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二十六章 腹中断指

第二十六章 腹中断指


  这条绳梯乃是用一种常见的藤蔓搓成,至少可以承受三个人的重量,不过因为看起来这绳梯挂在这里已经有些年头,显得有些腐朽了,手一握上去略微使劲,就可以感觉到绳索上有尘屑簌簌而落,洒落而下,因此在攀爬的时候方森岩都显得小心翼翼,如屐薄冰,好在最终还是有惊无险,成功登顶。

  攀登上了峭壁之后,前方依然是被万丈绝壁夹着的山谷,山谷当中依然生长着稀疏的松林,天色已经大亮,两人也不知道是因为心理作用还是当真中毒,居然同时觉得隐隐头晕,心中恐慌无比也不敢多加逗留,辨明方向后继续向前狂奔。

  直到方森岩听到树顶上有鸟雀鸣叫,并且看到松枝上也抽生出了嫩芽,这才停了下来累得瘫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老半天才缓过劲来。

  与先前的那片死寂的松林比起来,这一处松林显得生机盎然得多。两人从被押送上雪峰起就没怎么吃过东西,算起来一天一夜的时间内不过吃了半条鱼罢了,在先前夺路狂奔的时候早就消化得一干二净”这时候两人既然脱离了危险的地段,立即觉得肚子里面饥火中烧。略一搜寻,两人找到了不少松子,这些松子因为是在严寒下生长出来的”所以外壳颇厚,若是普通人估计得拿石头来砸,方森岩和礁石倒是和嗑瓜子一般,一捏一个准儿”好在里面的松子也是相当美味吃下以后算是勉强果腹,两人便打起精神来搜寻猎物。

  在这样的松林里面,礁石也曾经在现实世界里面狩猎,因此之前的猎捕经验就派上了用场方森岩还在图谋一只树上的瘦鸟,没过多久礁石就捕了一头肥大的雪獾过来。

  这雪獾十分凶恶,若是在现实世界里面要捕捉的话,那么是离不得猎枪的”徒手的话就很难说是你捕捉你吃肉还是它捕捉你饱餐了,好在方森岩和礁石两人也都不是普通人,逮住子直接对着脖子一扭,非常干脆的“咔啪”一声就将之做掉,血也不用放了。直接让血浸在肉里面,烤出来才更加鲜嫩。(现实里面也有人喜欢杀猪不放血这样弄出来的猪肉腥臊味道会重很多”不过有的人则认为是美味,我有个亲戚就好这口,现在每年过年都去买一头生猪不放血屠宰之。)礁石此时眼睛里面也饿得直冒绿光,顾不得休息了麻利的将之开膛破肚以后用雪搓一搓就烤了起来,这时候在强兽人身上搜来的盐巴和火种就派上了用场,两人对着油汪汪的獾肉狼吞虎咽,几乎没将舌头吞下去,但总算是吃了个饱,身体的状态也大致恢复了八成。饱餐一顿之后两人按照丛林当中的习惯将血迹肠肚,骨头这些都归总到一起后准备埋掉”目的自然是要避免那股气味引来可能存在的猛兽,遇到不必要的麻烦。然而就在掩埋的过程当中方森岩忽然咦了一声,用木棍将獾子的那——噜内脏翻了翻挑出来了一根血糊糊的东西,两人看清这东西的模样以后,脸色立即变了。

  那赫然是一根血肉模糊舟手指!

  两人对望一眼”忍不住胃里一阵翻腾,不过还是忍着没吐出来”只是铁青着脸继续血糊糊的翻找”接着却没什么新的发现。

  遇到了这等突发事件,两人越发觉得这里诡秘而邪异,心中更是浮现出了巨大的疑问:看这手指的新鲜程度一“…莫非前方有人?哪里还敢多呆”趁着眼下吃饱喝足精神头还好,赶忙继续前行。

  一行人走出了几里地之后,松林也变得稀疏了起来”忽然,在前方探路的礁石神色大变,猛然伏地,然后匍匐而行藏到了一株松树的后面。方森岩的神经也随时处于紧绷当中,见到了礁石的模样,马上也将精灵妹子藏了起来,自己也找了个地方匿藏起了身形。

  两人小心翼翼的躲藏了一会儿,却发觉没有什么异动,方森岩甩了个探询的眼色过去,礁石脸色郑重的向着东面打了个手势,方森岩顺着方向看去,脊背上一股寒意也浮现了出来。

  就在距离两人数百米开外的地方,出现了一处简陋的营地,营地虽然草草搭建,但是可以清晰的看出,这种建筑风格却正是强兽人和触手怪所独有的。而就在营地旁边的一株老松上,斜靠着一名身材魁梧的强兽人”他似乎正在警惕的观望放哨,营地里面还有七八名强兽人似乎正在小憩,东倒西歪的卧了一地。

