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二十二章陈五

第四百二十二章陈五


  被唐曼这么说,我心里面松了几分,我走上前去敲门,很快门打开了,是一名青年开的门,看上去年少有成的样子,从他的面貌五官中,依稀可以看到我母亲的一丝样子,这青年绝对是陈家的子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目光诧异的问我什么事,是需要请他们陈家做安保?

  我看着他的面相道。“不是,我是来给你们陈家来算命的,你去告诉你们陈家管事的,说:山高皇帝不远,却有将军做他事,将军不定事富事祸,他不知,你们管事的想不想知?”

  这青年听了后之立马露出愤怒之色,低喝了一声道,“哪来的算命骗子?装神弄鬼的,快走快走,不然我不客气了。”

  他说着就要关门,我神色不变的继续道,“你今年二十有三,上面有一个姐,下面有一个弟,你实力很好,但始终在你们家族受不到重用,为此你常年熬夜不睡,我看你昨晚应该三四点才睡吧?”

  我这么说,这青年脸色立马一变了。

  我接着说道,“压在你头上的有三个人,两男一女,你要想翻身,但又不想。因为你对这个女的有点别的想法,但事关近亲,我劝你还是仔细的想一想。”

  他听了之后,色神有些惊怒了,“你别胡说,她是我表妹,我对她没有……”

  我看着他不说话了。

  这青年脸色阴晴不定了,他轻哼了一声,“在这里等一下,我去跟我父亲说一下……还有,别乱说,不然有你好看的。”

  唐曼走到了我身边,我沉吟了起来,刚才我在这青年面相上看到了一些东西,让我有些惊疑起来。正想问的时候,唐曼道,“我说了这是你的项强。”

  我心中苦笑起来,“再怎么强项我也看不穿你。”

  唐曼一怔,随即摇头,“我有那么难看穿?”

  我点头,唐曼现在实力太强了,即使我现在已经是sì jí算命师了,依旧看她看不出任何东西出来,如果她在不久后顺利的进阶了九级武者,那么我更加不太可能看穿她的。

  唐曼轻声道,“我很好懂的,只是你不懂。”

  我正想说话,而这时候,那青年再次过来了,脸色是便一脸警惕起来,冷冷道,“你到底是谁?”

  “算命的。”我道。

  “那她是谁?”青年指着唐曼问。

  “我朋友,怎么样,你出来是赶我走还是要请我进去?”我反问。

  青年冷哼了一声,将门打开了一些,“进来吧,我父亲有请。”

  “哦?你父亲?”我露出疑惑。

  “我父亲陈五你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算命的?”青年眉头一皱了。

  我笑着没有说话,但心中倒了松了一口气。这陈五也是陈家的核心了,问他也可以,未必一定要问陈家族长陈三刀的。

  青年犹豫了一下,还是让开了,说了一句请吧。

  我跟唐曼自然走了进去,这里面一切都看上去十分有年份了,但收拾得挺好,也维护得很好,所以有种逛博物馆的感觉,想着我母亲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十六年。我心中就复杂无比。

  我母亲出去后,再也没有回来了,而作为儿子的我,再次回到了这里,这是因果循环吗?

  很快经过了一条长长的走廊。这青年把我带到了一个大堂,里面的一些装饰跟古时候的房子一样,都是木制的红木家具,而且正面还是保持着一把主人椅子,两边则是摆放着两条接待客人的套椅。

  我看着这大堂。有种深宫的意思,我母亲就是在这里被家族的人无情诬赖抛弃的?我能想象,那时候这里肯定站满了陈氏家族的族人,但当时除了我母亲的妈站出来,以死为我母亲出头。其余的陈家族人或许多半都是冷眼相看吧!

  “你们两位稍微的等一下,我父亲马上出来了。”青年道。

  我跟唐曼自然坐了下来,青年说完这话,就直接走了出去,并关上了大门。我眉头一皱,这什么意思?

  唐曼神色没有一丝变化,她目光四处扫视了一眼,修长手指拿起她椅子旁边的一个茶叠子,骤然用力射向了一个地方。

  噗呲一声。这叠子射穿了一面木制的墙,里面没有任何破碎的声音,似乎被什么人稳稳的接住了。

  随后里面脚步声轻响,内堂走出一名头发黑白各半的中年人出来,这人跟刚才的青年有四分相似。应该是他父亲,也是现在陈氏家族的管事人陈五。

  这人体表气息很强,应该也是武者,而且是liù jí境界的样子,唐曼说过,陈家的人都是玩刀的,但我没看到他的刀放在身上,不过以他的实力,加一把刀的话,七级武者也不太可能是其对手的。

  我盯着他的命宫。想看出一点别的出来,这rén miàn无表情的扫视了我一眼,就将目光锁定了唐曼身上。

  这人手中拿着刚才唐曼射进去的茶叠子,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随后道。“你这等高手都光临我陈家了,是我陈家的荣幸,在下陈家排行第五,名字就叫陈五,不知你怎么称呼?”

  “没有什么称呼的。我只是不喜欢我在这里等,而别人躲在后面看,我很不喜欢别人对我这样。”唐曼道。

  “哦?那倒是在下失误了,在下道歉。”

  陈五淡淡说着,便是坐到了主人椅子上。

  唐曼没有再说话的意思,拉开背包,拿出她的书就低头看了起来。

  陈五脸色微变,但一闪即逝的恢复正常,目光看向了我,正想说话。唐曼低头继续说道,“能让其他人也出来?我不喜欢别人偷偷看我们。”

  陈五一怔,随即回头道,“三哥,九妹出来吧。”

  他这么一说,里面内堂继续走出来一男一女,男的一头银发,年级接近七十了,但面色红润,走路虎虎生威。一副老当益壮的样子,赫然是一名七级武者。

  而这女人大概六十出头,她因为陈氏家族的遗传,原本气质不错,但她面无表情。眉尾上扬,目光阴冷,十足一副泼妇般的长相,让我眉头微微一皱。

  他们两个出来之后,一句话也没说。就盯着低头看书的唐曼,并且在唐曼对面的一排椅子上坐了下来。

  唐曼对他们的目光视若无睹,修长手指翻动着书页,目光平静的看书。

  这时候,陈五才开口。他没有提这他的三哥和九妹的意思,直接说道,“刚才在下听到了那段话,让在下很是惊讶,能告诉在下是什么意思吗?”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我道,“刚才接待我的人,我看了他的面相,就是这么显示的,有人瞒着你们陈家做了什么事,而且即将引火shàng mén了,你们都要被牵连。”

  我说完这话,这女人立马冷哼了一声,“你算哪根葱,在我们陈家胡言乱语的?我陈家上下一心,没有你说的这种事,滚吧!”

  她这么说,陈五与陈三都面色不变的看着我。

  我脸色平静,看着说话的陈九道,“首先你搞清楚,你们如果不怀疑是不会让我进来的,我想你们刚才已经查出了一点事情了吧?现在又质疑我,是什么意思?想用这种污言秽语的方法,从我口中套出解救你们陈家之法?如果是这样,那请你闭嘴!”

  我这么说,这女人立马阴冷的盯着我,“如果不是旁边的人,你说这话出来,我必要了你的命。”

  我心中窝火,却看到身边的唐曼轻轻的将书合上,看着陈九道,“你将刚才的话再说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