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34 戏精的诞生

0034 戏精的诞生

  (求推荐票啊啊)

  刘凯仿佛是看到了救命的稻草,朝着巡逻的武警大喊:“武警同志!快来救命啊!这里有器官贩卖团伙,他们要摘我们的肾!快救救我们啊!”

  不明所以的围观群众们也跟着招呼武警,并且十分自觉地为武警让出了一条通道,协助警方打击违法犯罪行为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听到求救声,负责带队的武警班长满囤自然不敢轻视,连忙指挥战士们上前查看情况。

  见到双方竟然动起手来了,满囤连忙厉喝:“住手!双手抱头!原地蹲下!”

  见到武警来了,刘凯非常得意,总算是得救了,他试图挣脱开擒住自己的大汉,“还不快松开,小心武警同志一枪把你崩喽,哼哼,今天你们死定了!”

  不过未能如他所愿,大汉一记“抓腕砸肘”,刘凯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啊——疼!”

  见对方气焰如此嚣张,第一次警告无效,武警战士不由得再次发出警告:“第二次警告!立刻住手!不然我们就开枪了!”

  带队班长满囤被大汉的‘抓腕砸肘’的动作惊住了,这是他们武警的擒拿招式,非常到位!

  还有,这个背影好熟悉!

  迟疑了几秒,满囤试探性地喊了一声:“班长?”

  背对着满囤的大汉身体一颤,不由得回头。

  “满囤?”

  “班长!”

  “班长,您,您怎么在这里?”

  满囤不可思议地看着面前的人,那正是从新兵连一手把自己带出来的老班长,后来自己转了士官,老班长也退役了,从此在茫茫人海之中便失去了联系。

  两人都没能想到会以这样的方式重逢,只见班长穿着一身黑色冲锋衣,还是像当兵的时候收拾的一样利索,只不过看上去沧桑了许多。

  骗子团伙的人见武警同这伙人竟然认识,顿时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了。

  刘凯作为骗子团伙的头目,随机应变能力可不是盖的,张嘴编道:“武警同志!你的老班长现在是器官贩卖团伙的骨干!难道你们要包庇犯罪分子吗?!刚刚我们发现了他们的阴谋,便要阻止,谁承想他们要拉我们去割肾!救救我们啊!可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满囤犹豫地看了老班长一眼,不由得问道:“班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军人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就是当初和自己患难与共的兄弟去犯罪!

  曾经的日子伤感又苦涩,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的疲惫,曾经的浪漫让我们极度沉醉,曾经的沧桑让你我不再纯粹,分手时我不知你的去处,也没有说我和你何时再相会。

  风去花谢风来花开,曾经的日子只是在沉睡,风去花谢风来花开重逢的日子,总是不期而会。

  当我们的青春不在,当我们脱下军装成为普通人的那一刻起,我们又能干些什么?

  就算退役后的生活过得再怎么艰难也不能去做些违法犯罪的勾当啊!

  当事人的举报有理有节,围观群众们都是目击者,满囤觉得今天的事情真的有些难办了。

  在敬爱的班长和铁一般的纪律面前,他不知道该如何去抉择。

  “班长!难道你忘记了我们在国旗下做出的承诺了吗?忠于祖国忠于人民?这些誓言难道你都忘了吗?”满囤都快要哭了,没当过兵的人怎么能够体会到他和老班长之间的那种特殊情感。

  王亮忍不住笑了,这帮孩子们,真的是太可爱了,是新时代军人的模范。

  老班长也笑了,很欣慰地笑了。

  为自己没有看走眼,为自己带出了一个好兵,他反问道:“满囤,你相信我吗?”

  “我信!”满囤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凭什么?

  就凭一起度过的那段无悔时光!

  “武警同志,这犯罪分子的话可不能信呐!”刘凯见风向有变化,连忙添油加醋。

  这个时候王亮实在是看不下去了,真是个戏精,直接上去一脚就把这犊子给踹了,还不忘骂道:“娘的,刚才还跟老子装哑巴,现在就你废话多,老子打死你个狗日的。”

  “住手!”满囤心里咯噔一下子,或许老班长真的是走上歧途了。

  “你们,全部双手抱头蹲下!”情理与法理,满囤还是选择了后者,因为他是军人,当初老班长就是这样教导自己的。

  如果军人背叛了国家,千万不要心慈手软,必须清理门户!

  “行了行了,别磨叽了,我还得赶车呢。”王亮摆摆手,娘的,情节全被那个戏精给带偏了。

  “说你呢!双手抱头蹲下!”枪打出头鸟,满囤把枪口对准了王亮,做出警告。

  王亮觉得事情有些兜不住了,索性把口罩和帽子摘了下来,应该能认得出我是谁吧?

  “立正!”作为江亚宁保镖队长的老班长很是配合,喊了一嗓子。

  不仅仅是王亚宁的保镖们,武警战士们也下意识地执行了这道口令。

  这种霸气,只有当老兵才能喊得出来。

  “王,王,首长!”满囤眼睛又不瞎,脑子也好使,部队昨天晚上统一组织观看的《找到你》,怎么可能连王亮都认不住出来呢?

  武警战士们也都惊呆了,这不是那位让他们哭得死去活来的老团长王亮吗?!

  围观的群众们也楞住,昨晚看过节目的人马上认出王亮来了,并向周围的人普及王亮是何许人也。

  老班长原原本本给满囤讲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从候车大厅到停车场,骗子团伙的行骗过程和手段一丝不漏。

  “我说看着这个家伙怎么这么眼熟呢,现在想起来了,他是车站里面的那个哑巴,我每次坐火车去保市出差都能碰上他!不给钱根本打发不走!妈的,竟然是个假哑巴!老子给他不下二百块钱了!”

  “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我也碰上过,有手有脚的干什么不行?非得干这么不要脸的事情。”

  “真残疾人不屑于干这种事情,只有这帮社会败类渣子才会做这些勾当!”

  有几个群众认出了这些假扮聋哑人乞讨的骗子。

  “胡说!你们胡说!这是法制社会!你们没有证据!你们这是污蔑人!”

  “对,证据呢?拿出让我们认罪伏法的证据啊!”

  社会的渣子就是渣子,骗子们仍旧在百般抵赖,不知道是谁给了他们的勇气。

  “谁说我们没有证据的?”王亮淡淡地问道。

  要证据?

  当然有!

  老班长心神领会,把胸前的记录仪摘下来交到了王亮的手中。

  “这玩意叫执法记录仪,你行骗的过程都被记录下来了,还有什么话要说吗?”王亮就知道这帮家伙肯定不要脸,好在亚宁的保镖们都配备了执法记录仪,防的就是碰上不要脸的人,没想到真的派上用场了。

  “拿来吧你!”刘凯的反应速度超乎想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王亮手中把执法记录仪抢了过来,然后狠狠地摔在地上,然后一通狂踩,“哈哈哈哈,现在没有证据了吧?”

  ————————

  多投点推荐票可好?明天三更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