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八十章 偷渡

第八十章 偷渡


  方森岩先走到海边的一个镇子旁边,看到那种深夜还会点着粉红色灯光的发廊就走了进去,直接对老板娘说找两个美女来按摩――截止到目前为止还是正常的用金钱换取异性的流程――但接下来老板娘如果顺带做偷渡生意的就会问“两个美女够不够”。(手机访问:)

  正常的嫖客多半都会说差不多了,不过方森岩却是回答不够,至少要八个。至此两人的切口对上,老板娘通常会非常专业的叫方森岩进去,视房间的大小拿出一张地图或者一个地球仪,直观形象的问方森岩去哪里,然后给押金住下,上船前买票。

  现在的偷渡都做得十分专业了,还会分出头等舱一等舱,只要给钱,服务丝毫不逊色于普通的游轮,并且边防水警也只是在严打期间动动手,平时不怎么管――没了耗子那么要猫来干什么?从潮汕这边到新加坡大概要八天八夜,方森岩在这期间既不委屈自己也不刻意高调,平静的上了船,每天没事就在自己的舱房当中锻炼身体,船上的一切伎俩规矩他都是熟极的,半点异常也没有露出来。

  等到下船的时候,方森岩也不算是没有收获,基础属性力量再次提升了一点,达到了11点之高。他下了偷渡船以后自然就有人来做他的生意,方森岩却是常来这里的,直接到了新加坡集选区三巴旺的一处旅馆住下,这里华人的种族比例高达76%以上,虽然规定国语是马来语,但直接讲华语也有超过大半人都能听懂。

  新加坡本地更是在大量的炒作“新加坡传世真品会展”这个博览会,其后更是在之后的几天当中安排了中华慈善拍卖会,亚洲五百强企业峰会等活动,认为可以给在经济危机当中遭受重创的本地经济带来复苏之风。所以整座城市都十分重视,不过方森岩毫不在意,因为新加坡是典型的一城即一国的国家,其海陆空三军加上后勤都才不到五万人……这种程度的武装力量分布在这个超过五百万人的大都市当中,几乎可以说是象征性的威慑,对方森岩的威慑力就更几乎接近于无了。

  博览会的开馆仪式就在明天就会举行,毫无疑问,方森岩没办第一时间进入到那里,因为开馆的时候来的贵宾身份都非同小可,新加坡的总理以及各大国家驻外时节都可能参加,并且如果选择在那个时候动手的话,那还意味着要搞定这些家伙高规格的警卫等等等,这绝对不是一个有理智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方森岩的计划很简单,那就是等待开馆仪式那天过后,混入第二天的中华慈善拍卖会当中,看看是哪位富豪会拍下自己所要的那瓶酒,然后等这位冤大头离开的时候,自己再出面犯下一起惊而不险性质并不恶劣的抢劫案(因为只是抢喝一口酒),接着就可以低调而安全的飘然远去了。

  目前的唯一问题就是:方森岩必须进入到拍卖会现场,在第一时间确定买家是谁。

  因为哪怕是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这茅台酒是绝对不会作为拍卖的压轴戏上场的,而买家是有可能拍到了这酒就不等到拍卖结束再离开。所以若方森岩不到会场而是在外面守株待兔的话,那么十之都要错过目标。当然他也可以等在会场外面看电视直播,不过所谓的“直播”也多半会将信号延迟十分钟左右放送,目的当然是避免某些意外(比如忽然有人跳出来喊一句反动口号,裸衣脱裤作出不雅动作之类)作为缓冲。方森岩不能确定这一次的直播是哪种形式,所以他不愿意冒这个险。

  通常情况下的拍卖会都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除非你缴纳了一定保证金以后才可以进去。好在这一次为了博取好的口碑,这一次拍卖会的50%款项将会捐入相关的慈善机构,因此这等事情自然是要大张旗鼓宣传一番,那么记者是一定要多的,最好是全世界所有国家的主流媒体来了最好,一来是好宣传举办方的知名度和形象,另外自然是要顺带激发一下前来参加拍卖的富人露脸的攀比心情,以便卖出高价了。

  方森岩很自然的就打起了这五湖四海的记者主意,只要随随便便料理掉一个记者,然后鱼目混珠溜进去,自然可以轻松加愉快的捕捉到第一目标。当然像是中央电视台派来这等太过招人眼球的记者方森岩是没这个胆子去下手的,他反复研究了一番之后,便将目标锁定在了邻国马来西亚的沙巴州电视台派来的记者身上。

