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11 老艺术家有故事要讲!

0011 老艺术家有故事要讲!

  0011 老艺术家有故事要讲!

  录制现场不由得变得嘈杂起来,实在是太震撼了,这位名字叫王亮的老团长在此刻最引人注目。

  “是的,没错,那是我年轻的时候的照片。”王亮笑了笑,岁月不饶人啊,比起七十五年前的自己,现如今虽然模样还在,但终究还是老了,不服老都不行,仿佛眨眼间就到了九十多岁。

  李蛋提供的照片算是彻彻底底地证明了王亮的身份,那些年轻人们不由得用钦佩的目光盯着王亮,就是这位帅帅的老人在当年杀得日本鬼子闻风丧胆,屁滚尿流,这简直就是他们的偶像啊!

  “团长,您后来去了海军?”李蛋问道。

  “对,建国后我就一直在海军工作,后来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和自卫反击战,九十年代的时候退出现役。”王亮简洁地回道。

  “我到鲁省去找过,也去过海城,可是为什么没有打听到您的消息呢?当年的那些老战友都问遍了,他们都表示不知道。”李蛋有千言万语想要去说,他从未放弃寻找老团长的想法。

  是啊,王亮既然没有牺牲在战场上,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和自卫反击战,那军衔肯定不低啊,在军内的影响力肯定是有的,那为什么李蛋得不到一点线索呢?

  “哈哈,从朝鲜回来之后我被授予了中校军衔,后来又去守了二十多年的边疆海岛,以前那些老弟兄们的联系基本上都断了。因为工作的性质,也是很少见面,你打听不到我的消息也是正常的。”王亮回道。

  “中校?团长您?”李蛋一愣,于情于理团长的军衔都不应该这么低啊,他不由得追问,但突然又觉得有些不妥,话到了嘴边却有说不出口。

  “都是为人民服务的,何必在乎这么多呢?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不是吗?”王亮巧妙地回答道。

  当年王亮是完全有机会、有资格穿上将服戴上将星的,但在面对抉择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爱情,也就有了后来到边疆海岛守备区工作的事情。

  人在年轻的时候总是要做出一些选择,这些选择往往会决定人一生的命运,在那个特殊的年代,睿智的人才会生存下来,知晓历史的王亮自然清楚如何去规避风险,以至于不被卷入到七十年代的那场大风暴之中。

  比起虚无缥缈的军衔和职位,好好活着才更价值和意义。

  《找到你》的嘉宾于建设看到话题有些被带偏了,自己又想到了些什么,便拿起话筒说道:“王亮老先生,您刚一出场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见过您,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当您讲到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我就彻彻底底地回忆起来了。我在那个时候见过您,丝毫不夸张地讲您也救过我的命。您还记得我吗?”

  于建设的一番话顿时让包括鞠果以及其他嘉宾观众惊讶起来,要不要这么6,这位老团长连于建设老师都救过?!

  吊炸天啊。

  于建设其人,江苏南通人,1956年生于广西桂林,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北京大学艺术学系研究生班。演唱过《说句心里话》、《什么也不说》、《当兵干什么》、《小白杨》等耳熟能详的经典歌曲;近百次参加全国全军大型庆典活动;22次参加央视春晚;代表国家和军队出访过50余个国家和地区。是著名的军旅歌唱家、作家、书法家、文艺活动策划组织者,在中国声乐舞台上辛勤耕耘四十余年,是实至名归的老艺术家。

  现在于建设老师竟然说王亮曾经也救过他的命!

  这位德高望重的艺术家肯定不是在胡说八道,观众们不由得想听听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

  《找到你》的总导演现在高兴地快要昏厥过去了,他知道这期节目肯定是要火了,肯定要创造新的收视狂潮。

  虽说是一个公益节目,但领导们也是要看成绩的,没有成绩一样会被毙掉,总导演现在就面临着这样的压力,没有出彩的成绩!

  而此刻随着一个个精彩绝伦的故事被挖掘出来让总导演看到了新的希望。

  “当然记得了,建设老师,老山前线,我们见过。”王亮这才留意到嘉宾席上的于建设,两人四十年前有过一面之缘。

  “建设,来,为我们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鞠果一头雾水,她相信在场的观众们也迫不及待地了解建设老师的故事。

  于建设点了点头,讲述道:“那应该是1979年吧,我代表总政歌舞团去南温河前线慰问演出,大家都知道老山那边的山路十分曲折蜿蜒,路边水流湍急,很容易便会迷失方向。演出结束返回的时候天色已黑,吉普车行驶在山路上,我突然发现车在顺着河流的方向行进。当时我觉得不对劲,我就问司机:‘水不是往南流吗,车怎么往南开?’司机突然一个急刹车,紧接着一个大转弯,他这才意识到走错路了。我们车上坐了一个营长,他反应非常快拔出枪,说趴下!我们刚拐过一道弯,炮弹就追过来了。”

  老艺术家绘声绘色的讲述吸引住了观众,尤其是在情节的拿捏上,更是让人欲罢不能。

  “后来呢?建设,你赶快讲,别吊人胃口。”鞠果和于建设的私交不错,所以说话也非常随意。

  于建设倒腾了口气,继续讲道:“炮弹像一道红光飞驰而来,在我们吉普车不远的地方爆炸,敌军已经将我们包围了,接下来敌人的火力肯定会朝着吉普车招呼,所以车上的营长让我们马上下车。当时我真的是吓坏了,我们这些文艺兵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枪林弹雨啊,子弹飕飕地从耳边划过。跑?不知道该往哪里跑。道路十分狭窄,两侧都是滑坡,埋着地雷,稍不注意滑下去就会送命。营长已经中弹,我觉得我死定了,于是抓起了一颗手榴弹那时候叫光荣弹,每人都会配发一枚。我至今记忆犹新,那是一颗67式木柄手榴弹,非常重。我想自己与其落到敌人的手里遭受折磨,干脆光荣了算了。就在我打开尾盖拽出引线准备光荣的时候,铺天盖地的枪声响了起来。”

  ——————

  第二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