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师父,你离我远点 > 九十三开启虐狗模式

九十三开启虐狗模式


  虽然这件事情在墨生的极力辩解下让伽雪青蝶逃避了责罚,可是伽雪青蝶的这一笔账却在无形的情况下加注在了魔女白悠悠的头上。

  玄玉看伽雪青蝶恨铁不成钢的源头就是这里,白悠悠是魔女,又传出杀害了南岛岛主之女风眠,如果此时再传出器灵恶意伤及无辜,那就算温言再能护,那也是难逃一劫。

  看着眼前这对小男女像是故意气他的样子,玄玉只能把牙打碎就这血水往肚子里咽。

  事情已经发生,再追究什么也于事无补,也只有顺其自然了。

  只是......

  玄玉的目光忽然难得的凛冽,看向被墨生护在身后的伽雪青蝶,问道:“你刚刚对付那两名女弟子的招式叫什么?应该不是之前白悠悠对待风眠的那一招吧。”

  两者虽然像,可是伽雪青蝶的这一招更加骇人,白悠悠的那一次报复风眠只是小小这么一下。

  可伽雪青蝶刚刚的那一招却足以致人于死地,若是他再晚出手一步,被吞噬掉的应该就不是那一只眼睛了。

  而是整个活生生的人。

  而且他抓住的那只灵蝶,也根本不是白悠悠日常所幻化的那种,那只灵蝶能直接吸附在修仙者的神识之上,吞噬人的魂魄。

  伽雪青蝶被问到这里,眼睛中闪过迷茫,道:“吾当时很生气,就想着要让他们为自己说出的话负责,也没想这么多,吾也不知道那两招叫什么,可是吾就是会。”

  玄玉看伽雪青蝶不像是装的,心中也是犹豫了一下:真的只是巧合吗......

  当年的事情太复杂。

  也是,那个人是何等的人物,而伽雪青蝶确确实实的就是一个器灵,虽然身份不低,可和那位还是差距甚远。

  墨生点点头,毫不吝啬地夸赞道:“小蝶很厉害。”

  “嘿嘿,是吗?吾也觉得,这样吾就可以保护姐姐,保护尊上,保护吾想保护的人。”

  伽雪青蝶幻想着和最亲的人无忧无虑的在一起的画面就觉得好幸福,好开心。

  墨生嘴角微微扬起,道:“而我保护你。”

  伽雪青蝶兴奋的点点头:“嗯,吾保护大家,木头脸保护我,吾等永远都要在一起,姐姐永远都平平安安的,尊上能永远和姐姐幸福,到时候就是吾最开心的时候了。”

  玄玉往后倒退了两步,跌坐在椅子上,委屈着脸,指着眼前的这两个人,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你们两个想调情就给老子滚出夺临殿!不要在老子面前表现你们有多恩爱!”

  呜呜呜呜......

  他都几百岁了,居然还没有遇见他的真命天女,而这个后辈,比他小了几百岁,都已经发展到了可以调情的地步了。

  天妒英才呀!

  果然,太优秀的人是遭上天嫉妒的,他不能生气,一定是他太优秀了。

  伽雪青蝶嘟嘟嘴,对墨生偷偷讲道:“玄玉师父怎么了?怎么感觉他怪怪的?”

  墨生嘴角偷偷勾起,附和道:“是怪可怜的,那我们先出去吧,不用管他。”

  “嗯,好。”

  伽雪青蝶认真的点点头,然后就缠着墨生的胳膊,两人亲亲蜜蜜的走出夺临殿大殿。

  玄玉听完墨生的话之后,更是显得受伤,他就知道,墨生看着不说话,心里就跟明镜一样,看人看物也是通透。

  等看不见那两人的身影后,玄玉斜靠在椅子上,目光深邃如墨,手掌向上,手心中出现了一只灵蝶,沉沉道:“这难道真的不是夺魂蝶吗?”

  这只灵蝶不就是刚刚被玄玉拦下的那一只吗......

  ......

  羽仙殿中。

  花月白和桌上的狐狸对视。

  一人一狐已经僵持了很久了,这两天戚宴只能“吱吱”叫唤,而花月白却怎么也听不懂,一人一狐居然还能打起来。

  戚宴:我就没见过这么蠢的人。

  花月白:我就没见过这么难伺候的狐狸。

  “哎,戚宴师兄,不出意外的话风轻尘明日就到,你这尾巴何时能好呀?”

  戚宴翻了个白眼:“吱吱吱。”是我不想好吗?怪我咯。

  “你现在是狐狸,你也不怕一个白眼翻不过来了。”

  戚宴:“吱吱吱。”谁规定狐狸不能翻白眼的?

