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四百八十章一把刀

第四百八十章一把刀


  我姐速度很快,在树林里面穿梭,不一会的功夫,我就可以远远的看到老鼠精洞府的那座小山了,我姐速度缓缓的慢了下来,我好奇的问,“姐,你最近……”

  “嗯?你叫我什么?”我姐撇头回看了我一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露出尴尬,赶紧道,“雅,雅儿,你最近过得好吗?”

  “这还差不多。”

  她点头,然后道,“再叫一遍。”

  “雅儿。”

  “好,我听到了,我最近过的很好,记住了,别在叫我姐了,叫我雅儿,或者灰雅儿都可以。”

  她说完这话,直接纵身一跃的跳了过去,既然到了老鼠精的洞府,那我自然跳了下来,她周身冒出白烟,便是复恢了人形,她脸上带着丝丝笑意,我尴尬点头。

  我跟灰雅儿出现后,这老鼠精的洞府里面立马传出了吱吱怪叫的声音,便是一群大老鼠冲了出来。个个有人大小,张牙舞爪的,但一看是我和灰雅儿后,便是停止了怪叫。

  其中一只道行最高的老鼠精看了灰雅儿几眼,他已经初步化形了,有点半人半老鼠的意思。他恭敬的走了过来,“原来是灰前辈过来了,我家老祖出事了,您也知道,来找我家老祖的话……”

  “别这么客气,我没事。也不是过来找你们老祖的,他有事。”

  灰雅儿摆了摆手,然后用手指着我,这只老鼠精便看向了我,其余的老鼠也看向了我,均是露出悦不之色,甚至有一些敌意,我干咳了一声。

  上次唐曼来抓老鼠精灰叶叶的时候,我虽说不在,但是天展跟我是一伙的,他们也认识我,自然想到了那个抓了他们老祖宗灰叶叶的唐曼,是我带上山的。

  我只能说,我是灰叶叶派过来来看看他们的,问他们有没有遇到什么事,他们脸上的不悦之色便是立马转化为质疑,似乎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只能继续解释,灰雅儿也帮我解释。最后我把我妈拉了出来,也说了他们的老祖宗灰叶叶过得还不错,一共一年就可以回来了。

  他们脸上的质疑之色才缓缓消退,不过不悦之色还是有的,本来我心中就有些愧疚,自然不会介意这些。

  这带头的老鼠精把我和灰雅儿带进去,安排了上好的水茶与精致的水果,算是对待贵客才有待遇。

  灰雅儿抓起一个艳红的果子就吃,她还拿起一个塞进我手里,我笑着接了下来,然后问这只老鼠精他们什么情况,上次遇到天展的时候有没有受伤。

  这只老鼠精说没受什么伤,只是灰叶叶突然被抓走了,他们这群老鼠有些慌,好在当时唐曼给了灰叶叶十分钟交待一些事情,所以他算是暂时的代替了灰叶叶,管理这里附近的老鼠,几个月下来,不说井井有条吧,但也算是勉强的维持了下来。

  他的脸已经基本上幻化出人形了,所以我仔细看了他几眼,凭借他的面相我也看出来一些,跟他说得基本上差不多,我算是松了一口气。

  下次回术门,我也好对灰叶叶有一个交代了。

  当然,除了这些,我把我在他脸上能看到的一切,好的,坏的,都说了出来。然后仔细的指点了一下,他听了之后立马露出了激感之色,对我的不悦也消失了,算是态度大变了。

  他小心翼翼的问我能不能指点其他的开启灵智的老鼠精,我自然欣然点头,他们一个一个的现在我面前。我也仔细的看了一下后细心的说了起来。

  灰雅儿在我身边吃着她喜欢吃的水果,没有一点催促我的意思,反倒有时候还好奇的问我为什么,我也笑着跟她解释,她听了之后甜甜一笑的说我懂了,然后让我继续。

  不过当我看到一只老鼠精后。便是神色微微一变。

  这只老鼠精没有什么问题,道行不高,甚至个头也比其他的老鼠精小上不少,但我从他脸上看出了一丝惊慌,这是遇到了什么事后的表情,我好奇的问他遇到了什么。

  他支支吾吾起来,这子带头的老鼠精就使劲拍了他的脑袋一下,示意他快点说,这只老鼠精就委屈点头,然后断断续续的说了起来。

  “大,大师,小的最近在出去的时候,意外找到了一把刀,小的看这把刀漂亮,于是就收藏了,但收藏之后,我就感觉最近连夜的做噩梦,梦到自己疯狂的在杀你们人类,小的很怕,小的从来没有想过对你们人类怎么样啊,小的怕是这把刀的主人来找小的,大师您看看,小的是不是有什么大劫啊?”

  他这么说,都快哭了,果然胆子很小,我神色微微一整,他虽说脸还是老鼠的脸,但我还是可以大致的从他的命宫看出他最近没有大劫,但微微的有一缕黑气,应该就是他捡到的一把刀所致的,我看这把刀有点邪性。

  他这小劫过段时间,就会跟感冒一样自己消散的,所以用不着过多的担心,我也这么一说,他试探性的问了一句真的?我点头,他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带头的老鼠精听他这么一说。便是狠狠的拍了他几下,“老祖宗已经说过了,不要乱拿人类的东西,你小子怎么总是记不住?”

  这只老鼠精急忙,摇头委屈的道,“小的没拿人类的东西,就是在山上找的,而且还是一把金色的刀,小的真的觉得太好看了,所以才带回来的,小的不是故意的,老大千万不要告诉老祖……”

  “那刀呢?”带头老鼠精训斥的问。

  这老鼠精摇头说连续做了太久的噩梦他怕了。害怕那把金色刀的主人找过来,所以偷偷的在晚上又给送了回去,这带头的老鼠精又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说他胆小鬼,这只老鼠精更加委屈了。

  我听的好笑,这些老鼠在山上。在城市里面转悠,发现隐藏的好东西几率自然高很多的,他也算是走运,也算是倒霉,走运找到一把刀,但又倒霉的让他做噩梦。

  灰雅儿吃着水果听得好奇。就看着这只老鼠精问,“小老鼠,告诉我,那把刀是什么样子的?怎么会让你做噩梦?”

  这只老鼠精急忙道,“反正是金色的,金光闪闪,好像是纯金的,而且很锋利,小的那的时候还一不小心割破了手。”

  他说着还把自己的爪子伸了出来,的确是有一道还没愈合的伤疤,他才接着说道,“而且那把刀很冷。好像被冻过一样,小的拿着的时候,都感觉浑身不舒服,好像这把刀杀过很多人一样,应该就是杀气,对,那把刀上面有很重的杀气,小的害怕,真的害怕……”

  他说着还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他这么说我诧异了,这把刀能让他做噩梦,估计真的杀了很多人,不然不会拿一下就让他做噩梦的,但这只老鼠精说这把刀好像还是金子做的,而且还很锋利,这样的刀很罕见也很珍贵吧,居然被其主人丢了,还是掉了?

  灰雅儿一听以后更加的起兴趣了,“那带我去看看。我想看看这把刀是什么样子的。”

  这只老鼠涌露出一丝犹豫,便是被带头老鼠精拍了一下,再骂了他一句胆小鬼,他才咬牙的点头,“好,小的带灰前辈去看。不过有点远,而且那把刀灰前辈拿应该可以,那把刀可漂亮了,圆圆的,还是金子做的……”

  我听得神色一变,立马问,“你说什么?这是一把圆圆的刀??”

  xbqgx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