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七十五章 圣物的死斗

第七十五章 圣物的死斗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老阿拉姆沙哑的声音在丛林当中回响着,带着一丝末代子孙的遗憾和悲凉,旁边跳跃的熊熊火光似乎将方森岩带回到了那数千年之前的故事当中。

  “经过了一系列的妥协平衡以后,太阳教派与衔尾蛇教派达成了平衡,用来承袭太阳阶梯力量的仪式也经过了千锤百炼的尝试以后,其流程就变成了固定的态势:祭祀仪式升接受衔尾蛇神的赐福(就是被蛇咬一下)-吸收以太阳阶梯干枯叶片研磨粉末为主调配的秘药-放在不能见光的洞穴激流当中浸泡。这样一来即使是勇士没能通过考验,也会在衔尾蛇毒液的作用下安静的死去,不会出现失控伤人的状况。”

  方森岩听到了这里,终于恍然大悟,隐藏在太阳阶梯当中的始祖病毒具有强化了重新组合生物遗传因子的特性,但大多数生物要么死亡,无法适应它的突变性而成为恐怖的失去理智的怪物。就人类而言,有承受病毒力量体质的人,数千万人之中最多只有1个!就算是迪拜亚人的体能比现代人要好,成功的几率也是小到可怜。

  而衔尾蛇的毒液基本上就类似于工业上的催化剂,它可以明显的润滑,中和始祖病毒对人体的破坏,因此可以将成功率大幅度提升。当这条衔尾蛇部族的圣物被老阿拉姆带走之后,那么最关键的一环就失掉了。

  偏偏那些剩余下来的迪拜亚人可不知道什么叫做病毒,他们都是被宗教洗脑过的,他们认为虔诚可以弥补一切的过失,神会主宰一切,所以就按照惯例,月圆的时候继续举行力量承受仪式,这样一来的结果却是可想而知,在极低的成功率下,大量的生化怪物就这么被源源不断的制造了出来。

  能够被选出来承受太阳阶梯力量的,都是族中的精英,这些精英遭受到了感染以后,就反过来被变成了恐怖的生化怪物来进攻内层的迪拜亚人。此消彼长中,那些虔诚的迪拜亚人反而将这认为是太阳神发怒后的考验……*上直接服用太阳阶梯的粉末也是有很小几率成功出现成功的个体,那么偶尔出现的幸运者则会被认为是太阳神的降福!

  仪式因此会被饮鸩止渴一般的继续举行,形成了“前方压力越是吃紧……”就越是“要举行承受力量仪式……”的恶性循环,若是方森岩不及时出现的话,那么要不了多久,很可能迪拜亚巨沼内部区域的所有人都会死在变异体的围攻下。

  这就是当年老阿拉姆他们离开以后,迪拜亚一族衰败的真相!

  当然,古尔加他们这些压制住了始祖病毒并且能成功从中获取力量的家伙,自然都是在四年之前衔尾蛇还在的时候就“转职”的家伙了。

  到此为止,方森岩心中的最后一个谜团也是被解开了,整个迪拜亚人的历史和来龙去脉也是一清二楚。方森岩看向了天边,然后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那么,你会让我拿到衔尼蛇的了?”

  老阿拉姆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望向了方森岩:

  “快将这东西从我的身边赶走吧!越快越好,但是……你要记住,不可以用强,否则的话,它会驱使我来攻击你的,而你根本不可能承受得了我的攻击!”

  方森岩心中忍不住涌现出了一个厚黑的念头,那就是干掉老阿拉姆这个迪拜亚帝国王族的嫡系血脉后收益,不过很快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空间必然会考虑到:有心狠手辣的家伙一进入到本世界以后就屠村的可能。老阿拉姆身负延续王族血脉的重任,能够从迪拜亚巨沼的内部逃出来,肯定祖传的脚底抹油外加隐匿踪透的功夫必然一流,想要强杀就不要想了。

  他观察了一下那条貌不出众的小蛇,然后试探性的伸出了手去……圣物一点反应都没有,看那样子,完全是不屑于理会他,那种无视的态度就仿佛是这家伙根本不值得自己浪费毒液……方森岩刚刚试图进行抚摸等身体接触。

  老阿拉姆大叫一声小心,但是身体上的反应却是反手就是一个大嘴巴子抽了过来,打得方森岩眼前金星直冒,鼻血长流尸脸上五根指头印清晰无比,耳朵里面嗡嗡作响半天才回过神来……

  方森岩好容易回过气来,忍不住要破口大骂,看到了老阿拉姆用一种酷似东成西就里面腊肠嘴欧阳锋的无辜眼神望了过来,只能长长的叹息。

  吸取了教训以后的方森岩不敢再轻易的动手动脚了,远远的观察了一会儿还是没办法找到破绽,他毕竟只是个水手,而不是什么动物学家,没可能对什么蛇类的习性都了若指掌。

  一个念头忽然在方森岩的脑海里面浮现了出来:

  “不可能这条蛇只认着迪拜亚人咬啊!对了,面前的这个老头子也只是听祖先流传下来的祭祀过程,并没有亲眼见过,难道说,这条该死的蛇只会咬刚刚被始祖病毒感染的人?”

