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之贼行天下 > 第一八四章 分割之刃(二合一,继续1w2爆发求订阅月票!)

第一八四章 分割之刃(二合一,继续1w2爆发求订阅月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些灰衣异教徒是三十二级精英。”聂言潜行回来。出现在了拓跋时和十分豪爽的面前。

  “三个三十二级精英,我们肯定对付不了。”拓跋时皱了一下眉头,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足以对付三个三十二级的精英,估计被魔法一阵轮轰,就得完蛋。

  “我们要不要找几个队友过来?”十分豪爽问道,收起手里的大剑。

  “那帮狐朋狗友还是算了,他们肯定不会来的,枯叶工作室那帮人都要组团下副本,估计要到后天才有空,离下线还有三十分钟,今天就算了吧。下次再带人过来。”拓跋时看了一下时间道。

  “今天时间确实不够。”聂言道,只有三十分钟,已经不适合进中心大殿了,还是找个地方下线吧。

  “你准备回城吗?”拓跋时看了一眼聂言,问道。

  聂言摇了摇头,道:“我进去看看。”

  “你还要进去?”十分豪爽诧异地问道,一个人进里面,这不是找死么?

  拓跋时也很费解,虽说聂言的实力还算不错,可压根不可能是这些精英的对手。

  “别忘了。我是贼。”聂言道。

  拓跋时一怔,朗笑了一下,道:“差点忘了这茬。”

  盗贼有先天优势,可以到达别的职业无法抵达的地方,普通盗贼绝对不敢去一些特别危险的地方,而他似乎不应该用看待普通盗贼的眼光去看待聂言。

  聂言的技术,拓跋时和十分豪爽已经见识过了,说不定真能凭技能摸进中心大殿。

  “要是有什么圣骑士可以用的装备,帮我留着。”拓跋时道,他有点佩服聂言,连这么危险的地方都敢进。

  “还有我,我要战士的装备。”十分豪爽在一旁嚷开了。

  “我只是进去看看,不能保证一定有收获。”聂言道,他只是为了正义之章而去的,至于其他东西,还真很难说,不过在光明修道院里面说不定能碰到不错的宝箱。

  “那我们先回去了。”拓跋时道,他们呆在这里也没什么事了。

  “嗯,好的。”聂言点点头,拓跋时和十分豪爽肯定无法继续前进了,除非能找几个人来,把这里给打通。

  “兄弟,记得多弄几件战士的装备。”十分豪爽咧嘴一笑道。

  “放心,有战士的装备肯定帮你留着。”聂言笑了一下,十分豪爽跟他的名字十分的贴切,为人率直,没什么心机。他对拓跋时和十分豪爽印象不错。是两个值得交往的朋友。

  虽然重生了,聂言不觉得他的技术,可以胜过所有人,但是重生有一个很大的优势,那就是可以将一个个天赋卓绝的人招募到身边,让他们为自己所用。拓跋时和十分豪爽的加入,让牛人部落又多了两个高手。

  拓跋时和十分豪爽开始读取回城卷轴,两道白光闪过,消失在了原地。

  聂言看了一下回廊顶端距离地面约五码的横梁,横梁上布满各种雕花,看起来十分雅致,他想绕过下面这三个灰衣异教徒,只能依靠这些横梁。不过现在时间已经不够了,在中心大殿下线太危险,聂言在外面又刷了一会怪,然后在外面找了个安全的地方下线。

  放下头盔,聂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发现客厅过道边放了一个个打包的箱子,很多东西都被收了起来。

  聂母从厨房那边过来,看到聂言,道:“小言。过两天我们就要搬到省城去了,你爸刚注册了一个公司,我们准备把你转学到省城的贵族学校上课,那边的教学质量更好一些,这几天如果有时间,去跟你那些同学道个别吧。”

  “嗯,我知道了,妈,我来帮你整理吧。”母亲的话让聂言想了起来,前世爸妈回来过了几天,一家人就动身前往省城了,差不多就是这个时候。

  聂言和母亲在整理东西的时候,父亲一直在书房里写东西,估计在为公司的事情忙碌。

  暑假就快结束了,新的学期即将开始,聂言想起谢瑶,终于可以再见到她了,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想起她纯净的笑颜,心里升起一丝想念,浓烈如酒。

  整整十年时间,隔了一世,聂言还是难以抑制这种心动的感觉。

  在高三那段时间,他心里只被那一个倩影塞满。不过那时候的他,无疑是失败的,卑微得只能在角落里偷偷地看她,只是每天看见她,便会感到满足。

  这一世,聂言再也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聂言帮母亲整理各种东西。把一些需要带的物件打包。

