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六十一章 红颜白骨

第六十一章 红颜白骨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这个蠢货!”金属导师芙萝娅疯狂尖笑的道:“你以为你赢了吗?”

  这时候,飞行魔钥匙已形成的巨大狂暴钢铁旋涡已经成型,更是衍生出了极大的恐怖吸力,契约者在其中或许能够勉强站立,走动,但发起攻击却是绝不可能了。她在飞行魔钥匙业已形成的恐怖风暴当中张开双臂,仰起了头,然后掏出了一瓶发出了隐隐约约暗金色光芒的药剂:”这是要耗费整整十点勋值外带一万点通用点才能兑换的强大药剂!并且还需要梦魇印记的军衔到了校级才可以购买!喝下以后不仅可以立即使我的生命值恢复到最大状态,并且还额外在我的身边形成一个临时护盾!护盾的生命值=我的最大生命值的三倍,也就是说,我现在的生命值已经达到了六百点!你能和我拼?你敢和我拼?现在你只有两个绝望的选择:要么被飞行钥匙魔钥匙形成的狂暴的钢铁旋涡撕裂成碎末,要么被我出去以后用金属裂片一寸一寸的把你身上的肉剐下来!“

  方森岩反手一把就撕去了上衣,露出了壮硕结实的上半身,一块一块的肌肉里面似乎蕴藏着爆炸性的力道,虽然浑身上下伤痕密布,但张开了双臂挡在门口的方森岩就像是一头负创的猛兽,更加的凶暴,疯狂,嗜血!他**了**从脸上流下的血痕,血腥的味道刺激得他的眼神若燃烧一般,充满了炽烈,狂妄,桀骜的意味。

  “我选第三项,金属导师!我选择留在这里,看着你被狂暴的钢铁旋涡活生生的撕碎!我会活下去,而你一定会死!!!!”

  金属导师芙萝娅哈哈尖笑,笑声中充满了嘲讽的意味,似乎连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她饮下了那瓶药剂以后,从口腔到喉咙处顿时都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暗金色光芒,连同腹部都有些半透明了,看起来就仿佛是吞下了一个太阳一般,然后那暗金色的光芒又蔓延到全身,最后在她的身周化作一层暗金色的护盾,表面甚至有着水光般的粼粼。

  这时候,所有的飞行魔钥匙已经彻底的疯狂了,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色恐怖旋涡,整个大厅当中的石壁,地面上连串的火星接连不断到了一起,刺耳的刮擦声几乎要将人的耳膜都要震破,死亡已经在疯狂的搅拌着一切!

  方森岩没有再说话,嘴角微微上翘,只是平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摊开向天,

  然后用中指指住了金属导师,

  邪恶的勾了勾,

  就和他以前跑船的时候在酒吧里面调戏女招待的动作没有什么两样。

  在这样的生死一线间!

  金属导师的拳头已经捏紧,她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怨毒的眼神死死的扎在了方森岩的身体上。她要看着面前这个家伙被这狂暴的钢铁旋涡活生生的撕碎,搅烂,活生生地凌迟,这样才能消解心头的仇恨之万一!

  在这个时候,整个大厅当中任何位置都会同时受到无差别的巨大伤害,在每一秒之内都会同时受到两把疯狂的飞行魔钥匙的攻击!

  因为飞行魔钥匙具有无视任何防御效果的能力,这个特效的优先级别甚至具备“领域优先性”这个恐怖的特效,并且造成伤害的频率也是极快,所以在当前的世界难度之下,其伤害就绝对不能太高,通常都很少有超过十点的,根据方森岩的计算,平均每把飞行魔钥匙的伤害差不多是6点。

  方森岩先前曾经被德科和菲尔两人引发的狂暴钢铁旋涡攻击到过,所以生命值大概也只有两百八十点左右。但是,他却拥有坚韧这个强大的天赋守护,每一秒也只会降低两点生命值,相反金属导师尽管生命值高达六百点,但她却根本无削弱疯狂穿行的飞行魔钥匙的伤害,每一秒受到的伤害至少也在12点以上!

