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五十三章 煽动

第五十三章 煽动


  更新最快,书最齐的小说就是小说网

  方森岩此时算得上是受伤最轻的一个人,所以他率先巡视了一次船上,然后才将人手分散到了船只各处。()又让人将刀疤亨利搀扶进了下方的船舱当中,尽管船舱当中只点着了一根蜡烛,光线也显得相当的微弱昏暗,不过用来照明还是足够了,这支蜡烛还是方森岩亲手点亮的。

  而对于头部受到了巨大创伤的刀疤亨利来说,微弱的灯光反而令他更加舒适,也没多想就躺卧到了旁边的床铺上去。不过在躺下之后,他还坚持要将剩余下来的四口价值最为珍贵的箱子搬到了旁边,顺带将粗壮的右腿搭在了上面,很显然是对所有的人都不大放心,最后还砰的一声死死关上了舱门。

  船只在海浪声中沿着海岸线无声的行驶着,对于这个时代来说,这样的连夜航行其实是相当危险的,稍微不注意就会碰到岸边的礁石导致船毁人亡的惨剧。方森岩矗立在船头,无声的望向远处的黑暗,旁边的几名海盗用一种敬畏钦服的眼神望着他,经过了先前的那一系列的事件之后,已经没有人敢再无视方森岩的半句话------因为那些敢于质疑他的人差不多都已经死掉了。

  忽然,方森岩转过头来,目光扫视过周围的那些海盗。他的目光里面带着说不出的尖锐感觉,所及之处那几名海盗裸露在外的肌肤居然都有一种微微的刺痛,就仿佛是利刃的尖端轻轻的点在肌肤上那样。

  “我刚刚看了,这船上还有一架救生小艇,我决定离开。”

  方森岩忽然开口道。他的声音不大,却在凝重中流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决:“祝各位好运。”

  旁边的海盗顿时愕然,而查理更是反应激烈,目瞪口呆:

  “为什么?主人,我们已经安全了!那个该死的城堡已经在六海里之外,顶多再过十五分钟,我们就能回到铃铛与酒杯号上。而阿芒德大人一向都是个赏罚分明的人,等待我们的是欢呼,赏赐,美酒和烤得金黄的阉鸡!为什么您会有这样离谱的念头呢?“

  方森岩冷冷的道:

  “查理,你叫得再大声刀疤亨利也听不到的,船舱的隔音效果很好,加上风浪声也不小-----在登上铃铛与酒杯号之前,等待我们的的确会有欢呼,不过接下来迎接的就应该是刀子,铅弹和裹尸布。”

  他环视全场,见到所有的海盗脸上都露出了不信的神色,还有几个人张口玉言,方森岩却是先一步摇头苦笑道: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的判断,不过没关系,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方森岩这句话却是带有强烈的心理暗示,他一说出来,这群海盗立即就想到了城堡门口那一阵恐怖到堪称穷凶极恶的箭雨,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噤,有的甚至还忍不住摸了摸身上虽经包扎还在汩汩渗出鲜血的伤口,原本心中坚定的信念也露出了一丝缝隙。只有查理连连摇头道: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船长绝对不是那种人。”

  方森岩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意道:

  “查理先生,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查理有些愕然的道:

  “主人你想说什么?”

  方森岩淡淡的说:

  “你做海盗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查理顿时有些茫然,想了想才回答道:

  “当然是抢更多的钱。”

  方森岩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道:

  “你抢那么多钱做什么呢?喝酒,赌博?然后呢?”

  “然后……“查理有些犹豫的道:”应该是找个女人结婚吧。“

  “GD“方森岩伸出了食指道:

  “你说到事情的重点了。最终你还是想找个女人结婚然后传宗接代。然而你可以做海盗,你的未来老婆也陪你做个海盗,你的儿子女儿呢?也打算让他们做个随时都会被吊死或者葬身大海的海盗?你希望你的后代也和你一样每天在朗姆酒当中烂醉在赌馆里面用光最后一个便士,或是沦为随时会被剁掉手的小偷或者成为千人骑万人压的娼妓?告诉我,这是你想要的生活吗?大声的告诉我!查理先生!”

  面对方森岩的质问,查理呆在了原地,而其余的海盗眼中也露出了茫然之色。方森岩轻蔑的冷哼了一声:

  “让我来告诉你们隐藏在心中的最终目的吧,每个海盗都希望捞到足够的钱然后洗手不干,在乡下买上些地娶个老婆过上安宁富足的生活------周末周日的时候来点红酒牛排,连你们这些该死的蠢货都期待的生活。阿芒德这个家伙难道就不会憧憬吗?或者你们认为他就愿意这么当一辈子该死的海盗船长?”

