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33 善良是最需要智慧的东西

0033 善良是最需要智慧的东西

  更尴尬的是王亚宁也没有带手机,落在车上了!

  刘凯上下打量着王亚宁,这个女人虽然带着口罩,但那双眼睛实在是太勾人了,犯罪的**在产生,相貌能够遮挡得住,但那丰神绰约的身材可是掩盖不了。

  还有那摄人心魂的香水味,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连着咽了几口唾沫,喉结不停地抖动,刘凯朝着王亚宁张开了双手,表示想要一个拥抱。

  哼哼,没带钱包和手机就罢了,我不要钱了,抱一个总可以吧。

  虽然内心是龌龊的,但是刘凯还是做出了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已经将自己代入进了角色,他坚信自己就是需要关爱的弱势群体。

  王亚宁本来还是有些犹豫的,但当她看到这个年轻人快要哭了的时候还是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只希望自己的这个拥抱能够让他自信一点,他的人生还道路还很漫长,身体的残缺并不可怕,只要自己肯去努力,一定会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王亚宁的想法单纯善良,但刘凯可不是这么想的:“必须得狠狠地揩一把油,嗯,亲一下也不过分,就这么办!”

  王亮的眉头早就皱成了‘川’字形,丰富的阅历能够让他一眼识破面前的人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如果是放在以前,按照王亮的爆脾气早就把枪顶在这小子的脑门子上了。

  现在是法治社会,要以理服人。

  想占老子闺女的便宜?

  去你的吧。

  这货还没有抱上亚宁就被王亮给一把给推开了。

  力道不小,刘凯退出去了三四步。

  他怨恨地看着王亮,气得咬牙切齿,自己的好事都被这个家伙给搅黄了。

  王亚宁也是有些不解,她不明白一直要求孩子们做善良的人的父亲为何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当然,她相信父亲肯定有自己的理由。

  这么一块到嘴边的嫩豆腐都吃不着,会失眠的!

  刘凯不甘心,又施展起了诡计。

  这下他干脆跪在了地上,想去摸王亚宁的腿。

  王亮是吃干饭的吗?

  能让这货得逞?

  他直接替女儿挡下了这一枪。

  “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王亮冷冷地说道。

  但凡是那些打自己女儿主意的痴汉逃脱不了一个下场......

  刘凯一愣,随即喜笑颜开,一副你知道该怎么做就好的表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王亮用手语比划道:我是来送女儿的,手机和钱包都在车上,我们的车子就停在外面,跟我去拿一下吧。

  妈的,不是喜欢演吗?

  老子就陪你好好地演一出戏。

  刘凯有些懵逼,急得抓耳挠腮,他是个假聋哑人,怎么可能看得懂手语呢。

  王亮不由得冷笑,这货表现算是彻底证实了自己的判断。

  “我是,来送,女儿,的。”做戏要全套,王亮干脆手嘴并用,边说边比划:“手机,钱包,都在车上。车在外面,跟我去,我给你。”

  刘凯顿时恍然大悟,连连点头,表示没问题。

  看到此情此景,王亚宁一下子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想到自己差点被忽悠,不由得愤愤地看了那个骗子一眼,不过她并没有戳破,想来爸爸应该有了好的教训这个家伙的方案。

  火车还有一个多小时才发车,时间很宽裕,足够王亮整一个人。

  刘凯跟着王亮和亚宁来到了停车场,当看到他们的车子是大奔驰的时候,他的眼睛释放着精光。

  心想,就知道是块肥肉,今天可算是有口福了。

  “来,你先上车坐会儿,我接个电话就给你拿钱。”王亮道。

  “啊啊——”刘凯装模作样地点头并作揖表示感谢,倒也不客气,直接就上车找了个座位坐下。

  中国人人傻钱多,刘凯可不怕对方对自己做什么手脚,暗处还有自己的弟兄照应着呢。

  其实现在的他巴不得奔驰车的车主打自己呢,这样一来还能讹点钱财,算是为组织创收了。

  突然,一个想法在刘凯的脑海里产生。

  计划是这样的:自己一把抱住那个美女,然后上下其手,那个男的肯定会打自己,然后......

  这样一来既能占便宜,又能讹上一笔钱,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刘凯要将想法付诸于实践的时候,他无意之中听到了王亮打电话的内容,车门并没有关,即便是王亮在外面打电话在车里的他也可以听得个一清二楚。

  “哎呀,李老板啊,你也知道我们的肾源是非常紧张的,我知道,我知道。”

  “这样,我刚弄了个货,等我回去配一下型。”

  “哈哈哈,质量肯定是能够保证的,杠杠的。今天是个哑巴,我看连麻药都可以省了,疼死他他也弄不出动静来啊,哈哈哈。”

  “当然了,咱们是老朋友了,有货肯定先考虑你啦,你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去吧。”

  “行,行,我这边忙着呢,先挂了。”

  刘凯又不是真聋,王亮刚才的对话他可是听了个一清二楚,吓得裤子都要尿了。

  感情自己这是掉到贼窝里面了,对方看中了自己的肾!

  狼子野心呢。

  还不打麻药!

  畜生!

  我还年轻,我还有美好的未来,我的肾可不能丢。

  想到这里刘凯慌里慌张地拉开车门撒丫子就要跑路,不过没能得逞,被王亮拦了个正着。

  “这是去哪啊?钱不要了?”王亮掏出几张一百的票子略带玩味地问道。

  刘凯的胆都要吓破了,连连点头。

  钱是好东西,但关键是要有命去花啊。

  他玩的不过是小偷小骗,这位口罩大哥干的可是人命买卖啊,玩不起,玩不起。

  “那可不行,既然上了我的车,那不能就这么走了,必须得留下点什么。”

  王亮揶揄的语气更加让刘凯崩溃,他不由得大喊:“快来救我!杀人了。”

  暗处的同伙连忙冲上来接应。

  “哼,既然大家都是道上的,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就俩人,我们仨人,拼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见援军到了,小伙子也有了底气,同王亮讲道。

  “是吗?你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吗?”王亮冷笑。

  就这么把事情了了?

  做梦呢?

  四个保镖在得到王亮的示意之后一拥而上,短短几秒钟就把这三个家伙给收拾了。

  王亚宁的保镖可都是从大哥王卫国介绍的退役军人,个个身怀绝技,都是以一打十的好手,要不然王亮也不能安心让小女儿进娱乐圈啊。

  王亮:“我说过,既然上了车,就要留下点东西,现在可是三个腰子喽。”

  “救命啊!救命啊!大家伙快来看看啊!这是一个人体器官贩卖团伙!他们要割我们的肾啊!”刘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随即大呼求救。

  车站停车场是露天的,客流量不小,这么一喊顿时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刚好有一队巡逻的武警刚好经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