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重生之贼行天下 > 第七〇〇章 隐忧(七百章求推荐!)

第七〇〇章 隐忧(七百章求推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面对这种事情的时候,聂言多少有些无奈,虽说这是不合理的,但是这也是一种游戏规则,有的时候,你不得不屈服。

  聂言心中愤懑,但是无济于韦“算了……”聂父苍凉地笑了笑,有的时候想要做一件事就是这么困难,虽说他的背后也能动用到一些能量,但是别人既然敢卡你,肯定也是有所依仗。如果真要较劲,最后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很可能得不偿失。

  聂言和父亲一起,走到了窗边的一张座位上。

  聂言此时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父亲,父亲在军队系统里呆了那么久,脾气十分耿直,让他去给人家钱、卑躬屈膝,比要了他的命还难受,像刚才那样低声下气,已经是极限了。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够,要是背后有足够的能量,根本不用看那些跳梁小丑的眼色!

  正在远处跟几个人聊天的谢怡发现了聂父和聂言,眼神中闪过一道难以捉摸的神光,跟几个人一起,朝聂言和聂父这边走了过来。

  聂言眼角瞥见一路走过来的谢怡”目光一凝,手指缓缓捏成了一个拳头,指节上响起噼里啪啦的爆响。

  谢怡穿着一身红色的裙子,胸口很低,露出白花花的乳肉,脸上画了浓妆,长长的眼影,显得格外妖艳,不得不说,谢瑶家的血统,还是很出美女的,谢怡身材非常火爆。但是看到这个走过来的浓妆艳抹的女人,聂言始终无法产生任何的好感,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我是正荣财团谢家的谢怡。……”谢怡开口对聂父道,瞄了一眼旁边的聂言。

  聂父站了起来,打招呼道:“你好……”

  聂言依然坐在位置上,丝毫没有站起来的意思。

  “这是谁家的小子,这么没有教养……”谢怡瞥了一眼聂言。

  听到谢怡的话,聂父有些尴尬”他很纳闷,平时聂言碰到这种场合”应对都会非常得体”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他看得出来,聂言对谢怡十分不感冒的样子。谢怡是谢瑶的姑妈,如果两家成了亲家,少不得会有一些交往。聂父也不想把关系搞俘。

  “没想到天下集团这样的小公司也会被邀请,不知道这场酒会是谁办的……”谢怡用一种非常轻蔑的口吻意有所指地道,话里句句带刺。

  聂父听到谢怡的这番话,脸色十分的难看,之前他跟谢钧碰过面,谢钧对他还是相当客气的,至于这个谢怡,实在太过刻薄了。

  “不知道是谁发的请束,有没有严格的审核每个人的身份,这小子居然穿了运垩动装过来,他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旁边一个三十多岁长相有些油滑的青年在一旁附和谢怡。

  “不知道到底要什么样的身份才有资格参加这场晚宴……”聂父愠怒地道,他是火爆的脾性,还保留着一些军人的做派,终究不像一个左右逢源的生意人。

  “有没有资格暂且不论。谢家在华海算得上有名望的大家族,而天下集团不过是个连暴发户都称不上的小公司而已,聂总觉得谢家会同意把谢瑶嫁到你们家吗?就算我二哥同意,家里的长辈也不会同意,希望你们还是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了……”

  聂父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的聂言,便明白了缘由所在,原来谢怡一直不同意谢瑶和聂言在一起,所以才会语出刻薄。

  聂父沉声道:“你说的这番话”代表整个谢家的意思吗?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天下集团现在确实是个小公司没有错,未来未必比不上正荣财团……”

  “你们父子倒真有志气,我倒要看看天下集团怎么超过正荣财团!不自量力……”谢怡冷笑道。

  听到谢怡在耳旁聒噪,聂言早就有些不耐烦了,他捏紧了拳头,跟这个女人打口水仗实在没什么意思,他已经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正准备站起来,把谢怡赶走”站在谢怡旁边那个青年在谢怡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谢怡脸色一变,膘了一眼聂言和聂父,转头匆匆地离开了。

  看着谢怡离开的背影,聂言露出几分疑惑的神情,不知道安生了什么事情”谢怡走的时候很急的样子。

  聂父安慰聂言道:“坚持自己的选择,这些跳梁小丑,让他们去说去吧,不管怎么样,就算把整今天下集团赔上,我和你母亲都会支持你的……”

  聂父的话让聂言有些感动,他在心里暗暗地道,不管什么时候,我也会永远和你们站在一起!