  一干海盗对望,眼里渐渐露出了惊惶之色,他们已经猜到了方森岩接下来会说什么。

  “现在!就是现在!如果我们将这一大笔连魔鬼也会嫉妒得眼珠子掉出来的宝藏送到了伟大的黑海之子手上,那么一切条件都成熟了,他有了足够的财富来支付女王那个老婊子要求的赎罪款项,哪怕是剩下的财富他也能够买下一个小型的城堡和附近的地皮!在这种情况下,各位!请哪怕用你们的**来想一想!你们觉得他是愿意别人继续叫他伟大的海盗船长阿芒德,还是尊贵的阿芒德子爵大人?他为什么还要将财富分给你们?在这样的情况下各位唯一的存在价值就是丰富加勒比海鲨鱼们的菜单!看看你们这些蠢货可悲的脸,我真的很想用鞋底狠狠的践踏上去!别他妈用这种单纯的眼神望着我,如此浅显的道理都要我浪费口水和宝贵的时间!”

  方森岩说到后面几句的时候,已经换成了一种咬牙切齿恨铁不成钢的口吻!他再次环视过眼前这些面若土色的海盗的脸,叹了口气垂下眼睛道:

  “还有谁要阻止我?”

  四下里鸦雀无声,只有海浪声清晰入耳。方森岩耸耸肩道:

  “很好,那我先走了。”

  说着他便去解开旁边系住救生艇的缆绳。忽然,一个叫做瓦特的海盗站了出来急声道:

  “大人!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方森岩没好气的道:

  “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亨利应该是阿芒德心中内定的城堡管家-------所以你们可以像查理先生那样去舔亨利先生的性感脚趾和丰满痔疮,顺带主动放弃应得的财富,那么应该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活下来。“

  查理被方森岩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不敢反驳,而瓦特显然在剩余的海盗里面也有一定的威望,他看了看周围的海盗一眼,忽然压低了声音诡秘的道:

  “大人!我们为什么不做掉亨利这个家伙?然后这一大笔财富就是我们的了!”

  方森岩似笑非笑的望了望四周道:

  “你们有这个胆子吗?”

  瓦特恶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脯道:

  “刀疤亨利就算是以前被称为维京雄狮,但现在的他也老了并且只剩下了半条命!要做掉这家伙看起来也不会是一件太困难的事情。”

  方森岩斜着眼看着他们不屑道:

  “是吗?要知道,在背后说说是一回事,当场面对又是一回事!我若是答应了你们,未必就能捞到太多的好处,相反还会因此而冒更多的风险------只要我们提着刀子和火绳枪一出现在刀疤亨利的面前,他就一定知道是我告诉了你们一切。然后这个粗鲁暴躁而强大的维京人就会发狂一般追杀我!将每一根肌肉纤维爆发出来的力量都不遗余力的施加在我的身上!如果那时候你们再软蛋的话,HYE,天底下没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事情了。”

  瓦特脸色有些变了,却是强笑道:

  “水手长别这么说,大家都是棒小伙子。不会出现这种状况的。“

  方森岩冷冷的道:

  “我不信……“

  他的语声拖得很长,却是没有半点犹豫之意,反而泛出了一丝冷酷出来。

  “除非,你们每个人能给躺在后甲板上的卡特来上一刀子。“

  除了方森岩的奴仆查理之外,卡特是船上最后一个“亲亨利派“的成员,他的右肺和大腿在那场可怕的箭雨里面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只能躺在后甲板的避风处苟延残喘。面前的这几个海盗若是手中染上了他的血,那么毫无疑问就代表着再也没有办法与亨利妥协。而瓦特这个人也是心狠手辣,知道这是唯一能够将方森岩挽留住的办法,马上就对旁边的两个关系极好的同伴使了个眼色,将卡特塞住了嘴抬了过来,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刀子!

  有了瓦特的带头以后,他的两个同伙自然也是随之效仿,然后这三个交了投名状的家伙就开始站在旁边对剩余下来的海盗虎视眈眈,很显然谁他妈要是敢于露出半点犹豫,那么这三个铁了心的家伙当然就是一起用还染着血的雪亮刀子径直招呼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