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六章 主动来撞枪口

第六章 主动来撞枪口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而方森岩在看到瓦房当中的那栋一鹤立鸡群的陈旧,脏污的建筑物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很害怕这个自己心中回忆的标志性建筑物也被拆迁掉了。

  猪圈乃是一座三层楼房,外面的墙壁甚至都没有瓷砖和粉刷,直接用混凝土刷上去就是外墙装饰,当然,现在的那些水泥都已经发松发软,风一吹就簌簌的往下掉,露出里面斑驳的红砖。表面甚至都还可以依稀辨认出白粉刷上去的“文化大XX万岁”的字样。

  在其破烂的门口挂着一个歪匾,匾都烂掉了一小半,上面能够辨认出来的字就是:卷,干………剩余的都被日晒风吹雨打去。

  猪圈外面依然是十分热闹,在这里你可以看到宝马730和破烂的凤凰自行车停在一起,擦得泽亮的皮鞋和脏污的卖鱼长筒靴和谐的踏在了一张凳子上。不时都有一群人大声谈笑着,满脸红光,热气腾腾的走了出来,马上就有好几个手抄在袖子里面的人涌了进去。

  方森岩排队了不到五分钟,似乎觉得有什么人在看自己,不过转头过去又发觉没人,走进里面以后却见到满屋子的人都在端着碗,埋着头“西里呼噜”的,一股浓重的葱姜香气充斥在了殿堂里面。

  地上踩着软绵绵的,你会错觉是践踏在足球场的草坪上,其实质却是因为到处都是擦过嘴随手丢弃的卫生纸,在地面上铺了薄薄的一层,还有骨头和折断的卫生筷等等。想来是因为生意太好老板太忙,连店中的卫生也来不及清洁。

  “吃什么?”一个女人不耐烦的声音传了过来,方森岩一抬头,就看到了老板娘那张熟悉的脸,这女人身材瘦削,头发已花白了大半,唇很薄,倔强的紧抿着,全身上下穿的衣服相当朴素,束了一根围裙,却洗得干干净净,而袖口,裤管处都略挽了一挽,一看上去给人的感觉就很是精明能干,麻利非常。

  “唔,我点菜。”方森岩挠了挠脑袋道。

  “站在这里等。”老板娘说话简直就像是机关枪,嘴巴一张就扫了一梭子过来,她已经再转向了另外个人:“吃什么?”

  等了大概半小时,方森岩终于获得了上楼的资格了,在一张满是残羹冷炙的桌子前面坐下,又等了足足十分钟,这才有人来草草收拾一下桌子转身就走,方森岩甚至都可以见到桌面上的几团白色的凝固油脂被抹布直接抹出了一个李宁商标的弧度出来。真是令人哭笑不得。

  接下来根本没人跑来问方森岩要吃什么,一个伙计端了一口热气腾腾的锅,下面一个轻巧的大号煤油炉子正燃着欢快的幽蓝火焰,锅中的汤吐着一阵阵的白雾,发出“咕嘟”“咕嘟”的响声,当然还有一种十分诱人的气息。

  方森岩拿起了一只小碗,用勺子舀了半碗,只见雪白的葱段在暗红色的猪红里面载沉载浮,清汤上面还有点点油珠,一股葱姜的浓香扑鼻而来,似乎把寒意都祛除得干干净净。

  方森岩喝了一口,顿时觉得有一块猪红直接就顺着汤滑进了嘴巴里面,上下齿微微用力,便感觉到这块滑嫩的猪血先是有一种反弹,然后就碎裂成了许多片,自由自在的将更多的嫩滑感觉回馈到了舌面上。只不过是短短的一分钟,这个小锅里面的汤水就被方森岩喝得干干净净。当然猪红也是被一扫而空。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只是对于饥肠辘辘的人来说这段时间加倍难耐--------其实也就只过了十来分钟而已,两个伙计吃力的端着两个大大的木托盘走了上来,托盘里面全部都是菜肴,在方森岩愕然的眼神当中,其余的人已经用刘翔争夺世界冠军的速度猛冲了上去,一人抢了一两盘菜就跑!一瞬间连那十来小碟的凉拌泡菜都没有放过。

  他妈的,这里居然不是由伙计上菜,而是直接端了菜上来等人去抢啊!