  花月白想了想戚宴翻白眼的理由,这想来想去也就只有他没有把戚宴伺候舒服。

  便说道:“戚宴师兄,你是不是想洗澡了?我记得有些狐狸都是很爱干净的,一天要洗好几次澡呢。”

  戚宴瞬间想到了这两天晚上的遭遇,第一天晚上差点没在澡盆里淹死,昨天晚上差点没把它烫死,上药的时候更是受折磨,疼的他恨不得把尾巴砍断。

  想想这两天在花月白这里受得委屈,戚宴就微微眯起了眼:此仇不报非君子!

  高傲的站起身,抖了抖身上高贵的毛发,跳下了桌子,往前殿走去。

  花月白叫道:“戚宴师兄你要去哪呀?你可别再去找白悠悠了,温言把化羽殿封起来了,非他命令,任何人不可随意出入,连我都不行,更别提你现在这一只一无是处的狐狸了。”

  戚宴回眸给了花月白一个鄙视的眼神,就不再理会花月白,直直的向前走去。

  就在戚宴用爪子推开门的那一刻,门外弟子也刚好走到了门口。

  弟子先是一愣,然后对着戚宴微微一拜:“仙君。”

  戚宴点点头,继续往外走。

  那个弟子又对着花月白说:“尊主,漓裳宫主来了,正在大殿......”小心看了看花月白的脸色,继续说道:“正在大殿砸东西。”

  花月白嘴一抽:“......”这祸害怎么又来了?

  瞬间把桌子上的瓜果零嘴放进乾坤袖中,立刻夺门而出,喊道:“我去闭关了,叫浮玉过来招待,顺便把师兄拎给他。”

  戚宴看着从身边飞奔过去的人,狐狸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嘴也是一勾,邪魅一笑,看了眼那个弟子,深有一副“你敢碰我,我就咬死你”的样子。

  那个弟子后背寒毛一立,对着戚宴低下了头,不敢触碰戚宴。

  戚宴摇着那健全的八条尾巴,十分悠闲地往大殿外面走。

  从大殿后面就听到了大殿里的谩骂声。

  “花月白!你有种出来!你是不是不敢出来了?”

  “堂堂第一仙山,居然窝藏魔族妖女,你这传出去还要不要脸了!”

  “羽仙山百年清誉,你难到就想毁在你手里吗!你对得起你师父吗?你对得起其他仙门的信任吗?怎么?现在出了事又对我视而不见?给老娘滚出来!”

  “敢做就不敢当,你算什么男人!你连路边乞丐都不如,你就是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老娘以后见你一次就打你一次!”

  “砰砰砰”。

  又是一片响声。

  戚宴眼中闪过错愕。

  传闻九玄山云寒宫宫主漓裳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温柔可人,修为境界不凡,也是一方霸主。

  可是眼前的这人怎么像是一个泼妇?

  忽然脑海中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了然,便慢步从后面走出来,谁知刚出来一个茶盏就被砸到了脚边。

  惊的戚宴瞬间跳上了椅子。

  同时漓裳的动作也停了,狐狸?还是九尾狐,赤红兽毛,这不是传说中的九尾灵狐吗?

  漓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走到戚宴面前,看着戚宴,问道:“敢问可是女娲娘娘座下青丘九尾灵狐?”

  戚宴眼中闪过惊讶,这件事情已经鲜少有凡人知晓,没想到这个漓裳居然一眼就猜出来了,看来也并非是一个不通暗世的小宫主了。

  也不打算隐瞒,叫道:“吱吱吱。”没错。

  漓裳:“......”看来是我想多了,青丘是仙境,其中灵狐个个生而为人形,一岁可通人语,是半仙半妖之体,受女娲娘娘之命看守青丘。

  而眼前这只狐狸看着已经成年了,可是却连说话都不会,估计也是什么山间奇兽野狐狸,在花月白发疯的时候被逮住了。

  看着还是有些灵性,可能是被当作宠物留在了羽仙山。

  漓裳走过去摸了摸戚宴柔顺的皮毛,道:“也是我想多了,青丘灵狐又怎么会到凡间来呢。”

  忽然看见了戚宴其中一条尾巴上有伤,立刻就把戚宴抱进怀里,说道:“花月白那畜生居然弄伤了你的尾巴!你等着,老娘去给你报仇。”

  戚宴:“......”这女的脑袋里都想了些什么?