  两人躲藏起来仔细观察以后,更是发现西面同样也有一个强兽人的营地”这两个营地将整条山谷的狭窄处牢牢的卡住,无论是谁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悄悄潜伏过去,也决计无法躲过两处营地哨探的监控。

  方森岩两人冒着随时都会癫狂而死的巨大风险泅渡湖泊,目的就是为了逃避强兽人的追猎,谁知道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居然会在这个鬼地方碰到如此大规模的强兽人营地!看起来至少也有十几头强兽人在这里建立了临时营地啊!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通过那松林的!

  两人屏住了呼吸,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上半口,趴伏在地上蹑手蹑脚的向后退去,但就在这个时候,被放在了不远处的精灵少女却是无意识的扭动了一下,撞到了旁边的一株松树!

  这株松树并不粗大”树冠上却积了不少的雪,雾歌一撞之平”雪哗啦哗啦的簌簌而落,顿时弄得声势不小,若是在平时这样一撞当然算不了什么,但在这寂静的松林里面,除非强兽人的那几名探子是瞎子,否则绝对不可能错过这种动静。两人的脸色都是一片死灰,趴在原地连动也不敢动了。

  然而两人戒备良久,耳中听到的只是松涛阵阵,眼里看到的尽是孤林寂寂”预料当中追杀而来的凶残敌人却没有半点动静。此时方森岩心中一动,探头出去望了一望,忽的压低了声音道:“那个放哨的就一直没有动过。”

  礁石也狐疑的探头看了看”疑惑道:“是的难道他睡着了?”

  方森岩深吸了一口气道:“那些在营地里面躺着的强兽人也半点都没有动过。

  方森岩眼里闪动着一种疯狂而了然的光芒,一面说,一面竟是站了起来从遮蔽处走出去,试图靠近那一处危机四伏的营地。礁石深吸了一口气:“难道……”,”

  方森岩的脸上露出了一种诡秘的冷笑,他开始不加掩饰的靠近强兽人营地,那名哨兵依然一动不动。方森岩走到他的身边,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哨兵就保持着站岗的姿势,僵硬的横着直摔下来,然后碎成了几块,就像是一具被推倒的冰雕。

  两个营地里面,全部都是冻得僵硬的冰尸,敲一敲都梆梆直响这些强兽人应该也是和方森岩他们一样”泅渡过湖泊以后来到此地扎营”先前在湖岸峭壁上留下的那道绳梯应该就是这些强兽人留下来的。而经过两人的仔细检查以后,发觉这些尸体上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奇特的三角形伤口。

  奇怪的是,伤口都是分布在躯体正面的位置,这些伤口很深,但都不在要害的部位”从正常的情况上来说,绝不可能成为这些健壮的强兽人致死的原因。

  方森岩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尽管揭开了这两个营地的真相,却陡然跌落入了另外一个巨大的谜团当中去。而这时候,礁石忽然像是想到了一件事,眉头一皱认真的道:“这里还有活人!”

  方森岩的瞳孔一下子收缩了起来,他立即也想到了事情的关键点,上。那就是先前从獾子肠子里面发现的那一根血肉模糊的手指!眼前的这些尸体也不知道死了多久”全部都被冻结成了冰尸,肌肤坚硬若铁,尸体上也根本就没有被野兽啃噬的痕迹”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那头雪獾饥不择食,这些冰尸的手指也绝不可能出现皮肉翻卷血肉模糊的新鲜状况。

  两人按捺住恐惧的心理,接下来仔细的翻找了一下两个营地,找到的最有用的东西就是一些御寒的兽皮衣物,这些东西虽然破烂,不过保暖性能还是很好的,两人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套在了身上。

  在旁边的一个木箱当中,还寻找到了两袋子烈酒……这是没有被掺杂过血水的真正酒类了。喝下去辛辣得仿佛是一把小刀子从口腔一直割伤到了胃部,接着便是烧烘烘的暖意向四肢百骸延伸。

  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了一件很奇特的木制品”这东西就像是一根被翻倒过来,四脚朝天的凳子,还有两根长长的木棒平行的被绑在上面,似乎用来抬什么东西。两人研究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有些迷惘”却始终找寻不出应有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