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之贼行天下 > 第一四九章 有一种感情,叫做袍泽!

第一四九章 有一种感情,叫做袍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瘦狗是众成名盗贼中最阴狠的一个。而且他以阴险的偷袭方式、像橡皮糖一样难缠而出名,他一旦碰到一个对手,往往就是不死不休,一直把对方追到死。当初死在他手里的那个影舞,就是被他生生磨死的。

  至于那个元素法师,叫冥域之火,这个名字还是有点耳熟的,前世貌似是个大法师。既然有点名气,那实力应该不会太差。

  冥域之火的五指凝聚出一团团火焰,就像摆弄玩具一样摆弄着这些火球。

  “我们要怎么把他们玩死?”他细眯着眼睛,盯着聂言,距离已经小于三十码了,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了起来。

  “那个叫涅炎的人貌似是个高手,就这么干掉太可惜了,真想跟他们玩个单对单的。”瘦狗颇感遗憾地道。

  羽蓝团队里众人结成防御阵势,但不敢轻易出手,如果他们出手,就意味着对方可以正当防卫,在三百多个人的围杀之下,他们立即死得连渣都不剩。

  这是必败之局!

  二十个人对三百个人,就算神也无法挽救他们!

  “聂言。我们怎么办?”唐尧担心地问道,他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这几乎是一个必死之局,就算实力再强,怎么可能从三百个人的包围中冲出去!

  再厉害的玩家也做不到!

  前面这三百人,可不是那种满大街都是、只会送死的普通玩家,而是凯旋的精英力量!

  凯旋既然逮住了机会,围住聂言和唐尧,怎么可能让他们活着出去!

  像羽蓝团队这些玩家,1v1都未必拼得过对面这帮人,而像聂言、唐尧这样的,能凭着等级优势、技术优势杀十几个人、几十个人顶了天了,想要做到百人敌,除非能凑一身神装!

  个人玩家再强也不是无敌的。

  “他们人太多了。”白开水额头渗出一丝冷汗。

  “破天真看得起我们,这些人都是凯旋的精英,派一百个人过来就能干掉我们了,他竟然不放心,派了三百个过来,我们的面子真够大的。”聂言是唯一一个比较镇定的人。

  杳杳看了一眼聂言,聂言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她很佩服聂言,能够在这种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还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所有的去路都被封死了,破天这是要将聂言和唐尧置之死地!

  凯旋一直想猎杀聂言,聂言是知道的。但是在野外,他全然不惧凯旋,即便数百人在野外追杀他。他自信也能轻松跑掉。但是他太自信了,今天不是追杀,而是围杀!

  这三百多个凯旋的人显然早就在这里埋伏好了,完成了包围,一直在等聂言上钩,否则他们根本不可能逮到聂言!

  原本这群人一起下副本,是一个小范围的活动,消息怎么会泄露出去?

  聂言可以想到的唯一的可能,那就是他被出卖了!

  出卖他的人,在场所有羽蓝团队的人都有可能,唐尧?绝对不会!杳杳?凭着前世他对杳杳的了解,应该不会。接下来的黄昏、羽蓝、白开水等等,都是有可能的!

  人心隔肚皮!

  他还是太大意了,低估了凯旋的能量,没想到凯旋竟然买通了羽蓝团队的人在这里设下了这个局。

  主要是前世的印象里,羽蓝团队的人都还不错,以至于聂言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这一世的情况完全不同了,如果凯旋收买了羽蓝团队,许下足以让他们心动的利益,说不定他们就同意设局围杀聂言了!

  聂言冷冷地扫视了一眼羽蓝团队的众队员。在羽蓝脸上停留了片刻,然后移开。

  目前仅仅只是怀疑而已,聂言没有确凿的证据。

  即便只是怀疑,这里谁都不能相信,说不定等会在面对凯旋的人的时候,还会有人在聂言和唐尧的背后插上一刀!

  如果羽蓝团队的人真的都被收买了,那么腹背受敌,聂言和唐尧再挣扎都没用。

  “尧子,看来这回我们要挂了,准备舍掉奥术精灵,我们冲出去,冲不出去就要死在这里!”聂言道,他也准备用掉天神仲裁和舍命一击了,虽然还有一个任务没有去完成,但是,好像没机会了...

  即便死,对面的人也别想安稳!死也要溅敌人一身血,前世聂言一枚子弹毙杀了曹旭,靠的就是那一股子狠劲!

  唐尧愣了一下,难道真要挂在这里吗?他低头看了一下旁边这只胖乎乎、傻傻的,只会不停地吹泡泡的蓝色精灵,如果要把它送掉,还真有点舍不得呢,他早已经习惯了这只蓝色精灵在身边走来走去,然后布鲁布鲁地吹着泡泡。虽然它不会说话,也没有多少智慧,但它一直跟在唐尧的身边,从没走开过。

  布鲁布鲁,智慧并不高的奥术精灵没有意识到它即将到来的命运。

  唐尧感觉胸口有些气闷。鼻尖发酸,看向聂言,问道:“没有别的方法了吗?”

