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极道都天 > 第一百一十三章 饯行

第一百一十三章 饯行


  同类神通,几乎是不可能同时施展的。

  也就是说,这门“戮火幽煞”神通,对他而言完全就是鸡肋。

  唯一的好处是,将这门神通推衍出来,并不需要花费额外的神通点,只是花费了一万六千滴痛苦之力。

  程远略微摇头:“再试试这赤金刀罡和烈罗身。”

  只需要花费痛苦之力,对他而言,无需多么节省。

  也许,这两门神通能带给他一些额外的收获呢。

  毕竟,程远现在也就掌握了四门神通,远远谈不上对于神通多么了解,或许可以从诸多神通中参悟出一些隐秘或玄奥。

  时间逐渐过去。

  两刻钟后,程远依旧盘膝坐在床上,遗憾的摇摇头。

  他已经将剩下两门神通也一并掌握,但威能甚至还及不上他现在的攻杀类神通斩鬼刀罡和护身类神通金御身罡。

  此次,收获的三门神通,虽然让他多了许多对于神通的玄奥感悟,但基本没有太大的实质用途。

  “还有这收获的宝物。”

  程远从腰间,解下数块品阶不低的储物符,还有一枚幽绿色手环。

  这些都是从斩杀的那两名长生会高手身上,得到的储物器具。

  程远有些好奇,拿起那枚幽绿色手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储物器具,之前也只是听说过。

  这类储物器具,应该算是天罡等阶了,是从那王寻身上获得的。

  “倒是舍得。”程远摩挲了两下这手环,开始取出这些储物符、储物器具中的宝物。

  因为这些储物符,长期被那两位长生会高手的真源沾染、融合,对于程远的真源甚至有些抗拒,不能瞬间随心取出。

  不过,只要程远使用一段时间,便可将其中的异种真源印记磨去。

  数件兵甲宝物,除了一柄金色长刀是天人阶绝品之外,其他的都是地煞阶,也就是天兵境所使用的,价值也是不菲。

  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各类宝物,乃至是一些丹药、矿石之类的。

  “嗯?”程远惊讶发现,有十几个小箱子,里面都是储存的真源石。

  既有最小颗的真源石,也有鸡蛋大小的中品真源石,还有比头颅小上一圈的上品真源石。

  那上品真源石,切割成一块块方块,一个小箱子也就装六块,可每一块都相当于百颗普通真源石,换算成通元那就是一万。

  粗滤估算一下,这里的真源石,也相当于七八千颗普通真源石了。

  “存起来慢慢用。”程远不由得一笑。

  他将这些宝物简单归类,分别装入储物袋中。

  “距离那老者所说,飞流山的长老还有十五天才会前来幽墟战场,这段时间,好好修炼真源吧。”

  程远盘算着。

  他真源修炼进度极快,但距离达到天人境巅峰,也还有差不多十几天时间。

  赶在那飞流山长老到来之前,修炼到天人境巅峰,就算一个小目标吧。

  密室中,程远手握两块中品真源石,周身逐渐散发出幽金色光华,沉浸在修炼中。

  ~~~~~~~~~~~

  天穹晦暗阴沉,大地之上,黑暗死寂。

  这幽墟之地,景色向来如此,不曾变过。

  若是黑夜,就更是无尽黑暗深邃,宛如永夜。

  平原上,一场激战,正在爆发。

  “夙!”低沉晦涩嘶吼声响起,整整八尊青甲冥卒隐隐列成阵势,齐进齐退,长戟森然,撕裂长空。

  一道残影,穿梭其间。

  噌!

  赤金色刀罡犹如蛟龙,横贯长空,瞬间冲撞开这八尊青甲冥卒阵势,磅礴威能浩荡,甚至直接将其中一尊冥卒斩碎。

  锵!

  冥卒悍不畏死,战甲、长戟之上,尽皆有火焰般幽黑色冥气萦绕,蕴含不凡威能。

  可在程远全力厮杀之下,它们却根本无法坚持太久。

  嗤!

  赤金色刀光一闪而逝,犹如电光亮起。

  一尊青甲冥卒还欲要抵抗,上下身躯却直接分离,扑倒在尘埃中。

  短短一息之间,两尊青甲冥卒先后被斩杀,剩下六尊冥卒结阵的威势,更是大减。

  程远手持御罗斩,刀势如道道电光,炽烈横斩。

  仅仅片刻,剩下的青甲冥卒也一一被斩杀。

  扑通。

  最后一尊青甲冥卒尸骸重重倒下,发出沉闷声响。

  程远眼神冷漠,罡气随意扫过,将地上的冥卒尸骸、兵甲等都尽皆收起。

  “这次收获还不错,很少能一次性遇见八尊冥卒的队伍了。”他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这陨魂城一带,都是属于冥鬼区域和幽墟战场的交界处。

  虽然有冥卒鬼物出没,但基本都限制在十尊以下,不可能出现像之前那种一什的冥军。

  实际上,程远遇见最多的都是三四尊冥卒一队的,五六尊一起都较少。

  像这次,八尊冥卒,也是他这十几天来遇见最多的一次。

  “这天色,快黑了。”程远望望天,转身向陨魂城方向离去。

  很快,程远回到陨魂城。

  “嘿,兄弟,又是一个人出去?”卫城上,刚刚换值的天御司军士挑眉呼喝道。

  程远在卫城下方,冲他咧嘴一笑。

  这十几天来,每天程远都是一个人出去猎杀鬼物,这些天御司军士对他印象也都颇为深刻。

  毕竟,在这附近,那都是大片大片的冥鬼汇聚,乃至结队的冥卒出没。

  长期一个人出去,那绝对是有真本事的。

  程远进了城。

  陨魂城,城墙边角,大道,乃至是周围的庭院,依旧粗犷。

  但这么久下来,他却逐渐觉得有些熟悉、适应了。

  明天就要离开,程远还忽然觉得有些不舍。

  “明天离开陨魂城,前往落日峡。老铁哥他们,说是今晚要为我践行,我可不能耽误了”

  程远微微一笑,前往铁裴罗等人居住的楼阁。

  ......

  “程兄弟,多喝一些。”铁裴罗粗豪道:“我专门在我家乡带过来的酒,过了这里,你可是想买都难买到。”

  程远不由得笑起来,大口端起碗饮下。

  入口甘冽,炽烈。

  “这酒,挺难喝的。”张凤生也大口灌下,缓过劲来艰难说道。

  他眼眶都隐隐有些泛红。

  “程兄弟,敬你。”剑客端起盛满烈酒的大碗。

  程远来者不拒。

  刘玉瑶也默默敬了程远几碗。

  铁裴罗一直猛灌,喝得兴起,忽然大咧咧道:“书生呢,叫他喝啊。”

  场中,忽然一窒。

  程远下意识瞥了眼桌席一角,那里有个明显空位。

  那是书生的。

  “铁哥,你喝多了。”剑客声音莫名低沉。

  众人也沉默了。

  过了十多天了,可他们还是下意识觉得书生在。

  “......我糊涂了,来,咱们继续。”铁裴罗闭目深深吸了一口气,粗声道:“程兄弟明天就走了,今晚大家不要败了兴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