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星墓 >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星墓大结局

第三百四十八章 星墓大结局

  “拜见老师!”此时,方灿冻未能确认,倒是自只两个师兄先是跪下,他们两个人随段兵锋的时间比方灿长得多,已经从那人的习惯动作上认出了是段兵锋!

  “然……只不过,此时的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圣皇段兵锋了,如果你说我是你们的师兄奥加,也未必不可。.26dd.书友整~理提~供”那人眼中露出一丝苦笑意味,对方灿等三人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方灿不知道段兵锋所说的是什么意思,疑惑问道。

  “说来,话长了……”

  “……就是这样,你们的奥加师兄,在无尽海寻宝之时,在一个上古凶兽的内府之中,寻找到了一位大神话时期前辈留下的神奇功法,此功法是一种,合体,之术,必须要求两个人毫无猜忌,心中没有一点隔阂,还必须修炼同一种功法,才能使用,合体,秘术,使用之后,两人神魂全然融为一体,修为甚至是潜力大涨,那日灿儿离去之后,你从无尽海赶回北洲的师兄奥加通过本门秘术寻找到我,在我弥留之际,强行对我施展了,合体,之术,因为这种秘术一旦失败,两个人都会魂飞魄散,所以我不得不配合奥加,这样,我们两人合体成功,成为了一人,你们现在面前的,既不是圣皇段兵锋,也不是武神奥加了。”神秘人娓娓道来他这段神奇际遇,听的方灿等人咋舌不已。

  “虽然我已然不是段兵锋或者奥加,可是我追求武道的心从来没有变过,此后,再没有圣皇段兵锋和武神奥加,有的只是我,武圣皇!”武圣皇站起,方灿等人只感觉从他身上看到了一股无尽的追求前进的浩然精神,不由同时肃然起立,对武圣皇施礼!

  上元派一役,上元派骨干基本覆灭,剩下的,都是一些小鱼小虾而已。

  方灿和武圣皇等人,回到灵风城,开始正式重建演武宗,而灵风城三圣,则住过一段时间后,飘然而去。

  有了得自方寸阁的宝藏,演武宗创建十分顺利,门派中两位至尊级高手,两位天圣境界高手,已经有了十足的底气,不过方灿和武圣皇一致认为演武宗重质不重量,虽然门派只收了百余名弟子,可是最低的修为都是小神通境界巅峰。

  转眼间,十年过去了。

  小宝和小白两人,方灿一再用灵药为他们辅助修炼,进境飞,十年下来,小宝已然进入小神通境界巅峰,而小白,也达到了小神通中期,此时的两人,也已经成长为翩翩少年。

  而演武宗,此时已经展到核心弟子三千,外围弟子两万,已经不是小门派了,虽然人数上偏少,可是论实力,一定能进入北洲前三。

  因为,三千核心弟子,至少都是大神通初期的境界,舁灿的两位师兄,已经到了马上要突破天圣境界进入至尊境界的程度,武圣皇,因为合体之后资质人,已经进入了至尊后期。

  而方灿本人,进入和至尊期后,修行反而无比顺畅,毫无瓶颈,此时,也仅仅比武圣皇差了一线而已。

  不过,虽然演武宗展迅猛,但是混沌星的格局变化却不容乐观,十年来,自从北洲修士剿灭了上元派后,魔道不时的和神道摩擦,已经生几起大型的战斗了。

  次日,演武宗总坛之中,武圣皇和方灿以及他的两位师兄,聚集一堂。

  武圣皇背对方灿等人,眼睛看着一副描绘着当初神魔大战的图画,缓缓说道:“阿灿,子峰,子江,你等可曾感到,那一日快要来了么?”

  “师尊,我和子江功力还低微,对那感召感觉不是很明显,不过师弟最近似乎感到了什么。”孪生兄弟之中的兄长封子峰说道。

  方灿缓缓点头,道:“越是修行越深,越能感到那感召,似乎冥冥之车,有一股力量驱使我想要和魔道之人进行一战。”

  “为师感觉这种冲动,更加强烈。”武圣皇说道。

  说罢,他回头看向方灿道:“方灿,你如何看这次即将到来的神魔之战?”

