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七十五章 血帆的真正用途

第七十五章 血帆的真正用途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森岩看到了黛绮丝难以掩饰的惊容,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以为意的道:

  “那雕像被你们茨冈人称为图腾祭兽吧?确实十分强悍恐怖,我是无法与之匹敌的,但它想要杀我却也绝对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在它降临世间的时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斩断了它的一只脚趾。”

  说到这里,方森岩顿了一顿,然后看向了黛绮丝。

  “图腾祭兽要在这个位面形成实体化,便必须吸取无数女xìng的青春和生命精华,我用东方的秘术将那图腾祭兽的精气与灵hún碎片分离了开来,然后念在你在夺取船只有一丝功劳的份上,用那团提取过后的精气救了你。”

  黛绮丝此时心中已经陡然涌出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却听方森岩继续道:

  “所以,让你实力大增的,实际上是从茨冈人的图腾祭兽身体上面剥离出来的力量。而本来主宰这力量的灵hún碎片,则被我用东方的秘术压制。你现在实力既然已经大增,那么就自己压制这灵hún碎片吧。我要压制这东西也是十分吃力的。”

  说着,方森岩便将那块已经凝结成了绿豆大小的灵hún碎片残渣取了出来,这一瞬间,黛绮丝便本能的发出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凄厉尖叫!

  她在发出这惊惧无比的狂叫声的时候还不明白为什么要叫,但仅仅是目光接触到那碎片残渣,便有一种浑身上下血液都要为之沸腾,力量都要蒸发的强烈感觉!!

  方森岩将手放开,那绿豆大小的灵hún残渣便本能的若磁铁相吸引那样,对准了黛绮丝飞了过去,这时候的黛绮丝已经瘫软在地上,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喉咙里面格格作响,双眼似乎要凸出眼眶,甚至的位置出现了明显的湿痕,居然连也了!

  见到这种效果,方森岩无疑是非常满意的,他嘴角微微上扬了一下,一把抓住了那灵hún残渣,将之重新攥在了手心里面,然后收入到了团队的共用空间当中。

  灵hún残渣一消失,黛绮丝立即就缓过了那口气来,她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浑身上下似乎都被汗水所浸透!此时再看向方森岩的眼神已经多出了几分恐惧!面对这样的场景,方森岩淡淡的道:

  “似乎你还不足以压制这块灵hún碎片啊。”

  黛绮丝此时才发觉,自己先前犯下了多大的一个错误,她立即匍匐在地面道:

  “主人,求你原谅我刚才的过错!”

  方森岩淡淡的道:

  “我压制这块灵hún碎片,不让它来寻找你,至少要浪费掉我实力的一半,给我一个继续这么做的理由好吗?”

  黛绮丝立即道:

  “我是你永远的仆人,主人!我可以为你做任何事。你的意志就是我生命要维护的法则!”

  方森岩笑了笑道:

  “不不不,或许你可以不必这么着急的!我可以很慷慨的帮你继续压制这块碎片三天,你可以尝试跑远一些,或许它找不到你了呢。”

  黛绮丝惨笑道:

  “这是不可能的,此时盘旋在我身体里面的力量都是被图腾祭兽的力量所净化过,二者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我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会被它永恒追寻,一旦节节找到了这块灵hún力量的碎片,那么更是能让我生不如死。”

  森岩徐缓的道:“可是我现在手下并不缺少什么人啊?依我现在的声望,要招募海盗可以说是要多少有多少。”

  方森岩的这句话说得就十分虚伪,黛绮丝明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只能赔笑道:

  “是的,主人当然不会在意我微薄的力量,但是至少我可以起到一个弃暗投明的表率作用。”

  方森岩凝视了黛绮丝一会儿:

  “你之前对我无礼,意图杀死我,但是我宽恕了你并且给了你机会!这个时候你是不是就欠了我的恩情?接下来你奋勇向前,赚开了船只,这是每一个忠诚的手下都必然会做的事情,你作为我的部下应该尽到的义务!我没有说错吧?”

  黛绮丝颤声道:

  “是。”

  方森岩接着淡淡的道:

  “你在战斗当中身受重伤,几乎就要死去,我将我从图腾祭兽上获得的力量赐给了你,你再次欠下了我的恩情!可是获得了新生的你,竟然打算用背叛的方式来回报我不要否认,因为这种行为实际上是在侮辱我的智商。你要并且必须要得到惩罚!”

  黛绮丝跪在了地上,颤抖道:

  “是。”

  方森岩冷冷的道:

  “惩罚之后再说,现在,将你知道的一切关于这东西的情报都告诉我!”

