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苦修

第一百二十七章 苦修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二十七章苦修

  面对着这个老者,这名向导谷猜退开了一步,一直等到这名老者把饭吃完,这才双手合十躬身出声道:

  “尊敬的亚批勒大师,我已经将人带来了。”

  这个时候,这位叫做亚批勒大师的老者才抬起头来,他显然年纪已不轻,背都微微的佝偻,浑身上下穿着黑衣黑kù,最特别的是,头上还盖上了一顶连衫的罩帽,倘若是擦肩而过,只能见到他脸的下半部分,lù在外面的皮肤有一种病态的白皙,还有老年人皮肤独特的松弛与皱纹特征,看起来有一种刀砍斧削的锋利。

  “是你要学拳?”

  向导摇头道:

  “不是我。”

  方森岩此时却是向前迈出了一大步,也双手合十,躬身施礼道:

  “是我要学拳。”

  亚批勒大师却不回礼,任方森岩躬身在了那里,转头看着向导叹了口气道:

  “一年没见,谷猜你的身体出了大问题啊。”

  向导谷猜愕然道:

  “没有啊,我的身体很好呢。上个月公司才给我们体检过。”

  亚批勒大师微微一笑,他环顾了一下,看见窗户旁边有几段大概是工人用剩下的铝线,他行过去信手拈起一根,来回的将其弯曲了大概二十下,那铝线自然就折断了。接着他又拿起旁边的另外一根,继续来回弯曲了七八下。然后把它拿到谷猜的面前:

  “我的孩子,这根铝线你能看出来有任何问题吗?”

  谷猜深吸了一口气,摇头道:

  “不能。”

  亚批勒大师认真的继续道:

  “你用普通的检验手段,一样检查不出来这根被我曾经弯曲了七八下的铝线会有什么问题,但你绝对就不能说它就没有存在了安全隐患就如同你身体中的隐疾,检查不出来却也不能否认它的客观存在。”

  谷猜深深的弯下了腰去施礼:

  “请大师救我。”

  亚批勒大师微微皱眉不知怎的,他这一皱眉,自然有一种不怒而威的气度,使得出声那人生出一种不能冒犯的感觉,胆怯的后退了一步。但总体给人的感觉,还是两个字:

  温和。

  即使那种温和中添加了威严。

  “你的病要彻底治好,那么就要放弃现在的生活,回到这里出家,你得远离外面的yòuhuò与腐蚀!”

  谷猜这时候却是抬起了头来,很认真的道:

  “大师,那我宁愿早一些死亡,若是不能赚到足够的钱来改变家乡的面貌,我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亚批勒大师长叹了一声,挥了挥手:

  “巴惹听说你要来,有事要找你。”

  谷猜点了点头,拍了拍方森岩的肩膀走出了门口,亚批勒大师才抬起头来望了一眼方森岩,而后者依然保持着弯腰双手合十的姿势。亚批勒大师哼了半声,走了上去捏了捏方森岩的骨骼和肌肉,然后很干脆的叫道:

  “乃竹!”

  从后面奔出来了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泰国女郎,肤sè有些黑,挽了挽头发道:

  “什么事?”

  亚批勒大师对着方森岩道:

  “这个人是来训练的,看起来之前有一定基础,给他直接上第二套训练方案,还有,既然是谷猜带来的人,那么只收五千美金的培训费了。”

  乃竹道:

  “好的,好像刚刚谷猜大哥已经付了费了,是之前的两倍。”

  亚批勒大师眉毛一跳。却没有说什么,方森岩听了以后,忽然站了出来道:

  “亚批勒大师,我希望直接进入最艰苦的训练方案,钱不是问题。”

  亚批勒大师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呵斥道:

  “年轻人急躁什么?”

  方森岩看着他的眼睛,毫不退缩的道:

  “我坚持。”

  亚批勒大师咳嗽了几声,指住方森岩严厉道:

  “你能完成第二套训练方案再说,现在出去,换衣服,下午就开始训练!”

  方森岩对着亚批勒大师微微鞠躬,然后就跟随着乃竹走了出去。

  方森岩对着亚批勒大师微微鞠躬,然后就跟随着乃竹走了出去。当然,他此时已经按照礁石所说的方法,通过梦魇印记将自己的各项属xìng/恢复力等等都限制在了普通人1.5倍左右的范围内,大致与身边的泰拳手齐平。否则的话,再怎么艰苦的训练,也压榨不出来身体内部的那神秘的潜力,与生俱来的天分!

