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六十六章 忠诚的奖励

第六十六章 忠诚的奖励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你们这些异教徒!!”

  这名茨冈占卜师开始气急败坏的破口大骂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为什么你竟然不死,红桃与方片衍生出来的地狱业火,甚至连灵hún也可以焚烧掉啊!!”

  她的话没有说完,脸上就挨了重重的一下!这一击打得这占卜师眼前发黑,金星直冒,半边脸颊都似馊头一般的肿了起来。 正是方森岩一刀背就抽打在了她的脸上,这名茨冈占卜师痛苦无比的瘫倒在了地上,方森岩一脚就践踏了上去。

  此时也可以见到,方森岩伤得也是着实不轻,浑身上下都是大片大片的灼伤,甚至都还在冒着一丝一丝的青烟。

  看着方森岩面无表情的提起了长刀,便要直刺而下,这名茨冈占卜师的瞳孔遽然收缩,居然尖叫了出来:“不要杀我!”

  方森岩的刀尖停留在了她的咽喉前:“理由?”

  这名茨冈占卜师眼神闪烁,咬了咬牙,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道:“我可以投靠你,做你的仆人!我听说了你的能力,可以录夺敌人的力量给自己人,但是前提是你得替我杀掉翠西,把她手中的手牌为我夺取过来!”

  方森岩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脸上,眼神冷酷得就像是北冰洋上的寒冰,嘶哑着声音道:“你这个废物对我来说有计么用?更重要的是,我从来不和别人讲条件!”

  说着便重新举起了刀!不过礁石和黑哥们对望一眼后已经是微笑了起来,很显然,若是方森岩没有被这女人的话打动的话,那么早就一刀斩了下去,还和她废话什么?

  这时候,一名倒在了血泊当中茨冈卫士忽然怒吼了起来道:“黛绮丝!!你怎么敢背叛节节大人,你这个橼这名茨冈卫士话还没说完,一名海盗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冷笑摇头,抬起了tuǐ一脚就踏了下去!他的脑袋顿时若西瓜一般的破裂开来,红的白的混合着泥水,旁边还有huā白的头发和胡须杂合,这幅凄厉的景象立即令其余人噤若寒蝉。

  那个叫做黛绮丝的女人已经被先前那疯狂的几刀斩得失去了勇气,她颤声尖叫道:“不要杀我,我知道很多茨冈人的隐秘。你不知道,节节十分沉mí于你上一次带来的那本日记背后的黑暗力量,她此时甚至已经开始主动联系那力量!否则的话,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要是双方合作成功的话,就算是你现在的实力也是难以抵挡。”

  口韦斯特的冰凉刀刃停留在了这名叫做黛绮丝的占卜师的脖子旁边,让她心惊胆战的感受着那种杀人若割韭的锐利,方森岩此时浑身焦黑,看似狼狈,却直若魔神一般高高在上,不仅粗暴的践踏在了她的脸上,还要疯狂〖镇〗压住她的心灵:“你刚刚或许说的算是一个理由,但是这还不够!”

  黛绮丝看起来也是个反应极快的人,立即就道:“主人!我在这一战当中已经损失了自己威力最大的两张红sè手牌,还有合手的水晶球,任务也失败了。回去以后也会地位变得极其低下。与其以后受到那无穷无尽的窝囊气,还不如投靠你,至少有回复力量的可能。”

  “另外,我今年还不到四十岁,却已经变成了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是因为节节喂养的那两头图腾祭兽要无时不刻的吮吸我们的生命精华,有了你这个强有力的靠山,那么至少我可以多活几年!为了证明我的忠诚,我甚至可以将自己的寄hún球交给你,只要你一打破这个球,那么我就会立即死去。”

  方森岩眼神一闪道:“那为什么节节不拿走你们的寄hún球来控制你们?”

  黛绮丝苦笑道:“这是不可能的,节节不是终身制的皇帝,每隔三年就部族当中就会重新推举一次,并且已经担任过节节的女人以后都永远不可能再做节节了。这个规则并不是我们决定的,而是受到那两头图腾祭兽的苛刻限制。本来茨冈人当中就已经处于高压政策,若是再要人上缴寄hún球的话,那么必然会引发巨大的**。“方森岩却是不理她,显然黛绮丝带来的消息已经十分震撼,他转头望向了莫干沙:“有多少人逃走?”

