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六十六章 十步杀一人

第六十六章 十步杀一人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脚看起来踹得轻描淡写。却只见这**的小腿被踹得成了迎面的九十度钝角,白森森的断骨骨茬赫然显现了出来,痛得在地上抱住断腿不停的翻滚惨叫着。额头上的冷汗滚滚而下,哪里还有半点心思反击!

  方森岩这时候也不管他,顺便一脚,就像是要才转过头去,看着螃蟹很认真的道:“真是失礼,这么久都忘记自我介绍一下。我就是方森岩,恩,另外一个身份恰好就是被你抓走的三仔的大哥。”

  螃蟹后退了几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你……你……,怎么可能?”

  方森岩竖起子手指摇了摇:“一切皆有可能。”

  这句广告词从方森岩的口中说出来,却半点都没有好笑的感觉。

  “对了,我不得不非常遗憾的知会你一声,十秒钟内若是你不告诉我三仔在哪里,那么你就得想办法办个残疾证了。”

  螃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大概是由于手里还拿着枪因此拥有安全感的缘故,一时间还没领悟到方森岩的意思。而方森岩一般都是言出必践的,所以十秒以后,螃蟹的惨叫声就在这一处赌档当中回荡了起来。他的左脚从脚脖子处被方森岩一脚跺了下去,直接粉碎性骨折加粉碎性肌肉,看样子多半是只能选择截肢了。

  尽管螃蟹又对准方森岩射出了三枪,但他更是惊恐的看到,射中方森岩头部的一粒子弹竟是直接被歇歇弹飞了出去另外两粒虽然深入**,但方森岩却是根本不在乎,肌肉一松一缩,扭曲变形的几粒子弹弹头在强有力的肌肉收缩蠖动下被毫不留情的给推挤了出来,吧嗒的一声掉落在了地面上!这等诡异离奇的场景直接将螃蟹的心防击溃,于是哆嗦着断断续续的将一切事情都说了出来。

  原来螃蟹在场子里面的“货”一直都是从老大的老大上面拿,这样一层一层的被折扣盘录下来,赚得确实不多。结果他有一次认识了几名大圈帮的人,通过他们搭上了越南这条线。从卖家华里直接拿货,自然是钞票滚滚而来。

  不过这件事情终究是纸包不住火的,螃蟹这事情也没能瞒过他老大,要将他家法处置,螃蟹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越南这群人的扶植帮忙下索性反噬,将老大给搞死了,他手上有枪有钱,自然将小弟摆平得服服帖帖。却浑然不知已经渐渐的沦为了越南人的傀儡了。此时他身边的这两名保镖,就是来自于越南西贡那边的**。

  前一阵子越南那边就传来消息说要留意一群渔民,然后就将方森岩他们这群人的名字,特征一一都说了。结果昨天就有人来报风说,在旁边的一个大排档里面看到了似乎要寻找的人。

  结果一去就正好抓到三仔在那边端着一碗鱼丸狼吞虎咽。而且三仔根本也不像他们所说的那么窝囊,骨头很硬,他们整整拷问了一天也没问出半点东西来。

  当然方森岩最想知道的东西也从螃蟹嘴巴里面撬出来了那就是三仔被关押的位置,乃是在距离这里不远的一处高级豪华会所里面”…当然那里面既然是螃蟹这种家伙容身之地,自然也少不了黄赌毒了。既然螃蟹没有了利用价值,方森岩又盘问了另外那名**却发觉这家伙嘴巴依然很硬,方森岩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就拧断了这家伙的脖子,而螃蟹纵然苦苦哀求,也没能留下一条小命。

  方森岩随意整理了一**上,唯一的烦恼就是身上的衣服被子弹打烂了,走出去未免过于超凡脱俗,便随便在死人身上找了件衣服换上。他也并不担心警方已经如影随形的跟过来追查,似这种**内部的仇杀“”还是十分激烈的枪战仇杀…”甚至不少〖警〗察都会对这种凶杀乐见其成。

  因为这些带枪的黑帮成员如果没火并死,那么搞不好以后逮捕他们的时候就应该〖警〗察冒着他们的子弹来追捕犯人,承担这巨大的风险了。并且就算是警方认真起来方森岩也并不担心,因为别看电影电视里面演得〖警〗察破案如神,但实际上的破案率平均不到20%,哪里有那么多福尔摩斯断案若神的家伙?不过话又讲回来,如果真的〖警〗察排查到了方森岩身上,担心的应该是他们才对“…………

  (顺便吐槽破案率之低下确实不假:如果不信的话,单就杀人犯来说”“一一看看那些脑子秀逗了跑去参加电视选秀,征婚被认出来的悲催杀人犯,你就可以推论出来很多残酷的事实:因为还可能有参加了这些节目没被认出来的杀人犯,更多的是脑袋瓜正常根本不参加这些节目的杀人犯……天哪!为什么这么多没被〖警〗察抓到的杀人犯!)