  叹了口气,眼中闪过精光,狐狸嘴微微一勾,可怜巴巴的蹭了蹭漓裳的衣服,望着漓裳的狐狸眼中清澈透亮,还尽是委屈。

  漓裳一看,心里顿时就软的一塌糊涂,对花月白也是恨的牙痒痒。

  “可恶!居然对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小狐狸做这么惨绝人寰的事。”安抚着戚宴,道:“小狐狸,你等着,老娘这就带你去扒了他的皮!”

  看向一旁站着的弟子,问道:“你们尊主去哪了?是不是又去闭关了?”

  那个弟子颤巍巍道:“回,回漓裳宫主,是,尊主是去闭关了。”

  他真的很想说不是小狐狸表达的那样,可是不知怎么的,这话在嘴边就是说不出来,每次想说后背都寒毛耸立。

  在后山崖的山洞外,花月白抱着一大堆瓶瓶罐罐跌坐在山洞门口,两个守洞弟子,连忙上去搀扶,道:“尊主可是受伤了?”

  “呃......”花月白一事语塞,他总不能说他是抱着东西跑的太急,累的吧,眉头一皱:“咳咳咳,没错,我受伤了,快扶我进去。”

  “哟,不知道尊主伤哪里了?”漓裳抱着戚宴闪身到了洞门口,打趣道:“抱着这么多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尊主是在躲避仇家呢,怎么?本宫主一来,尊主就要闭关修炼,这是看不起本宫主吗?”

  花月白往后退了一步,看了一眼漓裳怀中的狐狸,顿时就明白漓裳怎么追的这么快了。

  肯定是戚宴想“公报私仇”!

  他不就是不小心让戚宴呛了一次水吗?不就是不小心把它给烫了吗?不就是上药的时候力气大了点吗?有必要这样吗?他还从来就没有伺候过人,呃,不,是从来没有伺候过狐狸呢!

  应该感觉到荣幸才对不是吗!

  戚宴的狐狸眼笑眯眯的看着这么狼狈的花月白,他就知道,这世上能降住花月白的人就只有三个,第一个是青莲,第二个是温言,第三个就是抱着他的这个漓裳宫主。

  倒也不是漓裳有多恐怖,而是花月白亏欠了漓裳......

  “怎么会呢?漓裳宫主日理万机,这大驾光临真的是让我羽仙山蓬荜生辉,我又怎么会看不起呢?”花月白偷偷的把那些东西藏进乾坤袖中。

  然后说道:“只是漓裳宫主一来我羽仙山就大闹羽仙殿,不去找你的心上情郎,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看温言和白悠悠情意绵绵,自知自己无处容身,就自己退出了?”

  漓裳听见这话一愣,情意绵绵?

  这个意思难道是说,不止白悠悠喜欢温言,温言也喜欢白悠悠!

  这怎么可能呢?

  “温言喜欢白悠悠?”漓裳低音喃喃。

  花月白幸灾乐祸道:“怎么?你在安城没看出来?温言对待白悠悠像是对待寻常女子,对待徒弟的样子吗?”

  “哎,真是可怜,心上人喜欢一个魔女,也不喜欢你堂堂一宫之主,你也不必灰心,实在不行,你看我们浮玉也不错,我还可以割爱,让他跟着你去九玄山,顺便提升一下你的炼丹之术,省的你再把你的宫殿给炸了。”

  对于出卖自己手下的人,花月白是毫不手软的,甚至没有觉得有半分亏欠。

  戚宴看着花月白嘴上说着话,手上做着小动作,不由得觉得好笑,虽然是一门之主,可是在漓裳面前却十足十像极了小孩子。

  可忽然,看着瓶子的眼睛泛了光,再用鼻子嗅了嗅。

  心想:好你个花月白,你师兄在你面前受尽苦楚,你居然还藏着雪莲丹,这数量,没有百粒也有数十吧,居然不舍得给我一颗。

  顿时从漓裳怀里冲出去,伸嘴一叼。

  “哎!小狐狸!”漓裳惊呼。

  花月白顿时大惊慌乱:“我的丹药。”

  纵观花月白动作再快,却也快不过四条腿的狐狸,药瓶一开,三粒丹药尽数入口。

  雪莲丹入口即化,戚宴也直接咽下去。

  花月白一脸都疼的看着戚宴的嘴,委屈道:“我的......我的雪莲丹呀。”

  戚宴狐狸眼一眯,伸爪子指了指花月白身后。

  与此同时漓裳沉沉道:“你的雪莲丹?本宫主怎么不记得何时给了尊主雪莲丹?”

  花月白摸摸鼻子,心道: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