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十三章 哥就非亵渎不可了!

第十三章 哥就非亵渎不可了!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原来在指环王世界的所有的精灵当中,以过“不死之地福址王国埃曼……”的精灵最为高贵,他们被叫做“日精灵(EevesofTheLight)”,因为他们在不死之地沐浴着神衬的光辉。当然这些家伙是很罕见很强大的,也似乎没在电影里面出场过。而不死之地你可以理解为精灵的神国,据说在中土大陆之外很远的地方。

  其余的精灵包括辛达精灵、兰多精灵,泛指甚至可以再加上埃尔达人以外的阿瓦瑞精灵。而极少数的精灵在不死之地见过神村,偏偏又因为航行漂流……或者是转世到了中土大陆上后觉醒,所以就是不亮不暗的“灰精灵“(GneyEeves)”,虽然他们同样又属于夜精灵的范畴,但是灰精灵因为苋过神村,所以比其他夜精灵都高贵,因此对他们的更恰当的叫法不是灰精灵,而是“黎明精灵(EevesofTheTwieight)”。

  在所有的夜精灵的观点里面,黎明精灵是可以引领他们到达圣地埃曼的领袖。在很很罕见的恃况下,一些直接在中土大陆转世的灰精灵也有可能回忆起前世的一些片段信息,从而忽然进阶为黎明精灵……就像是雾歌这样。

  面对这群精灵气势汹汹的叫骂,方森岩顿时闻言大怒:尼玛B啊,肮脏的人类?我哪里肮脏了?

  你们欺负精灵妹子就不说了,哥看不下去想办法把她弄过来呵护照顾,你们居然现在跑来叫我不要亵渎??

  更重要的是:乃们有长眼没有,是她自已靠上来的!

  听得这些精灵慷慨jī昂的痛斥自已,方森岩一个人肯定是无法在语言上与N(N大于10)个精灵抗衡的,但是—方森岩也是个平生受不得冤枉的,他一时间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我仆你老母的,哥明明是好心坐在这里都没动过一下,全部都是被动受害,你们居然冤枉我???”

  “什么叫停止你那肮脏的躯体对她的蓑渎?”

  “我靠,今天我他妈就还非亵渎不可了!!!!”

  方森岩的脑海当中一边非常恼火的穿梭着这些想法一面在愤怒之下龘身体已经被本能支配,右手已经老实不客气的往精灵妹子的xiōng前报复xìng的探了过去,然后顺着那动人的曲线直接登巩方森岩那一把抓上去以后,只觉得手上传来了一种几乎要融化掉的温软感觉,偏偏使力以后却是而富有弹xìng,忍不住喉结都上下贪婪的抽动了一下。那些精灵们的愤怒吼叫在方森岩耳中听来,终于有一种报复的快慰了。

  “咋了,哥这才叫亵渎知道了吧?亵渎了你又能杂的?”

  这时候开始回味的方森岩忽然觉得:精灵妹子上身穿着的那一层藤蔓织成的上围真的变得无比的碍手起来。他甚至恨不得两三把将之扯掉直接把玩那两团尚有青涩的柔软了。呼吸也忍不住粗重了几分几乎要有双手齐上,口手并用认真仔徊把玩的强烈冲动。

  雾歌妹子却对方森岩这个严重违反中华人名共和国刑法第Xxxx条足以处以三年以上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的严重xìngsāo扰行为却是浑无所觉完全没有受害者乃至正常少女的羞涩惊怒反应,甚至连要反抗的意识都木有,更是没有理会自已的族人,继续依偎在方森岩的怀中仰望着阳光。

  她的发丝飘散在那阳光下,微微飞扬,甚至散发出点点的亮晶晶的光芒—看起来如梦如幻,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很不真实了。

  那些在牢房外面围观外加怒骂的精灵完全已经出离愤怒了死死的抓住牢房的铁栏杆,声嘶力竭的狂叫了起来。简直像是祖坟被掘了一般。

  这时候精灵妹子才停下了歌声,望了望族人然后转过头来诧异的看了方森岩一眼,最后低头着了着他按在自己xiōng部的那只魔掌,似乎很惊奇他们在纠结和闹些什么,接着继续非常淡定的继续张开小嘴唱起先前的那天籁之音起来。

  但不知道为什么,当雾歌妹子转头过来很淡定的看了方森岩一眼以后,方森岩就像是被那宁静的眼神给洗涤了一下似的,热腾腾的yù望一下子就平息了下去,尽管精灵少女都没做出任何拒绝……连象征xìng的都没有““方森岩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讪讪的将手抽了回来。

  这时候那些精灵族人大概也看了出来怎么回事,百卝度卝贴吧卝他们虽然愤怒,却还不至于完全事理不分。事实上没有一名女xìng精灵会在遭受到这样的侵犯下还如此平静“除非她是自愿。

  这也是精灵们最不愿意见到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来说,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使得人类始终被视为低一等的生物。只有那些十分杰出的具有高贵血统的英雄,才是能获得精灵们认可,可以平等对待的对象。通常恃况下普通的精灵与人类相恋,多半会招致绝大部分族人的抛弃!

