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08 我和团长之间的故事 下

0008 我和团长之间的故事 下

  0008 我和团长之间的故事(下)

  虽然王亮对于整个事情的过程记忆犹新,但是当他亲耳听到别人尤其是李蛋这个当事人讲述的时候,他仿佛是再次回到了那场战斗,自己并不是九十五岁,仍旧是二十来岁身强力壮的小伙子。

  幻想终归是幻想,李蛋那沧桑而又沙哑的声音迅速将王亮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在突围的时候,八个鬼子兵将团长和我团团围住。鬼子曹长见团长的腰上别着手枪的枪套便断定这是八路军的干部,下令士兵不要开枪必须要活捉以向长官邀功,那个时候只有干部才会配备手枪。八个鬼子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上面还沾着同志们的鲜血!当时我觉得我死定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团长说:‘团长,你放下我,我来掩护你!’”

  “那当时你的团长怎么做的选择呢?”鞠果适时地递给了李蛋一张纸巾,因为在他讲述的过程中老泪纵横。

  李蛋道了声谢谢,拿过纸巾擦拭了几下眼角,便继续讲道:“团长当然没有扔下我,不然我也活不到今天。他单手持大刀同鬼子进行厮杀和搏斗,鬼子觉得自己那边有八个人,显得十分大意,不一会儿就有三个鬼子被我们团长给砍死。”

  “哦,那你们团长真厉害啊!老先生,您还记得您的团长当时岁数有多大了吗?”鞠果竖起了大拇指,又问道。

  李蛋仔细回忆了一下,回道:“他虽然是团长,但是他比我大不到哪里去,也就二十岁刚出头的样子吧,至多比我长个六七岁,如果老团长还在世的话也得有九十多岁的年纪了。我真希望他还活着!当面再喊他一声老团长,道一声谢谢。”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么年轻就是团长了。不用担心,老先生,我们的寻人团肯定会尽全力帮您寻找的,一定满足您的心愿。”鞠果不由得感慨,“请您继续为我们讲一讲后来的故事吧,我想观众朋友们一定都想知道后面的情节,对不对?”

  呱唧呱唧呱唧呱唧——

  掌声再度响起,算是对这位老兵的鼓励。

  “八个鬼子被我们团长砍死了三个,那个鬼子曹长一下子急了,他见我们团长背着一个伤员还能这么厉害,便悄悄地绕到了后面,准备来一个前后夹击。很快,鬼子的进攻又开始了,就在团长被正面的四个鬼子牵制住的时候鬼子曹长出手了,那是一把足足有二十公分长的匕首,是扎向我的!”

  现场骤然安静下来,没有一点杂音,所有的人都被代入到了当时的情境之中,为那把二十公分长的明晃晃的匕首而捏了一把冷汗。

  “当时我是不知道背后有一把匕首的,没有丝毫察觉。我只记得自己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是团长把我扔了出去,当我爬起来查看情况的时候,已经彻底惊呆了。军曹的那把匕首就插在团长的小腹上,鲜血不住地往外涌。”

  “是团长替你挡了那一刀?”听到这里,鞠果再次为之动容,她不由得期待起大门打开的那一刻,看看那位舍己救人的老团长那位老革命到底长什么模样。

  一些女生已经开始流泪了,掉眼泪什么不好的,不需要吝啬,在适时的时候哭可以宣泄情绪,舒缓神经,放松身心。

  李蛋点了点头。“是的,团长替我挡了那一刀,当时如果他不把我扔出去,中那一刀的一定会是我,我就死定了。团长明知道自己会中那一刀,却还是那样做了。”

  鞠果发觉自己已经完全被这个故事吸引了,追问道:“那后来呢?后来怎么了?”

  “团长反手夺过鬼子曹长的匕首,并干净利落地将其干掉。剩下的那四个鬼子吓懵了,就在这个时候支援我们的同志也赶到了,他们便仓皇逃窜,团长如释重负地倒在了地上,随便团长便被送到后方的医院疗伤去了。”

  鞠果关切地问道:“那你们是怎么失去联系的呢?是后来又出什么事情了吗?”

  她的问题也是现场的观众们迫切想要知道的,李蛋已经成功地激起了观众们对于王亮的好奇。

  “就是从团长负伤之后我们就没了联系。后来我听我们连长讲团长在后方医院养好伤之后便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去苏联执行任务了。”李蛋回道。

  “从那个时候起你们就彻底失去了联系?”鞠果问道。

  “是的,整整七十五年了,我一直都思念这位救过自己命的老团长,一直都在寻找,到处打听。问遍了当年的那些老战友,先后去了十几个省份去找寻,可就是没有收获。我在想,老团长,您到底去哪里了呢?您还记得我吗?我是李蛋啊!当年的小蛋子啊!”李蛋已经刹不住闸了,哭得不行。

  七十五年的等待,七十五年的煎熬,救过自己生命的恩人到底还在不在人世,这都是一个难以解开的谜团,他像一座沉重的大山积压在李蛋的心头,让他久久不能够释怀。

  “老先生,大门就在那里。说实话,我是不知道大门后面到底有没有您要找的老团长的。我想您应该做好心理准备,那就是大门打开后面或许会是空的,你的老团长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你想想,1942年吧,1942年的时候他就已经是八路军的团长了,那后面他如果还......你是没理由打听不到他的消息的。”鞠果觉得自己有必要做一个说明,让老先生有个心理准备,毕竟年纪大了,心脏肯定不好,不能够太激动了。

  1942年的团长,就算是没有经历后面的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那也得是开国的将军。

  那如果是将军,有名有姓的,为什么就找不到呢?

  所以有一个最坏的结果,那就是老团长在后来的战斗中牺牲掉了......

  显然,李蛋早就想到了,他回道:“鞠果老师,我知道,我曾经是一名军人,现在是一名老兵,我已经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今天来这里我只想看到一个结果,哪怕是老团长已经牺牲了,我想知道他的墓碑在哪里?我和我的后人们要去祭奠他!如果没有老团长,就没有今天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