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最终进化 > 第九十章 分支剧情出现

第九十章 分支剧情出现


  一秒记住【八一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顶飞前方慢吞吞的丰田卡罗拉后,悍马速度只是略微下降,然后又开始从排气管里面喷吐黑烟,急剧加速,不过就在拐过了一个急弯之后,方森岩忍不住也开始骂了一声娘。

  因为前方的公路上面赫然出现了二三十辆车连环相撞的事故,烈火浓烟爆炸惨叫形成了主题。在这种情况下,悍马H6固然强大,却也不可能当成推土机来蛮横的撞出一条康庄大道来。

  所以,方森岩毫不犹豫的按下了启动台上的越野模式,然后一打方向盘就往旁边的野地里面串了进去!

  是的,悍马在公路上的表现,可以说什么捷达啊桑塔纳之类的东东都和他差相仿佛,但是若论越野能力的话,这家伙才是民用车系里面当之无愧的王者!

  在发动机的怒吼声中,大团大团的湿润泥土从车轮下面喷射了出来,混合着大量被碾得稀烂的青草,噼噼啪啪的打在了旁边的树木上,很显然这块草坪被精心的打理过,主人在上面必然耗费了大量的心思,不过被埋在了屋子里面的他,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做出任何抗议的举动。

  方森岩毫不犹豫的碾压过了好几块草坪,然后撞垮了旁边生长着蓝色白色牵牛花的美丽栅栏,紧接着以超过八十公里的时速一头扎入到了旁边已是摇摇欲坠的一处板棚当中,再若钢铁巨兽那样从灰尘碎片废墟里面猛然奔出。

  前方赫然是一处超过六十度的湿润陡坡,对于绝大多数的车辆来说。也是只能望洋兴叹的地步,眼见得这样的冲撞不可避免,戈登先生忍不住都大声狂叫了起来“你疯了”这三个字,却被姿直接扒拉到了后面的酒吧当中去一家团圆,而姿则是直接在副驾驶位置上面落座。

  在撞击发生的瞬间,不等方森岩吩咐,库鲁特果的手中就泛出来了黄色的光芒。

  斜坡上面顿时出现了轻度的塌方。还出现了清晰的阶梯,方森岩将油门狠踩到底,发动机发出了前所未有声嘶力竭的吼叫声。特别定做的普利司通特制越野轮胎在这一刻提供了惊人的抓地力,大量湿润的泥土疯狂的从后轮处被抛飞了出去,这辆钢铁怪物还是硬生生的攀升上了这个陡坡!

  突破了这一处障碍以后。前方不说是一马平川,但至少也算得上是暂时脱离了地裂延展逼近的方向,在这高处可以清晰的见到,远处一望无垠的大地都在做着波浪式的徘徊起伏,大量的建筑物都在前所未有的末日面前摇曳,坍塌,树木也是纷纷倒伏。

  毫无疑问,惊魂未定的戈登一家看到了这幅情形,都开始战栗哆嗦了起来,戈登医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大叫道:

  “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方森岩冷静的道:

  “圣塔莫妮卡机场,在那里有飞机等着我们。”

  “那走机场高速路可以节约至少一半时间!”戈登立即给出了一个建议。

  方森岩笑了笑,一打方向盘,重新回到了另外一条车流量较小的公路上,就这么蛮横无比的一路撞了过去。

  此时地震已经持续了接近五分钟。差不多要倒的房屋已经全部都倒掉了,没有倒的估计还能坚持一阵,迎来了一个相对安全的时期,尽管此时进入城市是十分危险的一件事,但是为了节约路程也只能硬着头皮开过去。

  “高速公路应该左拐。”戈登先生又指出了方森岩貌似出现的错误,但是他马上就闭起了嘴巴。鼓起了眼睛!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远处的修筑在高架桥上的机场高速公路此时变成了什么样子,若是鸟瞰下去的话,简直就像是一条被风干了的死蛇。

  整条高速公路呈现出来了分段垮塌的状态,有几段桥墩比较给力的地方,路面还顽强而歪斜的支撑在了空中,但是至少有一半路面已经彻底的坍塌了,上面密密麻麻的堆放的都是车辆,连前进后退都不能够,只能随着桥梁的坍塌狠狠的砸向地面,或者在大地的愤怒里面,瑟缩的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若是真的按照戈登先生的意图来走所谓的机场高速的话,那么毫无疑问,唯一的下场就是悲催的被困在上面进退不得。

