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01 王亮归来

0001 王亮归来

  齐鲁省海城,海军干休所大院门口。

  马路上车水马龙,人行道上过往的人来去匆匆,干休所的大门口没有什么显著性的标志,除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牌子之外便是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

  哦,大门正上方还镶嵌着一颗五角星,只不过时间有些久远已经有些褪色泛白了。

  此时已进入了十一月份,气温直逼零下。

  虽然凉风习习,冻得人直发抖,但是大门口的哨兵还是笔直地站立在那里,眼睛炯炯有神,警惕着往来的行人,时刻准备处理一切突发状况。

  哨兵不敢松懈,因为这不仅仅是自己的任务,更因为干休所里面的那些耄耋老人的身份,他们可都是为共和国抛过头颅洒过热血的革命英雄。

  现在英雄们已经老了,有些甚至有些长期卧病在床已是日薄西山。

  作为新时代的军人,他们有责任和义务去保护好这些老前辈。

  本来是风平浪静,但是有一个‘’不速之客‘’的出现打破了平静。

  “同志,这里是禁区,请您退到黄线以外的地方。”哨兵拦住了试图想要进入大院的这名男子。

  作为一名合格的哨兵,仅仅扫一眼他就可以判断出来人并不属于干休所。

  “你好,哨兵同志。我是烊视的记者,这是我的证件。我今天过来是想找一位退休的老首长,想要采访他一下。”哨兵身上的气势把李展秋搞得有些心慌,他连忙掏出自己的证件并说明来意。

  哨兵接过证件仔细检查了一番,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还真是烊视的记者啊,难怪看着你有些怪眼熟的呢。”

  “哈哈,你应该看过我的节目的。”李展秋得意一笑,烊视这块牌子真的是好用,看样子今天应该会很顺利。

  “可不是嘛,俺们在部队里天天都要收看新闻联播的,能不认识你吗?”检查完身份证和工作证无误之后,哨兵也算是打开了话匣子。

  “额……是吗?那你知道我是谁吗?”李展秋满头黑线。

  新闻联播?

  李展秋心想自己虽然也在烊视一套,但可不是主持新闻联播的。

  “康辉啊!你不是康辉吗?”哨兵激动地说道。

  “哨兵同志,你刚刚检查过我的证件啊,我叫李展秋!”李展秋已经翻白眼了,自己的辨识度不会低到这种程度了吧?

  大小也算是个腕啊。

  虽然没有康辉这等大拿知名度高,但是好歹也是主持大型公益节目的主持人啊!那出镜率可不是开玩笑的,竟然会被认错!

  “唉,你们这些搞艺术的不都起好几个名字嘛。就好比那个叫李壮实的明星,整了个艺名姓驴还是姓鹿来着?真搞不懂你们图啥。”哨兵算是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就这个问题进行讨论。

  “得得得,我不跟你说了,跟你说不明白。你检查过我的证件了,现在总能让我进去了吧?”李展秋不想再同这个虎虎的哨兵继续深入地交谈下去了,简直是郁闷死人不偿命。

  “不行,你不能进去。”哨兵摇摇头。

  “为什么?”李展秋没好气地问道。

  哨兵很认真地说道:“没有上级的批准,来访者一律不得入内,请您在这里稍等,我去给值班干部汇报一下。”

  李展秋是在半个小时之后才得以进入到干休所大院的,一名中校军官指引着他。

  “中校同志,你们这办事效率真的是不敢恭维啊,我在外面足足等了半个小时进你们的大门。”好歹也是京城来的,李展秋实在想不明白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干休所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门道呢?

  哨兵通知了值班的中尉,中尉在了解到自己所要采访的人的信息之后又向上级进行了汇报,一来二去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终于来了一个中校军官。

  “李记者,您有所不知啊,不是我们办事拖延,实在是您要拜访的这位老首长情况特殊啊。”中校苦笑。

  “特殊?老首长的身体有问题?”说到这里李展秋心中一紧,最担心的问题还是出现了。

  按照求助者提供的信息,这位老首长的年龄少说也得有九十多岁了,即便是生活水平和医疗条件再好,身体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再者说这可是一位参加过抗日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老兵,立功受奖无数,负伤更是无数,现在的李展秋真的是非常揪心,到底能不能把这位老爷子带到京城去录节目呢?

  中校摆摆手,瞅着李展秋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道:“那倒不是,老首长的身子骨硬朗的很,体质比年轻人还要强百倍。不是跟你开玩笑,像你这样的首长可以单挑五个。”

  “真的假的?能有这么厉害?”李展秋自然是不相信了,自己虽然不会功夫,但是为了有一个健美的体型,平时没少泡健身房,六块腹肌可是真真的,会连一个九十岁高龄的老人都打不过?

  真是开国际玩笑。

  “就知道你不信,等待会见了面你可以试一试。对了,你不是想知道首长特殊在哪里吗?告诉你,首长的脾气不好,非常不好,自打脱下军装退下来之后逮谁怼谁,你可要小心一点。”中校说完便大步流星地往前走去。

  李展秋一愣,紧跟了上去,心想自己既是记者又是主持人,与人沟通的能力不算弱,应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别墅看上去有些年头了,砖木结构,红色建筑缸砖清水外墙,红瓦屋面,配以淡雅的灰色水刷石廊柱,特别能体现朴实敦厚的风格。

  叮咚——

  中校仅仅按了一下门铃,就有一名军人过来把大门打开。

  “身上没有带什么危险物品吧?”进屋之前中校回头问李展秋道。

  “当然没有。”李展秋耸耸肩膀。

  “带了也没有关系,老首长一招就把你收拾了。”

  李展秋:“......”

  “首长,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烊视一套的记者李展秋同志,过来是为了采访您的。”面对首长,中校显得十分小心拘谨,话音都有些颤抖。

  “我他娘的早就知道了,你小子咋这么磨叽呢?我给你布置的训练任务都完成了?要不咱俩过过招试试?”王亮白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中校一眼,十分不客气地说道。

  “首长,还还没有,我这就去训练。”一听说过招,中校腿就软了,戴上军帽就往屋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