  黑哥们摇头道:“没有人逃走,茨冈男奴似乎没有自己的主动意识,那些茨冈钢铁卫士因为穿着十分沉重的重铠,全部都没跑掉。我们的收获还是不小

  的,虽然没拿到什么能够替换的或者是有价值的装备,但是差不多还是能够入账三万通用点吧。”

  方森岩接下来四处动用船长的sī掠能力搜索了一下,居然还寻找到了一件淡蓝sè的剧情装备,就是茨冈钢铁卫士穿着的钢铁铠甲,可以付出降低敏捷度的代价,进而大幅度增强防御。

  这时候他转头望向了一名头发眉毛都被烤焦了的大胡子海盗,他此时正在咳着血,xiōng口的皮甲上有一个清晰的脚印,正是先前的那名勇敢的冲了上来,要用自己身体阻挡大火球来保护方森岩的海盗。

  方森岩走到了他的面前:“你的名字。1,

  其余的海盗立即用一种艳羡的目光看着这个大胡子海盗,知道他先前的疯狂行为赌对了。这个海盗浑身上下都jī动得哆嗦了起来,跪下以后直接拿头顶触着地面:“戴维斯,头儿。1,

  方森岩想了一想,回忆起了戴维斯其,前扑向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充满狂热的目光,就像是玉米看到了春哥一样便点了点头,从团队空间当中抽出了那把剑。

  那把哈罗德的双手巨剑!

  残酷冰雪!!

  他将这把剑放在了戴维斯的肩膀上:“称的牺牲被我目睹,你的生命为我奉献,虽然这是你理应尽到的微弱义务和职责,但这种忠诚和美德也值得为之褒奖。籍以给那些mí途的羔羊指引黑暗当中的前进与方向。、,

  戴维斯用额头触碰着大地,颤声道:“大人,我配不上你的褒扬,配不上你的恩赐!!1,

  方森岩淡淡的道:“我将要赐给你的,是从强大的维京勇士哈罗德身上录夺来的战计之力,你或者征服它,或者被它征服!握住它的柄!征服它的hún!你做好了准备吗?你敢于征服这种力量吗?1,说着,方森岩便要那把残酷冰雪放在了戴维斯的手心当中,戴维斯没有回答,只是用力的握住了这把巨剑的柄!他眼中再次燃烧起了那种若狂信徒一般的火焰,洁白晶莹的冰雪骤然覆盖了他的全身,将之凝结成了冰雕。

  但就在下一刹那,冰雕上面布满了裂纹,戴维斯的头发,眉毛,胡子在瞬间就化作雪白,他仰天狂吼了起来,似乎天地之间都有雪huā飘飞而下!

  显然,实力本来低微的戴维斯以坚定的信念获得了器hún的认可,实力骤然攀升,至少获得了哈罗德一半以上的强大攻击力!当然,他的抗击打能力则并没有被强化多少。绕是如此,也是由一名普通的海盗一步登天了。

  接着方森岩将那一件钢铁铠甲赏赐给了另外一名作战英勇的海盗。然后转头望向了黛绮丝:“你看到了?1,

  黛绮丝双眼发直,呆滞的道:“我看到了。1,

  方森岩冷冷的道:“只要忠诚,只有忠诚,那么我就会让称更强!”

  黛绮丝颤抖着站到了一边,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留下了一条小命,垂头道:“是的,主人。1,方森岩淡淡的道:“那么,来而不往非礼也,茨冈人既然算计我,那么就得面对我的怒火,你刚刚说过节节不在是吧?那么既然没有人逃掉,你的身份也还没有泄lù,我先去调集人手,接下来便带我们去你们的附近的老巢…

  ……茨冈人的船上……那个时候,就是你证明自己忠诚的时候了。1,

  黛绮丝用惊异的眼神道:“您,您怎么知道是我们是坐船来的?1,方森岩不屑的道:“茨冈人是流浪的民族,不可能在某一处长期停留,皇家港更是最近被诺林顿的铁腕所控制,你们这么大型的武装力量要在皇家港附近拥有固定的立足点几乎是不可能的。那么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唯一的可能就是可以在岸边停泊并且运载货物的大型船只了。

  黛绮丝沉默了一下道:“虽然这么说可能会很不合适,但是我还是要说,大人,请不要这样做。”

  方森岩淡淡的道:“哦?1,黛绮丝苦涩的道:“我觉得,就算是节节不在,我也可以作为内应,但此时茨冈人的那个营地也是很难被攻克的因为,停泊在那里的是节节的旗舰啊!并且在那里主持大局的也绝对不弱那个女人,被称为是下一任节节的最有力候选者!她的实力之强绝对不是能够轻易挑战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