  此时的路面上依然是一片混乱,方森岩此时冷血无比的撞开一切挡在前面的东西--------车辆,尸体,甚至是大喊大叫惊恐无比的活人,尽管此时悍马的表面已经是累累伤痕,但是其内部却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发动机依然提供着强劲无比的加速度,坚硬的内壁有效的保护着里面的乘客。

  忽然之间,旁边高架桥的一只桥墩发出了喀拉喀拉的声音,然后便在大量的裂纹蔓延下彻底的崩溃,再也无法支撑起路面,顿时,又是一截长达四五百米的高架桥路面朝着这边横砸了下来,当然还要连带着上面的好几百辆汽车。

  这种景象,完全就像是近在咫尺,高耸达到二三十米的大坝一下子垮塌决堤,洪水铺天盖地狂涌而来的气势!!

  方森岩咬牙切齿的爆了一句粗口,只能狠打方向盘,一个类似于漂移的疯狂动作便转入了旁边的小巷,但饶是如此,依然有两三辆汽车顺着高架桥的倒塌方向,对准了这边疯狂的滑动冲击了过来,在地面上摩擦出来了长达五六米的火光!

  眼见得已经是避无可避,戈登全家都在疯狂尖叫,方森岩却是冷静的道:

  “姿。”

  姿立即打开了车门探出了半边身体,然后将手虚按向了后方接踵而至撞击来的车辆。

  无形透明的原力障壁立即带着沉重的风声直飞而出,呼啸而至。冲撞向了若带着死神意志的车辆!在侧面用力一托一顶,巧妙的偏斜了撞击而来的方向。

  眼见得那辆白色的搅拌机工程车依然撞击而来,却是在前冲的过程当中偏斜了大概15度到20度的角度,然后就在距离车辆尾部五六米的地方轰然挂上了旁边的楼房,立即失去了控制,发出了刺耳无比的声音打着旋儿冲入到了旁边的楼房里面。那楼房本来就已经被地震折磨得千疮百孔,又被带着巨大冲撞力的工程车一冲。立即轰然倒塌,发生了剧烈的爆炸。

  方森岩一踩油门,继续加速。拐过了街角,便见到了不少高层建筑若打摆子一般的疯狂颤抖,玻璃幕墙咔嚓咔嚓的碎裂。人,家具什么的若下饺子一般的纷纷掉落。

  前方二十来米处,一个前所未有巨大的霓虹灯招牌从空中砸了下来,这破破烂烂的玩意儿带着后面大量的电线稀里哗啦的坠落,真有几分彗星撞地球的气势。

  这灯箱少说也有二十余米高,五米宽,别看现在又破又烂灰扑扑的毫不起眼,若是换成是晚上的话,保准是城市夜空当中最为显著的标志性景色!方森岩一个急刹摆尾后闪避过了这玩意儿,无数碎玻璃翻卷腾起。稀里哗啦的散落了一地。

  “这个灯箱一定花了不少钱,真是太可惜了。”方森岩因为在飞艇上安装灯光信号也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所以随口道。没想到回答迅速就来了。

  “是啊,一共花了一百七十八万零三百美元,并且还是去华盛顿定做的!”说话的正是后面叹着气的戈登先生。

  三仔奇道:

  “你怎么知道?”

  方森岩此时却已经恍然大悟道:

  “那灯箱上面写着戈登美容医院………难道这里就是?”

  半谢顶的戈登医生此时已经眼巴巴的扒着窗户看着旁边。痛心无比的道:

  “是啊,这里就是我的私人医院,唉……….”

  忽然之间,从医院的楼房里面又冲了一群人出来,这些人男男女女都有,看起来应该是白领之类的。此时却是浑身上下一片褴褛狼藉,看起来全部都是惊恐无比。但是这时候,旁边的一幢五六层高的大楼垮塌,直接压了下来,就将他们给冷酷无比的覆盖了,只有一个女人运气超好的活了下去,但是左腿却被压断,在旁边绝望的大声尖叫哭泣着。

  方森岩已经见多了这种场面,正要加速,忽然听到后面戈登医生大声的狂叫了起来,更是不顾疼痛的猛捶车壁,那声音仿佛是受伤了的野兽那样:

  “停车,救救她,救救她!”

