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五十章 语言刺刀!

第五十章 语言刺刀!


  更新最快,书最齐的小说就是小说网方森岩用冷冷而鄙视的目光扫视着这些愤怒的海盗,虽然他还没有说话,但流露出来的那种轻蔑与讽刺却表露无疑,直到这些海盗们的叫骂声都停止了以后,方森岩才冷冰冰的道:

  “尊敬的先生们,女士们,你们把这里当成了什么地方?伦敦的牛津街?锚与船帆酒吧?还是已经被你们做掉了水手的商船上?“

  方森岩连珠炮似的反问一下子就将所有的海盗的激情和愤怒都扼杀在了与扁桃体做邻居的那个器官当中!!!

  “这里是土图加城堡!我们能够提着刀子拿着火把系着干瘪的钱袋钻进里面,那是因为抓住了整整七十年才出现的一个大好机会!如果像你们憧憬的那样,整整一百多人聚集在一起慢慢的搜索这个该死的地方……好吧,我承队这个美妙计划使得安全性大大捉高了。小说网但请告诉我,你们打算用多久的时间来做这件事?一天,两天,还是一周?这个被诅咒的城堡的每一个房间都大得像一个世界!”

  说到这里方森岩放慢了语气,用一种肯定的讽刺口吻道:

  “两个小时,没错,两个小时,并且这期司还要包桔我们从老伙计(指铃铛与酒杯号)上出发并且返回的路程上花费的时间。这是我们能够在土图加城堡里面逗留的极限!一旦我们在这里面逗留的时间超过了这个限度,那么我坚信,在城堡门口堵住我们的要么就是骑着那匹妖马的尊贵勋爵大人,要么就是黑珍珠号的大副杰克斯派洛――他们或许会让我们离开,但前提条件必然是放下武器和身上一切值钱的东西――现在,还有谁觉得我的做法有问题?还有谁!他妈的敢站出来吗?”

  方森岩说到这里,眼中已经燃烧起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暴躁火焰,他的咆哮在空旷的城堡回廊当中回荡着一干气势汹汹的海盗们一时间都有面面相砚的感觉,竟是找不出话来反驳,更是与方森岩那双眼晴一触就偏转了开去,竟是不敢与之对视。更可恶的是,方森岩却在这个时候抛出了他准备已久的心理刺刀:

  “蠢货们,醒醒吧!你们以为来到这里就相当于是在大不列颠的银行里面填几张表单拍拍女雇员的屁股那样就能提到款项吗?来自这里的每一块金锡上都有着被飞溅上去的鲜血和凄厉嚎叫着的冤魂!如果这里是能够简单捞到一大笔财富的天堂,为什么阿芒德不自己来带领你们干这一票?你,我,大家其实都清楚的知道,只要带着巨额的财富回去,就算是我们死得只剩一个人伟大的黑海之子也只会开心无比,但我们如果保持着连头发都没有被碰掉的满员程度空手而归,那么我想有很多

  人都会被他活活吊死在桅杆上……还有谁觉得我有错的?站出来!站出来啊!”

  “够了!闭上你那该死的嘴!”刀疤亨利的怒吼声今方森岩的话声戛然而止,不过方森岩依然是一脸悻悻然的模样,这个菲京巨汉双眼中的血丝密布,脸上的筋肉不停颤抖着,显然是愤怒到了极处,如果他没有被那该死的剧烈头痛折磨的话相信刀疤亨利还对方森岩锌利的言辞可以进行有力的反驳,但现在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让这个来自东方的黄皮猴子闭上那张该死的嘴。

  然而方森岩最后的那几句话却已经在所有人的心中植了根,一种危险的情待已经开始在这个小团体当中蔓延了开来。方森岩的话或许有些言过其辞,但无可否队的是他的话里面真话占据了七八层,这使得话中无疑平添有一种狂热的煽动力,这与魅力无关,只是因为他太善于捕捉人心中的阴暗面――偏偏海盗们心中的阴暗面却也绝对不会匿乏到哪里去。

  局面一片死寂,但先前这些海盗们对方森岩的愤怒和故视已经起码少了五六成,当然这些怒气并非是凭空消失了,而是被方森岩成功的转嫁到了阿芒德的头上。场面一度出现了难模的旭冠和沉默,最后还是方森岩用力拍打着手掌让这些海盗们动了起来:

  “各位先生!看样子你们成功的找到并且洗劫了这座屉鬼宫殿的宝库但这仅仅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们能够活着将这些东西带到安全的地方。现在抬起你们的膝盖,咱们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很显然,方森岩再次抢夺了正在被剧烈头痛折磨的刀疤亨利的台词,他的发号施今顺理成章地得到了海盗们的默默的遵循――而刀疤亨利则皱起了眉头,他从方森岩的身些嗅到了一股十分危险的感觉,若说之前在船上的方森岩还似一把在鞘中的刀子那样锋芒内敛的话,那么现在的方森岩则像一座已经喷发的火山,在向着天空肆意喷吐着刺鼻的浓烟和火红的岩浆!

