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三百五十二章唐曼的训练

第三百五十二章唐曼的训练


  “你肚子饿了?”我傻乎乎的问。

  “然后呢,想取笑我?”唐曼看着我。

  我摇头,“当然不是,我也饿了,我们回去做饭吃。”

  唐曼也没继续说话,坐回了她的驾驶座,一脚油门的朝她的木屋而去。

  既然术门的两个叛徒被解决了,那么马上从茅山正宗回来,那么唐曼的重心,不,应该是我的重心要帮她管理好术门来了,毕竟三年之约已经开始了。

  到了木屋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身体已经到了麻木的地步,她没有管我,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应该是去洗澡去了,她很爱干净。

  至于去茅山正宗,她刚才说的要准备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具体她要准备什么,心中疑惑也只能穿上衣服,去厨房给她做饭。

  等我将菜给她炒好端出去之后,她已经坐到了她一直坐的窗户边了,她的确是洗澡了,头发都是湿的,穿着休闲的衣服显得特别居家。

  不过突然看着她又静静低头看书了,感觉这几天真是起伏太大了,差点经历了死亡的,但她还是她,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是遇事不惊,处事淡定的唐曼。

  我叫她吃饭,她合上书走过来,我盛了两碗饭走出来,放到她面前,我坐在她对面,她好奇的看着我问,“你也要吃饭?”

  我一怔,“什么意思?我肚子也饿了。”

  “之前让你吃说不吃,现在又吃。”

  “好吧,我现在要吃了。”

  我无语的夹了一点菜放在自己碗里,使劲的扒了起来,毕竟我做的饭,我凭什么不能吃?

  “我以后能不能买一点肉吃,一直吃青菜我……”

  我边吃边问,我跟唐曼不同,她是素食主义者,但我虽说不是无肉不欢,但偶尔也想吃吃肉。

  “不行。”唐曼摇头。

  好吧,我不想说话了,埋头吃饭。

  我才吃到第三碗的时候,她就吃得差不多了,她的饭量是两小碗,我要吃五六碗才行。

  她站起来,手指着其中一份清炒黄瓜说道,“这次太咸了。”

  说完这话就走到了窗户边坐了下来,她以前也没看到她“点评”啊。

  她既然这么说了,我只能改,很快吃了饭,将碗筷收拾了一下,我走出厨房,才发现唐曼居然换上了一身类军装一样的衣服,头发也高高的扎了起来,看上去英姿飒爽。

  “跟我过来。”唐曼说了一句,朝后院走去。

  我点头跟着她身后,才发现她的后院里面居然专门有一块地方练武的,她这是要教我武功?让我也成为武者?

  “三天后跟我去茅山正宗,但这三天,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准说不,也不准说痛。”唐曼道。

  我听清她的意思了,她这真是想指点我,有她这个高手指点,那么我只会受益匪浅,怎么会拒绝?

  再者三天后去茅山正宗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只有加强自己的实力才行了。

  我赶紧点头,这太让我意外了。

  “你是算命师,体内有气,如果在攻击技巧上和肉身上做功夫,会比你现在强很多,所以这三天我会锻炼你的速度,告诉你关于武者的技巧。”唐曼道。

  “好,你赶紧说。”我已经听得迫不及待了。

  唐曼看了我一眼道,“那好,你以你认为能杀我的招式攻击我。”

  我点头,她这是要锻炼我的战斗力,这么好的机会我不想放过,于是我将陨金匕首拿了出来。

  唐曼看了以后双目一瞪,“你是想杀我对吗?”

  我只能无语的将陨金匕首收了起来,唐曼速度力量都是我无法匹敌的,但没办法我只能全力攻击她,活动了一下隐隐作痛的手臂,我骤然一拳轰了过去。

  唐曼摇头,她抬手就抓住了我的拳头,我心中一惊。

  “记住了,有时候与高手交手的时候,不要主动出击,如果不能一击必杀,那么首先攻击的一方会最早的露出死门,那么别人就可以一击必杀你!”

