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02 《找到你》栏目组

0002 《找到你》栏目组

  “李记者,你自求多福吧,我先行告退。”对李展秋说完这番话中校便匆匆离开。

  不是他军事素质不达标,实在是首长的要求太过于苛刻。

  李展秋咽了几口唾沫,心脏噗通噗通直跳个不停,好像快要到嗓子眼了。

  他不得不承认,此刻的自己非常紧张,高考乃至入职烊视的面试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紧张过,只因为面前的这位老者身上的气场过于强大,压迫的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王亮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打量着李展秋的同时问道:“烊视来的?找我干什么?”

  李展秋发挥自己主持人的基本素养,迅速平静下来,道:“首长,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烊视一套《找到你》栏目组的主持人兼寻人团的团长李展秋,这次找到您的目的是想邀请您到京城去录制节目。”

  “哦。《找到你》,这个节目我看过,一个非常不错的公益节目,积极向上正能量爆棚,我很喜欢。不过来邀请我干嘛?当嘉宾?”王亮有些意外,不明白这个年轻人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打从退休之后王亮就很少抛头露面了,一直是在家潜心码字写自传——《一代战将》,亦或是游山玩水怡然自得,如今突然有人上门邀请去录节目,这让他颇感惊奇。

  “是这样的,一位名字叫李蛋的求助者向我们栏目组写信寻求帮助,请我们帮忙找当年的老团长王亮。经过我们多方查找,终于找到了您。”李展秋解释完之后问道:“首长,您还记得李蛋吗?”

  现在李展秋最担心的问题是老首长已经记不起当年的人和事,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近七十年,中间经历了多少的动荡,记忆还会留存住吗?

  他不得而知。

  不过李展秋惊奇的是这位名字叫王亮的老首长看上去一点都不显老,反而精神矍铄,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别说是老年斑,就是皱纹都难以从脸庞上找到。

  这是九十多岁的人吗?

  如果走在大街上,李展秋绝对不会把王亮同老人划分到一起,撑死也就是五十岁嘛!

  “李蛋,当然记得啊,七十六年前的八月初三,老子曾经救过那小子一命,当时他也就十四岁吧,还是个小鬼头呢。怎么?他通过你们栏目组找我?”王亮不假思索的就有了答案,岁月在流逝,曾经那一段段的记忆从来都没有遗失过,过去的日子历历在目。

  王亮记得所自己没有经历的每一次战斗,每一个战友,那段光辉岁月已经被深深地刻到骨子里去了。

  “首长您真的是好记性!”李展秋激动地都快要蹦起来了,他没想到首长竟然记得如此清晰,就连具体的年月日都还想着,而且和求助者所提供的信息高度吻合!

  这就更没有错了!

  “小李啊,我还真不是吹牛皮,打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只要是见到的,我就能印到脑海里。1941年,抗日战争已经进入中期,也就是这一年国民党对日宣战。那时还是团长的我命令李蛋所在的连队偷袭日军的一个据点,谁知道小鬼子早有准备,已经事先埋伏......”王亮挥手示意李展秋坐下,他便开始了故事的讲述。

  王亮是非常乐意去分享这些故事的,但是无奈现在的年轻人们实在是太浮躁了,功利主义严重,对于自己没有切身利益的事情是绝对不会去做的,升学考试和综艺追星都忙不过来,哪里有时间去听革命先烈们的故事?

  已经忘本了。

  王亮知道自己已经老了,不服老不行,年龄摆在这里了,他不知道自己哪一天会变得痴呆,哪一天会猝然离世。

  但是王亮想把自己这一生的经历记录下来,无论有没有人愿意去阅看,无论有没有人愿意去聆听,他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奥斯特洛夫斯基曾经对生命意义有过这样的思考:“生命对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当这样度过:回首往事,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因碌碌无为而羞愧;临终之际,他能够说:‘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现在的王亮已经可以做到问心无愧,他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都献给了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的事业,可以算得上是青春无悔。

  《一代战将》这本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创作的,算是对于自己青春的一种回忆吧,毕竟曾经奋斗过。

  只有进行了激情奋斗的青春,只有进行了顽强拼搏的青春,只有为人民作出了奉献的青春,才会留下充实、温暖、持久、无悔的青春回忆。

  “虽然是第二次听这个故事,但我仍旧是心潮澎湃,听完您的讲述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我这一代人最大的遗憾就是对于抗日战争的了解太肤浅了,甚至局限于了那些无脑的抗日神剧”听完王亮的讲述,李展秋久久不能平静。

  王亮讲述的代入感实在是太强了,李展秋觉得自己仿佛重回到那个年代,亲身经历了这样一次战斗。

  炮声震耳欲聋、子弹擦肩而过、日本鬼子那明晃晃的刺刀直逼胸膛。

  这是一种情怀,对于那个年代的敬畏。

  “是啊,这个时代的人永远不会体会到我们这一代人的艰辛喽,永远没有这个机会喽~”王亮笑了笑,如果当年自己没有因为机缘巧合回到1937年,恐怕也会和现在的年轻人一样吧。

  王亮不后悔,至少自己经历过了,那段岁月对于他来讲是最宝贵的财富。

  “首长,我有一个问题。”李展秋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问吧,不必约束,我没有刚才那个中校讲得那么暴躁。即便是暴躁,也仅仅是针对穿军装的人而已。军人就该严格要求和约束,不然将来上了战场肯定会掉链子。”王亮示意李展秋尽管问。

  听了王亮的话,李展秋显得轻松了许多,问道:“您真的九十多岁了?看上去一点都不像啊。我父亲今年已经是五十九岁了,您看上去比他还要年轻。”

  李展秋的这话绝对不是拍马屁,而是肺腑之言,实际情况也是这样,怎么看王亮都不像是一位耄耋老人,甚至连花甲都看不出来,至多,至多就是知命之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