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十章 野战军又如何

第十章 野战军又如何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方森岩拿到了姿的短信以后茫然呆滞了一会儿,然后也没有多说什么,便继续开始磨练自己的能力。空间当中依然是显得十分平静,却有一种山雨来的危机感觉。这期间方森岩也去看了看金矿这家伙,发觉他依然是枕了个破烂麻布袋呼呼大睡,看起来十分悠闲。

  等到在空间当中逗留的时间耗尽以后,三人碰头联络了下,便说起方森岩需要帮手的事情来,黑哥们便说自己大概明天就可以坐飞机先到达英国的殖民地:安曼群岛。估计转机有些麻烦。

  不过这里虽然已经处于半自治的状态,但是礁石家族的影响力也是相当恐怖的,作为一个绵延了几百近千年的大贵族家族来说,可以说只要是英国国旗飘扬的地方,那么就没有什么难办的事情。

  礁石立即保证黑哥们将会在安曼拿到一本法属圭亚那的护照,然后耧乘飞机到达广州白云山机场。整个过程大概需要耗费二十三个小

  时,黑哥们虽然嘴上很硬,其实行事却是十分小心,还对方森岩说要带了两名得力手下前来帮忙,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亚裔人叫做马哈基尔,他的父母是马拉西亚人,另外一个则是和黑哥们一样的黑炭头叫做蒂姆。

  这一次老天爷作,方森岩很快就在广州白云山机场迎接到了这三个强援。这两个人对黑哥们的态度简直就像是对待自己的信仰自己的神灵一样,完全是狂热的信徒,看他们的眼神似乎随时都会跪下去亲吻莫干沙的脚背似的。

  责森岩毫不怀疑只要有事那么这两个人一定会扑上去帮黑哥们挡子弹。很显然这便是黑哥们带他们来的原因,有了这两个人在身边,简直就像是多了两条命一般。可见黑哥们虽然外表粗豪,但是心思却也是相当细腻。毕竟现实世界当中可没有装备和物这榫东西,这样的好处就是既可以迅速的杀死一名契约者,弊端便是你也可能更迅速的被其他的人干掉。

  四人下了飞机,方森岩包了一辆车连夜赶往了防城港,到地方以后方森岩把那把手抛给了黑哥们,黑哥们拿过来把玩了一会儿,试射了三,便点了点头,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道:“没问题了,头儿咱们这就吧早点搞定他们,咱们好去吃晚饭。”方森岩早就将一切都打探得清清楚楚,既然大四叔有思乡的念头,那么衫飞这个大威胁就一定得清除掉,非但如此他这个毒瘤的的爪牙,枝节,根系,也一定要扫除干净,免得出什么岔子。

  所以尽管明明白白的知道衫飞已是类似于惊之鸟,躲在了越南那边所以方森岩还是肆无忌惮的直接在防城港市里面掀起了一番清洗也似的风暴。

  在短短的三个小时内衫飞几乎所有的得力手下被干掉,销售下线被打成重伤以后瘫痪在床,当然方森岩没有忘记在这些家伙的家里面抛上毒品以坐实他们的罪证。

  然后四人在事情尚未被人发觉之前,就直接驱车远扬抵达了海边,方森岩前些天的准备调查工作可不是在白费功夫四桥镇虽然被推平了,总不可能连里面的人都一起埋掉,所以身上资金充足的方森岩利用之前的人脉,很轻松的就搞到了一辆大飞(摩托艇),早就加满油停在了海边。

  千万不要忘了,在现实世界里面称号却也是可以起作用的,方森岩此时驾驶这辆大飞的速度之恐怖,是越南人那近乎于虚设的边境海岸巡逻队望尘莫及的。因此尽管他们就这么光明正大的从海上航行了过去,越南人的边防艇也只能被甩在后面吃灰,除了破口大骂之外没有别的发泄方式了。

  ………,………,………,

  漆黑的夜晚里面,一片安静。

  在距离中越边境十一公里的一处兵营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水正滂沱,将植物叶片上面的灰尘冲刷得干干净净,偶有灯光掠过,便闪闪发亮。

  马哈基尔面无表情的将手中的钢丝重新卷曲在了手腕上。在他的脚下,一名越南士兵正面朝下抽搐着,他的脖子上面有一道深深的血口,奇怪的是血液流淌得并不多,这是因为那钢丝上面涂抹有止血剂,为了避免扑鼻的血腥味道被敌人嗅到成为醒目的警告。