  方森岩这时候终于深深的明白,在猪圈里面,谦让礼仪之类的东西给你带来的只有吃亏和饿肚子,所以他下一次便知道怎么做了,因此方森岩在下一次上菜的时候就很不客气了,凭借梦魇空间赋予他的强大能力,伙计下一次端着托盘上菜的时候,方森岩直接把其他的人挤了个东倒西歪,然后来了个釜底抽薪,抢了伙计端着的托盘就准备走。

  这时候,他见到一个老大爷居然在旁边充当黄雀,要来中途截胡,鉴于对老年人的尊重,方森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采取了一种文明点的方式--------他往每个盘子里面都吐了一口唾沫。这使得那老大爷甚至包括其余想要成火打劫的家伙只能悻悻然无奈走掉。

  二十分钟后,方森岩的一个长达五年的心愿达成了,他终于在猪圈里面好好的吃上了一次舒服的。前面就说过,猪圈里面的所有菜都和猪红有关,方森岩抢来的四盘菜自然也是如此:红白豆腐是三种原料做成的,上等石磨嫩豆腐是主料,里面混入了猪的脊髓和大脑,还有猪红,三样材料都是嫩滑非常,入口即化。

  除此之外,一个冷盘是灌血肠,这东西是将猪红灌入到猪的小肠里面,然后加料煮熟切片,吃起来的口感若是不算甜腻和冰凉的话,有一点像是可爱多甜筒,一口咬下去,表面的一圈脆脆的有嚼头,里面的猪红嫩滑甘美,入口即化。

  还有一碗冒猪红,则是将猪红在滚水里面过了过水,碗底埋上躺好的豆芽,嫩白的葱段,大头菜,辣子油,火锅料,宽粉,单单是看表面浮现出的那一层红油,舌头表面就会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种热腾腾的辣,能吃辣的人必然是最爱了。

  方森岩就着这些菜,连吃三大碗白饭,惬意的呼出了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肚皮呼叫老板结账。最后发觉菜简直便宜得吓人,三个菜一个汤三碗饭二十块不到,性价比简直超过了大众途观奥迪Q5,难怪得门庭若市。

  方森岩吃好了以后给了钱便大步出门,迎面被冷风冷雨一逼,反而将刚刚吃下去的饭菜热乎劲儿给逼迫了出来,十分惬意。方森岩刚刚走了几步,忽然停住了脚步,因为他忽然发觉,前面涌来了一大群人,而之前被自己放过一马的火仔和粉肠四则在这些人当中,只不过火仔的脸色和表情是惊恐而畏惧的,粉肠四的眼神却是闪烁而阴毒,一看到方森岩便立即指了过来大叫!

  “就是他!!飞哥的货在他的身上!”

  方森岩此时顿时明白,原来防城港乃是花衫飞的老巢,自己之前弄出来的那一系列血案多半被定型为黑社会内部仇杀,不过影响应该极坏,所以引起了上面的重视,将四桥镇给拆除了。

  不过花衫飞的元气根本没有伤到,他的老巢本来就在防城港里面,其身份实际上是由之前的(毒拼)批发商转换成了批零兼营商而已。

  方森岩在防城港里面出没,认识他的人本来就相当不少,加上这里又是花衫飞的老巢,被认出来的可能性本来就大。更重要的是,方森岩几乎都忘记自己手里还有一批花衫飞的货了,只是对方森岩这种掌握了强大力量的契约者来说,可以不在乎这笔钱,但是对于家大业大消耗大的花衫飞来说,却是一笔很大的资金了。

  方森岩之前骑着摩托招摇过市,然后在这闹市吃饭,多半那时候就被盯上了,不过黑社会毒贩总不可能像110那样随叫随到,喊人总是需要一段时间的,因此现在找到了来这么大一批人,时间上倒也凑合。

  方森岩此时身经百战,估计杀掉的人比眼前的这些所有的家伙杀死的人加起来都多,早就不是那个初入空间的小菜鸟,见到了这种情况立即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因为方森岩也是十分清楚,若不是万不得已的话,还是不要在大街上搞点什么一骑当千的变态事情出来。引起了国家的注意殊为不智啊。

  很显然,对于花衫飞的这群打手来说,虽然听粉肠四和火仔听说过方森岩的变态,但是总归这世界上的事情还是眼见为实才是真的,对他们来说,方森岩跑是正常反应,不跑才是不正常!所以立即兴奋无比,想到了飞哥悬赏的花红猛的发力追了上去。

  依照方森岩此时的速度,要甩开他们不要太简单,不过方森岩根本也没打算甩开他们,而是一面轻松的跑着,一面慢慢的吊着这群蠢蛋,防城港里面尽管颇为繁华的,不过还是要分为新老城区,方森岩跑出了一两公里以后,就拐入了一条连路灯灯光都变得陈旧残黄的死巷当中。然后转过了身来。微微垂下头,任凭那些打手潮水一般的冲向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