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第一百二十五章 恶人还需恶人磨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五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原来罐子里面盛放的是一块斤余的红烧后肘,颤微微的枣红sè外皮衬上雪白的盘底,其周围再佐以青翠碧绿的莴苣,只是视觉上便给人以冲击的感觉。而方森岩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入口中的时候,只觉得入口就化,偏偏外皮因为略焦还显出了嚼劲,忍不住就猛扒了两三口饭。

  而埋在了盘子下面的长葱也是味道独特,肘子的鲜肥之意全渗透入其中。再佐以香料的馥郁,常言道“肥而不腻”的意味则全部都在里面了。这肘子的味道十分正宗,方森岩狼吞虎咽,连汤汁也用饭浸上,吃得干干净净。

  结账完毕以后,方森岩正想要继续去调制一些药剂方面的原材料,三仔就来找他,说是大四叔叫他一道去看看修船的进度。方森岩知道这件事几乎是大四叔的人生动力,支撑他人生的目标,何况再过几天他就要去泰国估计顾不上这边,所以也是打算尽快将船只搞定再说。

  尽管车,船作为两种效用相同的交通工具,往往都是被合起来说的。但实际上造一辆汽车的难度却比造船要大得多,尤其是方森岩需求的那种排水量五百吨左右,船长为四十九米的铁壳拖网渔轮,技术含量之低令人发指。

  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单单中国大陆的一个台州市,就有船舶修造企业100多家,配套企业70多家。算算中国的汽车企业一共有没有一百家?所以哪怕是西五码头这种sī港,也有着两三家修船的,只要你钞票足够,他们也会接一些造船的活儿。

  方森岩他们找的,就是达叔介绍的一家叫做“永泰”的船厂,老板和伯是个慈眉善目的好人,一见人就点头哈腰的挂上笑,和大四叔这种老跑海的倒是一见如故。方森岩拿出来的钱本来也是足够老板赚个饱的了,所以老板也是尽心竭力,何况还有大四叔在旁边没事就过来守着把关,当然是在用料和质量上都颇为精心。

  大四叔这一次半残废了以后,心理年龄更是沧桑衰老了好几十岁,一直就被“没有用”“废人”之类的心结困huò着。若不是方森岩善于揣摩安慰,说不定都早就得了忧郁症了。

  因此大四叔叫方森岩过来看船,更是有一种类似于小孩子考了一百分就很jī动的要拿回家的心态,是本着要证明自己不是废物,还有用能发光发热的心态。

  哪里知道他们刚刚进永泰船厂,就见到了老板和伯正在和儿子jī烈的争吵着,他的儿子方森岩还是第一次见,听三仔说叫做大饼。这家伙圆脸,偏偏头发染成红sè的,还上翘成鸡冠状,看起来当真是说不出的别扭。一见到方森岩他们走了过来,便伸出双手猛的推开他老头子的xiōng口,转头过来甩起下巴用手指轻蔑的点着他们道:

  “喂,你们订的船明年才交,现在跑来做什么??快滚快滚!”

  这句话一说出来,对大四叔当真若晴天霹雳一般,他顿时走上去指住船坞里面已经造得几乎要完好的船,悲愤的颤声道:

  “这就是我们订的船,为什么要明年才交?”

  大饼眼睛一立就走了上前来,骂骂咧咧的道:

  “你这个死老头子!两只手都残废了还想断掉两只脚吗?这是我家的船厂,我说了算!”

  他的话一下子就触到了大四叔心底的痛楚,脸sè都灰败了下来,捂住了xiōng口用力的咳嗽了几声才好些。方森岩见到了这幅模样,眼中戾气一闪而过,却是对三仔说了几句,三仔立即跑了出去。多亏这时候和伯气得脸sè惨白的冲了上来,“啪”的一巴掌就打在了大饼的脑袋上面,颤抖着手哆嗦着嘴chún道:

  “你是要把我的脸面给丢尽是不是?”

  大饼一把就将他的老头子推开,大吼道:

  “我告诉你,这艘船一周内要下水交给我用,不然的话,以后没人给你养老!”

  方森岩走了上前去,将大四叔护在了背后,不紧不慢的道:

  “好!不交船也可以,把我刚刚开始预付的钱退回来吧,一共是四百多万(台币)!”

  大饼听到了这句话,好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极其好笑的什么事情似的,一摇一摆的走了上来:

  “退钱?”

  他轻蔑的道:

  “你想耍我家啊?大家面对面讲得好好的在我们这里造船,现在还敢反口啊?可以!先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说完了大饼扑的吐出一口浓痰,拿脚碾碾,仿佛方森岩再纠缠就是那口痰的下场。

  方森岩淡淡的道:

  “你是不讲道理的了?我们看在达叔的面子上来这里造船,你的胃口倒是不小,几百万台币也想狼吞虎咽下去?也不怕撑破肚皮?”