  “无可避免。”方灿说道,他已经将自己在方寸阁里看到的事情和师兄师傅说过,“驱使神魔两道大战力量,是深深印刻在我们的生命密码之中的神秘力量,功力越高,越难抵御。”

  武圣皇听了,傲然道:“虽然是天道感召,但我武圣皇,最讨厌被人摆布,就算是天惠也不行!”

  “方灿也不想参与这次神魔大战,我总感觉,这是一场阴谋。”方灿也说道,不知道是不是修炼越高,越合天道,方灿现在灵觉,越来越敏锐。

  武圣皇点点头,忽然拿出一张帖子,抛给方灿等人,说道:“这是灵风圣无极传来的消息,你们看看。”

  方灿等人打开帖子,看过之后,不由齐齐皱眉。

  “北洲十二大至尊修士,邀集本洲同道,以及中州修士,欲与魔道决一死战!”方灿看了帖子,不由皱眉。

  武圣皇点头说道:“据说魔道传出消息,在已经荒芜的东洲,可以寻找到魔神封印之地,解除封印的话,魔神将会降世,神道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此次,决战战场,依然在已经荒芜的东洲。”

  “师尊,我演武宗将如何?”封子江站起身来,对武圣皇问道。

  “静观其变。”武圣皇说道,方灿等人听了,心领神会,只是,方灿握了握自己戴在身上的方寸阁,心中忽然有一种感觉,自己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了……

  本年三月,北洲第一批修士,集结一批高手,前往会和中州修士,组成神道同盟,前往东洲,阻止魔道解除魔神封印!

  六月,消息传来,神道同盟和魔道联合在东洲相遇,火拼激烈,神道同盟一名至尊初期高手,一名至尊中期高手,十三名天圣境界高手,以及无数天圣境界以下高手陨落,魔道损失不明,似乎,双方都在寻找传说中的魔神封印!

  七月,第二批神道高手支援东洲,此次,共有至尊境界高手二十三人,天圣境界三百余人,天圣境界以下修士无算,共扑东洲!

  八月,一批魔道高手侵入北洲,似乎想釜底抽薪,被北洲隐藏众多强力散修击退,北洲暴露在明面的至尊级散修,已然过十九名!神道士气大振!

  十一月,东洲的神道高手传来消息,现东洲封印魔神之地,竟然是一处魔宫,深不知几层,神道修士几次遭遇魔道修士,双方均有损失,在魔神封印之地开始了胶着战。

  是年十一月,混沌星异象纷呈,天地灵气魔气混淆,昼不见日,夜无星辰,各州均有异象,所有人都相信,这是神魔大战之前的异常征兆!

  十二月,东洲战事陡然升级,魔道神道东洲人员双方损失均过半,第三批支援人员前往东洲,此次,明面上的两州至尊高手,几乎尽出!

  次年三月,混沌星竟然生了一次波及整个星球的大地震,本土土著死伤无数,而东洲,已经进入最后血战,神道魔道,已经进入魔宫最后几层,两方的隐藏高阶修士,组成了第四波梯队,再次进入东洲!

  神魔血战,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北洲演武宗。

  武圣皇最近已经越来越浮躁了,方灿也是心绪不宁,那种强烈想要参加烈对魔道大战的心情,已经快忍无可忍了!

  可是,方灿却在另一方面深深感觉到,这,绝对有着阴谋!

  演武宗总坛议事厅,武圣皇面目有些扭曲,他似乎在挣扎,最终,他站定道,“我已决定,我演武宗所有天圣境界修士,明日启程,前往东洲,加入神魔之战!”

  说完之后,武圣皇的表傅,似乎变得轻松,方灿心中长处了一口气,武圣皇,终于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这不怪他,方灿也已经忍无可忍了,如果武圣皇再不做出这个决定,方灿或许可能自己也会只身前往东洲!

  那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召,实在是太强烈了!

  只是,方灿摸子摸胸前带着的那半月型的吊坠……

  方灿手扶着只剩一口气息,无论是神魂还是**都到了油尽灯枯极限的圣无极,只听他说出了最后的几句话,“方灿……神魔之战……只是一场骗局……不要去……快离开这里……逃吧……魔鬼即将降世……你能逃多远……就逃多远吧……”

  方灿神色复杂的看着圣无极,这位自己在北洲结识的前辈,此时已经是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两个月前,方灿已经来到了东洲,并且和武圣皇等人一起找到了魔神封印之地的魔宫,在魔宫里,方灿和演武宗其他人失散了开来,在魔宫地下八十七层,方灿看到了已经死去的圣无法,一身火红的圣无法不甘心的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看着前方,却已经断绝了生机。