  然而雾歌这个平时很不起眼的精灵少女,却在这样一个肮脏污秽的地方,在并不刺目的阳光下,轻声的唱出了只有黎明精灵才能演绎的“黎明之歌”……呼唤出大自然的共鸣!这就注定了她之后的身份必然遵崇无比……二这就造成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命题,并且还是在之前从未出现过的命题:黎明精灵和一个普通人类相恋,怎么办?

  抛弃她?绝对不可能,瑞文戴尔已经整整三百一十七年没有出现过新的黎明精灵了!

  接受她?这就得意味要默认一件事情,低贱的人类也可以亵渎精灵,而且是一个黎明精灵!!单单是这样的想法就已经令得这些顽固的精灵们抓狂了起来!这样矛盾的事实使他们浑然忘记了当前的恶劣处境,不停的唉声叹息着,就连几名长老也在一旁默默摇头叹息,不停的期望着自然女神给予神谕指引。

  黎明之歌似乎很长,又似乎很短。虽然是以“歌”宇来命名,却其实是精灵本身与大自然的共鸣,就像是婴儿初生时候的啼哭,大海潮起潮落时候的喧嚣惊蛰时候天空鸣过的第一声惊雷!等到雾歌的小嘴缓缓闭上的时候,那声音都随之袅袅,丝丝缕缕,久久不散仿佛要盘桓在你的耳中,心里永垂不朽一般。

  天概是因为有些口渴的缘故吧,一曲唱完的雾歌舒服的在方森岩的怀里挪了挪,丹凤眼一瞥似乎在警告方森岩保持靠枕的姿势不许跑也不许动,然后伸手到旁边的桶里面想舀一瓢水喝。但旁边的那个木桶里面的水质实在是难以恭维,微微发黑而且里面还飘浮着腐烂的衬叶。这例也不是半兽人要**他们,而是这帮粗鲁而肮脏的家伙自已也喝这种水的嗮天生就爱洁的精灵平时都是自己收集lù水来饮用,就连诸泉也不会随意喝下。这种水雾歌不要说喝,就是沾到也觉得恶心当然就立即放弃了方森岩见她眉头微蹙便反手伸到身后,从空间里面拿出了之前就准备好了的补给水,当煞方森岩没有忘记将盛水的器皿会自动伪装成本世界的样式。

  雾歌妹妹很是惊奇的看着方森岩的手,好奇的道:“怎么做到的?”

  方森岩一笑,似大哥哥宠溺妹妹一般mō了mō她的头发道:“乖,快喝。”

  雾歌的抿着,喝得很是秀气,却是整整喝了大半杯然后递给了方森岩,神情自若的道:“你要喝吗?你很喜欢mō我的xiōng吗?”

  方森岩本来正在喝水,听到最后一句话立即“噗”的一声从嘴巴里面喷了出来狼狈无比的擦着,干笑道:“那是意外,我不小心的。”

  雾歌妹子似乎无意的用纤细的手指在空中晃动着,百卝度卝贴吧卝似乎要将阳光卷动似乎的,她的皮肤甚至在阳光下白得有些透明,看起来就像是瓷器那样精致。她用一种理所当然的语气淡定的道:“你是我寻找到的守护,所以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在意的。”

  外面的那些精灵听了眼前一黑,沙文棘木悲愤的在牢房外面大叫了起来:“尊贵的黎明精灵阁下!你不可以找一个牟微的刚铎人做守护—而且这个刚铎人还是黑头发的!三千年以来,刚铎从未出现过黑发的王室成员,我们不能接受这么一个从头到脚都流淌着平庸的男人做你的守护。”

  雾歌妹子连头都没回的淡淡道:“是啊,就在六十分钟首,友善的族人将我从温暖前推开,一个从头到脚都流淌着平庸的男人却能让我重新沐浴在阳光下。你们的反对,对我来说毫无意义,也毫无效力。他是栽的,我也是他的。”

  方森岩愕然,有一种想要内牛满面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受宠若惊的惊喜“而是一种股票被套牢的崩溃。好在就在这个时候,从外面忽然走进来了一群强兽人,这群强兽人都是双眼赤红那种,他们先粗鲁的将放风的精灵赶了回去,然后看守长格科罗慢慢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种与本来的憨厚凶残完全不搭边的狡狯,指住方森岩慢吞吞的道:“就是他。”

  两名强兽人一挥手,便走进牢房当中把方森岩带了出去。雾歌妹子yīn沉着脸看着这两个强兽人,刚刚才觉醒成黎明精灵的她,也必须要经过锻炼和学习才能够开发出自己的能力,否则的话,也仅仅是在身体素质上强大一些而已。方森岩对着礁石微微摇头,然后竖起了大拇指,一笑后便毫不反抗的跟随着强兽人走了出去。

  这群强兽人押送着方森岩走出了牢房,果然不出方森岩的所料,与内环的松懈相比起来,外层可以说是戒备森严,似乎连半只苍蝇也别想飞出去。而方森岩走出了监牢以后,看这些强兽人带着自已前行的方向,嘴角lù出了一丝冷笑:“果然是要带我去那个地方啊,看来,我抛出的yòu饵已经开始被咬钩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