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三十四章 隐蔽的陷阱

第三十四章 隐蔽的陷阱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三十四章隐蔽的陷阱(第一更)

  面对此时的异像,方森岩沉住了气,他根据克里在之前的提示将事先准备好的一个苹果,一份培根煎肉,两打黑麦面包丢到了面前的水里。此时空气里面响起了一种很是奇特的声音,一如是希腊的竖琴轻轻弹奏的声音,混合在紧接着水底开始有着穿梭的黑影出现,这些黑影度奇快,就像是一条一条黑色的宽大带子在水中高穿行着。方森岩看着这黑影,心中却是涌起了极度危险的感觉,仿佛即使被其沾染到也会生极其严重的后果,他知道这是高感知带来的警告,忍不住向后方退了一步,以便随时都可以扑到旁边的岩石后面进行躲避。

  好在这些黑影也一直都没有上岸的念头,在将方森岩抛下的食物吃完以后,便随之纷纷的消散。海面上的银光也开始慢慢变淡,这时候却可以见到,远处的海面却以非常快的度飘来了一个生满了青苔和藻类的漂流瓶,方森岩将这个瓶子捞了起来,银光便立即消散,恢复到了之前那狂风暴雨的状态。

  方森岩此时也不愿意在海岸边多加逗留,因为在这样的深夜里面一个人行走实在是太过显眼,他来到了一处酒吧当中,直接抛了两个英镑过去,对吧台的酒保要了一个房间,此时的酒吧乃是兼任市,旅馆,甚至**院的功能,因此酒保丝毫都不足为奇,便带着方森岩从后面的角门绕了一圈,进入到了一个房间当中。

  大概因为接待的客户多是海盗,水手的缘故,这个房间也修建得和舱房的风格相当的类似,墙上挂着一个看似是舵盘的装饰,窗户也是典型的椭圆窗,而旁边还摆放着一些当前很是流行的手掷飞镖。旁边的木凳上有着很清晰的烧焦痕迹,看起来应该是之前某个粗心的房客的烟斗造成的。值得称道的是亚麻布制成的灰色条纹床单看似陈旧,却是相当的干净,上面还散出一股清洗后被阳光晒过的清新气息。

  方森岩在床上坐下,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捞起来的那个瓶子。这是一个暗褐色的细颈圆肚瓶,瓶口封了一层厚厚的蜡,这使得堵住瓶口的木塞得以保持干爽,这个瓶子的表面上已经不再光滑,生长了诸如藤壶,海藻之类的东西,手掌触摸上去有一种并不刻意的原始粗糙。更令方森岩有些惊异的是,这瓶子摸起来极其寒冷,就仿佛刚刚从冷库里面拿出来一般,拿在手中甚至有一种连骨髓里的热量都会被吸掉的错觉。

  根据克里的说法,如果打开这个瓶子的话,任务便会就此中断,并且还会从中出现一个恶灵。这个恶灵是处于虚幻状态的,任何的攻击都根本无法伤害到它,这东西会对人进行诅咒,使打开者的生命值在五分钟内总计下降点,然后才会消失。当时他们那个团队就有倒霉蛋急匆匆的将瓶子打开,结果便被恶灵缠上中了诅咒。

  结果这个倒霉蛋在进入梦魇空间前是个扒手,号称是可以在炸油条的锅里面无伤连捞十枚一元硬币的达人,其敏捷在刻意的堆叠之下都过了二十点,但正因为如此,他的体力仅仅和正常人持平罢了。结果这家伙中了这个诅咒后当真是目眦欲裂,想尽办法,却也愣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在五分钟内一点一点的走向死亡……其死前那种几近崩溃的心情可想而知。

  遇到了这种事情以后,当然没有人再敢于去贸然打开这个瓶子。经过一系列的摸索之后,克里所在的团队终于觉了土图加城堡当中的一个叫做拉塞尔的老人对这东西很有兴趣。这个老头子在城堡内地位不低,类似于那种很得主人信任的管家,他会在每天早上九点的时候出来采买菜蔬之类的东西。只要将这个瓶子交给他,就能获得高达二十英镑(本世界货币,无法带出)的奖励,更可以获得他的友谊,从此就能够以拜访拉塞尔先生的借口自由出入土图加城堡的外围。这个权限并不是没有好处的,据克里说,使用土图加港当中的一块磨刀石可以使你的武器攻击力永久增加,还有几率接受到其余的深层次任务。