  越往下,方灿现的强者尸体就越多,在地下魔宫九十八层,方灿看到了已经剩下了最后一口气息的圣无极。

  或许是死亡之前的一丝明悟冲淡了来自生命密码深处的召唤,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圣无极似乎预见了什么,所以,他警告者方灿。

  “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能逃么?”方灿惨然一笑,他一只手握着耀阳刀,一手扶着圣无极,这具身体,方灿已然透支的厉害,在这一层,方灿斩杀了两名魔道至尊后期高手,虽然赢了,但是也是惨胜,魔宫里一切恢复真元的灵药都无效,也无法感觉到灵气,只能靠自己自身的恢复能力慢慢恢复。

  此时的方灿,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魔神的力量越来越散,方灿几乎可以肯定,来自生命密码中的召唤,并非是天道的召唤,而是魔神的阴谋!

  可是,看着不远处的那如同地狱入口的大门,方灿又无法克制自己心中的冲办,即便是死,也要进入里面,看看这魔宫的底层,到底隐藏着什么。

  “唉……”方灿怀里的圣无极,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在一声叹息中,他失去了生命的最后征兆。

  方灿轻轻将圣无极放在魔宫的地上,这个地方,战死的强者不需要坟墓!

  用耀阳刀拉着地面,方灿艰难的向通往魔宫最深层的!

  “轰!”

  地狱的门,开了……

  “哈哈哈哈哈……你们神道的白痴,最终,我们还是赢了!”

  在方灿进入魔宫的第九十九层之时,听到了一声猖狂的笑声,方灿看去,一个模样凄惨无比,不似人类,似乎身上长满黑色角质层的人物,拄着一把长枪,在那里哈哈大笑。

  方灿看向第九十九层地宫,没有上面那些地宫那么复杂,只是一个空间极大的地方,仿佛是一处祭坛,在此处空间,十余名神道强者,和差不多数量的魔道人物,都在其中。

  武圣皇也在其中,而灵风三圣之中的圣无名,也在其中,能站在这里的,都是神魔两道的绝顶人物。

  不过,众人也都到了油尽灯枯的情况,很多人都坐在地上,已经没有了一丝再战之力,武圣皇靠在一处石头上,他的肩膀被利器贯穿,还能看到一个血洞!

  而在此空间的祭坛出,一处神像,上面蔓延着一种血色神光,那神像之内,似乎存在着一种巨大的意识,随时要破体而出,魔道强者人人喜形于色,而神道强者,则个个绝望。

  “怎么了?”方灿进入此处空间后,离着圣无名最近,支撑着走了过去,对圣无名问道。

  圣无名眼睛还盯着那个魔神雕像,道,“完了……完了……没想到,终于还是功亏一篑,让魔道的人,“点燃了魔神之火,魔神,就要降世了……”

  “哈哈哈哈蜘,“魔神降世,神消魔涨……”,魔道的人,哈哈大笑,就在此时,那魔神的雕像忽然爆裂,一团红光从里面飞出!

  “出来了!出来了!唔……”那一身黑色角质,拉着长枪的人,兴奋的大叫,此时的混沌星,白昼忽然变成了黑夜,无数地震,火山喷,一副末日景象,那红光转了一圈,忽的进入了那黑色角质层的魔道魔头身体之中!

  “唔……啊……”,那魔道魔头只感觉自己的神魂,被一种无可譬喻的力量挤压出去,转眼间,神魂已经被挤压出**,他惊骇莫名,还没等自己明白过来,神魂忽然被一种充满了怨气的漩涡吸食,根本无法反抗,已经神**散!

  “啊?”魔道中人,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人惊叫!

  “哈哈哈哈哈“我终于摆脱了那该死的天道,我终于又回到了这个世界了!”那辈夺了**的黑色角质皮肤的魔头身体,忽然爆一阵狂笑,身上的角质层一层层脱落,最后,变成了一个俊美的妖异的少年,少年的额头,有一个菱形的血红宝石!

  “前辈!我等也是魔道中人啊!”一个魔道强者大声喊道,那少年血红色的眼睛一瞪他,一股无形力量涌入了那魔道强者的身体里,那魔道强者,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就爆做了一团血雾!