  “妈,这些东西都不用带了,都用不上。”聂言指着箱子里一些古老的物件,他想起来,前世这些东西被放在别墅的地下仓库里,一直都没有人使用,占了很多的空间。

  “没关系,都带上吧,放在地下室里也行,想到了还能拿出来看看。”聂母微微一笑道,看着这些有些破旧的物件,充满怀念和幸福。

  母亲笑的时候,聂言可以清晰地看到她眼角的鱼尾纹,心里忽然生出一丝感叹,不知不觉间,母亲已经老了。她二十多岁的时候跟着父亲,生下聂言,父亲在外面当兵五年,但她从来没抱怨过,后来一家人团聚,又迫于生计,不得不过朝九晚五的生活,青春飞速的消逝。虽然辛苦,仍然无怨无悔。

  即便后来有钱了,父亲跟母亲感情一直都很好。

  父亲虽然沉默寡言,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汉子,这也是聂言最敬重父亲的地方。

  母亲带上这些东西,偶尔拿出来看看,也能怀念年轻时两人一起奋斗的日子,虽然辛苦,却也有一种平淡的幸福。聂言明白母亲的情感,这些东西,承载着她们的记忆。患难夫妻百世恩。

  想起前世,母亲几乎没过几天舒心的日子,聂言不禁感到心酸,一种强烈的责任感和危机感从心底涌了上来,谁要是敢动母亲和父亲的幸福,他一定会让那个人在世界上永远消失。

  “你林叔他们也会搬过去,我们在城郊买了一片别墅,住的地方大着呢。”见聂言沉默不语,聂母笑着解释道。

  “我明白。”聂言点了点头,笑着道,将母亲的东西一件一件收拾好,用布包起来,免得有所损伤。

  “新开的公司,林叔、刘叔、小舅、阿琛他们都会占一定股份,我们一家虽然好起来了,但是做人不能忘本,要是没有你林叔、刘叔、小舅、阿琛他们关照,我们一家还不知道怎么样呢。”聂母感慨道。

  聂父是个重情义的汉子,对他好的人,他都会记在心里,当初林叔、刘叔、小舅他们把钱借给他们一家子,压根没要利息,即便要,也是很少,仅仅只是意思一下。至于阿琛,更不用说了,替聂言一家跑前跑后,公司能开起来,他出力最多,所以分到的股份最多。至于大舅、姑妈那帮人,聂言一家借钱的时候,跟高利贷没什么区别,而且聂言在家的时候,前前后后逼债好几次,有这样的亲戚,真是让人寒心。

  正在这时,门咚咚咚地响了起来。

  聂母刚站起来。聂言赶紧道:“妈,不用了,我去开。”

  聂言现在比以前懂事多了,聂母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聂言把门打开,看见一张令人厌恶的脸,不是罗鸣是谁?

  “小言,你爸爸妈妈在不在?”罗鸣的笑容里尴尬且有点谄媚。

  “滚。”聂言面色一寒,当初正是他们死皮赖脸地恳求,父亲才把一部分股份给了他们,谁料后来他们联合曹旭这个外人反咬一口,导致公司大权外落,以至于父亲郁郁而终。这辈子聂言绝对不会再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你是怎么说话呢,我是你大舅。”罗鸣试图用身份压住聂言,但看到面若寒霜的聂言,最后的一点底气也没了。

  聂言刚想把门关上,后面传来聂母的问话:“小言,是谁啊?”

  “是我,妹子,小言不让我进去。我跟你们说句话,一会就走。”罗鸣死皮赖脸地道。

  聂母皱了一下眉头,道:“小言,让他进来吧。”

  聂言想了一下,不敢忤逆母亲的话,让到一边。

  罗鸣挤进门,后面还有舅妈、姑妈等人。

  罗鸣看了一眼书房,然后干笑了一下,道:“妹夫在里面忙活哪。”

  “有什么事情,说吧。”聂母想起了自己一家向他们借钱时,他们那副嘴脸,跟陌生人没什么区别,露出了不快的表情。

  “之前那些事情,确实是我们不对,妹妹,你和妹夫别生气,这不我们过来赔礼道歉了。”舅**公鸭嗓子,听着很是刺耳。

  “我们当时虽说冷淡了点,这不也借钱给你们了,现在你们一家子发达了,倒把我们撩一边了,哪有这种事,这样的道理到哪都说不通啊。”姑妈在一旁冷笑道。

  “小玉说的话难听了点,可是也在理啊,人不能忘本。”舅妈道,他们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倒是说开了。

  聂母脸上不太好看,反驳道:“你们借的是高利贷,当初向你们借钱的时候你们顾念过亲戚的情谊吗?”

