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七十七章 更加艰难的局面

第七十七章 更加艰难的局面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火毒还真烈…….”方森岩自言自语,就觉得口唇僵硬无比,他是在高纬度地区呆过的,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

  他马上伸手去一摸,顿时就发觉唇间和鼻孔处硬而刺手,呼出来的气息上都迅速冻结出来了清晰的冰凌。而头发上也结了一层厚霜,敲一敲“壳壳”的响。甚至举手投足间都发出了清脆的冰层破碎的声音。

  “看起来血腥感应还没有降临啊,否则的话,那群家伙早就像狗一样的围上来了。”

  方森岩活动了一下,便站了起身来,刚刚走出去的时候的那几步都有些踉跄,显得重心都很是不稳,但后来就站稳了,“啪嚓啪嚓”的踩踏着钢铁地面上的冷鱼和冰块走向了冰库的控制室,然后打开了冷库的厚门。

  顿时,海风在方森岩的肌肤上面铺开来了一阵柔和的温暖,夜空里面,深黑色若天鹅缎子绒为底色,繁星满天,闪耀眨眼。方森岩凝视了一会儿这美景,正要走掉,脚下忽然踢到了一根冻得梆硬的东西,拾起来一看忍不住道:

  “这些家伙的运气还真不错,居然着这种好东西都捞得到。”

  原来这根硬东西乃是一条看起来很是普通的鳗鱼,背上却生出了十几道硬棘,看起来就像是披上了铠甲的大将军似的,这种鳗鱼被方森岩他们叫做“野狗鳗”,就是说这种鳗鱼横行霸道,十分凶狠,逮着什么吃什么,荤素不忌,堪称鳗鱼当中的霸主,十分罕见。

  据说最顶级的日本料理当中的鳗鱼烧,就得用“野狗鳗”来做,而每年天皇祭祀的时候,往往选取的祭品里面也得有这玩意儿入味。像是这么一条野狗鳗,可以轻易卖出七八万美元的高价。

  方森岩也少说都有十来年没吃过这玩意儿了,见到了忍不住食指大动,随便在船上搜了搜,拆开了几个急救包将里面的棉花弄了出来,然后从醉鬼那里顺了半瓶没喝完的威士忌,就点燃了慢慢的炙烤起来。

  似这种天生美味,又是在海水当中生长的,自带了咸味,所以根本无需作料,重点在于炙烤的火候,野狗鳗在烘烤当中慢慢的解冻,变色,发黄,油水滴在了下方的火焰上,发出“吱吱”的声音和香气,很快的就变得油汪汪的十分诱人。

  方森岩却是仔细的盯住了野狗鳗的表皮,看着滚烫的油水在火焰熏蒸里慢慢的溢了出来,白色若凝胶一般的肉质暴露,冒出了热气,然后鱼皮开始裂开,微微翻卷的时候,便立即灭火,若是再多烤几秒,翻卷出来的鱼皮便会因为受热而碳化,那焦味就会将所有的鲜美破坏无疑,只有在这个时候及时住手,才是恰到好处。

  方森岩也不怕滚烫,一口就咬了下去,牙齿上面的感触就仿佛是邂逅了最水嫩的果冻,但是舌头上面沥碾过去的却是饱满鲜嫩的白肉里面的丰富汁油,若是拿舌尖轻轻一顶的话,甚至可以感觉到鳗身上的丰美熟肉还在颤巍巍的抖动。

  根本就不需要咀嚼,只需要舌头轻轻一卷一顶一碾,鳗身上的肉便溶解分离了,咕嘟的一口吞下肚皮里面,那种意犹未尽的贪婪又果断的来袭,都根本不给人细嚼慢咽的机会………..

  一直等到第三天卸货的时候,船长他们才发觉出海的最贵收获悄然消失了,准确的说是可以食用的部分消失了,不过凡事都是有喜有忧的,在鳗鱼骨头上面,却摆着一小袋钻石……….这玩意儿却是方森岩从岸边的珠宝店里面顺手牵羊来的,他虽然这东西带不出本世界毫无用处,但是用来抵偿鱼资还是绰绰有余。

  此时的方森岩,已经开始尝试再次前往曼哈顿区了,

  与红衣主角交手了以后,方森岩已经从中获取了一定经验,也发觉了红衣主教攻击的一些弱点,

  首先红衣主角的攻击是遵循七宗罪的原则的,并且很有可能其攻击威力与堕落程度有关,否则的话,红衣主教为什么要读取自己和阿齐兹的记忆?应该就是要寻找之前犯下的罪孽,针对性的进行攻击。

  像是阿齐兹这个冰冷若石头的家伙,看样子就是对吃的很不讲究,所以红衣主教就没有用“暴食”之罪来裁决他,而方森岩则在**方面颇为检点,所以他就没有被硫磺和火焰炙烤……..