  “哈哈哈蜘,“白痴!神道唯一,魔道唯我,这都不懂,哈哈哈……白白被我利用,哈哈哈哈哈……那魔神化成的少年,哈哈大笑,一抬手,在他面前的魔道强者,又有一半直接被爆成了血雾!

  “前辈!你在做什么?”魔道的人大骇,神道的人也看看得目瞪口呆,这人,就是魔道千辛万苦想要接触封印的魔神么?

  “哈哈哈哈哈……白痴!神道的最终,是以身合道,无限完善自我,修炼成和天道意识同类的存在,神道的人得道,或许还会对道统有利,可是魔道的人,修炼的都是自我的道路,即便成道,也是要走出条自我的道路啊!哈哈哈……你们还妄想我来提携你们?白痴!哈哈哈哈……俊美少年猖狂大笑,魔道的人顿时悔恨无比,一个魔道强者催胸顿足道:“天啊!我们到底做了什么?我们放了什么怪物出来?”

  “哈哈哈哈……”俊美少年一抬手,那魔道强者又变成一团血雾,至尊后期的强者,在这妖异少年面前,不比蝼蚁强大多少!

  “神道还是魔道,都是白痴道!修炼到最终,不过是化身天道,无趣不说,还要承担起负责整个宇宙演化的责任,吃力不讨好,我才不干呢!可是我被天道束缚在时光洪流之中,不得脱身,多亏了你们这些白痴,才让我重新回到这个花花世界……哈哈哈沁,“让我好好谢谢你们吧!”妖异少年一挥手,他面前的所有的魔道强者,全部化成了血雾!

  “你们奇怪吧?为什么我要杀你们?哈哈沁,“我告诉你们,一旦合道,时间的规则则变得不同,你们现在虽然弱小,但是你们未来却可能存在着可能修炼到最后一步的可能,而我则从时间的洪流中看到了未来的可能,虽然我不想合道,但是也不允许出现一个越我的存在,哈哈哈哈……身处天道之中,还是有好处的,你们这些生命密码不完美的生物们,只需要一点点手段,你们就像是被设定好一样,自相残杀,所谓的神魔大战,不过是我一手导演的,目的就是消耗你们,让你们自行了断因果,好断绝了时间洪流中可能威胁到我的存在,你们真的是如此白痴……哈哈哈哈……

  此时,那妖异少年的手臂,忽然喷出一一条血箭!

  那少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道:“说起来,还是你们神道的人的身体更适合我,这具身体,看来是容纳不下我的力量,蝼蚁们,把肉身交出来吧!”

  说着,只见那少年的身体又爆成了一团血雾,红光进了一个神道高手的体内!

  方灿看到这率场景,心中忽然出现一股寒意……

  “阿灿,你还能动么?”忽然,武圣皇出声说道。

  “我还能动。”方灿咬咬牙,回答武圣皇说道。

  “我演武宗的人,宁可战死,也绝不束手待毙!阿灿,我们杀!”武圣皇努力站直身体,对方灿喊道!

  方灿精神一振,双手持起耀阳刀道:“绝不坐以待毙!我们杀!”

  在场的所有神道高手,也被武圣皇激起血性:“纵然我等已然必死,也绝不束手待毙!我们杀!”

  神道高手,尽皆支撑精神,挥舞着炼器,向被占据了躯体的那一神道高手杀去!

  “杀!”——

  地球联盗,母星地球,原本为太平洋一座叫做夏威夷的一座小岛上,几千年前,这里就是知名旅游胜地,而现在,则是作为一处私人度假胜地。

  阳光下,在一处沙滩上,几个成年人穿着者泳衣,在遮阳棚下,看着沙滩上一处沙滩排球赛场,四个孩子正在打弃沙滩排球!

  只见那三男一女之中,那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忽然将沙滩排球高高抛起,飞起了十米高!

  对面的两个男孩,看向那排球,却现那排球正飞在太阳的位置,晃的两人睁不开眼睛!

  “扣杀!”

  一声女孩的清脆喊声,那女孩竟然凌空跃起了十米,在那个位置,一记狠狠的扣杀将沙滩排球扣杀下去!