  关于谢瑶的事情,聂言还是决定自己去解决,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他都要面对,不然愧对老天给自己这一次重生的机会。

  就在聂言和聂父说话的时候,大厅里来往的人都停下了说话,整个大厅忽然安静了下来。

  聂言有些疑惑,这里的气氛有些怪异。有好几个人,包括谢瑶的外公、几个政府的高官,都匆匆朝宴会大厅的门口走去。

  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厅的入口处,聂言看到这个身影之后,心头一震,竟然是他!

  来人竟然是莫云天上将,他穿着一身立领西装,身姿笔挺,英姿飒爽,大步地走了进来。

  谢家众人、谢瑶的外公和那几个政府高官都迎了上去,他们笑呵呵地说着什么,对莫云天上将非常地恭敬,就连那些政府高官都满脸陪笑,恭谨地在前领路。

  像谢怡、谢钧等人,就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后面,他们连上去跟莫云天上将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是上面的人,等会儿说话注意一点……”聂父小声地提醒聂言道。

  聂言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告诉父亲,他认识莫云天上将?想了想,暂时还是不说了。

  莫云天上将挥了挥手,道:“你们继续,我来这里不过是找几个人……”

  那几个政府高官小心翼翼地给莫云天安排了座位,莫云天让他们传话,找了几个人在座位旁边聊了起来,好像是在谈什么事情。

  大厅里的气氛显得拘束了很多,大家都不敢大声喧哗了,可见莫云天的到来给他们施加了多大的压力。

  那几个政府高官也不敢四处走动,就站在距离莫云天不远的地方,莫云天有什么需求,便可以随叫随到。至于谢家众人,则坐在了距离莫云天不远的一张桌子边,小声地议论着。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谁知道呢,看样子大概有什友要紧事……”

  “看市长和副市长知道莫云天上将过来,脸都白了……”

  “看情况吧,不该问的不要问。”谢钧沉声道。

  聂言朝远处莫云天所在的方向看去,惊讶地发现,莫云天的陪同人员里面,华海的市长和副市长都赫然在列。华海是个直辖市,市长相当于一省大员的级别,但他们在莫云天面前,居然连屁都不敢放,可以想象莫云天上将的地位何等崇高。

  正在宴会大厅中*央的谢瑶突然发现了聂言,露出了惊喜的神情,迈步朝聂言走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谢瑶对聂言道,看到聂父,露出一丝羞赧的表情,“伯父好……”

  聂父哈哈一笑,点头道:“好好好,不错……”聂父看谢瑶真的是越看越喜欢,聂言的眼光真的是没话说,他对这个儿媳妇还是相当满意的。

  聂父和谢瑶聊了一会儿,谢瑶在聂父跟前显得相当乖巧,悄悄对聂言做了个鬼脸,看到谢瑶的表情,聂言露出一丝会心的微笑。

  聂言看得出来”聂父对谢瑶还是很满意的,这样他就放心了。

  聂父找了个借口找其他几今生意人聊去了,就剩下聂言和谢瑶两个人。

  在这里遇到,谢瑶还是相当欣喜的,本来无聊的宴会,因为聂言的到来不再无趣,所有的烦心事都一扫而空了。

  “聂言,你该剃胡子了。”,谢瑶用手摸了一下聂言的下巴,有些扎扎的。

  “嗯,来的时候忘剃了……”聂言呵呵一笑道。

  谢瑶和聂言亲昵的举动,令周围注意着谢瑶动静的人陷入了呆滞状态。

  “那个家伙是谁……”

  “不知道,不会是谢瑶男朋友吧?”

  谢瑶不知道她的这番举动,让多少人伤心欲绝。

  远处正低声聊天的谢怡看到谢瑶的举动,脸上的表情阴沉了下来,一直以来她都看聂言很不顺眼,她没想到谢瑶和聂言之间的进展居然这么快,看谢瑶亲昵的动作,一点都没有不自然。

  “二哥,你也不管管谢瑶,大庭广众和一个男人这么亲昵,传出去像什么话……”谢怡看向谢钧道。

  谢钧呵呵一笑,一点不以为意,道:“我觉得年轻人嘛,没什么不好的……”

  “把谢瑶叫回来,成何体统……”桌子上首一今年迈的老者露出不快的表情道,他正是正荣财团的掌舵人谢御,谢瑶的爷爷。

  “看,你看老爷子都这么说了……”谢怡得到了支持,有些得意地道。

  谢钧看了看上首那个老者,只能无奈地屈服,点头道:“好吧……”

  谢钧派人去叫谢瑶了,看向远处的谢瑶和聂言,眉宇间露出了几分忧色。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