  新加坡与马来西亚比邻而居,两国关系今年来十分和睦,而沙巴州电视台则类似于马来西亚的一个省台,与国内的芒果台,江苏卫视的地位相类似。并且马来西亚人与华人区别并不大,方森岩将肤色弄黑一点,再嚼嚼槟榔,自然能扮个不离十。他的目的只是进场,等到沙巴州电视台的人发觉有同事没来到处乱找发觉真相的时候,相信方森岩早就得偿所愿了。

  新加坡扼守马六甲海峡,乃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极其重要的门户,方森岩之前十次跑船少说也要路过这里五六次,因此虽然不能称得上是地头蛇,但也可以说是人熟路熟。但凡跑船的人都会夹带私货,船只大的自然就夹带得多些,船只小的自然就夹带得少些。而方森岩在后面几年的时候深得那艘巴拿马五千吨级货轮船长的信任,因此也曾经主持过出售私货的“业务”,当然,敢于接手走私的家伙肯定都也有几分黑道手段的。方森岩便依靠着前两年结下的香火情,给了五千新加坡币(大概二万五千人民币),轻轻松松的买到了沙巴州电视台那一行人的情报,居住地点等等信息。

  在付给了足够的小费以后,方森岩成的住到了沙巴州电视台这群人的房间隔壁。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仔细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寻找有没有什么破绽。不过这帮人嘻嘻哈哈的,说的也多是当地的俚语,方森岩对马来话也是一知半解,若是他们放慢了说话大概连猜带蒙的能辨别出五成聊天内容,不过这些人聚在一堆十分兴奋,自然是叽叽咕咕的语速极快,方森岩自然是完全茫然。

  一直等到中华慈善拍卖会开始的前一天晚上,方森岩还是连半点线索也没能找到,但他此时的心志已是坚硬无比,挡在自己面前的如果是山,那么他就一定会尝试将山凿开,如果是石,那么他也会想设把石头砸裂!既然这帮马来人不肯给自己机会,那么就创造出机会来!他略略一想,便下楼去买了一包泻药,认准了沙巴州电视台那群人当中的一个身材与自己相仿的家伙,他是这群人当中为数不多睡单间的,显然身份不低,等到这些人晚上去宵夜的时候,便悄悄的潜了进去,将泻药放在了那家伙的杯子里面。

  这帮人说是去吃宵夜,其实吃完了又去酒吧玩耍,都喝得醉醺醺的回来。想必所有人都有喝醉的经历,那是一旦躺在床上就决计不愿意动弹的,但到了半夜必然口渴得要命。所以方森岩不要说下了一撮泻药,就是在那杯子里面拉上一泡尿这家伙也决计喝不出半点异样来。

  所以第二天早上,这家伙显然就面色青白臭气熏天的瘫软在床上了,他两腿发软连站起来都难,更不要说去采访了。一行人面面相觑,都在心里大骂废材搅屎棍,但这家伙背后的靠山很强,同伴也只能在无奈之下给他拿了些药物叮嘱了几句便赶时间去拍卖现场了。

  这群人前脚一走,方森岩后脚就进了房间,也不废话什么,直接拿了一把当地常见的巴冷刀架在了这家伙的脖子上,自然是吓得他屁滚尿流予取予求。方森岩拿到了一应东西以后,戴上了预先准备好的假发墨镜后顺手将这家伙打晕,再提起他放置在房间当中的备用摄录机健步如飞而去,看起来还真有几分摄影师的派头。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十分简单,方森岩直接打了个车到会场,那却是位于新加坡的一处高达三十五层的豪华大厦内,大概是由于博览会已经开办了两天,各种警卫力量都相当松懈,都在大笑聊天,看起来就算是路人要混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方森岩匆匆的走了进去将胸口的记者证一晃,便直接上了开办拍卖会的17楼,找了个角落装模作样的一站,便开始观察起周围的环境来。

  拍卖会很快就开场了,也没什么特别的新意,无非就是还是那些套话口号外加煽情。倒是那些坐在下面的名流士绅当中还有不少养眼的靓女,不过她们一个个都巧笑嫣然的挽着老头子,一看就是那种充分吸收了牛粪精华才能开得如此靓丽的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