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二十五章 冲突

第二十五章 冲突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二十五章冲突

  被推开的那黑sè包头巾的茨冈女人看起来应该是相当不爽的,她立即发出了一声尖笑,然后用两眼望向了坎比。坎比脸上凶恶的表情居然在这瞬间渐渐的融化了开来,然后变得mí惘不知所措。那女人的声音本来冰冷而尖利,却变得甜mì而柔和:

  “你会将它给我的是吗?将这东西给了我以后,你会觉得自己的右手很沉重,很沉重,沉重到了你无法承受的地步,所以你会找到一把斧头将这只没有了用处的手斩断……”

  “催眠术?!!”方森岩三人立即在脑海里面浮现出了这个词!而这个黑sè包头巾的中年女人心肠也十分狠毒,坎比用右手推了她一把,她居然就要催眠得坎比斩断右手?

  眼见得坎比真的中招,将那只小小的黑布袋子递送了过去,礁石上前一步就要阻止,但那黑sè包头巾的中年女人骤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叠东西,屈指一弹,就见到有一张看起来极薄极锐利的东西高速飞旋了过来。礁石冷哼一声一把抓住,指隙间顿时流出了血来,这东西竟是一张梅花3的扑克牌!

  能够让礁石受伤,这张扑克牌边缘的锋利,估计已经丝毫不逊sè于普通的刀锋了。

  难怪得普通的海盗不敢来同这些茨冈人交易。只看这里面随随便便出来一个女人,便是既会精神系方面的催眠术,又会这一手飞掷扑克牌的远程攻击手段,其实力已是足以令人震撼。

  不过对于礁石来说,这样的伤口只是皮肉之伤,继续举步迈进。黑sè包头巾的中年女人脸sè一变,接着又手指连续飞弹而出,这一次整整三张扑克牌飞旋呼啸而来,割过了礁石的咽喉,xiōng口,手臂,甚至深深入肉!

  对于普通人来说,这已是致命伤,但是在血光迸现当中,礁石却是若无其事的一拳打出,正中这女人的脸门,将她打飞出了两三米,这女人狼狈无比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脸上的黑sè面纱上已经多了几团正在浸润的赭sè,显然要么鼻血长流,要么重伤呕血。

  “我虽然从来都不主动对女人出手,但这也绝对不代表你可以利用我的仁慈!”

  这女人被打飞以后,坎比被催眠的状态顿时解除了,他脸sè很是有些茫然的望向了自己的双手。但紧接着就抱住了头部,lù出了痛苦的表情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应该是被催眠后神经产生了剧痛。

  礁石这时候才将扎在身体表面的扑克牌顺手扯了下来,丢在了地上,而方森岩此时的眼神也是停留在了地上的那三张跌落地面的染血扑克牌上一会儿,辨认出了扑克牌的牌面分别是梅花四,梅花六,梅花七,眼里lù出若有所思的神sè,然后对莫干沙道:

  “你带着坎比先离开这里,我和礁石的体力高,对异常状态的抗xìng也高,她们要想催眠我们两个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潜伏在黑暗当中的也会令我有更多的安全感。”

  黑哥们点了点头,lù出满口白牙一笑便带着坎比离开了,这时候礁石和方森岩吸引了周围的大部分目光,两人随之离开倒也是显得并没有出现什么bō折。

  这个时候,那名黑sè包头巾的茨冈族女人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怨毒的投了一眼,便小跑着往里面走去。很快的,从里面的大帐当中就陆续走出来了五六个女人。

  方森岩注意到,走在中间的那个女人包着红,黄,绿三种颜sè的头巾,面纱是纯白的,眉心当中点了一点红sè,看起来很是有些像是朱砂痣。她的手中捧着一只水晶球,呈现出深绛的紫sè,里面奇诡幻变,似乎里面正在瞬息万变生成另外的一个世界那样神奇。

  除此之外,她身边另外的女人多数都是戴着红sè或者白sè包头巾,面纱的颜sè也是相同的,但即使是有捧水晶球的,无论是体积还是质量来说,也都是远远不及中间这个女人的水晶球。

  走在前面的一名白sè包头巾的女人望向了礁石,冷冷的道:

  “外乡人,你们竟然攻击神圣的占卜师?那么就准备好接受卢兹娜的惩罚吧。”

  礁石冷哼了一声道:

  “是你们的这个老女人先攻击我。”

  那白sè包头巾的女人显然十分愤怒,手腕一翻,又是一叠扑克牌出现在了掌心当中。但就在这个时候,方森岩忽然道:

  “等一等。”

  令人意外的是,那名包着花头巾戴着白sè面纱的女人马上也出声道:

