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04 意外事件

0004 意外事件

  当天下午王亮便收拾好行李物品同李展秋乘坐火车北上了,自打高铁线路规划日益完善,人们出行便利了许多。

  从海城到京城只需要短短五个小时的时间,这在以前都是想都不敢想的。

  要知道王亮当年从保定到奔赴上海可是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当然,那个时候的火车还是烧煤炭的。

  “局座,我真的是佩服您啊,拎起包来说走就走,如果我到了您的年纪还能这样样子就好了。”李展秋想要帮助王亮拎书包,但是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不由得感慨万千。

  站在自己旁边的可是一位九十五岁高龄的老人啊!检查过身份证了,如假包换,可是怎么一点都没有垂暮的感觉呢?

  “多加锻炼,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你也会跟我一样的。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是军分区的司令员了,那时候的日子可没有现在滋润,天天面临着生与死的考验,能够活下来的,都有一颗强大的心脏。”王亮打扮地非常帅气,深蓝色的大衣加外套叠穿,撒点香水,配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再戴上墨镜,那绝对风靡万千中少女。

  这可不是吹的,就刚才擦肩而过的几个姑娘都忍不住回头再看王亮几眼,这位中年大叔实在是太有魅力了,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还有几个按捺不住想要个联系方式的姑娘......

  如果知道王亮的年龄都可以当她们的老爷爷了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记下了,我回京城后每天早晚都要好好锻炼,争取活成您的样子。”李展秋连连点头,他知道首长是在向自己传授经验,“局座,海城是始发站,火车应该已经到了,咱们先进去吧。”

  “好,走吧。”王亮看了看车票哭笑不得。

  路费自然是节目组来掏钱,本来李展秋建议是坐飞机的,但是王亮考虑到高铁便宜一些,比起飞机来也慢不了多少,再者说也不用提前去机场候机啊。

  谁承想这个李展秋竟然买了两张商务座的车票,一张要九百多块,有这个钱还真不如去做飞机呢......

  烊妈阔气。

  非节假日,站台候车的人并不多,更别说商务座了,王亮和李展秋没有费多大的劲就顺利登车。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乘坐和谐号动车组列车,我代表动车组全体乘务人员向您问好,祝您旅行愉快,和谐号提醒您,列车前方到站是潍城站。”

  “女士们,先生们!本次列车是绿色环保无烟列车,车门设有烟雾报警器,为了您和他人的乘车安全,请不要在车上吸烟,放置在行李架上的行李请确认摆放稳妥,以免物品坠落砸伤自己或其他旅客,为了保持车厢内设备设施功能良好,请您在使用时多加爱护,感谢您的合作。”

  李展秋靠在座椅上,同平常一样聆听着这播音员美妙而又动听的声音,作为寻人团的团长,他的出行方式多是飞机和高铁,对于这些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可是今天不同,李展秋只听播音员播报的同时一旁的首长也跟着念叨着些什么,仔细一听,竟然是同声传译!

  “ladies-and -Gentlmen, welcome -aboard ...... thanks- for- your- cooperation.”

  王亮的声音虽然非常小,但是李展秋确听得非常清楚,毕竟是主持人嘛!

  “局座,您这也太神了吧,翻译的速度这么快,比我的那些学习同声传译的同学还溜,而且我没有发现任何错误!”李展秋不由得赞叹,这位老人给他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

  “哈哈,这有什么,除了英语,我还精通日语、朝鲜语、俄语呢,德语和西班牙语也略懂一些,都是打仗的时候学的。多通几门语言挺好,锻炼大脑。”王亮淡淡地回道,一点没有装逼13的意思,这些都是自己年轻的时候掌握的技能。

  “服气服气!”李展秋连连抱拳。

  跟一个经历丰富知识渊博而又睿智的人相处总是愉快的,李展秋就是这么认为的,他很庆幸自己能够接下这次的任务,认识了这么一位德高望重的老者。毫不夸张地来讲自己灵魂和精神都得到了极大的升华。

  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高铁一路疾驰,飙到了300km/h,经过了潍城站、青城站以及淄城站,本来一切都是风平浪静的,但是就从淄城站提速没有多久之后广播就响了起来,打破了车厢内的平静。

  “各位乘客请注意,现在播报寻人信息,一位女性旅客突发呕吐、抽搐、意识丧失,列车上如有医务工作者请同列车员联系!各位乘客请注意,现在播报......”

  从广播员的语气来看,已经是火烧眉毛了,每间隔三十秒就重复播报一次,很明显,并没有医务工作者出现。

  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没有医务工作者乘坐本次列车。

  “怎么办啊?列车长,咱们到济城站才能停车,这还得再等五十多分钟呢!”面对着已经陷入昏厥的乘客,乘务员显得束手无措。

  虽然他们学过一些急救的知识,但那也是有限的,最起码把那一套用在这位女士身上一点效果后没有,不然他们也不会通过广播寻人了。

  “跟车站联系,用手机跟驻站医生视频,看看病人到底是什么情况!”高鹏是列车长,虽然有多次处理突发情况的经验,但是这次看上去有些糟糕。

  总之是不具备天时地利人和。

  列车刚从淄城站出来就发生了这样的情况,那也不能再倒回去啊,这会打乱所有的线路部署,更是对其他乘客生命的不负责任。

  而淄城站到济城站至少要五十分钟的时间,病人已经昏厥过去了,而且没有家属陪同,没有人了解病情,一分一秒流逝的都是生机,时间不等人。

  “好!我马上打电话。”高鹏的话让乘务员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连忙掏出手机联络驻站医生。

  不过事情并没有想象地那样顺利,反复拨号无果后乘务员带着哭腔道:“列车长,这一带都是山区,手机没有信号!电话打不出去。”

  高鹏:“这该死的中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