  在这个时候停车救人,委实是要冒着极大的风险,要知道街道两边都是密集的大厦,随时都可能垮塌将去路遮断或者活埋,早一刻能够赶到机场就早多了一线生机!

  但此时方森岩从后视镜里面见到戈登嘶哑着声音两眼通红的模样,心中一动,竟是真的停下了车,让礁石下去将人救了上来。

  礁石他们虽然心中知道,多救一个人,显然扛在肩头的难度就大了几分,不过还是出于对方森岩的信任照做。

  将这女人救上车以后才发觉,这是一个金发美女,虽然模样显得十分的狼狈,看清了脸庞以后却是依然会生出楚楚可怜的感觉,外加肉弹汹涌,十分性感,不过她的左腿被压断了,伤势极重,看起来至少短时间内是好不了的了。

  这个金发美女一上车以后,先看了看四周,就抱住了戈登大哭了起来,反复重复着一句话:

  “我还以为永远都见不到你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凯特太太显然脸色十分僵硬尴尬,不过她显然也是十分善良的人,等到了那个金发妹子惊魂略定的时候,才找礁石要了一杯白兰地过去道:

  “波姬小姐,你还是先喝一杯酒,然后清洗一下脚上的伤口,避免以后发炎。”

  波姬此时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立即就放开了脸色也是十分尴尬异常的戈登,低声说了声谢谢,她此时腿部的伤势看起来也很是严重,断掉的白森森腿骨将伤口都戳破露了出来。创面还有泥沙什么的。加上现在的条件也十分简陋,只能用烈酒来麻醉,喝的纯净水兑烈酒来清洗伤口简单的处理一下。

  当然,戈登医生作为美容专家来说,完成这些基本清创的工作肯定是不在话下的,不过无论是他这个治疗的人还是被治疗人之间的暧昧,却是哪怕瞎子也看得出来。

  礁石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忍不住询问搂着孩子的凯特太太道:

  “这位波姬小姐是?”

  凯特淡淡的道:

  “是戈登的秘书,我们之前曾经在一起吃过几次饭。”

  “哦。”礁石恍然大悟,不过听得出来凯特话意里面的不满。同时姿等人也明白了方森岩的用意。

  在原剧情当中。戈登医生是在最后不幸死掉了的,正是因为他的死掉,所以主角杰克逊.克鲁斯特先生才可以顺理成章的上位。实现“汝妻子吾养之”梦想。

  不过现在戈登医生也被一起拯救了,并且估计死掉的可能性不大,除非是方森岩他们下手-------对于这种自身实力很弱的重要剧情人物进行杀戮?那是任何契约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做的事情,方森岩他们也还没有愚蠢到这种地步!

  不过这里就有一个纠结的问题了,戈登医生不死,那么凯特就还是他的老婆,那么主角杰克逊.克鲁斯特先生上位的几率就是零,注定要成为天煞孤星了。

  这里剧情就发生了重大的改变,好在方森岩敏锐的觉察到了这个问题,将这位波姬小姐给拯救了出来。这样一来的话,看起来戈登医生应该是喜欢脚踏两只船,那么事情就应该可以得到比较圆满的解决了。

  其实对于戈登医生来说,他还是要爱凯特一些。只不过凯特因为心中一直都还拥有前夫的影子,所以有一个地方惹得戈登很不开心。那就是凯特一直都在服用避孕药物。

  那个……众所周知的是,繁殖和生存乃是所有动物的本能,可以说一切生物的活动基本上都是围绕着这两件事在做,人类也逃脱不了动物的范畴。加上戈登医生也是四十出头了,对小孩的渴望肯定是十分强烈的,这就成为了两人之间最根本的裂痕。

  而就在这个时候。波姬小姐出现了,她至少比凯特年轻十五岁,肤白貌美未婚未育年轻靓丽,D罩杯水蛇腰。

  并且为了捕获戈登医生的心,什么女上位小狗式等等千依百顺,温柔体贴甚至超过了当年服侍克林顿的莱温斯基,更不要说什么不带套不吃避孕药这种区区的小事了,她还巴不得早点搞出人命方便上位。