  一念及此,方森岩便将之前在太阳祭坛那里的收获拿了出来,这时候方森岩才意识到两个很严重的问题:

  一是自己虽然扯断了半根太阳阶梯的触手卷须,但是那卷须却是依然缠绕在幼苗的上面,也就是说,要拿就得连幼苗和母体断掉的卷须一起拿出来。

  二来是迪拜亚人吸入的都是太阳阶梯枯萎掉的叶片磨制出来的粉末,自已却是直接采集了新鲜的回来,就正常的植物学理论来说枯萎的叶片里面的病毒合量必然要少得多……”

  ………

  不过如今方森岩也是只能死马当成活马来治,先走一步算一步了,他便尝试从空间当中将那太阳阶梯幼苗取出来,没想到很久不见这幼苗,居然在私人空间里面都很不老实,可以见到它的根系已经密密麻麻的抓住了方森岩带回来的那颗陨石碎片,看起来已经是十分充分的在吸收陨石的能量了。

  而缠绕着幼苗的那根母体的触须,看起来早就被这幼苗凶猛无比的当做是养料吸收掉了……

  “这……怎么办?难道先从幼苗上摘片叶子来试试?”方森岩在心中一面盘算着,一面将这株幼苗给拿了出来。

  可是,就在方森岩将太阳阶梯幼苗拿出来到手上的瞬间,那条本来懒洋洋的衔尾蛇一下子就精神焕发了直立了起来,仿佛是眼睛蛇那样膨胀起了头部,快速吐出了红而分叉的舌头,发出了威胁的嘶嘶声音!

  更诡秘的是,太阳阶梯的幼苗同样也表现了出了极强的攻击性,一下子居然也从方森岩的手上跳到了地面上,两条触手也似的根茎抽打在空中呼呼作响,它的一半根系接触到了地面后迅速的扎入了进去,另外一半根系围绕着的陨石碎片迅速的消失,吸收。

  方森岩清晰的记得,本来的大阳阶梯的母体的叶片乃是只有五种色泽,但是现在这株太阳阶梯的幼苗的叶片颜色就已经达到了七色!现在看起来,太阳阶梯这种植物却是胎生,行动力十分敏捷,却是拥有根系,植入泥土,都很难界定它到底是植物还是动物了。

  忽然之间,灰影一闪,那条衔尾蛇竟是主动对准了太阳阶梯的子体发动了进攻!它一口就咬在了太阳阶梯的子体的主茎上!

  面对敌人的攻击,太阳阶梯的“子体”也是不甘示弱,两条触手一般的卷须狠狠的勒住了衔尾蛇的身体,猛力的对其拉扯着,更是分泌出了那种水银也似的强大腐蚀液体,将蛇身都腐蚀得滋滋作响,蛇皮被轻易的腐蚀透了,甚至还是深入到血肉当中。

  很显然,植物的痛觉远远比动物要低,而且子体还在利用触手不停的腐蚀溶解敌人龘**的同时,更是在不停的吸收那些被腐蚀掉的营养液,深得以战养战的真谛,衔尾蛇吃痛以后,却还是十分剽悍的不肯松口。

  因为太阳阶梯的“子体”的茎干此时因为幼小而呈现出了透明,所以可以清晰的看到,从衔尾蛇的两颗毒牙里面,不停的喷射出了一丝一丝黑色的液体扩散入子体当中,使得太阳阶梯的“子体”的枝条也开始阵阵抽搐!

  这两者之间本来就是水火不容的角色,衔尾蛇的毒液对人来说只有麻痹控制的作用,却不致命,反而歪打正着的克制太阳阶梯这种罕见无比的植物的病毒!只是在以前的数千年里面,两者的较量都是间接的在被感染者体内进行,却不是现在这样直接病毒和毒液短兵相接!这样的结果必然是要以一方死亡才能够宣告结束的死斗!

  这时候,旁观的两人都是惊得呆了,方森岩最怕就是两败俱伤自己鸡飞蛋打啥都捞不到,而老阿拉姆最期望的就是衔尾蛇死掉,最怕的就是这家伙来个惨胜,然后身受重伤的它重新游回自己身体上来狂吸血肉精华满汉全席大补一番……可怜的老阿拉姆现在才刚刚三十看起来就和六十差不多了,若是再被它来个“大补套餐”,那就算不死也得丢半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