  接下来的生活对于方森岩来说是枯燥的,乃竹拿出的作息时间表上,第一项就是早晨6点起chuáng,然后跑步。

  这项运动以增强耐力,使tuǐ部肌肉丰盈,对拳师在擂台上进攻退守,均极有好处。泰拳师公认跑步为练习拳艺的基础。而方森岩因为是直接上的第二套运动方案,更是被要求赤足奔跑,并且在小tuǐ上绑以沙袋。

  围绕村落匀速奔跑了十公里距离以后,便可以回到村子里面吃早饭,这里的早饭是用新鲜翠绿的芭蕉叶直接放在木桌上,热气腾腾的摆在那里,然后每个人用面前的勺子舀到碗中,然后用面前的小盘子盛菜。

  饭是用香米新鲜煮出来的干饭,雪白并且热气腾腾,菜一共只有两道,用薄荷叶包裹煮熟的鱼,外观类似于糖醋排骨一般的酱肉丝。

  不过这两道菜都深深的伤害了方森岩的胃口,因为那肉丝的味道居然是甜和辣混合起来的,就像是红烧牛肉面里面倒了一罐子可乐进去,而鱼则有一股薄荷味道加上奇异无比的酸味,皱着眉头看起来很想死的方森岩迅速在鱼肚子里面找到了一片青柠…….

  这时候叹着气的方森岩东张西望,无比怀念豆腐rǔ,却见到旁边的一个壮汉正尝试往鱼身上挤一些类似于酱油的东西,他便讨了一点,但很快就被那股类似鱼虾腐烂的味道打败了。原来这种被称为的鱼lù的调料又被叫做白酱油,做法和中国酱油差不多,主是让一些小鱼小虾发酵滴汁而成。

  所以方森岩一咬牙,也就只能去厨房要了些酱油泡饭猛吃了。好在泰国香米世界闻名,而这个小村子十分偏僻,用行话来说就是绿sè纯天然无污染,米饭雪白弹牙,多嚼几下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清甜。方森岩连吃了四大碗,这才舒畅的叹了口气,满意的mō了mō肚皮。

  略微休息了半小时以后,新来的人便要穿上羽绒服棉袄之类的东西开始跳绳,要求每分钟必须跳一百次以上!这样跳下来大汗淋漓催使体内的水分蒸发。更是可以增加双tuǐ的敏捷xìng,肌体的反应力。

  方森岩甚至观察到,一些拳手甩动跳绳,唰唰唰的在空中都抽出了沉闷无比的“嗡嗡”声,看起来至少每分钟都要跳过两百次。更为离谱的是,在右边的三名应该是功夫深厚的拳手跳绳的同时,甚至有人向他们的头部抛掷塑料圆球!红sè的塑料圆球就要求他们闪开,而白sè的塑料圆球则要求他们直接用头部将之撞飞!

  期间一旦有人失误,那么旁边的监督者就会挥动皮鞭,用力的抽打在他们的身体上,一鞭抽下去就是一条凄厉无比的血痕,显然毫不容情。而方森岩看到那几名拳手的身体表面的疤痕也是密密麻麻,新旧都有,显然也不知道受了不少苦楚。

  目睹了这样的场景,方森岩却是不惊反喜,他也感觉得到,只有这样严酷的系统训练,才当真可以将自己的天赋能力给催化出来!所以他也是一丝不苟的跟随着做完。

  跳绳的科目完毕以后,休息半小时则是继续跑步,不过这一次却是要在村子后面的山上进行越野负重的奔跑练习,大概持续两个小时左右。

  中午吃完饭以后,便会接着休息,这个休息的时间就比较长了,会一直休息到下午四点,应该是由于上午的运动量比较大的缘故。

  接下来的流程便是击影(对空挥拳),活动手脚。

  打沙袋,方森岩被教导应环绕沙包做有规律的移动,一面磨炼步法,一面选择不同位置、角度、距离,发动攻击。而他看到有的泰拳拳手在练习的时候打得兴起了,凌空左右腾跃而起,同时用两膝连环冲撞沙包,连沙包和架子都发出不堪重负的,可以说十分凶狠。

  最后的流程自然是对打和实战。不过这时候就没方森岩这个菜鸟什么事了,他被换上短kù带到了旁边的一间屋子里面。

  这屋子当中空空dàngdàng的,地上却用混凝土镶出了密密麻麻的孔洞,而地上的混凝土还有一些紫黑sè的污渍,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残酷惨烈气氛。方森岩四处张望了一下,心道莫非自己是来到了刑讯逼供的地方?

  乃竹拿着一根外面包着皮料的木棍进来,然后将之插在了地上的混凝土洞里面固定住,然后告诉方森岩,并且给他示范了一下动作,要站在原地不动,以小tuǐ骨的内侧侧面踢击,而不是直接拿鞋底踹那种,只需要将这根碗口般粗细的木棍踢断就可以休息了。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