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六十八章 巧合还是刻意?

第六十八章 巧合还是刻意?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事实证明古特斯虽然是一个优秀的商队团长,却不是一个好的向导。

  方森岩这一行人在他的倡议下立即启程,但是在感觉上走出了至少三公里以后,发觉还是在树林里面打转。这树林看起来好像没有尽头,他们走出了一段路程后就会抬抬头,希望看到一丝星光和黑色的天空,更渴望着风拂面庞的感觉,可惜这种动作是徒劳的。整个树林仿佛将他们关押在了枝叶里面。

  除掉他们发出的声音以外,在附近萦绕的是永久的寂静,长久的黑暗和令人发呆的无生气。尽管他们举着火把,但是火把的光芒只能透出五六米,然后就被漆黑包裹了起来——这不是随便说说的那种漆黑,而是拿手指头在眼前挥舞的时候都看不到的诡异。

  方森岩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因为在这样的环境里面遇到了什么危险的话,几乎反击都不能了,所以他立即询问雾歌道:

  “我们这是怎么了?情况有些不对劲。”

  雾歌妹子闭上了眼睛,然后微微的摇头道:

  “你携带的那一件戒灵骑士多尔铠甲的碎片上,忽然多出了浓郁无比的黑暗气息,我没有办法感觉到自然的流动了,体会到的只是疯狂,惊慌,还有混乱。”

  在这种情况下一干人赶路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他们只有又坐下来升起一堆篝火来,不过很快的,周围就出现了一些细微的平行光点,那是一双双黄色、红色或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

  当有人靠近的时候,那些眼睛的亮光渐渐逝去直至消失,之后又慢慢地在另一个方向出现。

  幸运的是,黎明很快就来临了,在熹微的晨光当中,他们认出了这些眼睛的主人赫然是无数只暗灰色和黑色的飞蛾,有的甚至跟人的手掌一般大。这些蛾在他们的耳旁拍打着双翼呼呼地飞来飞去,洒下有着呛人无比的翅膀粉末,并且这些飞蛾的翅膀上,都有着令人感觉到触目惊心的诡异笑脸花纹。

  方森岩皱起了眉头,要知道,契约者的私人空间完全是独立于这个世界当中的,几乎可以隔绝一切的气息外泄,现在看起来,那块戒灵骑士多尔的铠甲碎片绝对不简单啊。

  不过这些鬼面飞蛾还是抵抗不住晨光的威力,慢慢的散去了,天边的云霞被染上了一层金色,一切都在展示着这将会是一个非常好的晴天,这时候一干人才发觉,原来他们在黑暗当中跋涉了一两个小时,居然是一直都在绕着大的圈子,这里距离他们先前与戒灵骑士战斗的地方,顶多只有一两百米的距离。

  接下来的过程就不用多说了,古特斯辨别了一下方向,然后慢慢的绕上了大路,在中午的时候幸运的遇到了一支从夏尔出发的商队,方森岩他们购买了几匹代步的牲口,经过了五六个小时的跋涉以后成功的抵达了夏尔。

  夏尔乃是霍比特人的居所,他们的身高只有北方的努曼诺尔人的一半,因此又被称为是半身人。

  在靠近夏尔的地方,就可以见到大片的农田在丘陵上被开垦了出来,一块一块呈现在了远处,简直整齐若斑斓的地毯,再凑近一些就可以看得更加清楚了:「更新快,无广告,八一中文」

  嫩绿的春大麦估计还有两个月才会成熟,洋葱的深绿色管状叶顶着蒲公英一般的花,鹅黄色的北岗酒花预期很快就可以为美酒增添芬芳,淡紫色的灯芯菜看起来正在被收割,前方的大车里面盛的应该是灰绿色的烟斗草,它们会被送往夏尔里面去制成具有独特香气的烟丝。

  循着有着麻点碎石的平坦道路继续前行,路上的霍比特人也变多了起来,他们的身高不会超过一米,提醒圆润,拥有红扑扑的脸颊、蜷曲的头发、宽厚的面孔、明亮的双眼和一张习惯于微笑与享受美食的大嘴,不时都可以听到乐器演奏的声音。

  方森岩留意到,这些乐天的小个子的脚掌上长有坚硬的肉垫和厚重的褐色卷毛,这应该是他们速度惊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了,有不少的霍比特人背上都背负着一只大的牛皮长条物。

  经过古特斯的解说以后才明白,那是他们的武器:投石索------你可以将之理解成一种可以随投掷者的心意而随时中断链条的链球……威力相当不俗,据说可以将鸡蛋大小的石头加速到惊人的速度。