  但方森岩此时却不打算再按照克里给出的流程走下去了。

  先是克里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善类,他在之前曾经就很巧妙的钻了契约的空子,刻意略过了要与那个抠门的莫卧尔搞好关系的要素,因此给方森岩造成了一个不大不的麻烦。根据心来说,人会在最接近成功的那个时候防范是最低的,因此若是继续根据这流程走下去的话,搞不好就会一头撞上克里再次埋设下来的陷阱。

  更重要的是,再做下去的奖励对于方森岩来说也没有任何的吸引力。在阿芒德的慷慨分赃之下,方森岩此时身上的英镑总数过了三位数,区区二十英镑就显得并不重要了。至于进入到土图加城堡外围当中看似机遇多多但对于铃铛与酒杯号的水手长杀掉城堡主人老婆的直接凶手来说,频繁的进出那个地方绝不是个好的主意。搞不好捞到的好处还没带来的麻烦多。

  所以方森岩打算尝试另外的一条分支路线就是克里和他的团队碰壁的那条路线打开这个瓶子!

  怨灵的诅咒看似十分恶毒,但是很不幸的是这种扣血程度却对于方森岩并没有什么威胁,他若是佩戴上海盗头目这个称号置身于船上的话,最高生命值甚至可以达到点,哪怕是现在也有17o点生命值之高,五分钟内减少一百点生命值对他来说几乎是毫无压力……这还没有算上高生命值带来的抗xìng减伤能力。

  在仔细的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方森岩很是沉稳的拿起了这只漂流瓶,任其中传来的阵阵寒意肆意吸收着自己的体温。然后他将旁边的烛台拿了过来,先用手指触摸了一下蜡烛的火焰,仿佛要验证烛焰的温度似的,然后才将漂流瓶的瓶口放到了烛火上进行均匀的烘烤,让那层厚而结实的蜡封融化掉。

  随着火焰的加热,漂流瓶瓶口的蜡封开始融化了开来,一滴一滴的落到了桌面上,空气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方森岩看着这个景象,忽然想到了时候大四叔对自己讲过的“鬼屋“的故事:大概就是说大四叔的父亲早年行商的时候同朋友搭伴而行,在天色已黑的山区当中遇到了一所屋,屋里面没有人,堂屋里面摆放了一处没有头的邪恶神像,不过米,柴,床铺都相当齐全,尽管一切都显得很是阴森,他们在山里面走了一天饥肠辘辘,外加又下起了倾盆大雨,便决定在这里休息一晚上。

  很自然的,这几位商人就打算生火做饭,吃饱以后早些睡觉,结果屋里面没有烟囱,做饭的烟雾到处蔓延,没过多久他们连饭都还没有煮熟,就觉周围出现了很多恐怖的恶鬼疯狂扑来,在惊恐之下他们亡命奔逃,有两个同伴因此在湿滑的道路上摔下了悬崖。后来才听到一位江湖经验高明的同行说到,这处屋应该是强盗们布设下的陷阱,问题就出在他们用来点燃煮饭的柴火上。

  那柴火里面应该加入了用哀牢山上的毒蘑菇提炼出来的“料”用“潮”一些的语言翻译过来就是致幻剂,燃烧起来的烟雾吸入以后当然就会令人产生幻觉。加上周围阴森的环境,邪恶的无头神像的心理暗示,自然就是眼前恐怖的幻像丛生了。

  而方森岩此时看到那被烤化的烛油,还有空气里突兀出现的淡淡味道,心中也不禁生出了一种隐隐约约的不祥预感。因为就目前这个时代来说,开启这个漂流瓶最常见方式无疑就是用火烤开蜡封那么很难讲这其中是否会布置下什么陷阱。所以他马上将这个瓶子从蜡烛的火焰上面挪开,再打开窗户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其他的原因,方森岩也立即觉得头脑清醒了不少。

  虽然没有收到梦魇印记关于遭受攻击的提示,但他还是出于心中那种不祥的预感,迅的查看了一下个人的属性,马上就寻找到了不安的根源!因为在个人属性的下方赫然有着一行提示:

  “你的攻击命中敌人的时候,有14%的几率无效化。“

  不过很显然这个可恶的效果正在迅消退当中,因为当方森岩读完这行字又再仔细观察了自己的情况,现除掉这个该死的ff(有害持续xìng效果)之外并没有什么异样以后。那攻击无效化的几率已经跌落到了13%,看样子要不了一分钟这个ff就会像它出现的时候那样悄然消散,不会惊动任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