  大饼听到了达叔的名字后脸sè也有些不自然了,但马上就恶狠狠的道:

  “少拿达叔那个老混蛋来压人!我大饼哥发了急,天王老子也不认。你说我家收了你的钱,证据呢?”

  在西五码头这个地方,黑户不要太多,哪里有什么收据发票之类的?大四叔听了也是眼前一黑,见到被人赖账,几乎要捶xiōng顿足起来。方森岩却是继续不紧不慢的同大饼扯着皮,结果没过二十分钟,外面忽的有“突突突突”的老掉牙的摩托声响,紧接着便是三四个步走了过来。

  走在前面的赫然是肥壮的马桶哥,他继续潇洒无比的昂起脑袋一抹油黑发腻的长发,指住大饼便是破口大骂:

  “你,你,你,他妈的居然敢欺到岩哥的头上来了!”

  这威胁的话因为马桶哥的结巴而显得分外的滑稽,大饼脸sè顿时有些慌乱:

  “马桶,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可不是你能搀和的。”

  马桶哥直接“啪”的一耳光打得大饼鼻血都冒了出来,人几乎都要转了个圈,呆滞在了原地。马桶本来就是一个擅长用巴掌和拳头来和别人打交道的家伙,与大饼这种耍嘴皮子比较多的小混混有着本质上的不同。

  见到大哥出手,紧接着后面提着棒球棒铁链的四儿,大刘,蛋挞三个打手便一拥而上,拳打脚踢外加污言秽语滔滔不绝,噼噼啪啪的拳拳到肉,看得三仔眉飞sè舞,大声叫好,。

  这时候马桶哥才慢慢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支手提电话,调出了记事本开始对着正在被毒打的大饼照着念起来:

  “我,我,我,我老母/扑你阿婆/顶你,你,你,你,你老婆/玩**,娘,娘,娘亲……..”

  这口吃肥男一直滔滔不绝的念了七八分钟,这才很是满意拂了下乌黑油腻的长发,住嘴后自言自语的道:

  “没人敢还嘴的感觉真好。”

  方森岩这时候才对目瞪口呆的大四叔道:

  “咱们当时说好什么时候交船?”

  大四叔想了想以后忙道:

  “下个月初五,就是三仔做生那天!”

  方森岩掏出了一千块抛给马桶:

  “你听到了?”

  马桶点头哈腰,眉开眼笑的接过钱:

  “这真是……..怎么让岩哥破费。”

  他一面说,一面却已经将钞票揣到了怀里,大步冲了上去,一脚就踩在了被打得血肉模糊的大饼的脸上,猛踹了几脚,然后一把扯住他的头发,脸对脸的贴近道:

  “下个月初一,岩哥就要看到这艘完好的船摆在他面前,要是提不到船或者说船有半点毛病的话,就让你老头给你买骨灰盒吧。”

  方森岩垂下了眼睛,带着大四叔往回走去,同时笑道:

  “我觉得这船是造得不错,不知道冷库准备弄多大的?”

  一提到了船,大四叔就忘记了先前的事情,来了精神急声道:

  “之前我曾经听人说起过一款,不过看起来不算太好……...”

  “哦,那这方面四叔要多多费心了,咱们以前就经常遇到回去的路上遇到回风,鱼臭了都可惜得只能倒掉啊。”

  “恩恩!那是!”

  “……...”

  当天晚上,方森岩正在紧锣密鼓的调配着药剂需要的材质,忽然听到反锁死的地下室门口被连续的敲打着,后面更是换成了急促的拍击声!

  方森岩眉头一皱,迅速的将东西收拾了一番,然后去开门,便见到三仔搀扶着马桶手下的蛋挞踉跄着走了进来,蛋挞脸sè呈现出死白,连半点血sè都没有,倒是三仔还显得平静。蛋挞一看到方森岩就喘作一团,捂住了xiōng口似乎想说话又岔了气说不出来。

  方森岩脸sè一板道:

  “什么事情这么慌?天塌不下来的,三仔扶他坐下,再倒一杯热水!”

  蛋挞喝了一口手,但手却是抖得极其厉害,以至于剩余的热水都撒在了kù子上都浑然不觉:

  “岩哥,事情大条了,现在马桶哥正在医院急救!那个混蛋大饼的背后竟然是越南那边的大圈仔!”

  方森岩奇道:

  “他一个台湾本地小混混,连越南也没机会去,怎么和这些人扯上关系的?”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