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26 我们这些当兵的没有那么一无是处吧?

0026 我们这些当兵的没有那么一无是处吧?

  0026 我们这些当兵的没有那么一无是处吧?(二合一,求推荐票)

  王亮是个老司机,小潘拿来的那把钥匙属于平板型,双面有两排凹形加S形匙槽,一看就是开超B级锁芯的。

  锁芯是控制锁开启的主要零件,是锁具的心脏,指跟钥匙配套能够转动并带动锁栓运动的核心部分。

  锁芯分为三个级别:A级、B级、超B级,安全性依次递增。

  当中超B级锁芯最高级,价格也不便宜,该锁芯由有关部门监测以技术无法开启或技术开启超过270分钟为合格标准,所以超B级锁一般用来锁贵重物品。

  “好,你去忙吧。”

  接过钥匙,汪嘉禧便走一幅巨大的山水画前面,在隐蔽处按下了电动开关,这幅画便缓缓升起。

  墙面上露出了钥匙孔,旁边还镶嵌着一个密码锁。

  汪嘉禧先是输入了一串密码,随即转动了钥匙,墙面竟然开启了一个小门。

  “怎么样?设计的神奇吧?这个叫机关消息。”汪嘉禧扭头问王亮二人道。

  王亮和赵刚均是不以为然,这算个屁啊,一看就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这样的机关他俩真的是见多了,比这复杂几十倍的都见过,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显摆的。

  “你们在外面稍等,我进去把东西请出来。”总得有点秘密不是,汪嘉禧示意王亮和赵刚不要跟进来。

  墙体后面有一个隔间,搞收藏的嘛,总得有个安全屋,用来藏最珍贵的宝贝。

  不一会儿,汪嘉禧便抱着一个卷轴走了出来,王亮打量了一番,应该是一幅画。

  “就是它了,老赵、老王,过来看看,这可是我在香江拍卖行花天价拍得的,你们都不知道这玩意有多贵。我保证你们这辈子是头一次见,先有一个心理准备,别被吓着。”汪嘉禧小心翼翼地戴上手套,然后把卷轴放在桌子上,准备打开。

  王亮和赵刚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个家伙,是幅名画呗。

  嘭!

  画卷还没有展开,只听‘嘭’的一声巨响,包间的门就被这么简单粗暴地踹开了,冲进来了两个半遮面的彪形大汉,一个拿着手枪,另一个则握着一把匕首。

  王亮真的是被吓着了,赵刚也是一样,好好地突然踹门谁不得被惊一跳。

  不过再往下走,王亮就觉得有些不对头了,这似乎不是汪嘉禧安排的。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汪嘉禧一哆嗦,不由得质问来人。

  领头大汉举起了手枪,先后指了指王亮三人,威胁道:“你们几个,都别动,一把年纪了,我只求财,不想伤害你们,千万别报警或耍什么花样,否则我就不客气了!”

  随后他又吩咐身旁的那个人道:“锤子,你去,把东西拿过来!”

  他们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桌子上的那幅画,从他们的表现上不难看得出来。

  距离太远,对方既有刀又有枪,王亮不敢轻举妄动,他要对其他人的安全负责。

  “你不能拿啊,这可是我的命啊!”汪嘉禧哪里肯干,为了得到这幅画,他几乎是把自己全部的家产变卖掉了,这就是他的命根子啊,他死死地抱住画卷不肯松手。

  “妈的,你给老子拿来吧!松手!不然我用刀子捅你了!”锤子显得有些束手束脚,他生怕把画给弄坏了,所以不太敢发力。

  就在王亮悄悄贴上去准备干一下子的时候突然又有一个人冲了进来,只听他对房间里的领头的说道:“大哥,你们干啥呢?外面全是宝贝,别把时间浪费在这里啊!”

