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之贼行天下 > 第五五七章 背叛!!(急求月票!!)

第五五七章 背叛!!(急求月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月光之城的战争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聂言用尽了各种方法聚敛钱财,想要支撑一场战争,没有足够雄厚的资金是不行的。

  就在聂言为了资金的事情而忙碌的时候,郭怀那里忽然传来消息,几个牛人部落的玩家要退出公会,向他发送了申请。退会申请需要聂言签字同意才能通过的,所以他就发消息给聂言了。

  “是谁要退出公会?”聂言心头一惊,问道。牛人部落的玩家要求退出公会,这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上次水色烟头退会事件自然是除外。对于烧饼,聂言还是有几分熟悉的,是牛人部落的老队员了,他曾让烧饼帮他带翟浩等人升级。

  “是烧饼还有另外五个人。”郭怀道,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烧饼等人在牛人部落二线玩家中算得上顶尖,是牛人部落一点一点培养起来的,这些人要离开牛人部落,无疑是在郭怀心头狠狠捅了一刀。

  “他们现在在哪?”聂言问道,他大致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烧饼等人肯定在世纪财团那里获得了比牛人部落更高的协议价,那些见钱眼开的,在金钱的诱惑下,自然动起了退出牛人部落的心思。

  假如聂言同意签字,他们可以毫无负担地离开,节约了一大笔开支,假如聂言不同意签字,他们肯定会违约离开,至于违约金,背后站着世纪财团这样一个大财主,他们不至于为这么点违约金烦心。

  “在克里普斯要塞公会总部。”郭怀道,他正在劝解烧饼等人。

  “我立即过来。”聂言道,放下了手头的事情,朝公会总部方向走去。

  大概十多分钟之后,聂言赶到了公会总部,朝公会总部中央的大厅走去,他进到公会总部的时候,里面聚集了大概三十多个牛人部落的玩家,郭怀正和烧饼等人面对面地站着。

  “烧饼,我们牛人部落一直打拼到现在,我有没有亏待你,要是我哪里做得不好,你觉得我亏了你们,你说出来,我肯定为你们解决。”郭怀还在试图把烧饼等人劝回来。

  烧饼有些惭愧但很坚决地道:“执行会长,我们跟着你和涅炎老大这么久,你们确实没有亏欠我们,但是人各有志,我希望我们可以安静地离开。”

  “烧饼大哥,我刚进牛人部落那会,是你把我带上来的,如果不是你,我根本混不到现在这个位置,我们这些兄弟都希望你能留下来。”翟浩在一旁道。

  烧饼喟然一叹,道:“兄弟,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哥哥对不住你们,我们没办法继续呆在牛人部落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们好聚好散,以后见面还是兄弟。”说到这里,烧饼神色有些黯然,他实在有一些不得已的苦衷,他已经和世纪财团签好了合同,那边给出了六倍的协议价,虽然他也不想离开牛人部落,但是为了家人,为了更高的薪水报酬,他只能离开,那些钱对他来说,至关重要。

  烧饼身边另外五个玩家也面有愧色,他们实在无颜去看周围这些牛人部落的兄弟们。

  “草你吗老余,当初涅炎会长、刀光老大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好了,现在你翅膀硬了,要退出牛人部落了。你对得起涅炎会长和刀光老大吗?”旁边有个战士玩家冲了上来,揪着烧饼身后一个盗贼的衣领,被旁边的玩家们拉开了。

  “洛飞,算了。人各有志”

  那个叫老余的盗贼一直低头不语,慨然叹道:“是我对不起会长和刀光老大。”

  “你要是回来,还是我洛飞的兄弟,要是你今天退出牛人部落,别怪我以后见你一次,杀你一次。”

  听着洛飞的咒骂,老余一直垂头不语,他心中有愧,根本没有答话的底气。

  看到老余的反应,洛飞忍不住咒骂:“我看你是铁了心退出牛人部落了,以后别怪我不客气。”

  公会大厅里有些喧闹,聂言明白,烧饼等人是第一批退出牛人部落的,他们绝对不是最后一批,以后肯定会有更多的人退出牛人部落,他要是处理得不好,可能会产生很恶劣的影响。

  “涅炎老大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

  “涅炎老大。”

  看到聂言进来,这群牛人部落的玩家们纷纷退开了一条路。

  聂言朝烧饼等人走了过去。

  烧饼看到聂言之后,低下了头,他对聂言还是心存敬畏的,不敢有任何逾越的举动,此时的他根本不敢正视聂言,对于牛人部落来说,他是一个背叛者。

  烧饼已经在等待聂言狂风暴雨般的喝骂了,被骂一通的话,他的心情能好上不少,走得也能轻松一点。其他五个人的想法和烧饼差不多,他们也都是无颜面对聂言。

  让烧饼等人没想到,聂言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咒骂他们,而是温和地一笑。

  “烧饼,我记得当初你刚进牛人部落,被我骂了几次,今天要走了,你不会记恨我吧。”聂言朗声一笑道。

  烧饼连忙摇头,道:“当然不会。”