  “砰!”对面的两个男孩,谁也没有接住这一球,排球打在沙滩上,又弹飞了起来口

  而此时,对面的女孩已经落在了地上,嘻嘻嘻的笑着:“两位小弟弟,我们又赢了~~”

  “你赖皮!说好不许用古武的!”对面的两个男孩子不依起来,冲着女孩喊道。

  “喂!我可是女生啊!当然要让着我点哦!”女孩双手掐腰,对面的两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喊道。

  那边的大人,看到这一场景,不由哈哈大笑,一个可**的女子对旁边的一个美丽无比女子说道:“妙玉姐,你家的小琪琪,真是好可**哦

  “呵呵,要是觉得可**的话,送给可可你和风林好了,我和哈因斯都快被这个小鬼头气的疯掉了。”说话的,却正是方灿在地球联盟时的朋友,董妙玉。

  “好啊,姐姐就给我吧,就怕姐姐倒是后舍不得哦。”被称为可可的人,不是方灿曾经的朋友,精神系宋可可,又是谁?

  “都别玩了,吃西瓜了!”忽然,一声憨厚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去,只见体型惊人的宋小小,背着两大箩筐西瓜,走了过来。

  “小小叔叔……”孩子们看到宋小小,也都不再斗气,一股脑的跑了过来,董妙玉看了不由笑道:“有时候真羡慕小小的亲和力呢,那些孩子们好像和他们的亲密程度,都要过你我这两个当妈妈。”

  “恩,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宋可可连连点头,旁边的枫林和哈因斯不由的苦笑,心道我们这两个当爸爸的也没有小小叔叔吃香啊。

  在他们四人旁边,布鲁斯、汉尼拔、孙纵羽、孙九策、贺雪几人也在听到宋可可和董妙玉这么说,他们也笑了起来。

  只是,贺雪的笑容里,却带着一丝伤感。

  董妙玉注意到了贺雪的神情,不由心中产生一丝歉意,十年前,自己和哈因斯结婚,宋可可也嫁给了风林,当时真是掉了一地眼镜,只是,本应该比自己和宋可可更早一步修成正果的贺雪,却进入了漫长的等待。

  十四年前,自己和布鲁斯、汉尼拔、孙纵羽、孙九策、贺雪、宋小小哈因斯、风林、宋可可等人一起进入混沌星的四年后,正值神魔大战,当时混沌星强者含部去了东洲,而他们这些人,却被银河宗的掌门为了保留门派生机,留在了门派之中。

  神魔大战究竟最后结果如何,他们并不知道,只是知道,自己门派前去的三名至尊,十几名天圣境界强者,最终只回来一人,然而却对神魔大战结果闭口不言,不过,从第二次神魔大战结束后半年开始,混沌星的灵气开始变化,整个星球都被神道的灵气所包围,每天只有三个时辰才会产生魔气,明眼人都知道,是神道赢了。

  不过,这一场神魔大战,却让无数人消失,不见了。

  银河宗那位活着回来的至尊前辈,回到宗门之后,并没有吝见了自己一行新从银河来到混沌星的强者,但是董妙玉却明显感觉,门派加大了极大的力度培养自己这批人,短短两年之间,他们这些人几乎都突破了大神通境界,这就是力证。

  此时,混沌星已经是神道一边倒,魔气产生的时间越来越少,可以预见,过几百年后,混沌星上,修魔的人,则会变成历史。

  这时,董妙玉深深的感觉到一种无聊,十分不想再留在混沌星,她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后,竟然得到了这些地球出来的朋友们的一致共鸣。

  于是,他们这些人,便和宗门申请毋到地球联盟,银河宗只是挽留一下,竟然放他们回来,让董妙玉等人大感意外。

  此时的地球联盟,因为接连出现小圆满境界以上的人物,已经被提升到了九级文明,而董妙玉等人回来,地球联盟看似热情,但是议会却深深忌,博这些人,不过董妙玉等人也不在乎,不想再做什么,只想过着平凡的生活,于是回到了地球联盟的母星地球,过起了隐居生活。

  第二年,董妙玉就和看起来木讷的哈因斯成婚,而风林则和宋可可结婚,然后,各自生下一子一女。

  可是,本来是和方灿一对的韩雪,却因为方灿的失踪,黯然神伤,虽然说不上是以泪洗面,但是也是强颜寡欢。

  众人一惊看出,一日不知道方灿的消息,韩雪就一日不回真正的开心,韩雪的生命力,今生只能容下一个方灿。

  此时,宋小小已经给孩子们分完西瓜,走了过来,宋小小修炼到大神通境界之后,虽然质朴依然,智慧上也开通了很多,已经不似开始的时候的懵懂了,他看着朋友们齐聚一堂,不由咧嘴大笑,只是感觉,似乎少了一人……

  “要是老大在,就好了……”宋小小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贺雪听了,神色不由一黯,董妙玉和宋可可不由都狠狠的“剜”宋小小一眼。

  忽然,一个声音,在众人身后传来。

  “呵呵,你们,说的是我么?”