  领头大汉摇摇头,“你忘了咱们的任务了吗?我们只需要拿到这幅画,拿别的东西没有用。”

  小弟一副恨大哥不成器的表情,“大哥,你傻啊,一幅画才值几个破钱啊。刚才我在外面赚了一圈,都是好东西,青花瓷,还有用金子和银子打造的碗呢!随便弄出去几件卖掉咱们可就发了。”

  “可是雇主......”领头大哥有些犹豫。

  “咱们帮他弄到那幅画才给咱们多少钱?一万块!这够干个屁啊!担着蹲局子的风险不说,那点钱咱们哥几个不用一月就能造没了。外面的那些宝贝可都标着价呢,大哥,价位都是一长串零啊!我数都数不过来!把那些拿到黑市上卖了咱们这一辈子就都不用愁了!你还在犹豫什么!”小弟讲得有声有色,声情并茂。

  “当真?”听小弟这么一说,大哥有些意动了,仿佛看到了一沓一沓的人民币在向自己招手。

  “当然是真的了,大兄弟,我就是这里的老板,你需要钱早说啊。”

  王亮眼珠子转了转,套路的切入点来了,是时候施展下真正的技术。

  他一把从汪嘉禧那里把画轴抢过来便漫不经心地往大汉那里扔去,同时说道:“这幅画就送给你们了,拿上赶紧走吧,我不会报警的。”

  汪嘉禧看着自己的命根子就这么被王亮给扔出去了,急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你妹的,老王,你咋这么坑我呢?

  这可是我用一辈子的积蓄换来的!

  赵刚倒是淡定,作为老搭档,王亮的套路他是清楚的,欲擒故纵,只不过这么大把年纪了还能行吗?

  大哥愤怒地瞪了王亮一眼,把枪口对准了他的脑袋并吼道:“你刚刚管我叫啥?”

  王亮一愣,妈的,这家伙的不按套路出牌啊。

  我叫的没毛病吧?

  我够放下身段了吧?

  难不成让我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管你叫YY?

  能不能尊重下老人?

  婶婶可以忍,叔叔都不可以忍!

  “大兄弟啊。”王亮心想你给老子等着,一会儿有你哭的时候。

  “你娘的这么大年纪了还管我叫大兄弟你恶心谁呢?是不是看不起我?是不是不尊重我?叫孙子!不然我崩了你!”

  听到对方是这样的要求王亮的一口老血差点要喷出来,但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感情是个智力障碍人士啊。

  “诶,孙子。”

  尽管情况紧急,赵刚和汪嘉禧还是忍俊不禁,现在抢劫这个职业的门槛已经低成这个样子了吗?

  什么人都可以从事这个职业了吗?

  “这还差不多。”听到王亮管自己叫孙子大汉显得十分满足。

  一旁的小弟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忍不住催促道:“大哥!都什么时候了,较这一点半点的真,有意义吗?当务之急是让他带着咱们拿好东西啊!”

  “对啊!你别拿这么幅破画来忽悠我!老子不稀罕!”大哥一脚把王亮扔到自己面前的画轴踢飞,然后道:“快,带我去拿值钱的东西!”

  “就等你这句话呢,走走走,我告诉你们什么值钱什么不值钱。这大冷天的你们也挺不容易的,换点钱找个暖和的地方吃点热乎的。”

  警察一时半会儿是到不了了,王亮现在迫切想知道外面还有几个人是什么情况,然后再做行动,贸然出手容易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所以必须得哄住这帮家伙,不让他们伤人。

  至于那幅画,从汪嘉禧刚才紧张程度来看必然是价值连城,起码是外边的那些藏品不能相提并论的,所以王亮干脆用将计就计的策略,一步步套路劫匪。

  看见被踢到角落里的画卷,王亮不经意间笑了。

  手机钱包被收,王亮几个被押到了收藏馆的大厅,只见汪嘉禧雇佣的那几个保安已经跑肚拉稀,他们双手抱头面向墙面跪着,连动都不带敢动的,看样子是指望不上了。

  工作人员和客户们也被集中到了一处,有一个拿枪的家伙看着。

  一共四个劫匪,王亮看了看赵刚,双方的眼神一交汇就什么都有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老兵不死,当犯罪分子试图侵犯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的时候他们必须得站出来,无论是否脱下军装,无论是不是现役军人,他们都必须挺身而出。

  这是当初在国旗下发的誓言,至死都不能忘,至死都要遵守和践行。

  这就是铁骨铮铮的共和**人。

  “你牛什么牛?你牛什么牛?你的金钱买不到姐的自由——”

  突然,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大哥顿时就毛了,端着手枪大吼:“谁的手机?!是谁的手机?是不是报警了?是不是报警了?”

  “孙子,你的手机。”王亮真的想一脚把这小子踹飞了,抢劫呢,能不能专业一点?能不能尊重一下自己的职业?

