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一百零九章 交流

第一百零九章 交流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零九章交流

  但就在这两头狂尾兽已经失去了目标的时候,方森岩却从掩蔽的大树后面跳了出来,故作慌乱的夺路而逃!

  剩余的两头狂尾兽立即抛弃掉了重伤的同类,毫不犹豫的衔尾狂追!它们在移动的时候,很有一种蛇类在水中游动的感觉,浑身上下都在扭动,却是带着无声无息的威胁和迅捷,那么强大的巨兽在密林当中穿行,楞是连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不过它们追出了不到五十米以后,便停住了脚步。

  因为四下里都有密集无比的沙沙声传递了过来,那声音密集,细微,若春雨落地,若春蚕食叶,却是无边无际的浩淼融汇,从四面八方直涌了过来。很快的,黑暗里面就出现了一点一点的红sè光芒,整整齐齐的并列着,一眼望上去,便有一种若军队般的平静凶残!

  这时候,前方奔跑的方森岩停住了脚步,转过了头来冷冷的望向了这两头强大的猛兽。只是这两头狂尾兽已经无法再追击他。

  因为它们业已被数量惊人的迅猛兽直接包围了,包围得密密实实,甚至连风声都透不出半点。

  对于这些强大的巨兽而言,单只迅猛兽只配是处于食物链低端的存在。然而当这种悍不畏死,凶残无比的生物形成了足够数量的时候,那么就将会是任何生物的恐怖噩梦!

  方森岩微抬下巴,所有的迅猛兽同时猛扑了上去!

  五分钟之后,一头狂尾兽已化为了大堆的白骨,另外一头还在几十头迅猛兽的轮番扑击下,凄厉无比的嚎叫着,这个时候,带伤的老穆尔博也匆匆的赶了过来。他一见到那头正在被迅猛兽狂攻,苟延残喘的狂尾兽,认真的凝视了一会儿,顿时脸上lù出了惊怖,惊奇,伤痛,意外的神sè,突然用纳美语询问道:

  “伊姆嗒嗒?”

  老穆尔博喊出了那一声之后,这头重伤的怪物忽然呆住,居然任由迅猛兽撕扯起自己的身体来。方森岩眼神一亮,立即下令停止了迅猛兽的围攻,反正这家伙已经是砧板上的肉肯定飞不出自己的手掌心。

  他一直都觉得自己突然被怪物袭击其中颇多猫腻,通常情况下,嗅到虫族气味的生物都会敬而远之,因为那其中包含的疯狂暴戾的信息不是它们所能够接受的。但是这三头怪物为什么敢于突然袭击自己?这其中有着浓重的yīn谋味道!如果能够弄明白真相,至少也不会重蹈覆辙。

  老穆尔博看到了貌似的熟人以后,jī动归jī动,但老家伙那颗厚黑之心却是半点不含糊的,绝对不会用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这一人一兽咿咿呜呜的彼此交流了老半天,看他与那头狂尾兽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远了些,貌似每说一个字出来都要后缩几厘米,看起来生恐被别人反扑捞了个够本……好在那狂尾兽的生命力看起来却是极其的顽强,尽管血流得满地都是,却是丝毫都不曾有要咽气的迹象。

  终于,这一人一流了很久,方森岩几乎都等得没了耐心的时候。却见到老穆尔博终于站了起身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用一种视死如归大义凌然的口wěn沉重道:

  “你去看看!”

  他吐lù出“你去看看”两个字的时候,手指居然也同时指向了旁边的一个愕然的族人……..

  旁边的一干人尽皆无语,甚至连金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跳了出来,摇头尖叫着从牙缝吐出了“无耻”两个字。

  话说纳美人当中貌似没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事情出现,被指定的这名踏骑族人却是十分勇敢,心甘情愿,老穆尔博一声令下,他愕然了不到一秒,便立即点了点头。先是和旁边的同伴拥抱了一下,互相亲wěn了一下面颊,接着从xiōng前的皮鞘当中将骨刃拔了出来,踏着八字步戒备着靠近,而那头狂尾兽根本就是一动不动,保持着那一副看起来垂死的模样。

  这名踏骑族人回头过来疑huò的望了老穆尔博一眼,老穆尔博立即伸出手来,在脑后挽了一下。方森岩还不大明白这个动作究竟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就知道他忘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潘多拉星球上绝大部分的生物都是有一个“u插槽”的,那就是他们的神经束。那么只要互相对方,那么就可以直接进行心灵交流了……

  ((???没办法,只想到这个词最贴切阿……..要是不能理解的同志建议看下电影原版就知道咯,嘿嘿)