  关押三仔的高级豪华会所并不太远,只耗费了方森岩区区五分钟的时间,然后他进入会所里面以后洒出了三千港币小费,便轻而易举的接近到了这处会所的顶楼,这里一看就有一种“闲人免进”的安全感觉,能够呆在里面的只有两种人,要么则是贵宾,要么则是囚犯。

  很显然,方森岩的低调便在两名五大三粗的警卫面前被迫终止了,就连港币开道也同样不管用。所以端起了敬酒反而被直接泼回来的方森岩也只好直接请他们喝罚酒了事,好在方森岩今天虽然大开杀戒,但也不至于对不相干的人要下毒手,因此也只是将他们打晕塞到了旁边的杂物间里面了事。

  会所的顶层却完全依照日式的风格来进行的装修,地面上是洁净整齐的榻榻米,旁边是素雅的屏风隔断,还有呈现出huā苞状的壁灯,看起来十分幽静。仔细看去,顶层至少也有好几十个房间,因为螃蟹当时只说是为了方便越南人前来接人,便将三仔关在顶楼,并没有在说出详细位置,而方森岩也未料到顶楼这么大,他唯恐惊动了看守三仔的黑帮份子打草惊蛇给三仔带来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也不便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搜查过去,因此当真有些老鼠拉龟无处入手的感觉。

  无奈之下,方森岩便将那两名警卫拖了进来尝试将之叫醒,无奈当时下手的时候太狠,结果这两倒霉家伙应该是都陷入了深度昏迷。方森岩发觉这个举动是徒劳的之后,便只能把这两人抛到了旁边的一处供电房里面让他们继续睡了,而他顺带就扒了一身警卫服穿上后,就站在门口等着其余的进出的人。

  会所通常都是在下午六点以后才会热闹起来,这时候才是中午没过多久,自然是十分清静。方森岩等了好一会儿才从门外走了一名娉娉婷婷的女郎进来,她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置着精美的茶具,而这集子看起来斯文秀美,更难得的是极有气质,应该是会所的那种顶级服务生了。

  方森岩见了她的模样,便走了出来挡在了她的面前道:“小姐,请问螃蟹哥住在哪里?”

  那女子鄙夷的扫了一眼方森岩身上的警卫服,眉毛一扬根本就不理会方森岩,就要继续前行。而方森岩唯恐夜长梦多,好容易等到了她,又怎么肯轻松放过,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一把就攥住了这女子的衣服:“螃蟹住在哪里,说!”

  “二人督揪礼督二亡逛才弓亡估(冷硬大声呵斥道。

  方森岩顿时有些愕然,没料到这女人居然是牟〖日〗本人。

  正在方森岩愕然间,这时候从前面的通道当中已经出现了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正在试探性的张望,看到这边的情形以后,立即大声喝骂着奔跑了过来。应该是方森岩这样拉扯住女人的衣服实在是颇为不妥,很容易令人联想到某些不付钱就想染指异性**的违法不良行为。

  这两个男人嘴巴里面当中有一个是呼喊的日语,另外一个人却是说台湾话,当然无非就是要方森岩放手的意思,当然还要加上几句不大和谐的话。而这两人奔近以后,已是直接动手了!扇耳光,挥拳头,脚踹一起都来。若方森岩是个普通人相信早就被打得趴下了。

  方森岩本来自觉认错了人有些理亏,连续闪避,招架了几下也不还手,但那名〖日〗本人却是发觉自己拳拳落空,大概是恼羞成怒的缘故,反手从腰后掏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当胸便刺。方森岩顿时火上心来:老子就算是刚刚调戏了你老母,也不至于就要我的命吧?他乃是一路杀过来的,心中凶念复炽,便松开了那女人,向后迅速抽身退去。

  这两名打手哪里知道正在步入死亡的陷阱?他们自然是紧追不舍,结果刚刚追进旁边的配电室,顿时就被躲在旁边的方森岩一步跨出堵住了门,那〖日〗本人继续怒吼着一刀前刺,方森岩眼中一抹嗜血的寒芒闪过,一拳挥出与之硬撼!

  血肉之躯VS钢铁!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