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五十一章 血之机关!

第五十一章 血之机关!


  更新最快,书最齐的小说就是小说网

  尽管城堡的藏宝库是一个坚固得令魔鬼都会绝望的地方,刀疤亨利喝下了一瓶传说中的魔药,用最简单并且也是最粗暴的方式打开了宝库的门DD这也是方森岩先前感觉到整座城堡都颤抖了两下的根本原因。小说网

  这时候距离城堡大门已经不远了,甚至眼睛都可以看到从外面传来的点点火光,海盗们也出现了兴奋的骚动。但方森岩却忽然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危险,那种感觉就像是浑身上下都被浸泡在了北冰洋的海水当中。在这个时候,方森岩眼角的余光再一次留意到了旁边的城堡墙壁上。这里依然镌刻着大量的花纹,并且新出现的那种像是由一个又一个字母组成的花纹数量更多。方森岩甚至再用手触摸了一下那花纹,感觉到的却不是印象中的冰凉,而是一种温热。

  DD很接近于人体温度的暖。

  “难道那些守卫放血的目的是……”

  方森岩心中涌出了一种强烈的危险感觉,眼神闪动了一下,回头望了望在队伍末端断后的刀疤亨利,这个强壮的男人光头上的汗珠在火把下闪闪发亮DD已经有整整半个小时都没有进行激烈运动,他的脑门上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汗水?方森岩的嘴角忽然浮出了一抹冷笑,他停住脚步大声道:

  “听我说!如果你们还想要享受朗姆酒,阳光沙滩,女人的话,就不能再往前走了。”

  一群海盗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

  跟随在刀疤亨利的那个海盗西格玛用一种讥刺的口吻道:

  “你的意思是要我们转身向后走,然后毕恭毕敬地将尊敬的福克勋

  爵的宝藏重新放回去吗?”

  方森岩急声道:

  “前面有巨大的危险,相信我,我感觉得到。我们离开这座城堡最安全的方式不应该从楼梯,而是从空中。尽管城堡的二楼很高,但我想从那里跳下去的最严重后果就是给小腿和脚踝带来一些伤害而已。”

  西格玛此时已经成为了刀疤亨利的代言人,他马上就针对性地道:

  “那我们就将小福克先生的收藏放在这里?”

  方森岩很认真地道:

  “大家可以努力地往身上揣上一些,然后将箱子从窗口抛下去。”

  “你提出这个建议会让我们的战利品缩水至少百分之五十以上。”西格玛冷笑着从旁边的宝箱当中拿出了一件瓷器:“看看这精美的中国瓷器,它光滑得像是婴儿的肌肤,抚摸起来的感觉就像是正在触碰十六岁处女的**……它在大不列颠的任何一个贵族那里都值五万英镑,但哪怕从半尺高的地方落下也会使它变成满地碎片一文不值。”

  这时候,刀疤亨利微微地咳嗽了一声,他并不是因为嗓子痒而咳出的这一声,而仅仅是要将所有的注意力吸附到自己的身上来。

  “我们向前走……无论挡在我们面前的是上帝和魔鬼,都会被践踏在我们的脚下!”

  “很好,果然为了树立威望否决了我。”

  方森岩在心中微微叹息,表面上却是站在了原地,他显得有些无助地举了举手,似乎想说什么,但心急如焚的海盗们纷纷从他的身边涌过,就连那个仆人查理也兴高采烈地冲了出去,不过好在他跑出了十余米以后总算想起了方森岩这个主人,又倒回来找他。此时的方森岩显得格外的无力,当然还有孤独,就像是一块在海潮当中孤独矗立的礁石。但人们往往都会忘记,海潮很快就会退却,而礁石却必将屹立千年万年!

  海盗们看着城堡大门处露出的光芒,眼里也无可遏制地出现了希望和狂热,在这个该死的黑暗恐怖城堡里面呆得太久的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沐浴在熟悉而亲切的海风中。他们纵然已是筋疲力尽,却也加快了脚步,没有人会往站在后方台阶上的方森岩望上一眼。没有人想到,他们已经跌落入了一个巨大的陷阱当中。

  方森岩微微摇头,后退了几步,他的感知已经开始预警。事实上方森岩从小就拥有很强的分析能力和缜密的心思,否则也不可能在十七八岁别人还是见习海员的时候,就几乎爬到了二副的位置上。

  但这种强大的布局能力也不是万能的,它最大的弱点,就是需要充足的思维推导时间和足够的相关资料!在现实世界当中,大四叔的事情可以说是完全变起肘腋之间的突发事件,给了方森岩多少缓冲的时间?

  依照方森岩当时的能力来说,要布设一个搞死花衫飞的局有没有可能?有!但至少得给他一年的时间来着手准备各项事宜!说得直接一点,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而进入终结者世界当中后,初入空间的方森岩更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冲击,这其中要包括初入空间的陌生感觉,对空间各种规则的熟悉掌握,对自己拥有的力量的熟悉。他是人不是神,若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布局,那唯一的下场就是把自己也给布进去!

  只有到了本世界里面,方森岩的这种与生俱来的杰出能力才开始展现出来:首先他有了充足的时间,来到的又是他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加勒比海世界,并且又在各方面都掌握了充足的资料,这此资料包括不限于空间的规则、世界的背景、洞察所获得的资料等等,可以说是种种因素具备他这才能开始展现自己的能力。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的话,他的布局依然还是有一些漏洞,幸运的是看起来运气女神这一次垂青了他,才使得这种局面没有被破坏,而是得以更好地持续了下去。

  就在所有海盗都开始接近大门的时候,空气里忽然多了一种细微但是奇特的声音。这声音既像是即将断流的溪水潺潺,又仿佛若蚕食桑叶的细碎,在黑暗当中隐隐有什么东西舒展开来了一般。然后刀疤亨利的眉头一跳,他立即停住了脚步,但城堡大门前的巨型石质地板却已经从下往上猛然反转了起来,就像是一道高墙那样突兀地矗立在所有人的面前!

