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六十四章 拜访帕克

第六十四章 拜访帕克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此时正所谓几家欢乐几家愁,在这边出现的一等任务被一抢而空之后,接到任务的人十个有七八个当然是唉声叹气十分懊恼,但接到了任务的人很多也是满脸苦涩看着那些任务要求一头雾水。倒是此时还剩余下来的三名召唤师顿时成了红人,围着想要讨个主意的人比比皆是。

  然而方森岩在此前已经对这个世界已是绸缪以久,更是在进入战场的时候,不惜耗费整整4点功勋值也要进入阿凡达世界!对各种各样的可能出现情况相信都预案推算了几十次,又怎么可能在这么一个区区的任务面前吃瘪?自然是xiōng有成竹了。

  因此看着眼前的这幅乱样,方森岩独自在旁边站了一会儿,忽然大大的打了个哈欠,坐在了旁边的松软沙发上,看起来十分疲惫的样子干脆靠在上面,看起来都要沉沉睡去的模样,都完全不将自己的任务当成一回事。

  这时候原湛正皱着眉头打发点拨了几个契约者任务的关键,看到方森岩的这幅做派,眼神精光一闪而过,却是直接走了过来微笑道:,“水手你怎么不去忙?”方森岩张开眼睛,看到是一路上都十分谈得来的原湛,这才很是无奈道:,“我抓的东西是旋扇蜥蜴,只有在夜睁才出现,白天根本就像是枯枝,难道要让我一颗树一棵树去找?现在跑去干嘛?”

  原湛沉吟了一下,yù言又止,最后还是为难的道:,“原来是这种生物哎,这是以前地球上完全都没有出现过的生物,我对它也没什么研究,实在是没办法帮上忙啊。”

  方森岩耸耸肩遗憾无比的道:,“看来只能等到夜间这蜥蜴活动的时候去抓了。”

  原湛lù出一昏爱莫能助的表情,然后转身走掉了,在离开了很远以后,这才接通了与姿的通讯:,“您要我盯着的那个人看起来没什么异动”他的任务难度也很大。”

  ,“我始终觉得这个人身上有我看不透的东西,并且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觉得在哪里见过他。”

  ,“我想您一定是记错了,大人,这么一个强悍的辅助,如果之前曾经见过的话一定不会忘掉的。”

  ,“礁石的天赋毋庸置疑,莫干沙的战斗能力也是有目共睹,但是我每次见到这三个人,却总是觉得这个水手才是领头的总之不管怎样,一定要把他盯死实在是有必要的话,甚至可以动用一些非常的手段!”

  ,“知道了,您的意思一定会得到贯彻的。”

  ,”

  ”

  方森岩继续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按照之前的计划,他也让礁石和莫干沙两人先分散一下,各自去完成自己的任务。毕竟这两个家伙之前的表现也肯定惹起了一些人的注意树大招风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着玩的他们分头走掉以后也意味着可以带走很大一部分盯在了王牌团队身上的注意力。

  更关键的是,现在的光照会势大,剩余的下来的契约者也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因此目前契约者当中的主要矛盾也是集中在了光照会与其余的契约者之间。这种情况无疑是对方森岩极其有利的,毕竟浑水才能mō鱼嘛。

  等到几乎所有的契约者都离开了基地以后方森岩才不紧不慢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走出了外生物实验室,带上氧气面罩顺着跑道径直向着西面走了过去。很快的,在他的前方出现了一幢大概四层高的灰sè钢铁建筑,显得坚硬,稳固,顶部有各种天线,太阳能发电组板等等,看起来和航空母舰的上层舰桥建筑物类似,只有水蓝sè的落地密闭长窗给其增加了几分浪漫的梦幻sè彩。

  这里就是整个地狱之门的核心建筑,营运中心(O

  ,直接的一点来讲,你可以将之看作是地狱之门里的办公室,通讯中心,会议室和RDA的行政工作人员使用的宿舍的综合体。如果在一瞬间将这座建筑物和里面人类一起摧毁,那么整个地狱之门基地便都会因为失去领导层而陷入瘫痪。

  方森岩走到营运中心门口,没有想象当中的守卫,RDA严格的说起来毕竟也只是一个商业公司而不是军事基地,更何况在距离地球5光年外的这个星球犯罪很简单,但要想逃脱随之而来的惩罚很难一……一除非能像杰克萨利先生那样演绎一段不可复制的传奇经历,最后连热狗,NBA,大屁股的妞儿,丁字kù,大麻,故乡,甚至父母给予的**也彻底舍弃。