  “等回到船上再收格你。”刀疤亨利面无表情;强自按捺住杀意以后如是的想。无论如何现在都不是对付方森岩的大好时机,个人的安危和恩怨应该放到一旁,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将这些昂贵的财富送到阿芒德的手上!

  这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心腹查理,这个在记忆里面本来已经失踪了的家伙正站在旁边咧开嘴看着自己傻笑呢,刀疤亨利心中一热,他当然感觉得到身边的这些该死而贪婪的海盗已经同自己出现了裂痕和分歧,恰恰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心腹又几乎都死伤惨重,在这个风雨飘摇的时候,没有什么比多出一个可以信任的家伙更好的事了。

  这个利好消息使得刀疤亨利的头都不怎么痛了,他一把将海盗查理扯了过来,拍拍他的屁股,用一种惯有的粗鲁语气大笑着道:

  “你这个该死的杂碎,看起来地狱也不欢迎你啊!”

  海盗查理嘿嘿的笑着,顺手就习惯性的接过了刀疤亨利捉在手中的武器,在刀疤亨利身边,他一直都干的是这种杂活儿。但刀疤亨利下一句话就将他问得噎住了:

  “对了,他们都说你被那些黑色的老鼠抓住拖入到了密道当中,你是怎么踢爆了他们的屁股然后逃出来的?”

  刀疤亨利这么问一来是要显示他的人的英勇和能耐,二来还是想借成功来提升一下被方森岩几句话就打压得低落的士气。遗憾的是,他却忽略了一个细节――尽管海盗查理和方森岩是一先一后出现的具有时间差,但是他们却是从同一个通道里面出来的!

  “很遗憾,先生。”海盗查理很是有些畏缩的嗫嚅道:“是……是……”

  刀疤亨利心情有些烦躁了起来,因此没有留意到这个手下的异样,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袋上吼道:

  “我第一千零一次捉醒你,和我讲话的时候声音放大一点!”

  “是的先生!”海盗查理本能的立正大叫了起来:“我和斯蒂芬被那些该死的异教徒抓住以后,可怜的斯蒂芬的小肠被他们活生生的拽出来七八米,最后惨叫着死去。就在我也即将遭遇到那悲惨而可怕的命运,是水手长……

  水手长三个宇刚刚说出口,海盗查理就看到了走在前方的方森岩似是无意的回头一瞥,那一瞥使他马上记忆起了他的新身份,因此只能是马上很无奈的改口:

  “是主人将我从那噩梦一般的椅界里面拯救了出来。”

  主人这两个宇一下就吸引了所有人的耳朵,不过有的人是惊奇,有的人是诧异,有的人却是……愤怒!然后海盗查理就以他一贯性的结结巴巴语速来讲述之前发生的故事,最后他耸了耸肩;以一种略带了无奈的口吻道:

  “我很庆幸能够在那样的可怕局面下生还,所以我得遵守我的誓言,放弃我下半生的自由做拯救者的仆人;这也许就是我的命运吧,谁知道呢。”

  这时候,其余的海盗也开始用一种很是特殊的目光打量起了方森岩,所有人都会希望在濒临绝境的时候有人不顾一切来拯救自己。而方森岩就这么干了,并且救的还是一直都不大对路的刀疤亨利的亲信。这无疑给了这些海盗们一个心胸宽广,急公好义的感觉。然而对于刀疤亨利来说;刚刚兴奋了一点的心情马上就被滑落到了谷底。

  那种一拳打到空处甚至是反震回来的感觉郁闷得他几乎想要呕血出来。

  一干人继续的前行着,方森岩走在队伍的前排。此时他已经了解到了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分成六组的海盗像是一群贪婪的老鼠那样很快的分散到了城堡的各伞角落当中,然后因为各种机关和魔法而损失惨重。这时候刀疤亨利却站了出来,这个若北极熊一般强壮的维京人爆发出了今人恐怖的实力,他首先率领着一群亲信手下救出了两组残余的海盗,然后在战斗当中故意放走一名黑色守卫,跟随着他的脚步找到了城堡的藏宝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