  众人听了着句话,不由同时一呆,宋小小抬头看去,一个阳刚灿烂的男子,带着一副墨镜,此时正摘下墨镜,给了众人一个阳光一样的笑容。

  “老……老大!”宋小小看了,不由高声叫道。

  “阿灿!”贺雪惊叫一声,从太阳椅上跳起,看到正是方灿,不由喜极而泣,哭着扑进了方灿的怀里!

  众人都站了起来,围向了方灿,仿佛,有问不尽的话,沙滩上的孩子,看到之后,也互相看了一眼,少女琪琪问道:“他是不是就是妈妈和可可阿姨常常说道的方灿叔叔?”

  “是啊……”

  “啊哈……快去看方灿叔叔,我们可以趁机要零花钱了……”

  海边的一栋别墅里,方灿不断的轻轻拍着怀里贺雪的背,贺雪仿佛不相信这是真的,怎么都不愿意离开方灿的怀里,怕是这是一场梦,一旦离开方灿的怀里,他就会消失一样,方灿抱着黑血,将自己在混沌星上的经历,一一讲出。

  朋友们围着方灿,风林看着方灿,道:“阿灿,真没想到,你竟然也参加了神魔之战,不过,听你这么说来,那魔道的魔神,简直是无法人力抵御,最终,你们是怎么封印了他?”

  “呵呵。”方灿轻笑,他抚了抚怀里贺雪的头,道:“人心不足蛇吞象,那魔神,不满意自己的肉身,最后,看中了我师尊武圣皇的肉身,他却没想到,他化身为天道,算是无敌的存在,但是一旦入世,则便受了种种相生相克的克制,他力量虽然绝强,但是,他没想到的是,我师尊,却有一种能克制他的绝妙功法!”

  “啊?圣皇不愧是圣皇,竟然悟出了能克制魔神的功渊”董妙玉听了,不由赞道,谁知道方灿苦笑一声道:“妙玉,那功法,不是我师尊创出的……”

  “啊?”

  董妙玉一声轻叫,方灿说道:“那功法,是我奥加师兄在一个上古海兽的肚子中,找到的一位大神话时期前辈留下来的功法,叫做,合体,秘术,我曾经讲过,奥加师兄就和圣皇段兵锋合体为一人,成为武圣皇的。”

  “啊!竟然如此……”董妙玉听了,不由轻叫一声,方灿道:“本来合体秘术,只能使用一次,否则再次使用,双方都会魂飞魄散,我师傅根本不知道这功法能克制魔神,只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没想到,竟然奏效了!”

  “啊?那圣皇呢?还有,方灿你怎么如此长的时间才露面?”本来机灵异常的董妙玉,今天听了方灿的叙述,却觉得自己智商不够用了,不是她真的变笨了,是方灿说的太匪夷所思了!

  “我师尊本来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使用了‘合体’秘术,却没想到,竟然真的和那魔神的意识融合,那魔神慌了,却无法逃出师傅肉身体内,可是师傅也怕自己和魔神真的合二为一,那乐子可就大了,我当时就在旁边,我看出了一些奥妙,本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师傅曾经教过我那‘合体’秘术,我也施展了秘术,三人的意识混作了一团!”

  “啊!”听了方灿说的如此凶险,几名女性不由尖叫,贺雪看着方灿,道:“老公,别告诉我,你后来真的和圣皇以及魔神意识混成一团?”

  “哈哈,当然没有,主要是亏了这个。”说着,方灿拿起了胸前的那个半月形的吊坠说道:“在神魔之战之前,我就感到这个似乎是个阴谋,为了加强胜算,我用在方寸阁里得到的功法,将我说过的脑海里的陨石碎片抽离,然后又将方寸阁里的碎片和混沌塔的碎片一并抽离,这些可能就是这个锻神仪的主要碎片,竟然又让我熔炼出了一个全新锻神仪!”