  “还有老余,你是牛人部落少数几个从牛人部落创建开始就跟着我的人之一,我还记得当初牛人部落被凯旋帝国封锁的时候,你连续挂掉了十多回,不过也干掉了凯旋帝国二十多个人。”聂言有些怀念地道。

  那个叫老余的盗贼眼眶一红,点了点头。

  “还有你们,瓜子、钢镚、老林、老柳,你们跟着我涅炎也不短了,是我亏待了你们,我都没什么可以回报你们的。”聂言慨然一叹道,他是真心实意的,他明白这些队员们都不容易。

  “涅炎老大,你别这么说,是我们对不起你,对不起牛人部落。”几个人有些难过地道。

  “我知道大家之所以离开牛人部落,肯定有很多个人原因,我可以理解。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人各有志,我不会勉强你们。你们在牛人部落的时候,我涅炎一直把你们当兄弟,你们要走,我绝对不会卡你们的,你们临走我没什么好送你们的,你们去公会仓库挑几件用得上的装备吧。今天以后,各为其主,就没办法做兄弟了,大家各自保重。”聂言拍了拍烧饼等人的肩膀,黯然道。

  听到聂言的话,烧饼等人都有些哽咽出声了。

  “老大,对不起。”烧饼抹了一把眼角的泪水,朝聂言深深地鞠了一躬。

  “烧饼,老余,保重。”一旁一个牛人部落的战士喊道。

  “保重。”其他牛人部落的玩家们也陆陆续续地喊道,声音此起彼伏,有无奈,也有叹息。

  毕竟是一起组过团、下过副本、上过战场的兄弟,见烧饼等人要走,他们心里都不好受。

  烧饼向其他队员们深深地鞠了一躬,眼睛已经被泪水迷糊地看不清了:“大家保重。”

  在这一刻,烧饼才深深地感觉到了牛人部落众兄弟们深厚的情谊,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然而他已经无法回头了。除烧饼之外,其他五个人也是泣不成声。

  聂言在烧饼等人的退会申请上签了字,烧饼等人将公会勋章交了出来。

  看着磨损得有些破旧,从进牛人部落起就一直佩戴着的公会勋章被收回去,烧饼等人都露出了失落的表情,心头仿佛被狠狠地剜走了一大块,空荡荡的。

  从此以后,他们就不是牛人部落的人了。

  烧饼等人想起了聂言刚才的话,今天以后,各为其主,就没办法做兄弟了。想到这里,烧饼等人心头一痛,他们这才体会到,什么叫做惶惶如丧家之犬。离开了牛人部落,他们的心里,就缺少了一份依靠和寄托。

  牛人部落,再也回不去了。烧饼很想找一个地方大哭一场,其余五个人也难过得泪流满面。

  聂言忍住心中的悲怆,转头对翟浩道:“翟浩,送他们走吧,如果他们需要,到公会仓库拿几件好的装备给他们。”

  “嗯。”翟浩点了点头,对烧饼等人道,“烧饼,我送你们出去吧。”

  “兄弟,我...”烧饼正想说点什么,但是话到临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翟浩摇了摇头,叹道:“走吧,以后不要再用这样的称呼了。”

  烧饼心头一阵刺痛,以后兄弟两个字,都成了一种奢侈。想到世纪财团那份合约,心头惭愧无比,当初真的是被猪油蒙了心,牛人部落的待遇,虽然比不上世纪财团开出的价钱,但也算是非常优厚的了,牛人部落并没有亏待他们。

  大家目送翟浩送走了烧饼等人,情绪都有些低落。

  聂言看向旁边的队员们,道:“要走的就让他们走吧,虽然烧饼他们走了,但是牛人部落还有这么多兄弟在,大家打起精神来,干翻法师联盟和神圣守护,再干掉天使霸业和世纪财团我们的路现在才刚刚开始我们牛人部落没有一个怂货”

  “聂言老大说得对,我们还有这么多弟兄”

  这些玩家们总算振奋了精神。

  聂言看向一旁的郭怀道:“我们动作得加快了,世纪财团可不是省油的灯。”世纪财团的威胁已经近在眼前了,他们必须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郭怀表情有些凝重地点点头,牛人部落到底有多少玩家已经接触过世纪财团了?未来的一段日子里,还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么?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