  “等一等。”

  之所以这群茨冈占卜师会如此配合的原因是,方森岩安静的站立在了原地伸出了右手,在他右手的食指与拇指中间,便拈着一粒呈现出青黑sè泛出金属光泽的种子。只要方森岩一用力,可以想象得到,这东西就会“噗”的一声汁水四溅彻底破裂。

  “很好。”方森岩笑了笑道:“我总算有一个说话的机会了。不过请放心,我不是一个啰嗦的人。”

  “首先,我是来想请你们鉴定一下这未知的种子,看起来你们果然认识这东西。”

  “其次,我并不介意出售它前提是必须是一个能让我心满意足的代价。”

  “最后,我是一个心眼很小的人,如果遇到了被人攻击这种不愉快的事情,那么我会用涨价来表示自己心中的不满,你们听好了,每多攻击我们一次,那么我就会将出售价翻倍。”

  说到这里方森岩停了一停,微笑而认真的道:

  “种子出售的底价是:一万金镑。所以,”

  方森岩将脸转向了刚刚被礁石攻击过的那名黑sè包头巾的中年女人:

  “你刚刚的出手让我非常不爽,所以我的要价翻倍成两万金镑,你的那一次失败的攻击就值一万金镑。那么如果有下一次攻击的话,你们就得想清楚了,要是杀不了我,那么就得拿四万金镑来买了。”

  这时候,那个白面纱女人卢兹娜冷笑一声:

  “我从日出的地方走到日落的地方,从未见过你这样无知而狂妄的蠢货。”

  她的话音一落,已是从卢兹娜的手掌当中飞出了两张高速旋转的扑克牌出来,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两张扑克牌在飞旋的同时,更是发出了十分凄厉的响声,慑人心魄。

  这两张牌在空中的轨迹本来就十分飘渺,更是忽然撞击,又从两侧回飞切割。礁石一时不慎,背部竟是被划出了两条长长的伤口,鲜血横流。更诡异的是,它们在伤害了礁石以后,更是继续若有灵xìng一般在空中翱翔回飞,下一秒就会继续切割而来!

  礁石就在这个时候,右拳一握,给自己加持上了信念铠甲,然后一埋头就对准那名卢兹娜直冲了上去。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方森岩的眼睛当中,礁石前冲的速度极其缓慢,完全就像是在原地踏步一般。

  很显然,在不知不觉当中,礁石已经受到了幻象的影响,以至于大脑的距离感都出现了强烈的失衡现象。

  “唔?幻象?”冷笑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了方森岩和礁石的chún角的,自从与里尔和于泽那一战之后。王牌团队痛定思痛,已经讨论过无数次再遇到幻象怎么对付的问题。并且列举出了好几种方案。

  而礁石选择的,便是那几种方案当中最简单最直接的那种!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似乎xiōng膛都鼓胀了出来,然后猛然朝天发出了一声狂叫!

  “撕心裂肺!!!”

  此时礁石撕心裂肺的范围已是相当的远,那卢兹娜已经在这技能的攻击范围内,虽然是在外围,但也立即遭受到了伤害,脸sè发白倒退了几步,这一下顿时幻象就破掉了。

  礁石立即糅身而上,也算是要念着完成主线任务的缘故,所以没有用光剑而是一盾牌横扫,重重的敲在了这卢兹娜的脸上,紧接着补上了一脚,将这女人踹得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然后变成了滚地葫芦,缩在了地面上喘息了半天才缓了过来。

  方森岩眼皮也不抬,淡淡的道:

  “下一个,顺便我提一下。这时候种子已经涨到了四万金镑,若你们还敢出手的话,那么就是八万金镑了。”

  卢兹娜忽然若泼fù一般的狂叫了起来:

  “大家一起上!他们最多也就两个人而已,我就不信……..你这个蠢货!!!!!”

  “啪”的一声轻响!方森岩竟是将夹在手指当中的那粒种子直接捏破,绿sè的浆液四处飞溅,他满不在乎的弹了弹手指上粘附的液汁。接着看往周围的那些浑身上下都几乎要愤怒得簌簌发抖的茨冈女占卜师,很是满意的道:

  “我忘记了说一点,严禁群殴,只能单挑。”

  说着,方森岩又拿出了一粒种子,非常淡定的捏在了食指和拇指上,淡淡的道:

  “或许你们还是觉得我看起来像是个信口开河的人,可以继续来挑战一下我的信用度?”

  友情推荐一本书:人类计划。

  简介:“当刀剑与火枪比肩,当内力与魔法碰撞,当武功与武技摩擦,当游戏与异世结合呃,手用枪的《葵花宝典》见过么?”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