  霍比特人的屋子都是有些类似于窑洞的形式,只有房顶露在了上方,椭圆形的木门是他们喜欢的建筑风格。随着路边椭圆形的袖珍路牌的增多,还有房屋的密集,路上的行人也更多了,并且充斥着矮人,精灵,努曼诺尔人,那种粗野的笑骂声和杜松子酒的气息混合在一起,有着独特的韵味。

  当前方就出现了夏尔那著名的标识:红顶风车以后,古特斯终于松了一口气,看得出来他都一直在担心后面的“戒灵骑士”追杀而至。这里已经算是彻底到达了夏尔的标志。

  整个夏尔就是建立在了好几座弧线温柔的丘陵上,它的街道就很类似于盘山的公路,而靠着山壁的一面全部都被挖掘成了窑洞的形式,被木头纹饰装点出来了霍比特人独有的风格,夜晚远远的望了上去,就像是很多条灯火辉煌的带子温柔的缠绕在了那几座丘陵上,令人有一种格外静谧而温馨的美感。

  方森岩四人选择了一家叫做“黑色羊羔”的旅店,这里的招牌都被烟熏火燎得很有特色,而门口拴着的各种牲口也表示出了它的生意十分兴隆。确定了住的地方以后,脸色凝重的古特斯也是忙着有事情要去处理,毕竟返程的商队竟然全灭在了外面,这种事情实在是非同小可,他的根基也是在夏尔,必须要对所有人有个交代。

  古斯特他离开的时候,方森岩将一小袋子叮当作响的东西塞给了他,这是雾歌妹子感觉到过意不去塞过去的八枚铂币,这可是价值八千银币的一笔巨款,古斯特看起来也是很需要钱,非常爽快的就收下了。

  四人进入到了旅店当中,自然就有热情的招待来招呼客人,他们在小圆桌和重木凳的重重迷阵里面穿梭,呼吸的是火腿,煎鸡蛋,烤面包,火腿,麦酒和烟斗草的混合气息,终于在角落旁边的一张擦拭得不是很干净的空桌子上落足了,在等待上餐的同时,方森岩忽然听到了邻桌的人大声道:

  “我从未见过出手那么阔气的人,真的,我用我的烟斗起誓,为了赶着从这里传送到埃里阿多尔,不惜耗费整整三十个铂币!更重要的是,还抛给了我一枚作为小费------这就是今天我有钱请你们品尝舒切尔大嫂儿精心料理出来的熏肉的原因!”

  在旅馆里面这样聊天的话语每分钟至少都有几百句,方森岩只是被艾里阿多尔这几个字所吸引,因为那里也是他赶来夏尔的唯一原因------当然,现在还要加上寻找国王草,不过接下来他就没有听到了任何的讯息了。

  很快的,他们叫的晚饭就点了上来,方森岩却没有急着让那个瘸着腿板着脸的小胡子招待离开,而是往桌子上面放了十个银币,微笑道:

  “这是我留下你问几个问题的报酬,唔,如果问题的答案能够让我满意的话,那么还有额外的二十个银币为谢礼。”

  小胡子招待先用疑惑的目光看了方森岩一眼,然后收起了十个银币:

  “我只有五分钟的时间,超出了的话,后厨的舒切尔女王会扒掉我的皮的------那至少是十个铂金币的风险了。”

  方森岩笑了笑道:

  “你知道什么地方有国王草卖吗?”

  小胡子招待咕哝了一句:

  “国王草,见鬼,那是什么玩意儿?”

  他接着不甘心的反问了一句:

  “或者你可以再等一个小时?我能够帮你打听打听?”

  方森岩抬抬眉毛:

  “我今天晚上会住在这里的------第二个问题,也是最后一个,这里有专门出售植物或者植物种子的商行吗?”

  “你可以在雄鹿地那里找到很多家魔法材料商人,夏尔的烟斗草可是顶呱呱的有名,贤者们往往都会抢着收购,这玩意儿可是他们必不可少的施法材料,你需要的植物多半能够在那里找到------先生,谢谢你的银币。”

  小胡子招待麻利的拿走了方森岩抛在桌子上面的银币,忽然又回过头来补充了一句道:

  “如果你们是第一次来到我们旅店的话,那么建议将熏肉上涂抹一点奶油味道会更棒。”

  方森岩微笑,点头,但是他脑袋里面却是一直都在回想一个问题:

  “是谁要这么着急的赶去埃里阿多尔呢?这究竟是一个该死的巧合,或者还是不祥的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