  营运中心里面是一片繁忙的景象,有大量的工作人员在里面穿行,就仿佛是蚁巢当中忙忙碌碌的工蚁。方森岩这今生面孔丝毫不能引起他们的关注。

  在与N个人擦肩而过,顺带穿棱过一条又一条的钢铁走廊以后,方森岩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出了一个矮个子干瘦老家伙,正是金矿,他尽管戴着礼帽拿着文明棍,却也像贼踩点那样东张西望,似乎在观察着盗窃以后逃走的最佳路线。

  很快的,来到了顶楼,这里有一个占地面积超过了五百平米的大厅,大量的环形并列电脑将这里面塞得满满的,当然还有那些忙碌的电脑操作员,坚硬的大型钢铁框架窗户使所有人在控制室就能眺望壮观的地狱之门全景。

  在大厅的〖中〗央摆放着一个超过十平方米的全息投影仪,这个像圆桌的机械能以全息影像的方式显示各种地理地形资料,以及工作人员扫描的数字地形图,这里也是工作人员开会讨论的场所。

  看到了这一具全息投影仪以后,方森岩确信这里就是自己要来的地方,所以他很有礼貌敲了敲门,遗憾的是没有人理他,他叹了一口气,然后主动退后一步,金矿则tǐngxiōng凸肚的很不客气的摆出了恶霸的风范,一脚踹了上去,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入其中。

  浓重的速溶咖啡味道立即充斥了方森岩的鼻腔,在那些令人眼huā缭乱的电脑间隙当中,方森岩努力的张望了一平,终于见到了一条过道上被铺上了一条长约五六米的绿sè毡子,在毡子的尽头,放着一个翻倒的茶杯,茶杯的口对正了毡子的对面。

  一个看起来三十来岁的男子在毡子的对面挥起了高尔夫球杆,然后轻击一只白sè的高尔夫球,让它滚向了杯口。令人遗憾的是它撞击在了杯牟的边缘上滑了出去,接下来这种遗憾连续发生了三次这男子嘴里很是烦躁的嘟囔了一声,然后便打算去拾球,不过他马上就中止了这个动作,因为方森岩已经代劳将对面的球拾了起来,然后笑着走了过来:,“帕克先生,你的肩膀太僵了,如果在使再手腕的力度更加柔和一些的话,那么应该效果会更好一些。”

  这个将白衬衫扎在灰sèkù子里面,挽起半截袖子打着领带的男子便是地狱之门当中权力最大的人:主管帕克塞尔弗里奇(P

  他看了方森岩一看,脸上lù出了方森岩都已经相当熟悉的厌烦之sè,不过思索了一下,还是很快的道:,“哇哦,在地球的时候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少尉,不过我似乎不记得有基地的人员名单当中有你——好吧我承认或许太久没有呼吸到新鲜空气让我的记忆力变差了,不过如果要让你刚刚的话更有说服力的话,那么来三个,哦,不,哪怕是一个漂亮的一杆进洞)是必不可少的。”

  方森岩笑了笑道:,“我赞成你的观点。”

  然后对着帕克伸出了手,帕克耸耸肩,将自己的球井递了过去。

  方森岩在绿sè毛毡的尽头看了看,试着挥了挥杆,接着他摇了摇头,显示出不满的神sè,然后将杯子放到了通道的尽头,自己则站到到通道的另外一端,两者之间的差距至少有三十米。帕克顿时走了过来阻拦,脸上lù出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神sè道:,“啊哦,少尉先生,这里的仪器修理起来的费用非常昂贵,通常都是以,百万美元来作为基准核算单位……”“方森岩就在他走过来之前,扬杆,击球!

  那只白球飞出,在空中划1出了一个呈现出占度角的平滑弧线穿越了三十米的距离,准确的落入了对面的杯口当中,对于一名感知和敏捷都不俗的契约看来说,这件事情再简单不过。

  而帕克先生却发呆了几秒,接着热烈的鼓起卑来:,“真是精彩,在我下一次玩球的时候一定会按照你的意见来办的…

  一一“现在我们可以谈谈了,来找我有什么事?”

  看着帕克将球杆和高尔夫球递给了旁边的女秘书,方森岩迅速的转头望了望四周:,“我们可以去您的办公室谈吗?帕克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