  她说着手臂突然一带,我吓了一跳,一股巨力下,我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被她拉过去,等我停下的时候,我脖子上已经出现了一只手。

  我浑身冒汗了,这么说现在的我可以被唐曼秒杀?

  “你在怕什么?”唐曼手伸过去,淡淡的问。

  我摇头,刚才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回,我怎么能不怕?

  “再来!”她道。

  我继续,这次找到了一点技巧了,拳掌并用的攻击过去,唐曼依旧是摇头,她身体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一闪的出现在我身边,修长手指抓住我的肩膀,她不用扛,手臂用力一甩我就摔了一个狗吃屎。

  就这样,我被她“杀”了无数回,甩了无数回,她不断的告诉我速度的技巧,攻击的技巧,让我尝试将气调入双脚,那么速度会快一些,我听了之后,将气涌入下身,果然如此快了一两分,这让我惊喜。

  我是被她甩得没有知觉了,我想起那本相册上的照片,她四五岁开始就已经练武了,吃了多少苦才有今天?我想像不到了。

  呼!

  到了十二点的时候,我终于勉强能接她三四招了,这对刚才我直接被她秒杀来说好太多了,我心中惊喜,听她说了一个晚上,我真是有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得不说,唐曼真是一个武学天才。

  如果被她训练三天,我感觉自己的武者实力恐怕要跟四级武者差不多了。

  对了最后一掌,她额头有一些细汗了,她用手擦去后道,“今天到此为止吧,我要睡了。”

  我点头问,“肚子饿吗?要不要喝粥?”

  我是真心想感谢她了。

  她低头看了一下肚子,转身木屋走去,“要。”

  我也整理了一下自己,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湿透了,得洗一个澡才行,去薛老房间简单洗了一个澡,然后给自己伤口抹了一点药,不时的用气为体内的内伤疗伤,我走进厨房,煮了一个大火粥,也就半个多小时的出来了。

  而唐曼这时候也已经洗澡换上了她休闲衣服,头发又湿漉漉的了,可能刚才教我太多了,运动多了一些,所以脸看上去有点红红的。

  感觉晚上天气凉爽,外面也有月光,我也就说去后院的凉亭喝,唐曼犹豫了一下也没反对,这大半夜的喝粥赏月也是没谁了。

  我端着粥,她走在我旁边,到了凉亭,我给她盛了一碗递给她,是她比较喜欢喝的香菇粥。

  我自己盛了一碗,确实是感觉饿了,所以喝着挺香的,不过跟唐曼在大半夜的一起喝粥,也是我以前做梦都没想到的事。

  给她做饭我没想过,但做了,跟她一起在一个餐桌吃饭我没想过,但也做了,她会教我武术我没想过,但她却做了,我也是惊讶我跟她的关系可以缓和得这么快。

  毕竟不久前还是要死要活的,如此一想,我忍不住看了唐曼一眼,她低头一勺一勺喝着粥,依旧是细嚼慢咽的,我突然有给她看看相的想法了,对于她的过往与未来我也很好奇。

  毕竟她在我心里,依旧是一个谜一样的女人。

  于是忍不住凑过去道,“我给你看个相吧。”

  唐曼一怔问,“为什么要给我看相?”

  “好奇。”我道。

  “没什么好奇的,我现在给你看也看不了。”唐曼摇头。

  呃,这话也是,但她现在要是主动的泄掉脸上的特殊掩盖方式,那么我可以看,但她不愿意,那我没办法了。

  她粥也喝完了,我只能无奈的从她手中接过碗,她也要睡了,我也累了,我端起碗往木屋里面走,但发现唐曼却抬头看着月亮,我好奇的回头看着她,却看到她沉默了很久,才喃喃自语的道,“你自己进去,我今晚不想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