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算死命 > 第八百六十八章时间流逝

第八百六十八章时间流逝


  听夜夫人这么说,我立马神色一动了,下意识问是什么目的?

  夜夫人接着缓缓说道,“这里既然是称之为人道与畜牲道的出口,那么绝对还有关与轮回的东西,不多,但绝对有,比如残留的通道之力,或是有关可以改变轮回的东西……”

  “改变轮回?”我一愣,这是什么意思?

  夜夫人点头,“改变轮回,就是自己想投什么道,就投什么道,不再是判官一句话的就可以决定投什么道了,自己掌握的主权了……”

  我听得诧异了,这有什么用?难道云鹤真人还想投到其他轮回通道之中?比如恶鬼道?

  就在我奇怪的时候,夜夫人继续说道,“当然,这只是我所知道的,然后加以推测的结果,毕竟这废弃的出口应该只剩下这些东西了,至于有没有其他的,这我就不太清楚了,”

  我听了这话微微点头,不过当初茅山正宗祖师得到这藏间的时候,那时候只有他一个人知道,恐怕那祖师已经将藏间翻了个遍了,再加上这些年来历代宗主的进进出出,这里面的东西还剩下多少?

  可我突然想起了我父亲将藏间门另外改造了,只能我能打开了,那么说这藏间之中绝对还有其他东西,而且是我父亲专门为我留下的。

  那会是什么呢?

  我和夜夫人说话间,则已经到了这片怪土房子里面,这感觉就是像一个村庄一样,不过每间土房子都是有废弃的门锁,好像是临时关押什么的地方,看来真是一个人道与畜牲道的废弃出口了。

  我倒真是好奇了,这夜夫人口中,能在被押送的途中,杀了这里所有鬼差,而且还妄想重新入人道的人物是谁了,这种恶贯满盈的人要是重新入人道那还得了?

  被关在十八层地狱最底层也是罪有应得的,也应该永远被关下去,不然也是还会后患无穷的。

  不过既然这里被称之为其中两道轮回的出口,那么远处通向的地方,应该是朝阴间地府而去的,不过这条路的尽头应该也是被阎王爷封印了,毕竟已经废弃多年了,不然阴间地府的阴鬼极有可能从这个出口出阳间。

  我因为要寻找我父母留下的线索,不得不每间土房子都要寻找,我以为很快,不过我错了。

  整个土房子有上百间,而且细节方面每一间都不能放过,我每一间仔细去寻找,所以一天一天寻找,不知不觉居然在这里都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了。

  这算是让我心急不已了,这样下去我四个月能从这里出去?怎么在到时候挽留唐曼留下了?

  我担心起来。

  我已经放果果出来了,她也在帮我寻找,至于夜夫人压根不知道我在找什么,我自己说实话都不太清楚,只能凭借感觉。

  终于“被困”在这片土房子群第九天的时候,我,果果,还有夜夫人继续朝里面走,这里我每间房子都仔细寻找过了,但没有结果,任何结果都没有。

  这算是出师未捷啊。

  这里算是一望无际,视线也算太好,压根没有白天与黑夜的分别,而且地面十分潮湿,至于吃的更加不可能找到,身上带的食物和水我只能小心翼翼的用,生怕不够,在这里呆着真算是一种折磨了。

  然而我们再漫无目的的走了三天,算是一共去了十二天了,终于在远处看到一座建筑了,这也是古怪的建筑,和城池差不多,但还是远远看去,城墙漆黑如墨,造型也是有点骷髅头的意思,好像远处天边有一个巨大的骷髅头一般,看上去有点阴森。

  不过有这种地方了,说明可以另外的花时间去寻找线索了,可这一路上没有遇到长袍鬼王,没有遇到邹天展还有左天佑,甚至一个人都没有遇到,这让我惊讶无比了。

  他们这是去哪里了?

  不过吃东西睡觉而留下的生活痕迹,我倒是发现了一些,不然这些都没有,我真以为云鹤真人他们三个早就出来了呢。

  我们三个往远处的城池而去,然而快到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什么隐藏的目光在盯着我,我发现了这点,夜夫人还有果果自然是也是发现了。

  这是邹天展他们,还是之前先我们一步进来的脚印主人?

  “天哥,果果去解决他们。”

  果果自告奋勇,我犹豫了一下摇头,“你最近别出手,你先学会压制她再说。”

  这是我最近一直不让她出手的最大原因,不然果果要是被她体内陌生的灵魂占据了身体,那么我后悔也来不及了。

  果果神色失落的点头,“嗯,果果知道了。”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她脸色才恢复一些。

  我翻手的将新圆刀拿了出来,而我看了夜夫人的面相一眼,她的面相还是没有变化,还是随时随地都会丧命的面相,我可不能让她出手。

  “夜夫人,你也别动手了,”我道。

  夜夫人犹豫了一下点头,“你别想多了,生死有命这我知道的,你已经将我带到这里了,足以证明你想护我周全,但我真要是死了,那只能就是我命该如此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我目光深深的看了夜夫人一眼,也不好说什么了,是啊,生死有命。

  但不管如何,我还是得尽力保护她的周全。

  我走到了她们前面,我们三个通过城池的大门,走进了这城池里面,算是小心翼翼。

  这城池里面也是有很多的土房子,应该也是临时的一个关押投胎转世阴鬼的一个地方,然而我们刚走进来,三四个影子就直接诡异的浮现付出了,飞快的朝我们扑了过来。

  “鬼王?”

  我心中诧异,这里居然有鬼王的存在?心中惊讶,我看了他们一眼,翻手的将新圆刀收起来,直接将斩龙剑拿了出来。

  斩龙剑一出,身后的夜夫人当即露出来一丝惊色,然而朝我们冲过来的几只鬼王立马睁大眼睛,好像遇到了让他们瑟瑟发抖的东西。

  嗖!

  我直接一闪而出,将斩龙剑对着他们滑去,我手中拿着的虽说是剑,不过用起来自然也是和圆刀一样,算是无形剑了。

  况且这斩龙剑已经勉强开锋了,散发出来的丝丝威压被我这么一挥,这几只鬼王根本无法抵挡分毫,纷纷惨叫一声的身体爆裂开来。

  最终剑锋一停,我留下了一只鬼王,我要问他这里到底是什么情况,不过他立马扑通一声跪了下来,让我放了他。

  我道,“为什么要偷袭我们?”

  这只鬼王立马说道,“因为,因为本王……不,我不久前被人俘虏了,这个人深受重伤,让我们几个为她护法,所以你们进来了,我们不得不攻击你们,我们也是被逼的求大爷饶命啊……”

  他说着就磕起头来。

  “被谁?”我下意识的问。

  这只鬼王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她是个重伤的女人。”

  “女人?”

  我心中微惊,怎么这里进来女人了?什么时候的事?

  身后的夜夫人与果果也是微微奇怪起来,我盯着这只鬼王道,“起来,带我去见这个女人。”

  “可是,她……啊,,我带,我带……”

  这只鬼王立马惨叫了一声,因为我手中斩龙剑一动,他的一只手被轻易而举的割了下来。

  “起来!带路!”我眉头一皱。

  这只鬼王立马惊惧的爬了起来,转身就朝前面走,身体颤抖着。

  而我的斩龙剑则是直接放在他肩膀上,以防他突然搞鬼,我倒要看看,哪个女人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