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六十三章见张强

第四百六十三章见张强


  对视了几秒,唐曼率先开口了,轻声道,“去吧。”

  我犹豫了一下点头,“如果术门有什么突发的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好。”她点头。

  我忍不住问,“你就一直看书?”

  “也不是,我等会会睡一下,然后去后院走走。”唐曼道。

  “然后呢?”我问。

  “然后?然后就可以做饭,吃晚饭了,然后就是看书,然后睡觉。”

  “九点睡?五点醒?”

  “嗯。”她嗯了一声。

  然后就是再看书?我听着挺平淡的生活,便是问,“会不会太无聊了?”

  “也不会。”唐曼摇头。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只能说那我走了。

  “好。”她点头。

  然而我正准备走的时候,那山洞里面突然走出来一个人影,正是那朱由校,我看了他一眼眉头一皱。

  他已经住在术门总部那么久了,他与唐曼之间的约定到底是什么?

  而且三个多月不见,他体表的尸气几乎到了感觉不到的地步,这只能说明他修为大涨了。

  他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与我插肩而过的朝唐曼的木屋而去。

  我回头朝唐曼看去,她神色微微变化的将书一收,就盯着朱由校道,“别在让我警告你,如果你下次再进来,我定灭了你!”

  朱由校嘿嘿一笑,毫不在意的道,“美人何必这么大火气呢?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朕已经等了很久了。”

  唐曼没有说话,我忍不住道,“她上次不是已经说了同意了吗?你这么急做什么?”

  朱由校脸色微微一沉,他撇头看了我一眼,冷冷道,“朕跟她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我心中大火,直接开骂了,“插你大爷,滚!”

  这家伙已经擅自来了两次了,真是不要脸到了极致,我看这山洞要重新改一下才行了。

  朱由校脸上杀气一闪,以我现在的实力他要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怕他做什么?

  唐曼愣了愣,随即微不可查的轻笑了一声,随后说道,“朱由校,我再说一遍,时间到了会通知你的。”

  朱由校脸色十分难看的盯着我,他眼中黑光一闪,我与他对视,立马感觉有些头晕目眩起来,我心中一惊,赶紧疯狂调动体内的气往双眼而去,目光一凝的反盯着他。

  朱由校嘴角抽搐,眼中的黑光一闪即逝的消失不见。

  “哼!朕已经等了很久了,如果你还没准备好,那朕就要考虑你的实力到底行不行了!”朱由校说完这话,就拂袖往山洞走去。

  我松了一口气,随即看着唐曼道,“我看这地方要重新换一下了,不安全,这家伙随便都可以进来。”

  唐曼一愣,随即轻声道,“嗯,你回来再再说,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点头,停顿了一下从术门总部出来,发现朱由校住的房子已经关上门,我盯着他住的地方,这家伙真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因素,希望唐曼好好的防备他吧。

  我走出术门总部,直接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去车站,到了车站后,我买去我们那边的票,在车站里面等了一会,就上车了。

  一路无事的到了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到了我们市区的车站,继续坐车出来,朝张强停船的地方而去,大概到了晚上,才坐车到了河提。

  我下车之后走了一会,远远的就看到了张强停捞尸船的地方空空如也,他居然不在?难道接到了什么活?

  到了河边看了一下,发现他停船的地方还有一些痕迹,应该就是这两天出去的,我沉吟起来,他应该是出去有事了。

  但他要出去多久?

  这张强行事越来越诡异了,只能希望他没有出卖我姐吧,不然跟他彻底翻脸,我也不太希望这样的。

  无奈之下,我只能先回去休息一个晚上再说,一路走回村子里面,已经有三四个月没有开门了,村子里面的人应该以为我彻底不干了,也是,我这次过来,的确是没有开店的打算,毕竟开几天关几天的也没什么意思。

  这房子只能让我休息几天,只是心里面有点对不起师傅,他把这个店交给我,我居然一直关门,让他好不容易传扬开的名声慢慢的消失了,看来只有与唐曼三年之约到之后,这店才能开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师傅还会不会回来。

  无奈的打开店门,走进了后院,还是熟悉的样子,熟悉的气息,这里我住了十九年,熟悉的感觉让我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一夜无事,一觉睡到了下午,算是将昨天的觉补了回来。

  我去菜市场买了一点菜,自己做了吃之后,一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了,就骑车去张强那边而去,到了他经常停船的地方后,天已经黑了。

  但张强的船我没看到,还是空空的,我无奈之下,只能给张强打一个电话,问他在什么地方,电话很快接通,传出了张强的声音,他声音有些诧异,似乎很意外我怎么打电话给他。

  我也没说其他的,就直接问他什么时候回来,我找他有事,张强犹豫了一下问我在什么地方,我就说在他经常停船的地方。

  他也没有隐瞒的意思,说现在接到了一个活,他正在捞尸,我想了想问他要不要帮忙,他笑着说过来最好了。

  随后他给我发了一个地址,也不算太远,四十多公里,不过我骑个车过去得花不少时间啊,我就让果果出来,我骑车,她在背后推我,这样快很多。

  果果出来之后,笑着说要不让我去考个驾照然后买俩车得了,我无语的说哪里有时间?

  果果在背后推我,果然快到了接近七八十码了,大概也就大半个小时,我就远远的看到了张强的船停在河边,他似乎专门在等我的样子,既然到了地方我就让果果先回来,然后自己推着车下去。

  将自行车抬上了他的船,张强也诧异的问我有钱了,怎么还不买车,我尴尬的没有回答,倒是看到了他穿上还有另外一人。

  是一个女人,穿着黑色的衣服,浑身散发冷艳的气息,我看了她的命宫一眼,当即微微一惊,居然也是一只精怪。

  张强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心中诧异了,这难道就是与张强签订捞尸契约的那个巨大水下东西?

  她居然现身了?

  我对她点头示意,她也微微点头,随后直接说了一句走了,就跳进去了河水里面,她入水之后,果然一个巨大的黑色影子在水底浮现,并缓缓的下沉,直到消失。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她的道行很高,怎么这突然现身了,这是找张强有什么事?

  我看张强也没有说的意思,我自然的不好怎么去问。

  只能问他,这次接到的是什么活,他说不太简单,刚才在这里的活已经完成了,白天淹死一个人,尸体已经被张强捞出来了,死者的家属给钱了,刚哭着把尸体抬走了。

  他刚才准备回去的时候不巧接到了一个电话,说在另外一个地方有一单生意,但需要帮手,他想着就拒绝了,没想到他刚挂电话我打电话就过来了……

  所以他挂了我的电话之后,又给这个人打过去,说接这单生意,他这么说之后,我也是无语了,我这算是凑巧的给他“送上门了”?

  不过他笑着去开船,我则是走过去直将我这次来的目的问了出来!!

  张强听了之后一愣,随即似笑非笑反问,“那你觉得我到底有没有出卖你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