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42 十分钟之内把问题解决?

0042 十分钟之内把问题解决?

  0042 十分钟之内把问题解决?

  车厢内,乘客们自然听到了王亮的声音。

  大叔:“听听吧,没走,人家还在呢。”

  年轻人:“我说吧,老先生怎么可能会扔下我们不管呢?在战场上,那叫临阵脱逃,是逃兵。咱们共和国的军人的信条是不抛弃不放弃,绝对不会置人民于危难之中而不顾的!怎么可能去当逃兵?!”

  乘客们议论纷纷,显然,他们已经站到了支持王亮的那一边。

  但是大妈是吃素的吗?

  她马上反击道:“行了,可别在这里唱高调了,给谁看啊。就算是老头还没有走,那也肯定是在商务车厢里面吃着津城麻花啃着德城扒鸡呢,给咱们吃十块钱的破盒饭,人家的待遇能跟咱们一样吗?还讨论维修方案,说得那个好听,谁信啊。九十多岁的老头子,你们寻思寻思吧,那脑子还能用?不得跟一团浆糊似的。”

  大妈的话糙理不糙,很多乘客默认了。

  的确,前不久还有乘务员推销津城麻花和德城扒鸡呢,商务座的票价是二等座的两倍多,待遇也肯定高的多,而商务座车厢紧挨着王亮去的车头,这是可以引发无限的遐想了。

  老年人的大脑会退化,这是常识,九十多岁的人没有得老年痴呆就挺好了,还能进行去深入思考探究问题,扯淡去吧。

  老英雄再次被抹黑,就在王静不知道该怎样去解释的时候喇叭又响了,还是王亮:“各位旅客朋友,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已经找出了列车的故障所在,预计在十分钟内会把问题解决,稍后列车便会恢复正常运行。”

  这话一出,可谓是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仅仅是乘客们,在王亮一旁是的列车长高鹏直接石化了,他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问题了,首长刚刚说了什么?

  当高鹏看到从驾驶室方向冲过来一副要杀人模样的牛师傅和李师傅二人的时候,高鹏就知道自己没有听错了。

  “首长,您?!”高鹏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首长这不是添乱吗?

  如果真的修好列车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的话,他们也不会忙得鸡飞狗跳最后还是申请了备用车体。

  刚刚那番话说出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高鹏是能够想象得到。

  牛师傅气愤地指着王亮说道:“这不是胡闹吗?还十分钟,你真把我们当成神仙了是吧?就算是再给我们十个小时,我们也找不出故障所在!”

  显然,他觉得王亮这是在给他和李师傅施压。

  李师傅也没好气地说道:“哼,我看你是想出名想疯了吧?如果我们真的能修好还会等到现在吗?别想把烂摊子甩给我们,我们可不管。”

  牛师傅和李师傅都认为王亮是想凭借着他们装逼,别说是没有找到故障所在,就算是找到了,这俩人也绝对不会给王亮这个机会。

  太气人了!

  王亮自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拎起工具箱就下车了。

  高鹏见了连忙跟上去,老首长可千万别出什么意外,不然的话他可就是千古罪人了。

  哪怕是吹牛皮,也是可以原谅的,因为他是共和国的功臣。

  老兵老了,更需要人文关怀。

  牛李二人相视无言,也跟着下了车,他们倒要看看穷途末路的王亮老头会有什么办法。

  外面很冷,冷的人们直打哆嗦,仿佛整个地球放在一个冰冷的水箱里。

  透过车窗,乘客们看到了王亮。

  迎风而行,头发都被吹乱了,他拎着沉重的工具箱,义无反顾地大步往前迈进。

  不一会儿,乘客们看到的便仅仅是一个背影。

  这是军人的背影,一位老兵的背影,能让人感到温暖和踏实的背影。

  “加油!”

  “加油!”

  “老兵加油!”

  “首长加油!”

  或许是这种精神感动了乘客们吧,他们纷纷振臂为王亮加油鼓劲,哪怕王亮根本就听不见。

  就连那位号称海城菜市场第一毒舌的大妈也沉寂了下来,自己也就是有张嘴,但是王亮呢,人家是真敢做啊!

  她服了!

  哪怕是列车修复不了,她也服了。

  她为自己之前的话而感觉到羞耻,那个背影实在是让人辛酸,让人忍不住掉眼泪。

  是人都会老,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活法,总有人能活得出彩。

  乘客们并不觉得王亮能够修好列车,但这种精神打动了他们,有一种精神叫亮剑精神,明知不敌也要敢于亮剑。

  线路相逢勇者胜。

  在王亮的身上,他们看到了中国军魂。

  老兵不死,只会砥砺前行!

  帅不过三秒,看到王亮拎着工具箱在不停地左找右找,牛师傅忍不住道:“咳咳,我有必要提醒一句。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找什么,但根据你之前所说的,我觉得你应该是在找电机。电机不在外面,在车厢里。”

  “哦,谢谢。”王亮恍然大悟,难怪找不着呢,原来如此。

  秀逗了,秀逗了。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分钟,王亮连忙拎着工具箱折返了回去。

  高鹏差点被雷倒,拍神剧呢?

  首长,您老连电机安在哪里都不知道还怎么去维修啊。

  牛师傅和李师傅觉得又气又笑,就当是看笑话放松一下了。

  回到车厢,在转向架处找到了安放电机的位置,王亮从工具箱内取出螺丝刀和扳手等工具,开始了拆卸,动作很生疏,螺丝刀选起来也不是很流畅,显然是头一次接触这高铁上的发电机设备。

  看着王亮的操作,牛师傅和李师傅再次摇头,得亏这不是自己的徒弟,不然一定得打死。

  连拆卸电机都不会,还修个毛线啊。

  猪鼻子插大葱——装蒜。

  “善意的提醒一下,我们高铁是分散式动力的,一台电机坏了不至于中途停车吧。”李师傅淡淡地说道:“可别瞎搞了,弄出什么问题是要赔偿的,一个电机的价格不便宜,不是您的退休金可以赔得起的。”

  这次王亮没有停下,而是继续按照自己的思路来。

  牛师傅已经没有心情看下去了,他扭头对高鹏道:“小高,把真实情况告诉乘客们吧,道个歉,做好安抚工作。”

  “哎,也只能这样了。”高鹏叹了口气,不是他不想相信首长,但现实......

  嘭嘭嘭——

  叮Duang——

  乒乓乒乓乒乓——

  三人刚要走开,金属碰撞声实在震耳,回头一看,沃日,王亮这是干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