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24 亲家来了

0024 亲家来了

  (求推荐票)

  看到上到桌子上的一道道菜之后王亮快要哭了,你丫的,这就是爱心大餐呢?

  我咋就一点都没有看到爱呢?

  糖醋藕片、凉拌海带丝、酸辣胡萝卜、菠菜拌粉丝、西红柿烩山药、素炒花菜、薯仔栗米磨菇汤。

  六菜一汤,三个人吃的确是挺丰盛的了。

  但问题是王亮看不到一点荤腥!

  赵刚坏笑着,一副找出一根肉丝算你赢的表情。

  看到这桌子菜,王亮不由得想起了回到少林寺的魏和尚,两个月不见感情老赵这两口子出家了啊。

  “行了,别傻愣着了,开动吧。我这里可没有大鱼大肉,讲究清淡饮食,这对身体好。咱们都是老年人了,得学会养生。”赵刚招呼王亮道。

  “咋就改成吃素了呢?”王亮苦笑,这倒也没有啥,当年什么没吃过,草、树根、皮带、皮鞋、马鞍子还有xx吃起来那都是狼吞虎咽。

  只不过老赵一家子突然改吃素了这让王亮颇感意外。

  “哎,上次老干部局组织不是体检吗?老赵查出来血压高,医生建议清淡饮食,打那之后我就跟着他顿顿吃素了。还别说,效果挺不错的,最近高压和低压都在正常范围内。对了,老王,你应该也体检了吧?”冯楠给王亮盛完汤,解释道。

  “感情是这样啊,那是得吃素。我们家亚菲就在老干部局,体检的事情我还能跑得了?光是血就抽了四五管子,他娘的,打仗的时候老子都没流过那么多血。查来查去什么毛病也没有,各项指标都正常。”王亮的大闺女王亚菲在海城老干部局工作,都是闺女是父母的小棉袄,那绝对不假,三个儿子不在身边,这个闺女三天两头就得跑过去看一看,算是没有白疼。

  王亮越是这么说赵刚越是郁闷了,凭啥就自己得高血压呢,平日里数王亮吃肉吃的欢,而且还爱喝酒,他的血压咋就不高呢?

  当然,老赵这也只是想想,王亮健康他自然是高兴的了。

  吃完饭二人帮着冯楠把碗筷收拾进厨房,便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作为离休老干部,对于国家大事王亮和赵刚是高度关注的,但有一点原则绝对不能破,那就是绝对不妄加评论和干涉。

  他们是军人,共和国的军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来即能战,如果祖国需要,即便已经是九十多岁的高龄,他们依旧愿意穿上军装为国征战,这就是老兵的品质和素养。

  滴滴滴——

  外面汽车鸣笛的声音不由得吸引二人的注意,赵刚的别墅位置比较偏,周围二百米内再没有其他的人家,外面的路也是荒废很久的小道,鲜有车辆经过,所以说外面的车子应该就是冲着赵刚家来的。

  “是汪嘉禧的车啊,不过年不过节的这小子来干嘛?”赵刚往外瞅了瞅,一眼就认出了车子的主人。

  汪嘉禧是赵刚的亲家,王亮自然也不陌生,汪嘉禧人如其名,非常善于给自己加戏,一个搞收藏的知识分子,在圈内很有名,算是名人,身上自然少不了文人的清高和孤傲,自然跟赵刚和王亮这种行伍出身的人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好在是孩子们在一起过日子,亲家也就逢年过节见上一面,平日里至多朋友圈点个赞,相处的还算愉快。

  王亮对于汪嘉禧的印象不怎么好,因为这犊子很看不起他们这些当过兵的,碍于赵刚,他才没有手撕过这小子,但愿这次别找茬。

  汪嘉禧走路都带风,进屋看到王亮先是一愣,随即笑道:“我说外面是谁的凯迪拉克呢,老王你也在啊,换车了?哈哈,有些日子没有见你了。正好,咱们一起。”

  “一起?去哪?”赵刚一头雾水,整得老子跟你挺熟似的。

  汪嘉禧道:“对啊,去我的收藏馆转转。老赵,不是我说你啊,你们这些当过兵的人身上总是缺少那么一股人文主义气息,身上的暴戾之气太重。得接受一下艺术的熏陶,你看看,像我一样,要有浓厚的人文气息。”

  赵刚和王亮都忍不住撇嘴,这小子是什么意思还不明白吗?

  显摆来了。

  多半是他的私人收藏馆又收到好东西了,文人就是这样,爱得瑟。

  “老王这好不容易来找我一次,我今天就不去了,改天吧。反正你那地离我这也不远,改天我过去。”赵刚推辞道。

  “正好一起啊,到我那边边喝茶边聊,老王我又不是不认识。哎呀,行了,走吧,我亲自过来请你们都不给我这个面子?”汪嘉禧一看王亮也在,得瑟显摆的兴致就更高了,拽着王亮和赵刚就往外走,“我司机还在外面等着呢,管接管送。”

  “你个老汪你,你等我穿上衣服啊。”赵刚见王亮冲自己点了点头,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不然他是绝对不会去的,这个汪嘉禧的茶可不是那么好喝的,能喝出一肚子气来。

  王亮就奇怪了,怎么见这犊子一次就听这犊子黑当兵的一次呢?

  忍不了了!

  不是去看藏品吗?

  好,那就好好地去看看。

  退休之后王亮不仅在家里当着码农,琴棋书画、诗酒花茶等雅事均有涉猎,在艺术品鉴赏方面也颇有建树。

  王亮就不信汪嘉禧花不菲的价钱泊来的东西都是真品,今天便来一个鉴宝,赝品非得给这小子瓷了不可。

  上了汪嘉禧的奔驰,王亮不由得问道:“老汪啊,你的那些藏品都是真的吗?”

  “那是当然,每一件都能够讲得清楚来历,都有它的故事。我花钱收藏赝品干嘛啊?吃饱了撑的?”汪嘉禧被王亮问得非常不爽,不由发起了进攻:“我说你们这些当兵的,真的是当得脑子都傻了。现在是和平时期,多安稳啊,不会打仗了也没啥动乱,花那么多钱养兵干啥?即便是打仗拼的也是科学技术,已经不是拼人的时候了。军人的作用越来越淡化,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吃香了。”

  如果不是有老赵摁着,王亮真的要揍汪嘉禧这个老头子了,说的是些什么屁话,自己怎么这么想打人呢?

  “我告诉你,对于我们军人来讲,没有和平时期,只有战争时期和准备战争时期。军人的作用淡化了?我问你,如果没有那些在极端恶劣环境下坚守哨位的边防战士,你能这么安逸地搞收藏吗?”

  王亮的语气不善,汪嘉禧是能够感受得出来的,他心中暗爽。

  实际上汪嘉禧从小的时候就有一个军人梦,梦想着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军人,但是无奈出身不好,当不了兵。

  所以自此便走上了黑军人的不归之路,这么多年下来,已经成为了不折不扣的老黑。

  现在后排坐着两位军龄都超过五十年的老兵,那自然是妒忌地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