  在这样的温柔攻势下,戈登医生不是圣人,自然也就堕落到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腐朽境界,不过他对于凯特的感情也是真的,加上双方也只是同居还木有结婚,所以就先脚踏两只船得过且过再说,只是没想到今天会将关系红果果的暴露了出来。

  ***

  在库鲁特果的帮忙下,这辆剽悍的钢铁野兽拖着一身的伤痕,终于逃离了城区,好在这个时候方森岩早就规划好了一条道路,直接发挥悍马的强劲越野能力从野地里面直接开过去,而避开了险象环生的公路,因此总算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圣莫妮卡机场。

  此时的地震依然不曾停歇,仿佛整个大地依然是漂浮在了水面上那样荡漾着,不过这里的地震程度似乎要显得轻微一些,建筑物倒塌的情况并不算太严重。但是机场的秩序却是完全的混乱成了一锅沸腾的粥。

  更重要的是,地震业已发生了接近半个小时,并且鉴于抗震救灾知识的普及,地震来临的时候,人们往往都知道要待在空旷的广场上………毫无疑问,机场便符合这个标准,因此这里的人口密度之惊人远远超过了方森岩他们的想象……从车上跳下来的方森岩看着眼前的景象忍不住爆了粗口!

  因为他事先安置在这里的一辆直升机虽然还在原地,但是很显然这架12座的西科斯基S-76系列直升机已经没有办法翱翔蓝天-------一辆机场上常见的电动运货车将它撞击得倾斜歪倒在地,没有发生燃油泄漏爆炸已经是万幸了。至于驾驶员则是半个身体都被压在了机舱里面。看起来已经遇难很久了。

  “怎么办?”这是礁石投过来的质询眼神。

  姿却是很干脆的道:

  “另外找一架飞机不就好了?”

  方森岩摇头道:

  “你看外面起飞的那四条起飞跑道!要么就被破坏得无法起飞,要么就已经被彻底堵死了,根本就没有足够起飞的距离,而且跑道上面除了人以外,还有汽车之类的东西,就算我们草菅人命敢冲的话,也没有办法强行起飞。所以若是要找的话。那么只能去找直升机。”

  方森岩这句话说完以后,所有人便不再耽搁,除了留下三仔照顾车内的人以外。全部出动,不过反馈回来的信息却是令人感觉到十分颓废的。

  “我这边没有发现直升机。”

  “唔,我见到了一架。遗憾是……..报废的。”

  “我找到了一个机场人员,他说在十分钟以前,就有人冲进机场用枪逼着飞行员起飞开走了仅剩的两架直升机。”

  听起来似乎所有的消息都在往绝望的方面发展,但是方森岩却不认为这任务会直接将自己逼到死亡的境地,他的脑海当中马上转过了许多念头,然后深吸了一口气道:

  “戈登先生?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正处茫然和紧张状态的戈登医生一愣以后立即回答道:

  “我在大学二年级来这里实习的时候,就爱上了这个美丽的地方,我认为世界上没有地方比这里更适合我呆着的了,所以,准确的来说。是二十七年零五个月。”

  “那么你对这附近应该是很熟悉了?”方森岩道。

  “当然,就像是熟悉我手掌上的每一根纹路一样。”戈登医生立即道。

  “那么,这附近应该是有一个军事基地的了,对不对?”方森岩认真的道。

  戈登医生迟疑了一下:

  “应该是有的,不过我对这方面素来都不怎么留意。”

  但是这个时候。正在咬着下唇苍白着脸的波姬小姐忽然道:

  “是的,先生,的确有一个秘密的军事基地,因为如果有敌对的势力试图从空中进犯美国的话,那么这里有很高的几率提前探测到敌人的飞机或者是导弹的行踪,所以军事基地虽然不大。但是防御体系严密,并且保密级别很高。并且似乎这基地还在从事地下研究。”

  方森岩眼前一亮,他也是没有料到救人居然会获得这么额外的线索,唇角顿时露出了一抹微笑:

  “这是我近二十四小时以来听到的唯一一个好消息,高级别的军事基地一定会配备直升机,而且是军用,我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需要验证一下您回答的可靠程度: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连居住在这里二十七年的戈登先生都不知道的秘密的?”