  方森岩看着这名踏骑族人将自己的“辫子”与那头狂尾兽头上的触角连接了起来以后,最后这名踏骑族人还没什么反应,但紧接着脸上就慢慢的lù出了惊恐无比的神sè,似乎眼前有什么十分可怕而无可抗拒的东西残留着,要连连挥手将之赶走。不过等了一会儿他脸上的表情就呆滞了起来,然后闭上了眼睛。

  等到这名踏骑族人再睁开了眼睛的时候,可以见到他双眼里面的瞳孔都似乎消失了,剩余的深深的若一个无底陷阱般的黑暗,而他的声音也变得低沉抑郁:

  “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样的胆小怕死啊,穆尔博。”

  老穆尔博闷哼了一声道:

  “伊姆嗒嗒,你如果是来说这些废话的话,那么就可以离开我的族人的身体了。”

  伊姆嗒嗒却是转头望向了方森岩,凝视了好一会儿才缓缓的道:

  “真没想到,像你们这么弱小的外来者,居然可以将我们魔萨克部族逼到这种地步!”

  方森岩淡淡的道:

  “最强大的力量来源于智慧,而不是獠牙,利齿或者是肌肉。”

  伊姆嗒嗒垂下了眼睛,好一会儿才道:

  “你要怎样才肯停止毁灭与杀戮的脚步?”

  方森岩平静的道:

  “鲜血已经流淌得足够了,你们那些被我抓到的族人绝大部分也没有死,都加入了踏骑部族。只要奇尔欧克俄一死,我就离开。”

  伊姆嗒嗒惨笑道:

  “这是不可能的,奇尔欧克俄无论是威望还是实力,都绝对不是我们能抗衡的!”

  方森岩奇道:

  “谁让你们抗衡他了?奇尔欧克俄的命是我的!你们的两条tuǐ是长在自己的身上,难道你们连逃走也要和他正面抗衡?”

  伊姆嗒嗒沉吟道: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离开你不阻拦?”

  方森岩点点头道:

  “不错!我的同族人被魔萨克部族活生生的吃掉,这一切都是奇尔欧克俄的犯下的罪孽。现在魔萨克一族流的血已经够多了,我也不愿意再有无辜的人死去,只要不是奇尔欧克俄逃走,那么我就不会管,杀死他以后,你们要想回来风石高地也没什么问题。”

  伊姆嗒嗒却是有些怀疑的道:

  “我怎么能够相信你?”

  方森岩笑了笑,言语里面却有一股傲然之意:

  “第一,我没必要骗你们,就算有你们,我也一样能够杀掉奇尔欧克俄。第二,你实在不相信的话,可以问一问老穆尔博我有没有说谎过?踏骑部族获得托鲁克头骨图腾的护佑,老穆尔博的儿子的双tuǐ痊愈,这两件大事哪件不是由我一手主导的?”

  “什么?!!你居然可以做成这两件大事?”伊姆嗒嗒听到了这两句话以后,一直都表现得十分漠然的他也是遽然动容,忍不住转头望向了老穆尔博:“他说的话是真的?你敢不敢用死去妻子的灵hún发誓?”

  老穆尔博看了方森岩一眼,眼神也是很是有些复杂:

  “我在纳美之神伊娃面前起誓,确有此事,否则我的妻子的灵hún在大地深处也不得安宁。”

  伊姆嗒嗒点了点头,对着方森岩道:

  “但愿你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

  方森岩忽然道:

  “你这样附hún上其余人或者野兽的身体,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伊姆嗒嗒很干脆的道:

  “生命,每转换一次身体,五年的生命!”

  然后他就直接坐倒了在地上,用头斜靠着树干,微微的哼起了一首歌,那调子在诡异里面带了一丝哀伤和平和,随着声音渐渐的消逝,他的眼睛也闭上了,看起来十分祥和。隔了一会儿,这名纳美人忽然从地面上一弹而起,连声大叫:

  “水里的灵hún之树,水里的灵hún之树。”

  这个小伙子一面大喊,一面浑身上下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口角也渗出了白沫,好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显然本来的那名勇敢小伙子的灵hún已经回归了躯体,方森岩此时看那头狂尾兽,显然早就已经死得透了。

  而被md这家伙一枪命中的那头狂尾兽,本来也仅仅是重伤不应该死亡的,却也早已僵硬在了原地,看起来十分诡异,不过貌似这种野兽的肉很对虫族的胃口,这些迅猛兽都舍不得吃,直接找来一头宿主给他们的老大黑棘送了回去。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