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乐小说网 > 老兵不死 > 0045 自己写剧本!

0045 自己写剧本!

  0045 自己写剧本!

  “周胖子,你这公司是野鸡公司吧?你给我发的都是些什么破玩意?”

  王亮直接给周天回拨了一个电话,他真的是气急了,抗战是多么严肃的一件事情啊,竟然能如此编排,这不仅是对历史的歪曲,更是对浴血捍卫家国的先烈们的不敬。

  战争游戏化,我军偶像化,友军懦夫化,日伪白痴化。

  如果抗战真的那么好打,还用折腾七年吗?

  “叔啊,我就知道您肯定会生气。但是现实情况就是这样,抗日剧属于主旋律范畴,题材稳妥,而且每年的电视台需求量很大,有相对稳定的收视率,总之对投资者来说,性价比和安全性都很高。”挂断电话之后的周天一直没走开,因为他知道王亮看完本子肯定会打过来追责的。

  周天看着这些本子也是恶心啊,这都是些什么破玩意,毕竟他也扛过枪当过兵。

  但是商业化影视就是这个样子,利益为上。

  周天继续道:“这些本子的确是雷死人不偿命,但观众们喜欢啊。原因很简单,电视剧的题材就那么多,老百姓爱看的元素也明摆着,但古装剧、反腐涉案剧被踢出黄金档,宫斗、穿越被禁止,家斗、谍战数量太多被调控,现实题材更是禁忌多边界不清难以琢磨,剩下的只有抗日剧这个旱涝保收的避风港可以做文章。”

  “嗯,你继续说,我在听着呢。”王亮有些理解了。

  周天:“所以现在我手下的那帮编剧们在创作方向上就是把抗日简化成一种故事背景,核心替换成武侠剧、爱情剧、偶像剧,因为这才是卖点啊。主线还是抗日,在主线的基础上融合进武打、枪战、爱情、时尚、性感等元素顺带展开支线,这样一来观众才肯买账。叔,我也知道这些本子很烂,但,但现在还有谁真正了解那段历史,了解抗战?创作源于生活,没有体验过打死他们也创作不出来啊。”

  听到这里王亮笑了,原本以为周天这小子是头蠢驴呢,没想到还套路上自己了。

  “行,我算是听明白了。你小子铺垫了那么久,目的不就是让我给你出一个剧本吗?”王亮直接戳破。

  “嘿嘿嘿,叔,您觉得怎么样?”另一头的周天也笑了,那五个本子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绝对是气死人不偿命的那种。

  为了啥,为的就是让老前辈出山,创作出一部扛鼎之作啊!

  “我敢写你敢拍吗?不怕赔钱?如果真的是按照历史来的话可就要放弃商业价值了。”王亮反问。

  “我敢!不怕赔钱,我只想为后世留下一部抗战精品!叔,我周胖子曾经也是一名军人,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信仰的,纵使在商海鏖战近三十载,但我的初心一直都没有忘!”周天讲得慷慨激昂,显然他是下定了决心的。

  “好,我的要求很简单,剧本我来写,戏由我来导。”周天的话让王亮颇感欣慰,但还是不由得问道:“有一点要提醒的是我一切都要来真的,战争片可是非常烧钱的,你准备好了吗?”

  “时刻准备着!您敞开了创作,我负责后勤保障,给您配备最好的团队!”周天攥紧了拳头,终于成了!

  “好。”王亮淡淡一笑那就来吧,让你们知道一下什么是真正的抗日。

  通完电话,王亮没有丝毫停歇,直接冲了杯咖啡来到了书房,他要连夜创作!

  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了,那些场景,恍如昨日,历历在目。

  王亮现在要做的事情便是把那一个个故事提取出来。

  打开电脑,创建新的文本文档。

  题目叫啥?

  嗯,就叫《血染长空》。

  主角:孙怀民,月25日出生在镇江市白莲巷29号,父亲孙子祥,母亲魏静诚。孙怀民原名孙天民,参军后改名孙怀民,意即将来要有所作为,爱国怀民。

  1932年“一·二八”事变后,他毅然投笔从戎,参加由蔡廷锴将军领导的十九路军中的学生义勇军,在上海吴淞一带抗击日本侵略者。1933年1月,陈怀民进入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1936年毕业后编入中国空军第四大队任少尉飞行员,先后参加了保卫华北和捍卫上海、南京的战斗......

  王亮的指尖疯狂地敲击着键盘,灵感不停地迸发。

  孙怀民他是认识的,他们两个还是十分要好的兄弟,只不过这位兄弟......

  现在,王亮要把孙怀民的故事以电影的形式讲述给大家。

  什么叫真正的抗日?

  什么叫铁血英雄?

  孙怀民就是!

  —————————

  翌日,王亮是被DuangDuangDuang的敲门声给吵醒的。

  摸了摸床的另一边,苏筱已经不在了。

  王亮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一,苏筱上午有课,应该是去学校了。

  瞅了眼闹钟,已经是九点多了。

  王亮记得自己昨晚一直是在创作的,怎么醒来就在床上来呢?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苏筱的杰作。

  王亮真的是不知道苏筱是如何凭借着她那纤瘦的身躯把自己从书房运到卧室的床上的。

  g——

  敲门声还在继续,跟催命一般。

  “来了来了,大清早的要死啊!”王亮打开窗户朝楼下吼了一嗓子。

  在海军干休所敲们门能够敲出这种动静的,除了自己的妹妹王桂花恐怕找不出第二。

  “哥,俺敲这么长时间你咋就不开门呢?俺还以为你出啥事儿了呢。”王桂花的声音音量特别大,生怕自己哥哥听不清楚。

  “出个屁事,老子楼上睡觉呢。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个大大咧咧的毛病啊?一天天风风火火的。”王亮瞪了王桂花一眼,有这么个妹妹也是够了。

  其实直到今天王亮都不知道这个王桂花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妹妹。

  王桂花的出现应该是1959年的春天,当时在某边防海岛工作的王亮到鲁省的潍城开会,误打误撞认下了这么一个妹妹。

  王桂花看到王亮第一眼就觉得这是他失散多年的哥哥,上去就认,本来王亮是不相信的,因为当时正处于三年自然灾害阶段,很多人都吃不上饭,王亮下意识便觉得这个饿得骨瘦如柴的农村姑娘是为了口吃的,他便给王桂花买了几个六谷粉面疙瘩。

  没成想这姑娘还挺倔,扔下六谷粉面疙瘩不要非得认这个哥哥。

  后来王桂花拿出了她同哥哥唯一的一张合影,王亮信了,因为照片上的那个人就是自己!

  让王亮彻底打消怀疑的是王桂花拿出来的那块残缺玉佩,刚好能同自己身上的那半块吻合!还有身上的胎记......

  ——————————

  王亮的胎记和玉佩有史可查——《一代战将》第十七章。