  石板上用巨大的铁钉钉住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脸孔是所有海盗都相当熟悉的!正是被第一批派遣来的领航员夏尔和用来钳制方森岩的瞎子马特,但此时这两个人都浑身**的被活生生地钉在了巨大的黑色石板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裸露在外的肌肤有一种说不出的苍白,看起来所有的血液都被放干了。

  顿时大多数人都惊乱了起来,有的开始大声喊叫,有的打算前去救人,有的则想到了方森岩的话为之退走,本来整齐的阵型散乱成一团乱麻。在所有的海盗都为之混乱,感觉到惊怖的时候,空气里面再次响起了“崩”的一声轻响!这声音熹微得好似闹市中的一声呻淫,若不是仔细倾听并且分辨,根本就觉察不到它的存在,但是一旦发觉的时候,已是近在咫尺!

  那是箭掠过空气的响声!

  根据方森岩的目测,那从四面八方射出来的箭的初速度可达100米/秒以上,相当于从六十层楼上落下的螺栓,或者抛向时速200多公里汽

  车的石头!这样的速度产生的破坏力异常惊人,在一百米内就连达到小拇指厚度的普通板甲也无法阻挡那种强大的威力,何况是这些筋疲力尽的海盗?

  尖锐的声音肆意鸣响着,这些箭在空中高速旋转着,末端拖出了一尾青色的磷光,从长度和制式来看,应该属于很是盛行的角铁箭――这是用角木削制成的箭身,铁3镍1的比例打造的长箭,是英格兰长弓手的制式装备。四面八方的城堡墙壁上有一个一个很不显眼的小洞,哪怕是白天不注意的话也很难发觉,箭就是从这里面射出来的,剩余下来的孔洞就像是一只一只被剜掉了眼睛的深深眼眶在怨毒地注视着一切。

  那些站在大厅中央的海盗像是被收割的麦子那样,纷纷地倒下,在这个生死关头,也没有人敢在实力上藏私了。很显然刀疤亨利周围人的实力明显都强出一大截。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的话,他的布局依然还是有一些漏洞,幸运的是看起来运气女神这一次垂青了他,才使得这种局面没有被破坏,而是得以更好地持续了下去。

  就在所有海盗都开始接近大门的时候,空气里忽然多了一种细微但是奇特的声音。这声音既像是即将断流的溪水潺潺,又仿佛若蚕食桑叶的细碎,在黑暗当中隐隐有什么东西舒展开来了一般。然后刀疤亨利的眉头一跳,他立即停住了脚步,但城堡大门前的巨型石质地板却已经从下往上猛然反转了起来,就像是一道高墙那样突兀地矗立在所有人的面前!

  石板上用巨大的铁钉钉住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脸孔是所有海盗都相当熟悉的!正是被第一批派遣来的领航员夏尔和用来钳制方森岩的瞎子马特,但此时这两个人都浑身**的被活生生地钉在了巨大的黑色石板上,也不知道是死是活,裸露在外的肌肤有一种说不出的苍白,看起来所有的血液都被放干了。

  顿时大多数人都惊乱了起来,有的开始大声喊叫,有的打算前去救人,有的则想到了方森岩的话为之退走,本来整齐的阵型散乱成一团乱麻。在所有的海盗都为之混乱,感觉到惊怖的时候,空气里面再次响起了“崩”的一声轻响!这声音熹微得好似闹市中的一声呻淫,若不是仔细倾听并且分辨,根本就觉察不到它的存在,但是一旦发觉的时候,已是近在咫尺!

  那是箭掠过空气的响声!

  根据方森岩的目测,那从四面八方射出来的箭的初速度可达100米/秒以上,相当于从六十层楼上落下的螺栓,或者抛向时速200多公里汽

  车的石头!这样的速度产生的破坏力异常惊人,在一百米内就连达到小拇指厚度的普通板甲也无法阻挡那种强大的威力,何况是这些筋疲力尽的海盗?

  尖锐的声音肆意鸣响着,这些箭在空中高速旋转着,末端拖出了一尾青色的磷光,从长度和制式来看,应该属于很是盛行的角铁箭――这是用角木削制成的箭身,铁3镍1的比例打造的长箭,是英格兰长弓手的制式装备。四面八方的城堡墙壁上有一个一个很不显眼的小洞,哪怕是白天不注意的话也很难发觉,箭就是从这里面射出来的,剩余下来的孔洞就像是一只一只被剜掉了眼睛的深深眼眶在怨毒地注视着一切。

  那些站在大厅中央的海盗像是被收割的麦子那样,纷纷地倒下,在这个生死关头,也没有人敢在实力上藏私了。很显然刀疤亨利周围人的实力明显都强出一大截。

  尤其是先前置疑方森岩的那个海盗西格玛,在这一刻表现出了令人惊叹的实力。他在第一时间内就反手拔出了自己腰间的水手刀,刀子上附带着蓝色的光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劈了三刀,活生生地将三支箭给斩飞,接着更是用空着的左手掏出了腰间的火绳枪,轰飞了两支射向刀疗亨利的长箭。

  ――但他的杰出表现也引起了那些隐藏在暗处的敌人的关照!

  就在淡蓝色的硝烟尚未散尽的时候,城堡墙壁上面的花纹便忽然闪亮了一下,方森岩在这时候都感觉到了莫大的危险,手背上的汗毛都一根一根地竖立了起来,因此马上躲到了掩蔽物的后面!与此同时,从城堡石墙上面的一处空洞当中猛然再次飑射出了一道凄厉无比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