  舅妈和姑妈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过。

  “当时以你们的家庭条件,谁敢借钱给你们啊,外面借高利贷的还怕钱收不回呢。现在好了,你们有钱了,就翻脸不认人了?”姑妈刻薄地道。

  “就是,我们随便找谁评评理,天下间都没有这样的道理。”舅妈嚷道。

  “你们开公司,凭什么老林、老刘这些外人能拿到股份,却没有我们的。”罗鸣也是脸红脖子粗。

  母亲性子很软,论起吵架,哪是舅妈和姑**对手,被说得眼眶通红,几欲掉泪:“你们扪心自问,你们对我们一家,比得过老林和老刘这些外人吗?”

  聂言紧握着拳头,看着这帮人丑恶的嘴脸,几欲冲上去跟他们打一架。

  “你让妹夫出来说话,他要是也给我们每人3%的股份,那就算了。要是不给,我们出去找人评理去。”罗鸣朝书房那边骂道。

  聂父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冷冷地扫了一眼罗鸣等人。

  罗鸣立即噤声,他对这个当过兵的妹夫,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畏惧的。

  “你们说完了吗?说完了赶紧走吧,想要股份,不可能。”他走到聂母旁边,拍了拍她的背。母亲一下子像找到了宣泄口,泪水如珠一般掉了下来。

  “妹夫,我们今天来,是想好好说话的,可是你们也太过分了。”罗鸣皱眉道。

  “你们给我滚,再废话的话,我要动手了。”聂言的眼睛,紧盯着罗鸣。

  “你看看你们的儿子,小孩子怎么说话的呢!”罗鸣火气也上来了,一巴掌扇向聂言的脑袋。他似乎忘记了,聂言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个聂言了。

  聂言想起了以前不快的经历,小的时候,罗鸣没少踢他,而且很狠的那种,带伤回去的时候,母亲看着都心疼,止不住地掉眼泪。

  聂言伸手抓住罗鸣打过来的手,向后拧转。

  罗鸣发出一声惨叫:“放手,快点放手!”

  聂言拎着罗鸣,打开门,将罗鸣扔了出去。

  “你们是要自己出去,还是我把你们扔出去。”聂言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暴戾,从他一枪杀了曹旭开始,他就不再是以前那个软弱的聂言了。

  舅妈等人被聂言吓了一跳,骂骂咧咧地出去了。

  聂言嘭的一声,把门关了上去。

  “妈,你别哭了,为了他们,不值得。”聂言安慰母亲道。

  聂父虽然对聂言刚才过激的举动有点怪责,但想了想,便也想通了,他们出去之后,聂言在家里想必没少受罗鸣等人的刁难。

  对于有这样的哥哥,聂母也感觉很无奈,只是生闷气。

  花了一整天时间帮母亲收拾了一下,晚上母亲买菜回来,做了一桌子好菜,一家人其乐融融。

  “据说那边贵族学校条件很好,但是省城那边教学质量比这边要高,小言,学习上可要跟上,别落下了。”聂父拍拍聂言的肩膀,跟前世相比,多了些许亲近。

  “嗯,我会努力的。”聂言只想着哄两老开心就行了,至于学习,高中的课程对他而言,没有任何难度。

  “晚上买菜回来的时候,听说小玉跟小区的人说我们的不是,说我们忘本,发达了就忘了亲戚。”聂母道,这件事情,实在堵心得很。

  “让他们说去呗,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他们到底什么德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聂父倒是不以为然。

  “妈,爸说得对,何必为这种事情烦心。”聂言安慰道。

  吃过饭,聂言跟爸妈聊了一会,后天就要去省城,安顿下来之后再过几天,学校就要开学了,一想到很快便能见到谢瑶了,聂言心中不免有些激动,一幕幕回忆涌上心头。这时候,谢瑶应该还是一个人,她和刘瑞的感情,貌似是进大学之后才开始的,当时他们正好是同校。

  也就是说,聂言还有机会。

  想到这里,聂言平复下浮躁的心情,走进房间里,戴上了头盔。

  重新进入了游戏,附近的红衣异教徒已经刷新了,聂言趁着上线虚无隐形的这段时间,找了个安全的地方慢慢变成了实体。

  看了一眼远处,那三个灰衣异教徒依然守在中心大殿的门口。

  聂言进入潜行状态,朝那边摸了过去,到了回廊横梁下面,伸手射出一道蛛丝,黏着在横梁上,猛的一拉,身体凌空飞起,朝上面的横梁飞去,施展了爬行者之戒上的技能,就像蜘蛛一样黏着在了横梁上面。