  波姬很干脆的道:

  “基地里面的一个军官一直都在追求我,戈登知道这件事。”

  戈登怔了一下,也出声证明这件事是真的,确实在今年上半年有一个军官在疯狂的对波姬展开爱情攻势,也正是这个催化剂促使了戈登医生和波姬发生了关系……毕竟有人争夺的东西看起来就觉得不错……烂地皮还不是被人争夺炒出来的钻石价?

  方森岩顿时击掌道:

  “妙极了,那么波姬小姐你一定知道去军事基地怎么走了?”

  波姬小姐咬着下唇苍白着脸道:

  “当然,他带我去那边兜过风--------请原谅,先生,那里毕竟是高度戒备的军事基地,虽然发生了这么可怕的灾难,但是我不认为那些军人会让我们开走直升机。”

  方森岩哈哈一笑,顺带已经打着了悍马的引擎:

  “不错的问题,但是我很擅长说服别人,无论是军人,政客,还是银行家和律师,所以你请放心指路吧。”

  其实这里还是出现了剧情的分支现象,方森岩他们即使是不救波姬。也可以从其余的工作人员口中获悉医院有一家轻型直升机用来运送病人。但是那架轻型直升机只能容纳七个人,戈登先生就只能悲催的被牺牲了。

  ***

  虽然方森岩给出的理由很没有说服力,但是波姬小姐依然切实的扮演了向导的角色,十分钟以后,方森岩他们已经依靠着悍马卓越的越野能力来到了军事基地附近。

  可以见到,象征军事禁区的铁丝网已经或者扭曲或者倒伏的毫无威慑力,在面对地震的时候。军人所做的事情也只能是在空旷处躲避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地震仿佛已经平息了下来,至少从之前的剧震变成了轻微的晃动。人们也可以大步行走而无需扶住东西了,不过从那些深邃的裂缝里面,开始隐约喷射出来了淡淡的白色气体。空气里面也充斥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在方森岩的感觉里面,就像是先前的那一系列剧烈地震使得灾难有些疲乏,所以停歇下来蓄一蓄力,在谋求着更恐怖的爆发!

  遗憾的是,剩余的人们处于劫后余生的庆幸当中,没有人觉察到了这一点--------或者说即使有人觉察到那也无能为力。

  军事禁区坐落在一片长满了枯黄色茅草的荒原上,只有白色的碎裂水泥路来作为清晰的标志,在军事禁区的岗亭门口,方森岩肆无忌惮的踩踏了油门一冲而过,将木质护栏毫不费力的撞断。因为看门的三名士兵已经杳无踪影。

  又开出了两三公里以后,前方出现了草绿色的营房,宽阔并且齐全的训练场,还有方森岩最希望见到的军用机场,上面赫然还停放着三架黑鹰直升机!

  黑鹰”直升机是美军普遍使用的一种多用途直升机。除1名驾驶员外。机上可搭载11名士兵,紧急时可搭载19人。主要执行向前沿阵地运送突击部队和对地面目标进行攻击的任务,有时也用于从战场抢救伤员。

  此时停放在机坪上的,有一辆已经歪倒倾斜在了机场上的地裂缝隙里面,并且看样子已经燃烧爆炸,现在旁边还有人拿着灭火器在喷射什么。因此黑烟滚滚,好在另外两架都没有任何问题。

  在营地的另外一个方向,正聚集了二三十名美国大兵,正围着一处倒塌的营房在大声喊叫着。原来这一处军事基地地表面积不怎么大,可是地下的面积却是很是宽敞!深度甚至达到了地下二十层楼左右。

  这里在地下搞的就是类似于生化危机蜂巢里面的研究,当然,并没有搞出来什么T病毒Z病毒,不过正是因为害怕生化泄露污染,所以才做得如此隐秘。

  结果地下基地倒是不怕核武器啊,卫星扫描神马的了。但是,凡是有利必有弊啊,受到高强度地震袭击的话,损失还是十分惊人的,里面的设施什么的都是统统坍塌活埋,一个也逃不掉!

