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四十五章 城堡

第四十五章 城堡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昔日繁华的街道已成为鲜血横流的沟渠,熊熊火光映照出来的是哭叫和怒吼,海盗们的狂笑声回荡在这座被和平统治了七十年的港口当中。在登岸以后,被挑选出来的百余名海盗散乱的站立着,看他们亟不可待的表情和狂热的眼神,似乎很想马上加入劫掠的一员当中去,若不是刀疤亨利的威望和方森岩的心狠手辣作为约束和**,那么相信他们早就一哄而散冲入店铺。

  在喝骂声中,铃铛与酒杯号上的海盗迅速而杂乱的向着土图加城堡的方向冲了上去。支持他们的动力自然是城堡当中传说中堆积如山的财富。在前行的路途上,脚下踩踏着的是尚自温热的尸体,呼吸混合着硝烟的血腥味,许多资深海盗都不由自主的兴奋了起来,敞开胸口狂叫着。

  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的方森岩一时间也有些失神,但他马上就摆正了心态,呵斥怒骂着身边的海盗要他们加度,一旦有挡路的人马上毫不犹豫的挥刀开枪!这种野蛮而血腥的做在平时估计要惹上大祸,但在现在这个混乱而富庶的港口里面却无疑起到了相当良好的效果。

  “看!”冲在前面的一名海盗机灵的从旁边拾起了小半块包头布:“这是老布奇的东西,看来他们也是走的这条路去城堡的。”

  方森岩接过了那半块包头布,发现上面没有血迹,并且断面似乎也柏当粗糙,他的眼神闪动了一下,瞳孔也微微的收缩了起来,口中却是大声叫道:

  “大伙儿加把劲!老布奇激动得连包头布都抛掉了,咱们的伙伴估计正守着大堆的财宝等着搬呢。”

  旁边的海盗顿时热血沸腾,同时举起了手中的弯刀发出了一声狂叫!更加迅速的奔跑了起来。刀疤亨利本来也想要索取那半块包头布看看,但这时候方森岩已经率领着人手冲到了队伍的前方,他的头部也很是不识时务的传来一阵锥心刺骨的剧痛,只能马上掏出酒袋灌上一口朗姆酒来麻痹那该死的神经,然后勉强捂住头跟随上了大队。

  当这群海盗来到土图加港大门的时候,发觉这处巍峨而宏伟的城堡当中竟是黑暗一片,充满了死寂,就仿佛这里已经荒废了数百年,余留下来的尽是凄凄鬼影,蛛网尘埃,往日里看到的灯火辉煌仿佛只是一片泡影幻境。城堡的大门也敞开了来,似一头巨兽的嘴巴那样黑沉沉的等待着猎物送货上门,先前派遣来的那支队伍竟似是完全蒸发在了人间一般!

  面对这样的诡异情形,所有的海盗都安静了下来—只有火把燃烧的“啪啦”声清晰可闻,海盗们你望我我望你的面面相觑,有的胆小的人脸色都有些改变。在他们的设想里面,这里要么就是戒备森严,要么就是一片混乱,这样诡异的情景却是完全没想到过。

  此时应该就是方森岩拿主意的时候了,他来到了刀疤亨利的身边低声道:

  “这应该是敌人在虚张声势。”

  刀疤亨利沉声道:

  “怎么说?”

  方森岩冷静的道:

  “根据我们目前掌握的消息,是小福克主动向黑珍珠号动手的。那就意味着他有相当充分的时间来筹划这件事。此时小福克的主力依然在黑珍珠号上—他留守城堡的人手必然不足—所以才故弄玄虚做出了这样的阵势,想要借着进入城堡后人手分散的局面来进攻敌人。否则的话——直接关闭城堡大门御敌于敌人之外岂不是更好?”

  “那么夏尔他们呢?”亨到道:

  方森岩以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道:

  “我想他们应该是进入城堡后分散去寻找宝藏去了,应该现在还被困在其中。如果我们马上进去的话,还来得及救人!”

