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霸刀魔皇 > 第六十七章 师姐

第六十七章 师姐


  老者递给培风一个黑纱斗篷,示意他将脸遮起来。

  之后便将他带到了一座府邸面前,而门匾上竟然写着文府。

  这竟然是赵文的府邸!

  赵文是赵晨的手下,之前他还在万道石林中偷袭赵君昊,所以培风对他印象很深刻。

  只是不知道,赵文怎么会和炎兴有联系。

  培风跟着老者来到一间偏殿内,而炎兴赫然就在其中。

  他向培风挥了挥手,示意他坐下,然后说道:“炎逸,我知道你对我有所不满,但还请你以大局为重,不要破坏了我复兴教的大计!”

  复兴教?这是什么东西?

  培风虽然心中疑惑万分,但却没有表露出来,依旧是低着头,似乎是不敢看向炎兴。

  不过炎兴也没有怀疑,因为炎逸平时在他面前也是畏首畏尾的。

  “你知道你之前在酒楼的言论,给我带来了多大的损失吗?就在刚才,万道神国的长老会,就借此向我提出取消联姻,但还好,被我压下来了!”

  “什么?”

  培风心中一惊,万道神国的长老们,竟然连这都能忍?

  而且听炎兴的意思,长老会是不同意联姻的,只是迫于无奈,才答应了联姻的请求。

  这炎兴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或者说这复兴教又有什么神奇之处?

  但炎兴并没有发现培风的异常,自顾自的说道:“不过今天我找你来,不是为了说这个的。一年之后,圣族遗迹便会开启,到时候我应该在处理万道神国的事务,脱不开身。所以就由你前去探索圣族遗迹吧!”

  圣族遗迹?

  这又是什么?

  培风今天接收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都有点消化不过来。

  不过圣族遗迹应该和圣族有关,培风打算到时候去看看。

  炎兴见培风还是没有说话,不禁摇了摇头:“你下去吧,好好准备一下!”

  培风走出文府之后,额头上都不禁冒出了冷汗。

  刚刚实在是太危险了!

  炎兴虽然并没有发现培风的异常,但培风却在文府内,感知到了几股非常强大的气息,若是他暴露出破绽,那他就别想走出文府了。

  培风来到酒楼的厕所后,赵君昊立即问道:“怎样了?”

  “回去再说。”说着,培风一摸脸上的面具,瞬间就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赵君昊也明白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所以也不再询问什么。

  培风将解药从储物袋中拿出来,放在炎逸的鼻口,给他闻了闻。

  然后二人也没久留,便离开了此地。

  两人并没有回昊府,而是来到了赵依云的云府。

  赵依云一直都被蒙在鼓里,被培风假扮成炎逸辱骂后,心情一定不好受,所以他二人打算去安慰一下。

  两人敲了敲门后,便进入了赵依云的屋子。

  赵依云此时的心情并不好,眼角处还依稀可以看见干涸的泪痕:”现在可以把你们之前的计划告诉我了吗?”

  培风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依云,你应该也猜出来了,之前炎逸是我假扮的。”

  “那真的呢?”

  “被我们发晕后,又下了**,晕倒在厕所里了”

  赵依云不解的问道:“如果那炎逸去揭发我们怎么办!”

  这时,赵君昊说道:“不会的,你还记得我给他倒的酒吗,里面我下了药,可以让他忘掉这发生的一切!”

  赵依云点了点头,但还是说道:“你们这样做太危险了。”

  但赵依云话锋一转,俏皮的对着培风说道:“这么说来,之前骂我的那些话,都是你说的咯?”

  培风的额头顿时冷汗连连,急忙解释道:“依云,你听我解释啊,我这也是为了帮你解除联姻啊!”

  赵依云冷哼一声:“那联姻解除了吗?”

  培风叹了口气:“据我所知,长老会已经向炎逸提出解除联姻了。”

  赵依云和赵君昊听后,顿时松了一口气。

  这样一来,他们的努力都没有白费,而赵依云所吃的那些苦,也都是值得的。

  但他们还没高兴多久,培风就接着说道:“但是,这件事被炎逸压下来了,联姻应该会照常进行。”

  “什么?”

  赵依云和赵君昊同时不可思议的惊呼道。

  “长老会不是都说了解除联姻吗,区区一个炎兴,又怎么能压下来。”赵君昊不解的问道。

  “我觉得应该是炎逸他们掌握了长老会的把柄,所以长老会不得不做出退让。”

  培风的回答令两人感到了不可思议,区区一个炎兴,竟然掌握了长老会的把柄!

  之后,培风也没有隐瞒,将他在文府内遇到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不过二人表示,之前根本就没听过什么复兴教。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复兴教,竟然敢向庞大的万道神国下手。不是蠢货,那就是这复兴教强大的可怕!

  两天之后,赵依云再次来到了昊府。

  她来到两人面前,有些绝望的说道:“联姻照常举行,就在明日的万道皇宫之内!”

  赵君昊愤怒的拍了拍桌子,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就连长老会对这件事都束手无策,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培风拍了拍赵依云的肩膀,说道:“依云,放心吧,还有我呢!”

  但赵依云听后,突然抬起头来,认真的盯着培风的眼睛:“你是培风吗?”

  培风心中一惊:“依云她终究是发现了吗?”

  但他却没表露出来,装作疑惑的样子:“依云,你在说什么啊,我当然是培风啊!”

  但赵依云却摇了摇头:“不,眼睛是骗不了人的。”

  就在前几天,得知培风能伪装成炎逸的时候,赵依云就对培风的身份有所怀疑。

  但她却没说出来,因为她感觉得到,培风不是故意欺骗她的,培风应该也有他的苦衷。

  但今天她不知道为什么,得知联姻正常进行时,她终于忍不住了,立即来到了昊府,询问培风的身份。

  培风也不再隐瞒,有些愧疚的说道:“师姐,这对你很重要吗?”

  听到培风承认了,赵依云也不禁笑了出来。

  只是这笑容却有些凄凉,就像……就像冬日里最后的花朵。

  渐渐的,赵依云身上那股绝望的气息褪去了,她轻声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