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27 黑手
  “对不起。”汪嘉禧感觉自己现在真的是没有脸见亲家和王亮了,黑了军人这么久,到头来呢?

  命和财产还不都是人家救的吗?

  如果今天不是有亲家赵刚和王亮在,汪嘉禧能想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这幅比自己的命还重要的画肯定是保不住的。

  “算了算了,原谅你了,这幅画到底是啥?我还没看看呢?值得如此兴师动众?”

  同为老人,王亮知道说出一句‘对不起’是放下多大的身段,汪嘉禧这个人本质上并不坏,只不过嘴巴有点欠,见这小子是真的知道错了,王亮也懒得跟他计较以前的事情了。

  “你看看吧。”汪嘉禧倒大方,直接就把画轴递到了王亮的手中。

  王亮也不客气,手套都懒得戴了,直接将之展开。

  山水画,在突兀的山林间,三个顽童或立,或趴,或观望;参天大树依靠着乡野人家。

  “山间人家童戏图?!”王亮不由得为之动容,这幅画太有名了,是著名画家齐白石于1930年所创作的。

  整幅画给人的感觉就是繁不觉其繁,简不觉其简,形神兼备,不媚俗也不欺世。寓意也非常明确,那便是对美好健康的自然喜爱与追求快乐生存的统一。

  用笔洗练,虚实有当,在空间内掌控全局格律,仿制品是达不到这种水平和高度的,应该是正品无疑。

  这可是好东西,王亮对于近些年的书画市场略有了解,像这幅《山间人家童戏图》没有个五千万是拿不下来的,也难怪汪嘉禧会如此紧张,把全部的身家押上才得来的东西能不倍加珍惜吗?

  “正是。今天真的是多亏你和老赵了,是我老汪糊涂,年轻的时候因为出身不好就没有当上兵,于是我就妒忌那些当上兵的,各种抹黑军人。是啊,没有军人哪里来的现在的安逸啊,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汪嘉禧说着眼泪就不停地往下落,总算是把藏在心里面大半辈子的想法说出来了。

  王亮拍了拍他的肩膀,作为过来人,他能够理解。

  时代影响一代人,也塑造一代人,那个年代当兵是多么令人向往的一件事情。

  不像现在......

  由爱生恨,最终幡然醒悟,这一切都还不算晚,起码没有把错误带到棺材里面去。

  王亮安慰道:“老汪,一把岁数的人还哭,像个什么样子啊,不怕待会老赵看到了笑话你?行了,别哭了,我问你几个问题?”

  汪嘉禧这才收住,接过王亮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老泪。

  “除了你还有谁知道这幅画放在馆里?”王亮可没有觉得事情就此结束,还有一只幕后黑手没有挖出来呢。

  很明显,这群劫匪的后面还有一个指使者,在警方赶到之前王亮也询问过那四个蠢货了,劫匪很坦然地承认了雇主的存在,但是他们并不知道雇主的身份。

  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电话,双方从来没有见过面,交付的订金都是通过网上转账完成的。

  翻劫匪头子的手机找到备注为‘雇主’的号码回拨过去那边已经关机了,这更引起了王亮的猜疑。

  本来后续的侦查工作大可交给警察去办,王亮完全没有必要过问,但是这件事情实在是来得太蹊跷,而且王亮觉得自己离那双幕后黑手非常近,近在咫尺。

  “馆里面的几个核心工作人员都知道,除此之外没有别人了,怎么?”汪嘉禧不明白王亮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画是什么时候拿到馆里的?”王亮没有回答汪嘉禧的问题,而是继续追问。

  “昨天上午,到底怎么了?老王,你不会怀疑有内贼吧?”汪嘉禧细思极恐,惊出了一身冷汗。

  经过王亮的一步步引导,他也意识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不是怀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了。”王亮点了点头,汪嘉禧的回答已经印证了自己的判断。

  就在这个时候小潘走了过了,向汪嘉禧请示:“老板,警官想看看您的那间密室,请您过去输一下密码。”

  “好。”汪嘉禧自然想挖出身边的那颗雷,十分配合。

  不过他刚起身就被王亮给摁了下来,只见王亮对小潘说道:“恐怕就没有那个必要了吧?”

  刚刚还在分析黑手会是谁呢?

  这个小潘的出现算是让王亮有了答案,这货的嫌疑最大。

  “老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警官也是为了尽快挖出幕后黑手啊。”秘书小潘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老板的朋友此举是何意。

  王亮颇带玩味地问道:“是吗?你也希望幕后黑手被早日挖出来?”

  “当然!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早日把指使者绳之于法我们也才能安心工作讷!”小潘被王亮盯得直发毛,看上去有些不自然。

  王亮话锋一转:“那你咋就不去自首呢?”

  “我自什么首?您到底在说些什么?”听到‘自首’两个字小潘大惊失色,但还是在竭力掩饰。

  “小伙子,你知道我是军人,但你恐怕不知道我曾经在刑事战线上工作过一段时间吧?在我面前负隅顽抗是没有用的,主动承认总比被揭穿要体面的多吧?”

  本来王亮还是试探,虽然确定是收藏馆的工作人员所为,但是王亮并不能肯定就是小潘,但是这个家伙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怎么能逃得过王亮的火眼金睛。

  “你没有证据!”小潘的心态算是彻底崩了,但是他还在殊死顽抗,“这是法制社会,不是你们这些老家伙搞一言堂的时候了,凡事都要讲证据,你没有证据胡乱诬蔑别人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争执的声音越来越大,勘察现场的刑警们不由得围了上了,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儿事。

  “好,要证据是吧?以为把手机卡藏起来就万事大吉了吗?”王亮冷笑。

  “你!”小潘大惊,王亮怎么知道自己藏手机卡了?莫非是他看到了?

  手机卡上有他的指纹,找出来可就翻车了。

  “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自己拿还是我帮你拿?选一个吧。提醒你一下,自己拿出来是有自首情节的,或许会轻判一些。如果要是我帮你拿出来,拿.......”王亮舒展了下腰,显得十分轻松悠闲,胜券在握的样子。

  小潘汗流浃背,看得出来,他在做激烈地心理斗争。

  良久,他耷拉下了脑袋,垂头丧气地说道:“我自己拿。”

  手机卡被警察装小心翼翼地装进了物证袋,小潘被戴上手铐羁押上警车。

  ——————————————

  感觉这段写得不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