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四十九章 舌战

第四十九章 舌战


  更新最快,书最齐的小说就是小说网漆黑的通道,浓重的血腥味,还有不时传来的凄厉惨叫声,这种种的惨象都在鞭挞啃噬着海盗查理的心灵。方森岩很是无良的让这个男人走到了最前面探路,而自己则优哉游哉抱着手在后面一摇一摆的随之跟上。方森岩更是敏锐的留意到,城堡墙壁上面雕刻的花纹有新有旧,而新的花纹却像是这几年刚刚镌刻上去的似的,若是将之分割开来看的话,很像是由一个又一个的奇异的字母组合而成的。尽管方森岩不明白那字母的意思,但是却能够从自己的触觉当中体会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冰冷感觉!就像是抚摸……地狱的感觉。

  地面要然震动了一下。

  轻,

  但是坚决。

  可以感觉得出来,那竟然是城堡作为一个整体在颤抖!

  方森岩顿时停住了脚步,而海盗查理却是马上趴到了地上…,这从某种程度上可以直观的反应出他之前为什么被活捉的原因。但很快的第二下更加猛烈的撞击就出现了,方森岩甚至能够感觉到这巨大的城堡的一部分正在坍塌,然后一阵隐隐约约难以辨明的欢呼声响了起来,可以清晰的辨别出那是海盗独特的若潮水一般袭来的欢呼。而在黑暗当中更是传来了一阵愤怒而冰冷的悸动,多半是本来的守卫正在进行着急速的交流。

  旷古的寂寞。

  “在这边!”,海盗查理一下子从先前的呆滞和恐慌当中跳了起来,用一种狂喜的口吻道:“上帝啊,他们击溃了这些该死的异教徒!头儿干得漂亮,他用刀子捅进了这些隐藏在黑暗当中的毒蛇的心脏,他一定是像承诺的那样攻陷了土图加城堡的藏宝库!”,

  方森岩的瞳孔忽然缩紧,攻陷宝库?这群已经被自己削弱得四分五裂的海盗居然还能够达到这样的目标?他顿时意识到了自己的计划出现了一些变数。这个变数从刀疤亨利自告奋勇要求前来就出现了,但在方森岩的心中也只是觉得有些麻烦而已。直到现在,方森岩才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一直都低估了刀疤亨利这个家伙,这种轻视似乎是从他掰腕子输给自己开始的。

  那场根本就算不了什么的失败使得方森岩忽略了刀疤亨利的另外一个身份”,恶名昭彰的海盗船铃锁与酒杯号的大副!船长阿芒德之下稳居第二位的人物!一个在加勒比海上搏杀了二十多年依然强健剩悍的资深强者!

  两人继续在黑暗里面前行了大概十余分钟,便见到远处的岔道上有刺目的火光传出,接着是二十余名浑身浴血的海盗们昂首阔步的从拐角处走出来,尽管这些野蛮而粗鲁的家伙身上已经破烂得像是个乞丐,但他们的表情却像是个国王。

  所有人都开始高声唱着在水手和海盗当中都流行的角笛之歌,可以看到在人群中央的七八个人步履蹒跚负重明显,他们抬着四口巨大的结实箱子,箱子上有着铜箍,橡木板和精美的花纹,当然必不可少的是福克家族那已经看腻了的双头蛇家族纹章。方森岩的目光落到那箱子上的时候,得到的提示却是“被封印的财富”,然后就没有任何信息了。

  而方森岩刚刚才想到的刀疤亨利便走在队伍的前方,他紧握着双拳,上身精赤着露出了一身虬结的肌肉,就像是被涂抹上了橄榄油那样在火光下发着亮,身体周围似乎包裹着一身银色的光芒,而脸上的肌肉时而都会不由自主的抽搐一下。周围的海盗看这个光头大汉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着他们的战神!

  很显然,刀疤亨利展现出了配得上他名声的强大实力,力挽狂澜,将这些在错误的地方以错误战术战斗的海盗们从地狱当中拯救了出来一”也顺手将方森岩的计划哼搅得一塌糊涂。

  当然,请注意,是搅得一塌糊涂,而不是失败。

  当方森岩成功的说服了阿芒德放自己上岸的时候,他的布局就已经成功的收网。现在即使有什么变故,那也是赚多一点和赚少一点的区别,而失败这两个字在暂时已经被抛弃出他的词典当中了。当前面的这些海盗发觉黑暗里面忽然冒出两个人来的时候,作出的下意识举动首先是戒备,拔刀,然后看清楚了海盗查理的脸以后发出了海盗之间特殊的粗鲁欢呼:

  “H!该死的上帝,猜猜我看到了谁,竟然是我们的查理,你这个该死的杂种,居然还没有下地狱啊!见到你***的让我兴奋!”

