贼子岂敢如此嚣张?该如何处罚,纪宁道友无需顾忌我。”华山老祖说道。

  一个返虚地仙,在天仙眼中的确算不得什么。

  纪宁看了一眼黄衣男子。

  裂冰道人和他父亲的情报,延王都搜集了,纪宁也看了。裂冰道人是伪君子,背后坏事做尽害人极多。可他父亲却还算正派,没有恶事,很受佩服,且天赋很高,如此才能成为返虚地仙,唯一的弱点就是有些宠溺儿子。

  “走吧。”纪宁对延王说了声,随即看向华山老祖“华山道友,此次叨扰了,我们就先回大夏了。”

  “好好。”华山老祖笑道“若是有时间可随时来我吴穹世界。”

  延王也谢了下。

  随即纪宁和延王便直接驾雾而去,飞出了华山仙门大阵后,这才穿梭虚空离去。

  华山老祖这才沉下脸,看向黄衣男子:“鱼阳,养不教父之过,你儿子为我宗门惹下如此大祸,你庇护他,也难逃罪责。

  你还是自己了结,投胎去吧。”

  黄衣男子一颤,不敢反抗,当即磕头,随即身体直接崩解,连金莲元神也完全消散,风吹过,便完全消失无踪,他的魂魄则在天道下被直接送到了小型地府去了。

  “老祖。”一旁的华山宗主这才开口“为何要让鱼阳死,那纪宁前辈不是没杀鱼阳吗?”

  “纪宁道友不动手,只是冤有头债有主,不愿动手罢了。”华山老祖摇头道“可是,若是鱼阳他心怀恨意,不自量力却报复,去算计纪宁前辈。那样便会为我华山仙门惹下大祸了。而且纪宁道友看似就这么走了,谁知道他对这鱼阳是否有怨气,如果我不杀,恐怕纪宁道友心存芥蒂!所以还是杀了好……纪宁道友也不会有芥蒂。”

  华山宗主感觉到老祖的小心,当即问道:“老祖,这纪宁到底是何方高人,让老祖如此小心?我刚才仔细感应,却没有发现他有丝毫仙灵之气,他应该不是天仙吧。”

  华山老祖看了眼:“的确不是天仙,他仅仅只是返虚神魔,却能力抗大夏世界的少炎氏九大天仙,还斩杀了其中两大天仙。并且业火缠身都不死!即便返虚之身,灭我华山仙门都不难,而且他乃是道祖弟子。”

  “道祖弟子?”这宗主刚刚还震撼纪宁的实力,此刻听到道祖弟子不由吓得大跳。

  “明白了吧。”华山老祖淡然道“不管实力潜力还是背景,都值得我小心。”

  ******

  穿梭虚空,回归大夏世界。

  大夏世界安澶郡黑白学宫,纪宁和延王都出现在高空,尔后飞落到余薇的洞府中,此刻已是傍晚时分。

  “师弟。”

  “弟弟。”

  余薇、尉迟惜月早就在庭院中等待了。

  纪宁轻轻点头,杀死裂冰道人他没有丝毫喜悦,他心中有的是伤痛以及对无间门的无尽恨意!

  “师姐,准备些吃的我们吃点东西就歇息吧。”纪宁道“无间门发出通牒,随时可能进攻,我们还是多做准备的好。”

  “好。”余薇察觉到纪宁心情低落,也顺着纪宁。

  在晚宴上尉迟惜月尽量说些有趣的事,想要让纪宁心情好点,余薇也在一旁帮腔说着。纪宁挤出一丝笑容,可那笑,让尉迟惜月、余薇也心中叹息:“只能靠时间抚平一切了。”

  当夜。

  纪宁才和余薇说了些内心话。

  “这世间有种种不平,我无力改变,亿万凡人、亿万修仙者都无力改变。能改变的……只有站在最顶尖的我师傅还有其他大能者们。”纪宁道“我纪宁现在无力改版可我成了真神道祖后,便有希望改变。”

  “我要站在巅峰,改变一切。我要守护你,守护我们以后的孩子,守护我爱的人。”纪宁坐在台阶上,余薇靠在纪宁怀里“站在巅峰!”

  “我要改变这一切!”

  “首先,我得拥有改变这一切的力量。”

  纪宁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弯月。

  余薇看着纪宁她能够感觉到这个少年身上拥有的可怕决心。

  “心有多远,你的成就就有多大。”那是黑暗的空间,无数人跪伏叩拜着,余薇也是其中之一,那在黑暗空间中主宰般的存在高声说着。

  余薇此刻在纪宁身上能够强烈感受到那位可怕存在说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强大的心……

  甚至拥有着影响命运的力量。

  “或许师弟真能成真神道祖呢。”余薇默默道“我那时还能在他身边,陪他吗?”

  ……

  接下来的日子,安澶城中通合天仙、殿才仙人、余薇、纪宁都做着准备他们熟悉着阵法禁制,而纪宁的第二元神也在全力参悟,想要心力运用在仙剑上!之前在寂灭之域,他是将心力用在剑指上。

  剑指和仙剑还是有些区别,不过都是剑术,纪宁一开始就摸到了门槛只是要达到完美的地步,还需要时间。

  纪宁渴望着……

  一旦第二元神在心力运用仙剑上完美了便是渡劫之时!

  ******

  第五世界,那巨大的仿佛堡垒的城邑中一座座巍峨建筑,那最是巍峨的建筑,都是天神真仙才能居住的。

  一座巨大殿厅内。

  炽热的火焰在殿厅〖中〗央灼烧,在殿厅周围,有着三大王座,〖中〗央王座上坐着一名皮肤白皙的青袍女子。在左侧王座上则是坐着火红道袍男子,在右侧王座上则是坐着精瘦的仿佛猴子般的老者。

  “碑山大世界可以说已经占领,现在只剩下零星的一些反抗。”青袍女子的声音有着直透灵魂的吸引力“我们也可以将力量转移过来,真正对大夏世界动手了。”

  “大夏世界的力量,可不是碑山大世界能比的。”那精瘦老者低沉道“我血云楼渗透大夏,我都亲自查探过多次。大夏王朝的力量让我都有些惊惧。别忘了,他背后有赤明道祖、应龙道祖,还有上古皇族!”

  “那人族皇族,会为了一个支脉,和我们无间门进行最后的决战?”青袍女子摇头“不会的。”

  “可上古皇族会派出支援的。”精瘦老者道“虽然我们将碑山大世界,还有其他多处力量转移过来。可我还是觉得……危险,很危险。大夏世界,恐怕是赤明道祖麾下最强的一个大世界了。”

  青袍女子看向火红道袍男子。

  火红道袍男子笑着:“别看我,我万魔洞只是负责炼制傀儡,该怎么攻打大夏世界,可是你这位无间门门主负责。”

  “大夏世界的难缠我难道不知道?”青袍女子瞥了一眼精瘦老者“这次……对付整个大夏大半的郡城,就是一次试探,是真正战争前的一次试探交锋。这试探交锋过后,摸清了底细,才是最后战争的到来。”

  “嗯,你准备何时动手?”精瘦老者询问。

  “十天后!两千路人马,同时动手!”青袍女子眼中寒光一闪。

  血云楼楼主、万魔洞洞主也都肃容感到了压力。

  终于……

  终于要对最难啃的大夏世界动手了!

  ******(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