  此时围起来的那些美国大兵冒着余震的风险聚集的地方,就是地下基地的入口,看他们还在试图拿工兵铲在那里挖啊啊的,却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的做法,就他们的那进度估计挖个几个月也就能将之前的地下一二三层掏出来,前提是地震还不会来捣乱的情况下。

  方森岩他们当然没有助人为乐见义勇为的想法,已经用力一踏油门,对准了停靠在机场上的黑鹰直升机开了过去。

  他们的这种行为如果说还没有被发现的话,那么留守的人员就当真是瞎子了。顿时好几名士兵大声呼喊着开始举枪瞄准,不过连枪的保险也没有打开,估计也就是以威吓为主。

  此时车厢后面的戈登医生他们自然也是在密切关注着事态的发展,结果一见到军队动枪了,被好几把M4A1瞄准的感觉确实是很不爽的,脸色也是立即变得有些苍白。方森岩此时忽然转头过来对他道:

  “戈登医生,如果……….我仅仅假设一下,如果你身后是碰到就死的熊熊大火,前面就是一条独木桥,逃过去就能活。而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挡在桥上不让你过去,那么你会杀死他吗?”

  戈登医生迟疑道:

  “我不知道。”

  方森岩笑了笑道:

  “那么逃命的人当中还要加上你的爱人呢?”

  戈登医生这一次很干脆的回答了:

  “当然。我宁愿自己的生命背负上罪孽!也要自己爱着的人平安幸福的活下去!”

  方森岩露出了一个诡秘的微笑道:

  “你能够这样想,那就再好不过。”

  他说完这句话,就将车辆刹停,跳下了车举起了双手,然后面带笑容对准那几名大兵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小妹子莉莉.克鲁斯特悄悄的对哥哥诺亚.克鲁斯特道:

  “我不认为那些大个子会让我们上飞机,他们凶神恶煞的真是吓人!”

  诺亚用大人的语气认真的道:

  “可是水手先生刚刚有讲。他很擅长说服别人的。”

  “天哪!”让莉莉发出这一声惊叫的是。方森岩走过去还没开口,一名黑人少尉双眼通红,鼻孔里面传来了呼哧呼哧的声音。看起来这家伙刚刚喝了酒,一股刺鼻的酒气扑面而来,然后就冷冷的将枪口顶在了他的头上:

  “你已经闯进了军事禁区!你现在可以选择。马上滚蛋或者让子弹把你的脑浆打出来!”

  “我想,我们可以做个交易。”方森岩很镇定的微笑道。但是他得到的回答,是被一枪托狠狠的抡到了脑袋上!

  顿时,悍马的后尾舱里面发出了一连声的惊叫。诺亚看着捂紧了嘴巴的妹妹叹了口气道:

  “看来水手先生遇到了一个很难被说服的对象啊。”

  莉莉眼睛里面都充满了泪水:

  “水手先生他一定很疼。”

  三仔此时却忽然笑了笑道:

  “这可未必。”

  木质的厚实枪托带起了一股沉闷的风声猛的砸在了方森岩的耳侧!若是正常人的话,这一击至少也是颅脑骨折脑震荡什么的,但事实上也只能让方森岩的脑袋偏了偏而已。

  那名黑人少尉楞了楞,火气顿时更大,因为他的亲弟弟被活埋在了地下基地里面,心中一片愤懑激荡,正没有地方宣泄。啊啊啊的若野兽一般吼叫了起来,一脚踹倒了方森岩,居然拉开枪栓对准了面前的方森岩就死死的扣下了扳机!竟是下了死手!

  很显然,旁边的两人也是吃了一惊,不过眼见得阻止都来不及。也就不再说什么,事实上根据这里的规定,在地震这种特殊时期,监狱,军事基地,政府机关。警察局等等要害部门确实是要实行宵禁戒严的,杀人的话只能说是处理方法过重,不能说是违纪,只要几个人异口同声说方森岩他们图谋不轨,那么杀了也是白杀了。

  倒是戈登医生都没料到军队如此凶残,说杀人就杀人!顿时脸色惨白冷汗直冒。牙关上下相击“得得”作响。眼见得他们更是眼中凶光四射往这边走了过来,莉莉更是发出了一声尖叫直接扎入到了妈妈的怀抱当中去。

  这个时候,五名美国大兵已经“咔嚓”的拉响了枪栓,对准了悍马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但是在他们的身后,方森岩却是无声无息的爬了起来,双手揣在了裤兜里面,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本来不想杀太多的人,为什么你们总是要逼我?”