  也就是说,哪怕是当日与红衣主教再继续战斗下去,遭受到的攻击程度都可能是越来越轻,因为其余的罪孽轻惩罚也轻!

  不过方森岩此时的身体上,依然烙印有暴食之罪和暴怒之罪的印记,这被称为是罪人烙的记录,必须要回到空间才能够消除,具体有什么用处方森岩的权限还无法查询得到,总之绝对不是好事就行。

  根据方森岩的推论,搞不好被烙印上所有的罪名(七宗罪)以后,若不及时逃走的话,就会出现很黄很暴力的事情……

  “好吧,总之我的任务目标不是打倒他。”方森岩叹着气摇了摇头,自我安慰了一下。他的眼神只是略微的暗淡的一下,又立即充满了信心:

  “而且,如果说这家伙这么喜欢读取他人的记忆的话,那么搞不好我还有另外一个机会啊!“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方森岩走过的街角的公用电话忽然响了起来。方森岩不以为意,走过。

  但是他又经过了一具公用电话的时候,铃声再起。

  方森岩瞳孔微微收缩,依然不接,

  不过在他经过第三具公用电话的时候,铃声再响起的时候,方森岩认真的想了想,拿起了听筒,里面传来了阿齐兹的声音:

  “是我,很抱歉,我要通过k来以这样的方式找到你。”

  方森岩笑了笑道:

  “没什么,你说。”

  阿齐兹沙哑着声音道:

  “我现在的处境……….相当的艰难,在突围的时候,又引来了大批人围杀,可以说是损失惨重。”

  方森岩点点头道:

  “我知道,我一脱困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们都去追赶你了,所以我这边相对压力很轻。”

  阿齐兹干涩而艰难的道:

  “我现在就像是一个赌徒,已经输掉了大部分筹码,唯一拥有的就是,黄金支线任务的奖励可以让我翻盘。所以,我没有办法再和你一起冲击曼哈顿区的摩根中心了。”

  方森岩默然了一会儿道:

  “我理解,布鲁克林区的第十七号地铁站对吧,一路顺风,我会活着回去的。”

  阿齐兹有些艰难的道:

  “对于我现在来说,哪怕是布鲁克林区的第十七号地铁站也是难度太大了,所以,我要你前往曼哈顿摩根中心的启程时间。”

  方森岩握紧电话的指关节瞬间就发了白,阿齐兹没有办法去冲击曼哈顿,那么他面临的压力至少也是之前的数倍!而阿齐兹非但帮不上忙,还需要他这边动手的时间,那就摆明了要方森岩在正面吸引所有的人的火力,掩护他成功过关!

  说实话,这个请求已经远远超越了两人此时之间的关系!甚至方森岩此时和姿的关系都达不到这一步,唯一有资格这么请求方森岩的,便只有礁石,和他拥有生命契约共享的礁石,与方森岩出生入死多次的礁石!

  但在这个时候,方森岩的利益却是与阿齐兹两人绑在了一起,无论是谁死亡,黄金支线任务都要失败!而方森岩更是清楚,就阿齐兹那高傲的性格来说,若不是实在山穷水尽实在没有办法,也做不出这样的请求。

  旁边的街灯将方森岩的影子拖得老长,方森岩安静的在原地拿住电话矗立了一会儿,好一会儿才淡淡的道:

  “你欠我一个人情,阿齐兹,若我成功的话,那么就欠我三个人情。”

  阿齐兹歇了一歇,却是依然冷硬的道:

  “你成功了的话,我也只欠你两个人情。”

  方森岩平静的道:

  “成交,我将会在一小时十分钟以后,再次挑战红衣主教,你记得了?”

  电话那一端传来的是嘟嘟嘟的盲音,阿齐兹已经挂断了电话,这个男人在这个时候,依然冷硬得似一块石头,似从茅坑里面捞出来的石头。

  方森岩却是走到了旁边的便利店里面,搓着手要了一杯速溶咖啡,搅出了很多泡泡以后呷了一口,闭上眼睛仔细的聆听那无数细碎的泡泡在舌头上面碎裂的声音,他的心境也慢慢的平息了下来,等到那一杯咖啡喝完,方森岩已经重新大步走向了曼哈顿区,他此时穿着一袭黑色的风衣,裹着一条厚厚的灰毛围巾,微微垂着头,完全就像是一个加了深夜班还受了老板一点点的小气的职员。

  在进入到曼哈顿区摩根中心一公里的时候,就仿佛是触动了警报似的,西装革履的红衣主教再次很诡异的出现在了方森岩的视野内,他的目光冰冷,荒凉得简直就像是月亮上面的环形山,只有在接触到方森岩的时候,一股难以形容的狂热才似岩浆喷激那样,轰然爆发了出来!

  “异教徒!用血和哭喊来救赎你自己的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