  “当时,就在我们三个人的意识混作一团的时候,锻神仪忽然生了作用,我三人的意识都被抽入了锻神仪,我以前一直怀疑锻神仪最终的目舟究竟是什么,此时,才完全明白,他的真正作用!”方灿手抚摸着那半月型的挂坠说道

  “是什么作用?”众人都好奇的无以复加,对方灿问道。

  “锻造神道成道者的冉身,同时,他也是容纳造人失败怨气的一个庞大意识空间的监狱!”

  “啊?”众人听了,不由的月时惊讶喊道。

  方灿抚摸着锻神仪,说道:“锻神仪究竟是谁制作的,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是,他已经代表着人类除了强化自身外,另外一种得道的途径,除了强化自身之外,原来,用科技的外物手段,也能得逛,“这锻神仪,最终的场景,竟然是在虚无之中另行开辟了一个宇宙,在我看来,这是人类科技所能达到巅峰的智者,创造的另外一种证道的途径,他们从宇宙中现了那种可以导致宇宙毁灭的造人怨气,为了防止我们所在宇宙毁灭,而制造出的一种绝强的道具!”

  “那魔神的意识,在这个锻神仪中,竟然被转化成一种能量……他所凝聚的宇宙造人怨气,被疏导成一种另外一个宇宙的开天辟地的混沌能量,也就是说,以魔神的意识为引子,通过锻神仪,在这个挂饰之中,被人造的创造了另外一个宇宙……不过,由怨气产生的宇宙,里面肯定充满了杀戮和暴虐……但是,这已经和我们没关系了……而魔神本身,已经被永久的封印,成为了另外一个宇宙的混沌意识,不用再担心他再次出现了“……

  “啊?”众人都感觉,自己的智商不够用了……

  “那,圣皇呢?”董妙玉再次问了一个冉题。

  “呵呵,师傅却因祸得福,虽然魔神是因怨气成道,但是记忆中却记忆着一些对天道的理解,师傅他因为获得了一些魔神的记忆,兵解成道了“……方灿悠然说道。

  “怀……今天的众人,已经被方灿抛出一个个重磅炸弹,炸的麻木了……

  “阿灿,你不是说你们同时进入了锻神仪么?你呢?”贺雪忽然问了方灿这么一个问题,方灿摇摇头说道:“我也一样……只不逝,“我的意识获得跟毒的是和武圣皇师尊联系,武圣皇师尊已经化身成道,我,虽然没有成道,但是,却和天道有了一种特别的联系……”

  “阿灿,你是说……”贺雪忽然神色复杂的看着方灿,她真的不希望自己恋人,竟然变成了另外一种……另外一种存在的形式。

  “是的……我……现在严格的说,并不能算是人类……或者说,和任何一种应该存在的形式相再都不同“……

  “这,怎么理解?”董妙玉问道,方灿微微皱眉,道:“说个不恰当的比方吧,这个世界应该存在的生命,就如同在时光长河中的鱼或者虾,只能顺应河流和声讯,而武圣皇老师成道,就变成了时间长河的本身……而我,虽然没有成道,但是却因为和时间长河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变成了一只不在长河里生存的飞鸟,唯一的一只飞鸟,时间长河里的存在,无论是一个单细胞生物,还是一个星系、宇宙,都只能顺应长河向前奔流,而我,则不受时光本身的限制,我,如果必要,可以存在于任何一点时光奇点“……

  “阿灿……我不要你变成一只飞鸟……我只想和你在长河里一起相濡以沫“……贺雪忽然带着眼泪,看着方灿,她真的不希望自己苦苦等待十年,却换来的却是两种不同生命形式的隔阂……

  方灿微笑着替贺雪擦掉眼泪,道:“放心吧,我,即便是变成飞鸟,也只是一只候鸟,你们都是我无法割舍的朋友,我这只候鸟,总要飞到你们的身边……还有,为什么要一起当鱼呢?和我一起变成飞鸟不是更好么?”

  “阿灿,你是说……”董妙玉先明白过来……

  方灿微微一笑,他的手轻轻一拂,一道似幻似真的屏障出现在众人面前,方灿道:“我已经变成飞鸟了,只要你们过了这道门,就会变成和我一样的飞鸟,你们,来不来?”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我已经在了,你们,来不来?”方灿微笑着看着大家道。

  你们,来不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