  此行本来就是以方森岩为主导—刀疤亨利只负责监视,他虽然一时间有些觉得不对,但他此时头部被持续的剧烈疼痛所折磨—因此也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方森岩。而方森岩也直接将自己的推断对海盗们讲了,鉴于他之前的威望,就算有人有什么怀疑也只能咽落在肚子里面。

  方森岩接下来把来的海盗分为了六组,人数最少的组也至少拥有二十名以上的人手。每组都安排了近战的刀盾手,远程的火**,搭配得也是相当合理,令人毫无挑剔。然后继续用里面的财富诱惑了一番海盗,最后一马当先的举着火把冲入了城堡当中。

  既然方森岩都摆出了“跟我冲”而不是“给我冲”的高姿态,刀疤亨利也不大好意思在后面呆着,带着另外的一组人也进入到了城堡。两个领头的都身先士卒,那些本来就是亡命之徒的海盗还有什么好说的?加上手中擎着的火把也给了人很大的勇气,因此也嗷嗷叫着冲了进来。按照事先的分配,每组海盗在遇到岔路的时候都会分出一组前去探查,很快的,庞大的土图加城堡当中就将这六组海盗给分割吞噬了进去。

  分散成了以小队为单位之后,方森岩依然一马当先的举着火把走在了队伍的最前方,不过看他的模样也显得十分的悠闲,似是认定了周围环境十分安全,看起来都是毫无防备。而方森岩此时在海盗当中的威望也是不低了,一干海盗跟随着他前行自然是没有二话,行进当中偶尔交谈几句,其余时候竟是有一种鸦雀无声的严肃感觉。

  土图加城堡当中的陈设都是相当的华丽,火光照耀下脚下更是踩踏的是从中东一带运来的驼绒地毯,抛开上面精美的花纹不说,单是那**的触感都十分舒适,令得这些海盗都有一种大开眼算的感觉。不过那些轻便而值钱的东西比如金制烛台啊,银餐具之类的东西都消失无踪,显然是被主人提前都藏了起来,这也无形的支持了方森岩之前的推论。忽然,前方的一名海盗停住了脚步,手也按上了腰间的刀柄,他回过头来急促的道:

  “小心,有血腥味!”

  众人立即深呼吸了几口,果然发觉空气当中有着淡淡的腥味,对于这些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来说,这无疑是一种相当熟悉的气味。局面一下子都紧张了起来,不少海盗都拔出了武器,例是方森岩将火把靠近地面,在厚实的松软的地毯上发觉了一串很难辨认出来的淡褐色血迹,循着血迹的走向,他们在一处看似坚实无比的花岗岩墙壁前戛然而止。

  “是秘道!”一名海盗的声音都激动得发颤了。这一连串血迹拐了个弯中断在这堵墙壁之前,显得十分的突兀……””受伤的那家伙总不能突然蒸发了吧?唯一的解释自然便是逃进了暗道当中,若没有这血迹作为导引,谁又想得到这堵浑然一体的坚硬石壁后面有一条暗道?

  有了线索以后,这些海盗都七子八脚的开始到处寻找了起来,这些老油条当中自然有精于此道的行家,很快就在地毯下面发觉了一个小小的把手,两名海盗花费了吃奶的力气拉拽之,墙壁当中立即传来了大量沉重的铁链碰撞的干涩声,然后那堵花岗岩墙壁便轰鸣着缓慢升起,露出了一条黑洞洞的密道。

  在火光的照耀下,密道地面上散落的东西散发出了醒目而可爱的光芒。所有的海盗的呼吸都粗重了起来,闪闪发光的金币,精美的餐具,光滑若牛奶的丝绸零星的散落在密道当中,看起来很显然是在忙乱之下搬运导致的结果。毫无疑问,这些海盗的喉咙里面都发出了贪婪的咆哮对着财富扑了上去,他们纷纷的循着这些散落的财富追进了密道深处。只有方森岩还举着火把站立在原地,脸上的表情很是奇怪,既是有几分惋惜,又有几分释然。

  然后他抛下了火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蓄力用右肩重重的撞向了旁边的一扇落地长窗!支撑着长窗的锈蚀铁架迅速的在巨大的力量面前屈服,扭曲,断折。而这扇镶嵌着彩色玻璃的长窗也瞬间破裂,哗啦的破裂成了千万片喷发的薄片。而方森岩的整个人也借势冲出了这座城堡,在空中屈膝,收腹,落地!

  最先着地的是脚掌,然后是足弓,在脚跟接触到地面的时候,整个身体的重心前移,然后将下冲的力量转卸成前冲。方森岩只觉得脚上,膝上,手肘上传来剧痛,但也仅仅是痛而已。他在地面上连续翻滚了五六圈,然后用手按着地面直了起身来,尽管刚刚从城堡的三楼上跳跃下来,不过由于他处理得当,也仅仅受了一些轻伤,生命值耗费了不到五分之一。在此时没有进入战斗的状态下,要不了五分钟就自动回满了。

  方森岩从怀中掏出了那小半半块包头巾,微微的叹了口气:

  “很抱歉,我早知道这里是个陷阱,但还是将你们带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