  “我们别无选择,奥术精灵没有了我们可以再找!尧子,我们会找回场子的!”聂言握紧了匕首,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今天真的栽了,不过以后会十倍,几十倍的找回来的!破天,你等着吧!

  一旁的羽蓝被聂言冷冷地盯了一眼,愣了愣,聂言的眼神为什么这么冰冷,犹如一个杀神一般,和平时温和的聂言,反差极大。尽管跟聂言接触不多,但羽蓝大致可以从聂言的言行举止上看出,聂言对待自己人的时候,向来都是笑眯眯的,只有在对待敌人的时候,才用那样冰冷的眼神。她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聂言以为是他们出卖了他和唐尧!想想也是,这帮凯旋的人显然已经在这里埋伏了很久。他们怎么知道聂言来了这里?如果没有人陷害出卖,聂言和唐尧又怎会这么轻易地落入了凯旋的圈套?可见聂言怀疑他们并不是全无道理的!

  羽蓝压下心头的委屈感,有一句话叫做士可杀不可辱!深吸了一口气,用冰冷的语气在队聊里道:“羽蓝团队所有的队员都听好了,涅炎和鹞子是因为帮我们团队下副本,才被凯旋的人围了的。今天是我们对不起涅炎和鹞子兄弟,所有队员只要还剩下一个人,也要掩护涅炎和鹞子兄弟出去!”

  没想到羽蓝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白开水看了一眼羽蓝,略微一想,便明白了,对团队里的众队员喊道:“我们团队有没有孬种?”

  “没有!”众队员们大声喊道。一个个群情激奋。

  “白老大、羽蓝队长,你们说吧,我们没有一个怕死的!掉一级而已,怕什么!”

  “就是,谁怕谁是孬种!”

  “我们羽蓝团队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从来不会对不起自己弟兄!今天的事情是我们把涅炎和鹞子兄弟卷进来的,一切后果由我们承担,给我拿出点血性来!就算死光了,死干净了,我们也要掩护涅炎和鹞子兄弟出去!”白开水沉喝道,他是团队的主MT,在团队里还是很有威信的。

  “草,拼了!”

  众队员们大声的呼喊。

  听到羽蓝和白开水的话,聂言握着匕首的手微微一颤,看着这些神情激昂准备慷慨赴死的队员们,前世今生早已冷漠如铁的心被触动了一下。

  聂言想起到了狂战联盟,只为守住一份荣耀,一个信仰,数万人守在狂战联盟最后的要塞上,面对几十倍的强敌,慷慨赴死,整整十多天,那座巍峨的要塞没有倒下,狂战联盟没有倒下。

  有一种感情,叫做袍泽。

  有一个称呼,叫做兄弟!

  这样的感情,远远超过了等级、装备、属性,超脱了一切数据。

  因为狂战联盟,爱情杀伤是荣耀的!他有一帮即便他灭亡,也不会抛弃他的弟兄!他有一个不朽的狂战联盟,有一群誓死追随他的弟兄!

  聂言身边也站了这样一群人!他们即便是死,也要守住信义,将聂言和唐尧送出去!

  聂言心头闪过一丝歉意,或许他不该怀疑羽蓝团队的人,也许凯旋是从别的渠道知道聂言将会出现在这里。相比他们,聂言觉得自己如此卑劣,活了两世。把心里的那股血性都给抹杀掉了。

  “月儿,对不起,我把你牵扯进来了。我不该叫你一起来下副本的。”杳杳拉着月儿的手,歉疚地道,如果不是她临时起意叫月儿一起来下副本,月儿也不会陷入这样危险的境遇了。

  “没关系,我们是患难与共的好姐妹嘛!”月儿温柔地笑道,如一朵静静开放的百合,美丽、高洁。

  聂言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思绪,冷静地分析着局势,思绪快速地转动,对方有不少高手,想冲出去也是很难,如果能减少损失,那是最好,如果没有办法,全团覆灭,唯有一战!

  前面凯旋的战士慢慢逼近,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时机。

  瘦狗和冥域之火冰冷地眼神扫视过来,似乎在跟谁在密语。

  ~~感谢gogogo1982、水色烟头成为蜗牛的第六、第七个盟主。

  有一种感情,叫做袍泽。蜗牛也是荣耀的,因为有一大帮跟蜗牛站在一起的弟兄,或订阅、或打赏、或投推荐票、或投月票支持着蜗牛,这是蜗牛码字的动力和源泉,谢谢你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