  这名越南士兵的半自动步被蒂姆拿在了手上,这把在这个黑人粗大的手指间不停的被打磨改造,却只是发出了一些低微的声音,最后铿子,螺丝刀加工了一会儿再添上了一根长长的管,便被改造成了一把中距离的狙击。然后他默不作声的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清除掉了军营外面的五个哨兵以后,他们的械自然也被收刮一空,黑哥们丢给了马哈基尔一把ak,然后其余的全部都携带在了自己的身上,接着对他挥了挥手,马哈基尔迟疑了一下:“您的安全。”

  黑哥们这时候已经大致摸清楚了面前敌人的实力,哈哈大笑,指着方森岩:“有他在,我的安全你不必担心了,你去做火力掩护吧?”马哈基尔很怀疑的看了一眼方森岩,方森岩就这么淡淡的站在了原地,看他的表情,却简直像是在来自驾游顺带营游山玩水一般,天上落的雨水下来对他来说,看起来都仿佛像是一粒一粒的珍珠,十分享受,接着方森岩就用低沉的嗓音说了两个字:“进攻!”

  然后他就大步向前了二十来米,然后一脚重重的踹在了面前的军营的大上!

  强攻!竟然是强攻!莫干沙带来的这两个手下瞪大了眼睛!他们虽然认为面前的这支军队素质一般,可是也没有自大到认为自己这四个人就可以以一敌百!可是看面前这个年轻男子的架势,简直像是他带来了一支千人的军队,要将面前这些百余名的士兵无情的碾压也似的!

  这好歹也是一个国家的正规野战军啊!

  警报声大作…………

  一脚踹出,大立即摇晃,旁边的围墙都随之剧烈的抖动,落下簌簌沙粒,方森岩神情自若,接着起脚继续再踹!

  莫干沙紧随其后,就站在了距离方森岩身后五六米的地方,十分嚣张的将ak架在了自己的肩头,顺带晃亮了一只防风打火机,点燃了一支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微微眯缝起眼睛,看起来十分陶醉。

  在马哈基尔惊愕的眼光里面,方森岩第二脚终于奏功,那两扇厚重的铁发出了“嘎吱”的刺耳响声,同时扭曲,撕裂,然后对准了后面直飞了出去!紧接着这个兵营当中立即就像是被捅了的马蜂窝一般,哗啦的一声纷纷的从营地当中陆续冲出了人来。

  可是没用,因为他们要面对的,是黄金ak莫干沙啊!

  “突突突突”的间断射击声响了起来,那是ak破锣似的响声,却仿佛是来自地狱的催命符,每个士兵从营房里面刚刚冲出来就仰天翻倒,眉心〖中〗央嵌入了一粒子弹,那种感觉简直就像是口有一个透明人握住了一把透明的,悍然顶在了人的额头上,一旦有人出来就扣动扳机。

  这时候,突然从营房的窗户,口,还有中心的指挥所口一起涌出了人!莫干沙啪啪啪啪的开,手的子弹在瞬间打完,在莫干沙换的时候火力压制就不免出现了一个停顿。

  中心指挥所的墙壁就在这时轰然倒塌,三个人扑了出来在空中开火,方森岩的身体上闪耀起了几股硝烟,显然已经中弹,可是就在这时候,若无其事的向前横移了半步,猛然掷出了手中的军刺!

  那把军刺化作一道流光,在瞬间就穿了两名越军的腹部,余势不衰,还要深深刺入最后那个人的膛!

  方森岩确实是无意的,但是最后那个被刺中的倒霉蛋就是那个之前用“鸟狙”轰了他一的越军军官。

  这名军官也是十分剽悍的家伙,他的肺部被刺穿以后,立即就连串的呛咳出声,仿佛肺里都给抽空了,只剩下气与寒气,在那里交战出嘶哑的暗鸣。他捂嘴的指缝里淌出了鲜红的血液,然后徐徐淌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触目惊心。

  这个男人翻滚了一圈,从旁边的床铺下面摸出了一瓶白酒,却又接着若无其事的一仰头,拿烈的白酒将血冲了下去!而空气里忽然也多了些残忍冷的感觉。他拿出了自己的那把狙击,缓缓的伸出了黑的管向外瞄准,狙击镜当中的十字瞬间将敌人套入了目标。

  但是一颗染血的狙击子弹却在瞬间击碎了这面管上的狙击镜!

  这颗子弹是从军官的后脑射入,再从右眼射出,击碎了贴在右眼上面的狙击镜。这颗子弹自然是由远处掩护的萨姆射出的,他这个角度恰好可以鸟瞰营房,将里面的动静看得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