  方森岩一面说着,一面便从背后取出了一根长长的黑sè棍子……...那棍子上面一片漆黑,似乎被火烧过以后又被烟熏火燎了一般,完全平淡无奇。

  不过那棍子拿出来以后,居然连船长室里面的蜡烛火焰也为之晃dàng了一下,几乎要熄灭,甚至可以清晰的见到,尽管船长室里面只有方森岩和黛绮丝两个人,可是墙壁的投影上面却是有着诸多影影绰绰的人影在不停的晃动,摇曳,似乎正在痛苦的号叫着。

  “这个…….”黛绮丝惊异的瞪大了眼睛:“难道是巴拉丁血帆?!!”

  方森岩认真的点了点头道:

  “不错,我最初看到它的时候,还有几分船帆的形状,只不过现在却直接变成了一根棍子。我终究还是对黑魔法的了解还是不够,希望你能够给我答案。”

  黛绮丝想了一想以后道:

  “在海上的势力一直都是茨冈人的短板,在三百年之前,善于占卜把握未来的茨冈人势力其实膨胀得非常厉害,欧洲王室的更迭至少有一半以上都是和茨冈人的节节在背后操控有关,这时候,敌方势力就针对这个弱点,开始在海上下手,连续有五位节节都死在了海上,茨冈人自此陷入了第一次的衰落。”

  “接下来茨冈人痛定思痛,听说了传说当中在极北的西伯利亚有一种奇异的木材,用它可以打造出来永不沉没的战舰,所以就耗费了近百年时间,用铁桦木打造了节节的这一艘庞大巨舰。从此海上的安全便成为了不再需要担心的问题。遗憾的是,茨冈人这个时候的势力,其力量也随之若坐过山车那样的急速下滑,在此衰弱到了全盛时期不到十分之一的地步。”

  方森岩听黛绮丝诉说着这些秘辛,心中也涌现出了惊涛骇浪的感觉,没想到这背后还隐藏着如此多的秘辛。却听黛绮丝继续道:

  “在最近几十年来,那种控制大海就控制了世界的说法已经是越来越深入人心,所以现任的节节在看到了有可能大规模采集大海之卵,能够让上古传承下来的图腾祭兽持续出现的机会以后,便开始找来了巴拉丁血帆的图纸,来弥补上茨冈旗舰就是现在的定远号的最大短板!”

  “这么说来,巴拉丁血帆真的可以大幅度提高船只的航行速度了?”方森岩听了以后道。

  黛绮丝摇头道:

  “严格的说起来,这种说法并不算对,准确的来说,巴拉丁血帆根本就没有办法产生风力,不可能让船只加速的,它的唯一作用就是抵消掉这艘船的庞大自重。其原理说得直白了一点却是很简单,用禁锢在了巴拉丁血帆当中的冤hún来产生托举力,减轻船体本身的重量。”

  方森岩点点头道:

  “那么,我现在需要你告诉我,怎么让这个巴拉丁血帆来减轻这艘船的自重?”

  黛绮丝遗憾的道:

  “没有办法,因为巴拉丁血帆需要有强有力的灵体来对血帆里面的hún魄进行**,节节身边的两头图腾祭兽都可以轻易的做到这一点,可是……..”

  “原来是这样。”方森岩想了想道:“我知道了。”

  这时候黛绮丝却是害怕方森岩觉得自己没用,便立即道:

  “虽然在巴拉丁血帆上的问题我没有办法帮忙,但是我在其他方面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比如之前主人拍卖到手的那一具格陵兰凶器,我就可以指挥他们安装在这艘船上,使其发挥出百分百的威力,又比如说还有什么珍贵的船体构件,我也可以指挥他们进行安装,使其效率最优化。”

  方森岩听了心中也是一动,斯派克对黑魔法完全不知,所以他告诉方森岩,说就算是将山姆号上面的那几件构件拆卸下来,也没有办法安装,黛绮丝此时却可以填补这个空白。

  他接着将那拍卖来的暗金sè奇物拿出来询问黛绮丝,这女人却也说不知道,当时和方森岩竞拍抢夺的时候,也只说是占卜后获得的结果,要她们最好将这东西拿到手。对于这个回答,方森岩并不感觉到意外。巴拉丁血帆和这神秘材料都是暗金sè的,若是能够轻易入手发挥出作用,那还了得?

  唔,昨天大家非常活跃啊!而且貌似猜对的人还不少。

  改天我再弄个猥琐而风sāo的问题给乃们互动下。R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