  活下来的海盗无疑都是刀疤亨利的亲信,所以接着咧开嘴傻笑的查理就得到了被同伴拍屁股揉脑袋的亲热待遇。但随之出现的方森岩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此时所有的海盗都知道自己先前经历的凄惨遭遇只怕都和这个家伙的错误决策有关!当然绝对不会拿什么好脸色给方森岩看有的粗鲁的家伙甚至开始拔出了刀子想要替死掉的兄弟找公道了。

  “你这个蠢货,竟然还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一个海盗怒吼了起来。接着他的怒吼得到了同伴的回应,几乎要将整个城堡掀翻似的。被簇拥在人群中的习疤亨利也站了出来,他那庞大的体型在火把的映照下有着令人窒息的压迫力,方森岩甚至能看到他太阳穴附近的血管在膨胀并且跳动,光头上细碎的汗珠像是青草铺满平原那样密密麻麻的在火光下清晰可见。这个素来都给人以豪爽感觉的大汉却阴沉得像一团乌云”,笼罩在他的故乡斯堪的纳维亚半岛上的那种浅灰色的阴云,而这种阴云通常都被视为暴风雪来临前的标志。

  刀疤亨利望着方森岩,他的眼神就像是一头井血的野兽望着猎物,随时都会扑上去将一切撕碎!这个大汉猛然伸出了自己的左手,在他的手腕上绑着许多陈旧的手链,这些手链的材质千奇百怪,有的是用草编的,有的是用帆布割下来做的,十分粗糙,上面还有点点鲜血,充满了一种原始的沧杂与悲伤。

  “这些,都是那些兄弟在死前托付给我的,但是有更多的兄弟连将他们的手链递给我的机会都没有!而这一切都是你的错误决定所造成的!水手岩!你愚蠢的行为使我们的这些好小伙子一个接一个的倒在了这个该死的城堡冰冷的地面上。你,辜负了伟大的黑海之子对你的期望!”

  在刀疤亨利说话的时候,方森岩注意到他眼睛里面的血丝密密麻麻的,咋一看上去都是疯狂的橙红色,似乎连瞳孔都无法看到。再配合现在的这种环境,当真令人有一种恐慌的感觉,至于他那慷慨激昂吼叫出来内容,则被他选择性的无视了。对于方森岩来说,早在一百三十个小时零十九分钟前就已经考虑到了此时面对的这种情况并且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方森岩毫不畏惧的与刀疤亨利对望,忽然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伸出了食指慢慢的道:

  “对你的指责我不会否认。但就算是即将被绑上绞刑架上的人,也拥有说出遗言的权利!我只有一个问题,亨利,我希望你能诚实的回答我。”

  刀疤亨利脸上的肌肉抽撞了一下,显然他的身体状况绝对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好,但是方森岩的要求却无论如何都是合情合理的,他不能拒绝,也无法拒绝,除非是马上出手杀掉面前这个家伙!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很显然,刀疤亨利的话里面依然有着爆炸一般的愤怒。他同时再次拿出了一袋酒,仰头喝下,尽管这样会更加导致脑部的伤势恶化,但此时刀疤亨利已是顾不得那么多了。

  “既然你指责我的计划哼是错误的,那么如果是你的话,你会在进入城堡之前怎么样做?”

  方森岩的回答一如他一直都表现出来的风格,辛辣,迅捷,并且往往都是用进攻来代替防守!就像是一把刀子直指问题的关键之处!刀疤亨利眉头又皱了皱,他意识到方森岩的话里面显然有着陷阱,但脑震荡的后遗症剧痛却像无数根针在耳朵里面乱刺似的,…与这种剧痛作斗争耗费了他绝大部分的精力。

  不过显然方森岩问出来的问题具有相当的针对性,因为人往往都会有一个比较心理…,对于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有名事件,几乎大多数人都会生出“如果我来做这件事会怎样“的念头,并且还可能会沉迷其中得到快感顺带说一句这也是穿越历史小说类崛起的根本性原因…一…在刀疤亨利因为头痛而犹豫的瞬间,一些海盗已经开始用一连串的咒骂和俚语来回答方森岩的问题:

  “你这个脑袋里面爬满蛆虫的蠢货,当然是大家聚在一起慢慢搜索。那些藏在黑暗里面的老鼠一冒头,我们就用火绳枪把他们的内脏给打出来!这样根本就不会死半个人,而那些免崽子会知道,我们的刀子和火枪甚至比浆和风帆操弄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