  聂言掩藏在横梁后面,贴在天花板上,开启了消失,迅速地朝前面爬行,从这些灰衣异教徒的头顶上空爬过。

  这些灰衣异教徒依然处于游荡状态,他们没发现聂言。

  从这些灰衣异教徒的头顶越过,进了中心大殿,一座开阔华丽的殿堂出现在了聂言的眼前,两边矗立着一根根巨型的柱子,间隔五六码左右,足有数百根之多,中间铺设了一条红地毯,一直通向远方。

  大殿里有一些身穿银色铠甲的人形怪物走来走去,他们手持大剑,是一些近程怪。

  远处大殿左右两侧的角落里,各有一口箱子,正闪烁着暗金色的金属光泽。

  聂言心头一跳,是暗金宝箱!

  没想到这座大殿里竟有暗金级的宝箱,这就是开荒的好处,因为宝箱一旦被开启,都会消失不见的,黄金宝箱、白银宝箱、普通宝箱会在不确定的时间重新刷新,而暗金级的宝箱,则永远都不会刷新。

  不过那两个暗金级宝箱旁边,各有十多个人形怪物在那里守卫。

  聂言躲在角落里,对附近一个身穿银甲的人形怪丢了个侦察。

  堕落银甲骑士:三十三极精英,血量5000/5000。

  看到堕落银甲骑士的属性,聂言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大殿足有三十多个银甲骑士,全是三十三极精英级别的?

  如果这样,怕是有点难对付了,作为圣骑士类的人形怪物,他们的血量很厚、攻击很高,而且往往会有专门堪破盗贼隐形的技能。而且是三十三极的精英,聂言根本无法跟他们匹敌。

  聂言皱着眉头,一筹莫展,用潜行摸过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这些圣骑士肯定会发现他。

  看到前面矗立的柱子,他忽然有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利用这些柱子!

  想到这里,聂言微微一笑,这么简单的方法,干嘛不用!

  聂言利用爬行者之戒爬到一根柱子上,用织丝者之戒吊住,距离地面大概五码左右,然后取出血腥之弩,瞄准了其中一个堕落银甲骑士,嗖嗖嗖,三道箭矢朝其中一个堕落银甲骑士射了过去。

  噗噗噗,三道箭矢同时射中那个堕落银甲骑士,堕落银甲骑士头上飘起了三个-30左右的伤害数值。

  聂言的攻击杀伤确实比以前高多了。

  那个堕落银甲骑士发现聂言,朝聂言这边扑了上来。

  不过他绕着柱子徘徊了一会,却是攻击不到聂言,拿聂言没有办法。

  聂言悬吊在五码多的高空,他的跳跃能力根本达不到那样的高度,只能在柱子旁边团团转。

  聂言又射出一道道箭矢,三道箭矢同时命中堕落银甲骑士,由于堕落银甲骑士进入了聂言中级恶魔猎人的光环范围,每道箭矢大概造成了50点伤害,因而相当可观,偶尔出现个破甲,能造成150点以上的伤害。

  聂言不停地射击,堕落银甲骑士的血量很快往下掉,才五分钟,便掉到了仅剩30%的血量。

  堕落银甲骑士一挥手里的大剑,一道灰色的光束落了下来,血量瞬间回复到了满值。

  这些堕落银甲骑士有治疗术,那就有点郁闷了。聂言继续用箭矢射击,一般这些生物的魔法值,应该是非常有限的,顶多支撑他们施展两三次治疗,要先把他们的魔法值耗干,才能让他们掉血。

  要是有散失属性的装备就好了,每攻击一下对方,对方除了扣血之外,魔法也会跟着流失,是对付法系和圣骑士的杀手锏。不过散失属性,一般亚传奇级的装备才会携带。

  堕落银甲骑士的血量持续往下掉,很快又剩下了一点点,他又给自己丢了个治疗,血量回到了50%左右。

  看来堕落银甲骑士只能给自己施展一次大治疗,剩下的魔法值,只够施展小治疗了。

  聂言一直保持着箭矢射出的频率,堕落银甲骑士的血量一截一截地往下掉,终于血量耗尽,倒在了地上。

  成功干掉一个堕落银甲骑士!

  聂言纵身从柱子上跳下,稳稳落地,将堕落银甲骑士掉落的东西捡了起来。

  是一件比较特殊的物品。

  分割之刃(残片):数量1/20。

  这里出分割之刃?聂言心脏猛地一跳,没有人比他更加清楚分割之刃的生猛,前世他拿到分割之刃之后,一直到六十级都没换下来,一方面是因为找不到好的适合的装备,另一方面,是因为分割之刃太强了。

  分割之刃号称五十级前,最牛菜刀!

  ~~求月票,求推荐!!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