  “啊,我的?”估计这劫匪头子以前也就是干点小偷小摸,弄这么大的还是头一次,所以非常紧张,经过提醒他才知道是自己的手机响了,蹑手蹑脚地把手机掏出来。

  是雇主打来。

  “喂?喂?喂?你说啥?我这里信号不好,等会儿再打给你啊。”雇主打过来是询问进度的,劫匪头子现在已经被小弟带到钱眼里面去了,哪里还管得上那么多,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靠,这么多宝贝,还差你那一万块钱吗?

  打发叫花子呢?

  挂断电话后的大哥又把枪顶到了王亮的脑袋上,把一个书包扔到了他的面前,催促道:“快,赶紧带我找宝贝去!什么值钱给我装什么!别糊弄我!”

  王亮不咸不淡地说道:“我是一名军人,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拿枪指着我。”

  “老头,行了,甭在这里跟我装了,刚刚你还跟我说是这里的老板呢,现在又成军人了?我说你是不是活腻歪了?军人又怎么了,老子照样干你!”大哥一愣,不知道是谁给这个老头的勇气去说出这样的话。

  “去你的吧!”王亮反手夺过这个家伙的手枪,然后迅速出腿对着他的肚子狠狠地踢了一脚。

  猝不及防的大哥痛苦地捂着肚子摔到了地上,暂时丧失战斗力,三个小弟见状不由得愤怒,老大竟然让一个老头给干了,拔出匕首就冲了上来。

  赵刚也出手了,虽然从火线上退下来已经几十年,但身上的功夫没有丢,依旧还在。

  或许力道有所衰减,但狠劲一点都不打折扣。

  王亮掂量了下自己手中的这把枪,重量不对,虽然是由金属制作的,但绝对不是一把真枪,唬唬外行人或许还可以,但对于一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活到今天的老兵来讲,这就显得有些小儿科了。

  打不了子弹那用来砸人吧。

  王亮甩手把枪冲着劫匪的脸砸去,这么近的距离说砸你的鼻子就绝对不会误伤你的眼睛,劫匪痛苦地捂着自己的鼻子在地上翻滚,不一会儿的功夫满脸都沾上了血,模样很是恐怖。

  也就两分钟吧,四个劫匪被收拾地妥妥帖帖,连站起来的能力都不具备了。

  跟老兵叫板?尤其是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那种,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如果不是为了保证大厅里的群众的安全,王亮早就动手了,就这么四个虾兵蟹将,跟当年武装到牙齿的敌人真的是差远了。

  王亮拍了拍手,对还没有从绝望和恐惧之中缓过劲来的工作人员说道:“报警吧。”

  ————————

  京城警察的机动性非常高,加上汪嘉禧的收藏馆都有备案,报警电话拨出之后没有五分钟就听到了警笛的声音。

  特警呈战斗队形冲入收藏馆的大厅,将之团团包围,大批记者也闻讯赶来,不一会就把收藏馆的大门口堵了一个水泄不通。

  如果不是有警察协调着,不管危险是否解除,疯狂的记者们肯定会蜂拥而入。

  对于记者来讲,新闻是他们的第一生命。

  见到地上四个被五花大绑且狼狈不堪的家伙,特警队长有些难以相信,不由得问道:“什么情况?他们就是劫匪?”

  王亮道:“对,他们是劫匪,已经不具备反抗能力了。”

  “让刑警队接手,收队!”特警队长见没有自己的活便下令收队。

  特警是以反恐、抓捕火力强大的犯罪分子、解救人质等行动为主要任务,以CQB战术为核心战术的非军事部门的特勤武装体系。

  没有任务需要执行,他们便没有逗留的需要。

  来如影,去无踪,是他们一贯的风格。

  刑警队长在最短的时间内了解了事件的前因后果,不由得担心地问道:“首长,您没有受伤吧?外面有救护车,送您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警官,我一点问题都没有,不用担心。也别喊我什么首长,我现在就是一个普通市民,你忙你的就行了。”王亮笑着摆手,自己还不至于那么虚。

  “好吧,那您坐着歇会。”队长无奈,只好招呼王亮坐下歇着。

  王亮可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来到抱着画轴惊魂未定的汪嘉禧面前,用开玩笑的语气问道:“我们这些当兵的没有你所说的那么一无是处吧?”

  —————————

  两章合在一起了,四千字大章节,求推荐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