  听到了方森岩的话以后,那名开枪的黑人少尉顿时像是见到鬼也似的转身过去,看得出来他的训练极其有素,已经是立即跨前一步举枪瞄准。

  方森岩对那黑洞洞的枪口视若无物,不退反进,也没见到他有什么动作,仿佛只是轻描淡写迈出了一步,就站到了那个黑人少尉的面前,将他的M4A1给夹在了腋下,尽管枪管喷吐出来火舌,却也全部都打在了空处。

  那黑人少尉此时依然很不甘心的猛抽枪,却觉得武器简直像是被焊在了墙壁上面,而方森岩直接发力一拧,这把武器就被扭成了麻花状,咔嚓咔嚓的零件到处散落。而黑人少尉此时居然还想要反手去拔腰间的手枪,猛然就见到了方森岩一埋头,一记头槌就撞了上来。

  这家伙顺势后仰,却被方森岩一膝盖顶在了裆部,脸色立即惨白,胯下一塌糊涂浑身上下抽搐着瘫倒。搞定了他以后方森岩已经是一矮身,又冲进了前面还没反应过来的四名士兵当中。

  方森岩此时的目的很简单,这面前的战斗根本就没有被他放在了眼里面,而是因为不远处还有二十来名武装到了牙齿的美国大兵,他就是要借混战来令那边的美军没有办法来对自己开火。

  普通的子弹虽然威胁不到他,但是毕竟这里乃是军事基地,更何况还不能确定缚那个家伙究竟怎么样了,所以还是得小心为妙。

  方森岩冲入到了人群当中,双臂张开已经抓住了面前两个士兵的脖子,尽管他们疯狂挣扎反抗,却依然无法反抗方森岩的怪力!紧接着两人的脑袋就撞击在了一起,世界立即清静了下来。

  与此同时,方森岩的背上激起了一条血花,乃是被一名大兵用腰间的碳素钢军刀划出了一条长长的伤口,但是方森岩在中刀的时候,肌肉收缩已经夹住了刀刃,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退,一肘就打在了他的脸上,在清晰的骨裂声当中,这个大兵徐徐的软倒在地。

  最后一名士兵已经感觉到了不对,惊恐想要逃走,被方森岩一把掐住了脖子当成了盾牌迅速推送向前,他自己矮身缩在了士兵的背后,对准了那边的士兵已是激突了上去。

  这一瞬间,可以说是电光石火,此起彼伏,除了三仔他们之外,没有人想象得到,一个明明中了一梭子M4A1的男人,居然若猛兽一般暴起伤人,疾扑反噬,瞬间就令五名精锐士兵或死或伤失去了战斗能力,更是还意犹未尽的反噬而至!

  在惊愕当中,那远处的十几名美国大兵都是措手不及,在他们的感觉当中,自己明明握持有先进无比的现代化武器,还是在要守护的环境里面,基地当中,反而有一种身为猎物被追捕的错觉!

  “这个人是超能力者!!”一名军官已经大声喊叫了出来,事实上这个世界既然有变种人和血族,那么肯定不可能不留下一点儿痕迹,他以惊人的速度一个后滚翻,然后就变成了屈膝跪地的标准射击姿态,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是瞄准,开火,喷射出来了刺眼的火舌。

  方森岩却是冲得更加激烈,身体缩得更紧了。

  “滋滋滋”的子弹入肉声清晰入耳,被方森岩当做盾牌的那名士兵开始剧烈抽搐,那一梭子打在了他的胸上,深深的没入,没有一颗子弹漏掉,他立即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却是越发微弱。

  在冲近到了五米距离以后,方森岩已经将面前被打得千疮百孔的“肉盾”抛飞了出去,砸倒了三个人,他很简单的跃起,踹出,首当其锋的那名士兵想要尝试格挡,但是中了这一踹以后,整个人就像是被重型卡车撞到了似的,诡异的对折了过来,然后远远的摔飞了出去。

  为首的少校目睹了这一幕,忍不住瞳孔收缩,他大口喘息了几口,他只觉得嗓子里腥味很重,还有一股甜味不断涌现上来。一咬牙之后,手上用力一捏一拧,已经直接拔出了手雷抛出,然后就地卧倒。

  可是那手雷在空中飞行还没有落地,就被敌人一巴掌拍飞了回来,在侧面的四个士兵身边爆炸开,尖锐的铁片钉子立即充分的撕扯着人类的**,顿时一片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