  这就意味着,即使不算上双方自动回复的生命值,金属导师顶多也只能在狂暴的钢铁旋涡当中坚持五十秒,而方森岩却可以撑过两分半钟!这期间的差距方森岩早就算得清清楚楚,所以他才如此淡定。

  在狂暴的钢铁旋涡当中坚持了大概三十秒之后,金属导师开始发觉了不对劲,因为她的六百点生命值已经减少了一大半,只有二百四十点了,就正常的情况下来说,方森岩即使是携带着能够瞬间将生命值回复100%的药物,到现在也必然岌岌可危,而绝对不应该目前那副从容中带着淡淡嘲讽的模样,十分沉稳的挡在了那扇神秘而古老的石门之前。

  求生的本能使金属导师在疯狂的金属旋涡当中艰难无比的向前走去,一点一点的伸出手试图推开方森岩。而方森岩此时虽然在那仿佛台风肆掠的狂暴的钢铁旋涡当中同样也无攻击,但他双手抱在胸前,就这么冷冷的看着金属导师。这女人身为一个系契约者,如果在力量上还能自己强,那么方森岩也无话可说了。

  疯狂的风暴吹激而过,带来的是死亡的叹息和残忍的凌掠,方森岩冷酷的与金属导师对视,金属导师身上的暗金色护盾已经破裂,已经开始出现鲜血淋漓的大量凄厉伤口,她却是浑然不觉,那碧绿的怨恨瞳孔更是怔怔的盯住了方森岩后,忽然愤怒的尖叫着道:

  “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天生就拥有防御性天赋的MT(Main-Tank战术核心坦克)!一定是!”

  说着金属导师对准方森岩的脸就伸出了手来,仿佛要触及他灵魂最深处的秘密似的,但这个时候,狂暴的钢铁旋涡已经越发暴戾而疯狂,甚至沾染出了淡淡的鲜红。方森岩可以清晰的看到,金属导师伸到了自己面前的那只手臂上,护甲迅速的被一片一片切碎,剥离,接下来是皮肉,然后只余下了森森的白骨,最后连白骨形成的手指也在瞬间被切割成灰烬一般的散乱碎屑,最后被狂风吹去!

  看着这样惨烈的场景,方森岩叹了口气,心中忽然涌起了一股难以形容的淡淡惆怅,他垂下眼帘淡淡的道:

  “阿门。”

  吃力的关掉那一扇沉重而古老神秘的石门,方森岩将身后那狂暴的钢铁旋涡隔绝在厚厚的石壁以后,他的耳朵当中忽然清净了下来。背靠着石门坐了下来,从梦魇印记当中取出了一瓶事先准备好的清水喝了一口,**了**嘴唇将头靠在了石门上闭上眼睛开始休息。

  尽管身体休息了,但方森岩的思绪却没有停留下来。

  尽管金属导师变相的死在自己的手里,但方森岩依然要很肯定的说,她是截止到目前为止,自己遇到的最强的契约者,就算是加勒比海世界当中遇到的那个神秘女人“姿”,其实力也绝对在金属导师之下。

  而奴这个人的实力同样恐怖,单单是他召唤出来的那头巨大的厚甲剑龙,就算是在单挑当中直面传奇生物山怪,也有一拼之力!

  若是这两人不是一心一意放弃掉近战防御型的契约者,完全将之当做炮灰使用,方森岩其实也并不介意与他们进行进一步的合作。

  只可惜金属导师和奴两人除了彼此之间,根本就不会信任另外一个人了。他们就像是扑火的飞蛾,在孜孜不倦的追求着自己的理想和信念的同时,将其余的一切人物都当成了可以利用的工具。

  像是方森岩这么一个人当然不甘心只做一个工具,

  而且还是那种可以随时都被牺牲掉的工具。

  所以他们之间的矛盾其实是不可调和的,属于那种你不死我就难活的那种,一如是无产阶级与资本家那样具有着深刻无比的隔阂。所以先前的那一扇神秘而厚重当中的石门当中,注定就只能活着走出一方来。

  “天生就拥有防御性天赋的MT(Main-Tank战术核心坦克),嘿?听起来似乎很了不起呢,我喜欢这个名字。”

  方森岩用冷水拍了拍脸,甩了甩头站了起身来。此时他已是孤单一人,在这号称金属消化系统的防御阵线面前,也应该加倍的小心一些。其实严格的说起来,这里应该是那些哥布林重新改造古灵阁时候修筑的,也就是说只有五千年的历史而已——好吧,“只有”这个词语用得确实有点不大合适。

  出现方森岩前方的是一个长长的通道,通道至少有六米高,七八米宽,地面和墙壁是用至少五米见方的巨石拼接起来的,虽然经过了时间的沧桑和久远,但这里依然显得庄严肃穆,在墙边有着精美的浮雕和花纹。而通道的两边每隔六米左右,就会出现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高达三米的石制雕塑,雕塑要么是哥布林,要么是矮人,用不同的姿态高举着火炬,当方森岩小心翼翼经过的时候,它们擎着的火炬就会依次点燃,而远离的时候却会自动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